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独往独来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一)
·中國大陸最火的猛帖--懷念蔣介石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二)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三)
·师东兵:《政坛秘闻录》(四,完)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一)
·李嘉法 郭选年 :红辣椒诗词集(四,完)
·张洞生:习大为治雾霾出奇招,制造‘空气罐头’
·俄国在中国制造过多少“克里米亚、、、、
·中国畸形社会造就了赵本山——揭秘赵本山令人难想象的奢侈豪华生活
·严家祺:中俄边界问题的十个事实
·吴闻:无耻的〝文胆〞 猥琐的〝智囊〞――中共御用文人害惨了习近平
·张洞生:习大在欧洲公开吹嘘‘中共特色社会主义’是打肿脸充胖子
·蒋经国:亡中国者,终为俄罗斯
·中国恶邻俄罗斯
·铁流:毛泽东最后向隅而泣的凄楚日子
·原公安厅长揭秘:三年大饥荒为何没有出现大规模动乱
·总参“731”在行动:揭秘刁爱青焚尸案
·张洞生: 对当朝启动政治改革抱幻想不是时候
·苏联大饥荒——红朝大饥荒“模板”,苏联崩溃
·铁流:他亲自处决了自己的父亲
·习大继承中共60多年的反人类反人民反文明的暴政是在自走绝路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序--第三回)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20回--第29回)
·张洞生:唤起民众的觉醒与抗争,才能迫使中共改革转型或倒台
·张洞生:是谁在‘挂羊头卖狗肉’?是谁在搞‘历史虚无主义’?
·辛灏年:揭弥天大谎 中共是怎样发动内战、打败国民党的?
·张洞生: 挑衅越南是狂妄的红卫兵掌权者们冒险主义的一次大失败
·郭选年著:共产风云录--长篇章回小说连载(第121回--第126回)完
·轰动世界而中国人却不知道的事件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一)
·中共不能说的秘密(二)
·司马璐:《斗争十八年》
·夏 小 强:在铁的事实面前,你还骂m国吗?
·邓小平曾试图将赵紫阳整成〝特务〞
·张洞生:关于‘民主能不能输出’问题的几点拙见:
·丁玲——一个不靠谱文艺女青年瞎折腾的一生
·张洞生:政治局讨论‘赦免贪官’, 老朽愿为习大出‘赦免贪官’的正招
·谢泳谈中国知识分子
·吴法宪临终遗言披露文革惊人真相 愤怒控诉毛泽东
·朱仕强:刘少奇下令张克侠发动七七事变!
·张洞生:习大的‘保命、保(皇)位、保党’反腐能走多远?老江自身难保?
·赵士林:重磅文章揭露假爱国以营私的周小平
·触目惊心!周永康关系网涉11省市 触中国27万亿GDP
·张洞生:周老虎进了铁笼,反腐权斗会更加激烈,警惕四中全会骗局
·看看纪念毛泽东的那些人
·胡德华在《炎黄春秋》发言(全文)
·张洞生:什么是习大的‘心腹之患’和反腐的‘当务之急’,能否拿下江老虎?
·刘亚洲:2004对苏联“8.19”事变的看法
·中共骇人听闻暴行!前广东侨联官员曝中国解放军涉外医院内幕
·吴惠林牛刀:红色中国崩溃在即!
·VOA解密时刻:中共的种族大屠杀 几代藏人不寒而栗,真惨!
·三年大饥荒:大孃之死
·刘亚洲令人震撼的三篇文章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竟然全是蒙人!
·杨继绳:为什么伟大的理想造就了“伟大”的悲剧?
·牛刀:人民币升值行为是在掩护权贵资本出逃
·(一)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二)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三)北京枪声----3.19政变内幕解密
·民声著《一》:历 史 重 新 评 说 ——毛泽东、邓小平重大过错与决策失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高新:习近平感恩毛主席被《炎黄春秋》打脸
   
   自由亞洲電臺 來源:電子郵件2018-09-24
   
   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文革时受到冲击(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没有毛主席哪会有今天的我”是习近平“掏心窝子的话”》中已经介绍了习仲勋当年因为毛泽东一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是一大发明”而惨遭迫害十数年,出狱后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便是登载在官媒人民日报上的《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继而又在党内党外批毛、否毛、清算毛的强烈呼声中逆风而行,亲登韶山示范“对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深厚感情”……五年前赶在毛泽东诞辰120周年之际,习近平率领其他六常委暨党国文武百官到“党国神社”祭祖时,习近平也是呆呆地木立在那坐透明棺材之前,“久久不忍离去”……
   
   在此之前,境外中西媒体一度炒作出了所谓习近平的“去毛”倾向,代表性的文章是《习暗推“去毛化”毛泽东被人民大会堂“扫地出门”》,认为这是“六十年来中国最伟大的意识进步”
   
   ……。说是已经建立牢固执政权威的习近平进一步推进中国去毛化,这次人民大会堂将毛泽东“扫地出门”更是将毛泽东诞辰纪念的痕迹抹得一丝不留,再次彰显了其不走老路的改革决心。也意味着习近平彻底摘掉了他头上的“毛左”帽子。
   
   当时笔者即撰文提醒如上文字的作者,不妨上网阅读一下在此之前湖南日报为配合习近平在北京纪念他老爸冥诞一百周年时发表的题为《铭记谆谆教诲 办好湖南事情》,文中最为突出的内容就是习仲勋和习近平对毛泽东怀有深厚的感情,说是习仲勋1978年复出工作不久即发表了,《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日后又专程到韶山,怀着对老领导、老战友的深厚感情,拜谒毛泽东同志故居。
   
   该湖南日报刊登过的习近平尊毛、崇毛、拜毛的文章中还援引习近平在毛泽东故居发表的讲话说习近平: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这是韶山的骄傲,湖南的骄傲,全国人民的骄傲,中华民族的骄傲。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大好局面。
   
   该报还特别提醒习近平的“知青出身”,说是“知青出身的习近平说:‘我们这一代人是在毛泽东思想教育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今天我们对毛主席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最好的纪念,就是继承好、发扬好他们开创的伟大事业,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笔者在上篇文章也已经提到,2011年习近平还只是“王储”的时候即已经专程到“红太阳升起的地方”毛祖故居参拜,喝退下人后独自在青年毛泽东曾经睡过数年的竹床上端坐良久,留下了“没有毛,那有今天的我”一句题词洒泪离开…
   
   中国大陆最著名的毛左网站乌有之乡网站当时据此发表文章说,习近平上韶山表明党中央坚持捍卫毛泽东主席的地位,坚持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中国共产党人决不重蹈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上世纪自我否定历史、“挖祖坟”进而自我毁灭的覆辙。
   
   文章说:巧合的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掀起“非毛化”思潮,有人提出彻底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当时,正是习近平的父亲,因“《刘志丹》小说案”被毛泽东打倒,审查、关押、监护长达16年之久的习仲勋带头上韶山捍卫毛泽东。2003年第十二期《中华魂》文章《党和国家领导人参观韶山感言寄语》说,“面对非难和倒行逆施,党和人民给予有力回
   
   击”。1983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上韶山后写道:“毛泽东思想是亿万人民革命意愿和实践的结晶,它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
   
   文章中还说:事实上,习仲勛.习近平两父子对韶山“感情深厚”.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非毛化”思潮泛起,习仲勛带头上韶山捍衞毛泽东.有资料显示,习近平曾经三次上韶山拜毛,最近一次是2011年3月,他以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身份到湖南调研,首站就是韶山,向毛铜像献花,并参观毛故居.就是在这次视察中,他留下了一句至今仍挂在韶山官员嘴上的名言:”(红军到陕北时)没有毛主席,我父亲早就被杀害了!哪里会有今天的我!我们一家对毛充满感激!”
   
   习近平对毛泽东如此“感恩戴德”的源由是从中共官方党史机构的网站和官方媒体开设的“习仲勋网上纪念馆”之类都可以读到以《习仲勋忆肃反:毛主席若晚来几天我就被活埋了》《习仲勋差点被活埋》等为标题的文章内容,说的是1935年,中共“西北根据地”爆发了左倾错误影响下的“肃反”,当事人习仲勋后来回忆称:“要是毛主席晚来几天,我就会被活埋了。”
   
   具体的故事内容是,当时的“陕北红军”头领刘志丹被党内另一派以“肃反”名义逮捕,继而习仲勋也被以“党棍”罪名,开除出党,撤销职务并被逮捕。习仲勋后来回忆:“他们搞法西斯审讯方式,天气很冷,不给我们被子盖,晚上睡觉绑着手脚;一天只放两次风,有人拿着鞭子、大刀,看谁不顺眼就用鞭子抽,用刀背砍,这个监狱的后院已经挖好了一个大坑,随时都可以把我们这批人埋掉。”习仲勋的很多战友确实也被他们活埋了。
   
   1935年10月19日,中共中央到达西北根据地的吴起镇后,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得知西北革命根据地正在进行肃反,刘志丹、习仲勋等西北革命根据地的领导人被逮捕,有的被捕人员已经被杀害的消息后,马上派人解救了习仲勋等人。毛泽东立即下令:“刀下留人,停止捕人”,“所逮捕的干部交给中央处理”.
   
   讽刺的是,习近平依据他父亲“个人回忆”出的如上“史实”说出了“没有毛主席,哪有今天的我?我们一家都对毛主席充满感激”之后,确被当时还是中共政权最高领导人的张闻天的夫人的回忆内容一顿打脸。
   
   两年前的《炎黄春秋》杂志上刊登出《刘英忆延安岁月》一文。文中刘英的原话:“当时,大家有事就找闻天,不会去找毛主席。郭洪涛、关向应、二方面军的就都来找闻天。交通员来往送信,从别处带信来,都是直接找闻天。王林是第一任交通员,他只认识闻天,不认识毛主席。后来的交通员鲁本也是一样,也是找闻天。到延安后,地方上的事,那些人还是到凤凰山来找闻天嘛!后来,大概要抬毛主席嘛,就变成大家有事都去找毛主席了。历史就是这样的,好事都往一个人身上堆。闻天做得对的,做的好多事,好像都不是他做的,说是毛主席做的。到陕北放刘志丹这些人,是他们直接写信给闻天的。…陕北肃反也就是搞矛盾。这一派排挤那一派,那一派排挤这一派。习仲勋那时候年轻,怎么招架得住。习仲勋、马文瑞那些人都被关起来了。……闻天知道了陕北肃反的事,就找他们开会谈。闻天说,一个都不能杀,叫他们把人放了。”
   
   “毛当时在直罗镇,在前方打仗。当时打仗还是个很大的问题。不巩固根据地,是没有办法站住脚的,所以必须打几仗。毛主席要集中力量打仗。他同周恩来、彭德怀、林彪一起,完全管军事。后方的事,他当时根本不管,不会去解决地方上的问题,仗还没打完嘛。那时陕北连个电台都没有,军委和中央之间根本不会有来往电报。毛主席在吴起镇就和中央没有联系了,到下寺湾才联系上的,怎么能通知‘刀下留人’?这件事,郭洪涛知道得最多,现在他也还敢讲一些……”
   
   笔者能够查找到的其他当事人的回忆材料中有如下一段描述:陕甘边根据地忙于“肃反”之际,以张闻天.周恩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已悄然抵达陕北.不久,中共即明确表态:“停止逮捕,停止审查,停止杀人,一切听候中央来解决.”
   
   按照刘英的说法,所谓毛泽东立即下令“刀下留人”的“权威史料”,根本就是习仲勋一个人演义出来的一个“故事”,所有的党史“文献”也好,颂扬文章也好,“刀下留人”故事的出处都只有一处,那就是笔者前文提到的习仲勋被从流放地接回北京重新安排工作后,于1978年12月20日在《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习仲勋《红日照亮了陕甘高原—回忆毛主席在陕甘宁边区的伟大革命实践》.
   
   至于习仲勋为什么要把对自己的“救命之恩”归功于毛泽东一人,最有说服力的解释就是中
   
   共中央对习仲勋的盖棺定论:“一生顾全大局”。
   
   笔者当年通过一位在刘英身边工作的女士造访过刘英,当面聆听过她老人家回忆的“青年张闻天趣闻”。刘英女士二零零二年就去世了,而由曾经长年担任过张闻天秘书的何方采访和记录整理的《刘英忆延安岁月》在《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的时间是2016年4月,客观上对习近平“没有毛主席,那有今天的我”的说法起到了批驳作用,文章发表一个月后《炎黄春秋》杂志即被习近平下令先查封后派员接管“另起炉灶”;同时何方被举报“仇视毛泽东,搞历史虚无主义”,中纪委驻社院纪检组为此发出通报,何方发涵辩解无效,于次年含怨去世。用其身边人士的说法,好在习近平当局还手下留情,没有在他何方弥留之际宣布开除他的党籍并取消副部长级离休待遇。
(2018/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