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谢选骏文集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联合国应该解散了
·欧洲人的探险精神哪里去了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马克龙想要克掉中国龙
·私生子和他儿子他孙子谁厉害
·日本又成中华属国
·美国也曾犯下类似“文革”的错误
·幼儿哪里比黑猩猩聪明
·圣雄甘地死于门徒的性嫉妒
·印度国父甘地的另类性侵骚扰及其遇刺
·孔子也有柏拉图式的爱情
·文革不是错误而是艰辛探索与建设成就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中国有产阶级的颤栗哀鸣
·英国王家是哪里来的野种
·中国离开复兴还有关键一步的差距
·中国战胜美国成为全球霸主
·中国恢复粮票油票布票点心票烟酒票……
·赵高是推翻秦朝的最大功臣
·祖先崇拜与人口大国
·高等华人与低端人口
·伊朗的内贾德会成为中共的赵紫阳吗
·反诽谤法的法外执法
·罗素缺乏思考能力
·超越种族之爱
·阿里山日月潭屠龙记与侯德健龙的传人
·美国拒绝成为全球性的国家
·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再论印度为何能够影响中国
·巴列维和霍梅尼谁是伊朗民族的叛徒
·游击战是胆小鬼的行业吗
·强盗法官、泼妇舞蹈团——“红色时代”终于咽气
·钱钟书与杨绛是毛派疯狗咬人吗
·让国家伟大还是让自己伟大
·瑞士的佛教化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神准灵媒也无法预言自己的死亡
·子虚乌有的莎士比亚
·时间就是金钱,就是主观的产物
·厕所更能说明问题
·印度要把中国培养成为统一亚洲的新秦国
·楚国为什么不能“统一中国”
·川普为什么搞不过金正恩
·广告与神话
·亚历山大从印度撤退遑论中国
·台湾外交部多此一举吗
·国际吸血苹果厉鬼
·法庭判决导致赌城屠杀
·杨开慧算是出租子宫吗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第三中国”得到认同
·中国首先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种文明
·专制创造自由,自由成全专制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无产阶级革命的结果是强化了资产阶级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危险
·苏格拉底之死是柏拉图哲学的开始
·柏拉图《理想国》不知思想主权为何物
·川普可能仅仅代表了一个即将消失的美国
·西方文明的末日警钟
·影帝是贱货吗
·从现象到原理
·德国希望中国醒来是纳粹
·台湾人发扬了国际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精神
·武侠小说是亡国奴的呻吟
·毛泽东思想造成高血压泛滥
·什么主义也消除不了人的原罪
·毛泽东裸尸模特一定红火
·爱因斯坦等科学家做了婊子又立了牌坊
·民主不是一个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谢选骏: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自信荡然无存 中共高层开始各种摇摆》(2018-08-26 德国之声)报道:
   
   过去几个月,随着中美贸易战的深化,中国高层的气氛越来越微妙:几年间充斥媒体和官场的“四个自信”此刻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摇摆。


    
   中国高层在政策和立场的犹豫不决,不同部门的分歧越来越公开化。这体现在党中央和国务院对国资或民资、对坚持市场开放或保护主义的不同态度上,也体现在对贸易战中中国所持强硬态度的质疑,更围绕着是否拥护“定于一尊”还是反对个人崇拜、警惕文革重来的交锋上。
   
   坊间许多传闻都把焦点集中到了王沪宁身上,相信他是“君侧”的保守一方,作为主张全面的新权威主义,即加强个人集权和国企垄断、鼓吹“浮夸自大”民族主义的代表人物,对技术官僚们的务实主义形成很大干扰,问责之声不绝于耳。
   
   当然,最近一个月,包括已经结束的北戴河会议,并未证实任何对他不利的消息,而且,不仅《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制造2025”之类民族主义声调统统消失,官方媒体近来还出现了一系列细微调整,例如中央电视台和财新杂志对公众关心的话题报道越来越直接,明显讨好公众;对贸易战的态度也转趋鲜明。这都显示,主管意识形态和宣传的王沪宁似乎有意摆脱政策摇摆和进退失据的尴尬,试图以灵活却强硬的方式,通过迅速采取应对措施走出困境,避免成为路线斗争的牺牲品。
    
   其中,最值得观察的,是近日美国媒体爆出的谷歌公司的“蜻蜓”计划。谷歌CEO劈柴(SundarPichai)在上周四的一次会议上证实了一个迎合中国当局、进行网络审查、以重返中国市场的蜻蜓搜索发动机计划的存在。虽然劈柴和谷歌公司的伦理问题遭受着外界的广泛质疑,不过,就劈柴承认自2015年以来密集访问中国,曾经与包括王沪宁在内的中国高管会晤,可以发现,不仅谷歌公司出于中国庞大市场的考量回归中国,中国意识形态部门也是积极的支持者。似乎,他们虽然坚持要谷歌搜索必须接受中国的审查标准,但是,更盼望谷歌搜索业务能够早日返回中国。尤其这一迫切性,正在以一种焦虑的形态蔓延在中国高层官僚间。
   
   从科学院院士到大专院校,从少数勇于批评政府的自由知识分子到某些接近高层的智库,似乎都不约而同地意识到了过去半年中国管理层犯下连续错判的关键原因,在于他们成功的互联网防火墙以及相应的国际交流限制本身制造了管理层对美国和国际社会的误解和误判。换言之,中国有效的互联网信息管制,虽然成功阻止了公众和媒体自由接触国际信息,却也等于切断了国内研究者和政策部门获取国际信息的便捷通道;加上当局对高校和科研机构涉外交流的严格管制,以及相关智库“投上所好”的论证式研究而非独立研究立场,导致中国高层对外部世界的认知出现严重偏差。
   
   这或许是最近半年贸易战受挫以来中国高层政策摇摆的关键原因。任何口头上对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高调宣传,并不能掩盖他们对自身执政有效性的怀疑,而且这种对专业能力的怀疑很容易扩散成为对高级官员们效忠的怀疑。以至于接近高层的技术官僚们人人自危,仿佛生存在“犹太医生案”的阴影下。以联名上书的“清华校友”们为代表,他们不得不反击,试图找出胡鞍钢、梅新育和金灿荣等吹鼓手作为“清君侧”的替罪羊,而王沪宁似乎也试图通过与谷歌公司合作,打破目前的信息封闭,作出一点有限的自我纠正。
   
   不过,至前为止,“蜻蜓”搜索计划透露出的中国方面对网络开放和审查的调整意向还非常有限,王沪宁的工作风格本身或许就是症结所在,也因而成为众矢之的。自1995年离开复旦大学到北京就任中央政研室政治组组长以来,王就主动切断了与学术界的联系,也不敢组建自己的干部班底,只凭党内情报系统和有限的调查和谈话来获取资讯,几乎完全以私人幕僚的身份对领袖提供建议,而放弃了所有可能的公共性,包括与国内学术界、媒体和公众、与国际学术界、媒体和政客们的所有对话和讨论,固然因此让领袖们绝无怀疑其忠诚和超脱,却也陷入了一个自我营造的洞穴之中。
   
   谢选骏指出:德国之声不懂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而是一个老问题,毛泽东、希特勒都碰到过的老问题——他们最后都相信了自己编造的神话,结果使自己陷入了错觉和误判。这是由于人性的弱点——就是总是倾向于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结果导致自己脱离了现实。脱离现实可以让人一意孤行,但有时却会导出致命的结果。
(2018/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