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谢选骏文集
·18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谢选骏: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牛鼻对牛耳弹琴,他也不想想——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这个道理也适合于德国。中国和德国日本不论如何搞在一起也是没有用的,它们总不能自己出超给自己或是互相出超吧?除了那位可以任意发行美元的美国,还有谁会买中国和日本还有德国的货?这才是“世贸组织”无以为继、即将解散的理由终极。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再怎么开会也没有用的,他还以为这是政治学习呐。
   
   《被川普逼急了 日罕见呼吁中国联手抗美 》(2018-08-31 牛弹琴)报道:


   
   (一)
   
   在国际政经领域,日本一直被视为美国的跟班,亦步亦趋,敢怒不敢言。
   
   但可能真被美国逼急了,日本最近的一个表态,相当得罕见。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30日在北京分别同韩正和刘鹤举行了会谈。在会后的记者会上,麻生直言不讳说,考虑到美国特朗普政府,“双方一致认为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对任何国家都没有好处”,表明希望通过日中两国合作进行应对。
   
   此外,据同行消息人士称,麻生在与两位中国副总理的会谈中,主张应在世贸组织(WTO)协定的范围内应对保护主义政策。麻生还就如何与美国打交道和刘鹤进行了沟通。
   
   这则消息虽然很短,但麻生要表达的意思,应该也是很明确了的:
   
   1,美国太不像话了,这种保护主义贸易政策,对所有国家都没有好处。
   
   2,那日本和中国,我们应该共同合作,应对这种贸易欺凌。
   
   3,具体合作,可就在WTO框架下,我们一起来做。
   
   请注意,这是日本主动提议,要求和中国一起来应对美国。
   
   罕见,确实是相当罕见。
   
   这应该是日本也下定了决心,对付这个美国,日本别无选择,必须联合中国等其他国家一同来应对。
   
   日本共同社还注意到,在这个问题上,日本也得到了中国的呼应。
   
   根据新华社通稿,韩正在会见麻生时也说,中方愿同日方共同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促进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我们欢迎包括日本企业在内的各国企业加大对华投资力度。
   
   刘鹤也对麻生说,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损害世界发展和人民福祉,双方应共同维护自由贸易规则和多边贸易体制。
   
   看似很简单的表态,但内涵也是非常丰富的。
   
   这个多边贸易体制,美国可以弃之不顾,但现在,中国和日本要共同来维护。
   
   (二)
   
   日本为什么要这样表态?
   
   唯一的答案就是,日本也真是被美国逼上梁山了。
   
   甚至可以说,特朗普上台后,最喜欢敲打的一个国家,可能就是日本:
   
   不顾日本苦苦哀求,美国义无反顾退出了TPP;
   
   不管日本如何求情,对日本钢铝加征关税不手软;
   
   在日本汽车问题上,更是大棒挥舞绝不松口。
   
   根据日本综合研究所的报告,如果美国对进口汽车加征25%关税,日本直接出口损失将达到72亿美元;如果算上对汽车零部件、材料、运输等相关产业的影响,损失将达到了180亿美元。
   
   而且,美国还勒令日本断绝从伊朗进口石油,这严重威胁日本能源安全。日本是极度依赖石油进口的国家,现在油价持续上涨,对日本企业和消费的影响是灾难性的。
   
   日本不得不进行布局。所以,我们看到,在贸易领域,美日的裂痕在急剧扩大。
   
   6月29日,日本发表公开声明,明确谴责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做法是“对国际上自由贸易体系的严重干扰”,称“将给世界经济带来破坏性影响”。
   
   7月17日,欧盟与日本签订历史性零关税自贸协定。这其实也是欧盟和日本先下手为强,共同向美国发出声音。
   
   7月27日,德国外长马斯访日,与日本达成共识,双方希望共同捍卫现有国际秩序,反对单边主义行为。
   
   日本的压力很大。
   
   最近几天,在美国大棒挥舞下,墨西哥已经和美国签定城下之盟,对美国作出多项贸易让步;接下来,加拿大很可能也不得不屈服。
   
   考虑到中美贸易谈判的复杂性,美国的下一个矛头,就是日本。
   
   贸易是日本经济的生命,向美国屈服,严重损害日本的国家利益;但对付美国,日本单打独斗不行。
   
   在这一点上,中国和日本有着共同的利益。
   
   今年4月,王毅访日时就说,中日应共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共同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共同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当即表示,面对保护主义抬头,应维护以世界贸易组织为核心的自由贸易体制,按照世贸组织的规则处理贸易问题。
   
   双方都是心有戚戚焉。
   
   (三)
   
   日美贸易谈判,麻生是日方牵头人,更有一种紧迫感。所以,才有了麻生在中国的这次罕见表态。
   
   与美日贸易激烈摩擦不同,按照日本媒体的报道,中日关系却正在进入快车道,如果顺利的话,今年10月中日将举行首脑会晤,并将在货币互换等金融合作上取得突破。
   
   中日关系最糟糕的时候,应该已经成为过去。按照《金融时报》的说法,最近中日以及韩国三国关系突然好转,最大的功臣,可能就是特朗普。
   
   特朗普政府的强硬,尤其是在贸易问题上霸道,让中日韩都感同身受,更促使三国加强合作以备不测之患。
   
   展望未来世界,往往不是一国的竞争,而是一个地区的竞争。美国可以单挑全世界,但其他国家更希望合作。欧洲有欧盟,亚洲呢?最有力的合作,还是中日韩三国联合,这种联合也可以扩大到东盟和印度。
   
   麻生罕见地表态,也是预见到了中国和日本确实可以联手,也只有联手,才能利益最大化。当然,中日之间还有不少历史遗留问题,两国能否真诚合作,也考验着日本决策层的勇气和魄力,也不排除中间还会有反复。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有的是永远的国家利益。
   
   连日本都要对美国大声说不,并呼吁和中国联手合作。毫无疑问,世界正面临百年来未有之变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博弈正在进行中。
   
   
   谢选骏:牛鼻对牛耳弹琴,他也不想想——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这个道理也适合于德国。中国和德国日本不论如何搞在一起也是没有用的,它们总不能自己出超给自己或是互相出超吧?除了那位可以任意发行美元的美国,还有谁会买中国和日本还有德国的货?这才是“世贸组织”无以为继、即将解散的理由终极。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再怎么开会也没有用的,他还以为这是政治学习呐。
(2018/09/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