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谢选骏: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广东取消商品房预售 中小房企遭灭顶灾》(2018-09-22 澎湃新闻)报道:
   
   9月21日,广东省房地产协会下发紧急通知称,将逐步取消商品房预售制度,全面实施现售。有业界人士表示,这对中小房企来讲是灭顶之灾。 

   
   据澎湃新闻21日消息,广东省房地产协会21日向各副会长单位下发《关于请提供商品房预售许可有关意见的紧急通知》。该通知称,广东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已拟订了“关于商品房预售许可事项调整”的材料。
   
   材料表示,商品房预售制度存在导致工程烂尾、违法违规销售、交易不公平、房屋面积管理职能难以厘清、不平衡发展和低效率竞争等风险,建议降低预售制带来的高杠杆效应,逐步取消商品房预售制度,全面实施现售。
   
   消息称,日前,中共住房城乡建设部向广东、湖北、四川、江苏、河南、辽宁等省住房城乡建设厅下发函件要求,研究商品房预售许可保留与否。对广东省将取消商品房预售制度的消息,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表示,取消预售制会进一步挤压房地产企业的资金链条,部分中小房企的融资困难问题会愈加严重,高周转的模式难以再现了。未来房地产行业的整合和大洗牌可能会来得更快一些,市场的清算和出清要从房地产行业开始了。 “华尔街见闻”对此表示,广州在四大一线城市中对土地财政的依赖程度最高,近三年的土地出让金占政府一般性财政预算收入的比例在20%至30%之间,取消预售制将对开发商的土地投资热情造成严重的打击,短期将大规模缩减土地出让金,长期也不利于增加市场多层次的住宅产品供给,难免会形成较大的房价上涨预期。一旦全面取消预售制,最先从土地市场撤退的是开发商,但依赖土地财政的地方政府短期内没有退路。
   
   商品房预售制度的“创始人”为香港商人霍英东。1953年,霍英东提出“预售楼花”,并提倡分期付款。这一制度随后由香港传入大陆,并在1994年的《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和随后的《城市房地产经营管理条例》、《商品房预售管理办法》等法律文件中予以明确。随后这一新房销售方式被广泛运用。
   
   谢选骏指出: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难怪这是霍英东发明的办法。
   
   霍英东博士,大紫荆勋贤(Dr. Henry Fok,1923年5月10日-2006年10月28日),原名霍官泰,结婚时按辈分取名“好钊”,生于香港四大原住民系中蜑家的水上人(传统的贱民),原籍广东番禺练溪村,香港企业家,亦是著名的亲中共人士,曾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是成为首名跻身国家领导人级别的香港人,有“爱国商人”称号。2006年福布斯杂志将霍英东列入全球富豪排行榜第181名、香港富豪榜第9名,资产37亿美元。官方新华社将他形容为“中国共产党的亲密朋友”;而前行政长官曾荫权称赞他为“左派港人”。
   
   霍英东是艇户(传统的贱民)出身,在家中排行第四,祖父霍达潮拥有风帆来往港澳间运输货物,父亲霍耀容继承祖业。1930年一次风灾中两名哥哥翻艇身亡,其后父亲患癌身故,霍母带同霍英东及一姐一妹上岸生活,在湾仔石水渠街居住。霍英东小时就读于帆船同业义学,后转往敦梅小学,1936年考入皇仁书院读中学,为图报国,取名“英东”即英武地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二战香港沦陷期间被迫停学并从事苦力等工作谋生,其后霍家凑足资本,在湾仔鹅颈桥开办“有如杂货铺”。战后先以买卖各种物资获利。
   1950年代初朝鲜战争爆发后,港英政府据联合国决议,对中国大陆实行禁运。中共联络在港商人抗美援朝,拥有完整船队的霍英东为中国打朝鲜战争提供支援。他收购战争及医药物资后,每晚亲自指挥船队运货往中国大陆获得利润。
   他随后转而投资地产,1953年创办霍兴业堂置业有限公司,再开设立信置业有限公司及有荣有限公司,在湾仔及铜锣湾一带发展住宅楼宇,包括蟾宫大厦、香港大厦、海诚大厦等,更首创楼花制度,容许买家在大厦未落成前预先订购,当时引起市民猜疑,但此法令楼市活跃起来,地产商纷纷效法,影响至今,他亦身家暴涨。
   1960年代与何鸿燊、叶汉等夺得澳门赌场经营权,建立“东方蒙地卡罗”王国,并获得丰厚财富。1965年牵头成立香港地产建设商会,并获推举为首任会长。1967年5月六七暴动前夕离港逃难,至12月暴乱平息后才回港,之后开始淡出地产转战石油产品市场。
   1970年代石油危机后,在香港经营东方石油公司,售卖在中国出产的石油产品。1981年董浩云逝世,东方海外交予董建华打理。1985年,东方海外濒临破产,霍英东在1986年注资近九亿四千万元使其渡过难关。
   1977年成立的香港霍英东基金有限公司一直以捐献与非牟利投资形式在香港策划多个项目;1986年成立霍英东教育基金会奖励国内对教育、科研、社会科学等领域有贡献之学生及教师;2002年成立澳门霍英东基金会致力于推动澳门教育、医疗、体育、文化及公共事业。晚年致力开发珠江西岸的南沙港工程;霍英东亦爱好踢足球,是香港足球总会永远名誉会长,东昇足球队会长,亦参与各项体育事务。
   涉足赌界
   1961年10月,霍英东与何鸿燊、叶德利及叶汉合组财团,以316.7万元在澳门夺得赌牌,并在1962年元旦开设首间赌场新花园娱乐场,同年澳门旅游娱乐有限公司正式注册,他同时成为澳娱最大股东,多年来雄霸澳门赌业。
   澳娱的股权分布,外界所知不多,霍英东亦曾承认公司股份的很复杂。他忆述澳娱成立时,股东包括何鸿燊、叶汉、新马师曾和叶德利等,但他直指澳娱账目无人说得清,过去亦有分红不均的情形。其中澳娱每年净赚10多亿元,占三分一股权的霍英东却只分得1亿。2001年,澳娱另一名股东何婉琪传出欠债事件,及后更因何婉琪欲将旗下澳娱股权转到儿子麦舜铭名下,引发与何鸿燊就澳娱派息政策展开骂战及法律。
   在股东内哄之际,霍英东2002年4月1日宣布把他在澳娱的27.7%股权(共22,654股)全数捐赠同年6月28日成立的澳门霍英东基金会,另再捐赠2,000万元澳门币至其中,估计基金管有资产达60至100亿元。但是,当时只有何鸿燊表示有意收购他手上的股份,双方仍未能就价钱问题作出结论。霍指出自己“四十年没看过赌场盘数,二十年没去过澳门”,创办澳娱只想行善而非牟利。
   在放弃股权时,霍英东对何鸿燊的批评亦引起外界猜测两人不和。霍英东在基金会成立时曾发表演说,批评何鸿燊好胜:“1962年向他借40万元,争夺澳门赌权。”他又翻旧账指1967年遭英美政府封杀时,尖沙咀星光行被断水、断电及断电话线,结果何鸿燊把原本值30亿元的大楼,以3,000万元“贱售”。何鸿燊后来说:“几十年朋友,他开玩笑,讲讲故事而已,我晚晚都唔输得(不可以输)。”
   与英美交恶
   霍英东虽然在英国殖民地的香港出生,但与英国和盟友美国都一直处于敌对关系。1950年代韩战爆发,英美根据联合国决议,对中国大陆实施禁运。“凡是一个士兵可以利用的东西不许运往共产党中国。”美国商务部的官员这样说道。而在日本、台湾再到东南亚的包围圈中,香港和澳门是最后的缺口。香港当局严格执行着“全面禁运”的要求。当时的香港报纸上,经常可以看到英国海军“开枪追击走私船只”的报道。
   在接下来的近三年时间里,霍英东不仅承担了在港澳和中国间运输军用物资的主要任务,他还组织了精密的侦察队伍,监控港英当局的缉私艇的动向;他的船队每天半夜都从英国皇家海军的军舰旁悄悄绕过,驶向公海;而为了摆脱当局的监视,他甚至一天之内换了三个不同的地点,作为整个运输系统的“指挥部”。 霍英东提供大量战略物资给中共,帮助中共抗美援朝,惹来英美政府的不满,并且因此一直受到港英政府的非难,但也因此受到了中共的信任,后来荣居全国政协副主席,被誉为“红顶巨贾”。
   霍英东与何鸿燊、何添、关明及锺明辉等人合组九龙置业公司于1962年开始在尖沙咀兴建星光行(当时称为九龙商业大厦),但星光行落成招租时,当时美国驻港领事将星光行列入“黑名单”,明确宣布所有星光行的租客都不能买卖美国货。就算星光行的租户向当时由英资大东电报局控制的香港电话公司申请电话线时,也遭到刁难,指“星光行的租户申请电话线可能遥遥无期”。结果大部分租户连按金都不要就走了。最后,霍在星光行承租乏人问津的情况中,被迫将星光行出售置地公司。
   另外,香港政府在1960年代末期,推出葵涌一、二、三、四号四个货柜码头项目,霍英东个人独力投得最大的货柜码头一号码头,但港英政府却无理要求霍担保每年至少要有20万个货柜在码头停泊,而当时全港的货柜箱总数都没有20万个,霍英东找“船王”董浩云(前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父亲)商量后,认为没有把握,最后只好放弃。货柜码头一号码头最后由英资太古集团的现代货箱码头有限公司承办。
   回中国大陆经商
   霍英东会议上演讲,自称是“第一批响应返回祖国发展旅游事业兴建宾馆”。1983年2月6日,考虑过北京或上海后,霍英东的白天鹅宾馆正式在广州开业,成为改革“样板”,开业初造成轰动,连当时领导人邓小平也被吸引。
   有中国传媒报道,邓小平曾三度到访白天鹅,1984年1月31日的行程包括参观总统套房,及到酒店内的丝绸之路餐厅进餐;1985年的2月19日是农历大除夕,邓小平更在酒店内发表拜年讲话;4日后(同年2月23日)邓再到酒店,并自掏腰包买面包,边吃面包边说:等他回到上海时,就会宣布再开放沿海14个城市。当时在场的霍英东说,一个小小的面包,就能使邓小平有这么大的启发,促进中国改革开放。
   霍英东更提出自行设计、施工及管理,当年投资额达5000万美元,由霍的维昌发展有限公司与广东省旅游局签订协议,以中外合作的方式,经营期为15年,到97年再将协议延长至2003年。目前霍英东集团涉足沙业、地产、科技园开发。
   政界发展
   1980年8月25日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中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当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1989年六四事件后第三天,他与另外19名港澳人士发表联合公开声明,谴责北京屠城、并哀悼死难者。
   1993年3月27日政协第八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当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首位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香港人。
   1996年及2000年两次旗帜鲜明支持董建华任香港行政长官,但随着董建华下台,霍英东亦淡出政坛并因年纪问题,鲜有公开露面。
   建造南沙港
   霍英东晚年大力投资故乡番禺南沙,昔日该处被讥为“番禺的西伯利亚”,但霍英东认为当地可连结西面江门一带,与中国政府商谈合作,国务院1993年批准开发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计划耗资逾百亿元。霍英东当时与多个财团捐款建造虎门大桥,使江门一带往东的行程缩短近102公里,毋须绕道广州,之后又兴建客运码头,使香港至南沙的航程只需1小时15分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