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谢选骏: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最安全也最危险 它是医院里致命威胁》(2018-08-19 综合新闻)报道:
   
   用含有酒精成分的洗手液杀菌被认为是最具“性价比”的消毒方式,不过,最近有研究发现,这种廉价的杀菌方式正在催生出一种新型“超级细菌”,会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这种名为屎肠球菌(Enterococcus faecium)是肠球菌的一种,肠球菌因为能生成抵抗药物的物质,使它们不容易被抗生素杀死,且容易散播抗药性并可在恶劣环境中生存,几年来已经成为临床感染的重要致病菌之一。尤其是屎肠球菌,它对氨苄青霉素(ampicillin)及万古霉素(vancomycin)具有抗药性,是所有肠球菌感染症中最难治疗的。
   
   
   在最新一期的《科学-转化医学》(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里,由澳大利亚学者进行的研究表明,尽管使用了酒精类消毒剂,但是这种细菌的耐药性仍然在增加,酒精类消毒剂并没有将其“杀死”。为了更好地了解这种细菌传播的原因,研究人员分析了1997年至2015年澳大利亚墨尔本两家医院的细菌样本。该论文称:“与2004年之前收集的细菌样本相比,2009年以后收集的样本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
   
   研究人员建议,为了降低医院发生相关院内感染的风险,除了酒精类洗手液外,医护人员应该增加其它清洁方式。
   它是好细菌还是坏细菌
   肠球菌并不是“洪水猛兽”,事实上它是人类和许多动物中的一种肠道共生菌。在肠道中,肠球菌能帮助消灭病原菌,使其致病力大大降低——从这一点上看,肠球菌被公认为是一种“好细菌”。不仅如此,肠球菌是多种抗生素的“好朋友”,一起服用既可达到治疗效果,也可避免副作用的发生。
   
   这种超级细菌表现出惊人的生命力,研究人员对此毫无办法
   不过,在一定条件下,肠球菌会摇身一变,成为致病菌。在此次发表的研究文章中,作者指出,目前,肠球菌约占全世界医院获得性细菌感染病例的10%,也是北美和欧洲败血症病例的第四和第五大致病因素。在澳大利亚的调查中发现,屎肠球菌导致了澳大利亚30%的肠球菌感染病例,其中90%都对氨苄青霉素有抗药性,50%对万古霉素也有抗药性。
   可见,这是一种亦正亦邪的细菌。只是,好细菌却没有向更好的一面进化,反而成了人类的致命杀手。
   自1997年开始,研究人员就在澳大利亚两家医院收集的屎肠球菌进行了研究,发现这种细菌的存活率在十年间翻了10倍。和之前收集的细菌样本比较,2009年以后收集的样本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
   研究人员指出,2002年医院开始使用含酒精的消毒杀菌剂,在收集细菌样本的这两家医院,2001年,他们每月使用100升含酒精的洗手液,2015年,每月使用1,000升,用量增加了10倍。
   这一发现似乎说明,原本医院希望增加使用酒精类消毒剂以达到阻止细菌传播、降低感染风险的目的,但是这样做却使得抗药的屎肠球菌提升了其酒精耐受性。
   人类对它暂时毫无办法
   在实验中,屎肠球菌对酒精的耐受性更强了,这是否与医院的感染风险增加有关呢?研究人员经过试验发现,答案是让人沮丧的。经过重复实验,研究人员发现耐酒精的屎肠球菌感染了小鼠,而耐受性较差的屎肠球菌并没有感染小鼠。
   简而言之,这种超级细菌不仅存活率高,感染率也不低。
   该团队又继续寻找了遗传变化,希望解释细菌为何具有酒精耐受的能力。以前,在耐抗生素的情况下,单个基因或突变有时可以解释耐受的原因。但在酒精耐受的情况下,情况似乎更加复杂,涉及许多基因的共同作用,其中有一些基因似乎与代谢有关。所以一切问题暂时无解。
   不管造成屎肠球菌抗酒精的原因是什么,它都可能破坏基于酒精的消毒剂标准预防措施的有效性。在某种程度上,这也揭示了为什么在欧洲、亚洲以及美洲的医院中都报告了VRE(耐万古霉素肠球菌)感染的增加。
   不过,暂时没有研究表明,这种“超级细菌”会对人造成致命伤害,也就是说即便它不能被杀死,也不会酿成诸如瘟疫那样不可挽救的“大祸”。
   基于这个发现,研究人员最后建议:如果医院中有VRE感染流行的情况,那么医护人员需要优化基于酒精的消毒方案,一方面每次医护人员清洁手部的时候,需要使用足够量的清洁产品,并达到足够的清洁时间。另一方面,需要考虑使用其他类型制剂的有效性,泡沫或者凝胶类的酒精清洁和消毒剂与溶液相比功效不同(通常是降低的)。同时,医院也需要考虑增加除酒精外的其它清洁和消毒方式。
   
   谢选骏指出:最安全的消毒方法也最危险的消毒方法——这使我想到,最安全的社会制度也是最危险的社会制度。这是因为,充满变异性能的人性就像充满变异性能的细菌一样,会不断培养自己对于社会制度和消毒方法的对抗力量,从而使得个体自己获得更大的生存空间。社会制度和消毒方法在这种个体应战能力面前,慢慢变成得漏洞百出和不堪一击了。到这个时候,如果还觉得最安全的制度是最安全的,你那么最安全的制度就会成为最危险的制度了。
(2018/08/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