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薄熙来死党,大连西岗区法院院长张明朋被抓]
姜维平文集
·香港《前哨》害死了李铁映的儿子?
·从“红包”难题看重庆人香港扫货
·司徒华走了,香港的良心还在跳动
·广告重压下的众生相——《文汇报》内幕之七
·调查组不如巡回法庭
·薄熙来是政治局的大贪官
·中国嗅到茉莉花香了吗?
·含泪带笑的稀奇事——《文汇报》内幕之八
·陈年旧账:虞德海行贿,江泽民受贿
·埃及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
·李克强与薄熙来
·刘志军落马说明了什麽?
·薄熙来与白求恩
·亦是无语亦是忧——香港《文汇报》内幕之九
·汪洋看望重庆团,为何薄书记不露面?
·王立军的提案是什麽东西?
·别用“动乱”吓唬中国人民
·薄熙来的亮点
·不是余罪是遗恨
·榨干血泪,名利双收 《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吴英死于官员内斗与酷法?
·祖国母亲的呼唤
·刘少奇的女儿流得什麽泪
·薄熙来拉拢军队,意图政变
·李庄案,新华社为何失声?
·李庄案显示,围观改变中国
·不要仅仅为李庄哭泣
·新华社迟来的“哀”?
·李源潮下重庆,薄熙来要回京?
·薄熙来忘了李庄?
·薄熙来和“瑜伽女”
·中共的底线究竟在哪里?
·诚实的错误——《文汇报》内幕之十一
·许宗衡受贿金额“缩水”是“死缓”的前奏?
·范止安印象
·侯德健唤醒了“六四”的记忆
·中国的母亲节
·艾未未能判刑吗?
·停唱红歌,救救母亲
·温家宝去意已决?
·平反“六四”,习近平的历史使命
·能不杀的不要杀
·6月11日:薄熙来“逼宫”
·李庄出狱,薄熙来如何应对?
·薄熙来的红书与汪洋的幸福书
·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文汇报》的表叔时代——文汇报内幕之十二
·薄熙来践踏宪法又一铁证
·薄熙来逼宫失败
·遣返赖昌星有助于中国反腐
·薄熙来故伎重演
·归与不归
·薄熙来与闻世震
·艾未未听到了两个声音
·廖亦武被拒出境之我见
·死亡之吻,撼动人心
·死亡换取的城建太沉重
·胡锦涛打败了薄熙来
·重庆李俊惊曝薄熙来打黑内幕
·张云枫的另一面——香港《文汇报》内幕之十三
·李俊与李庄,都使薄熙来受伤
·赖昌星案件的启示
·薄熙来管住王立军了吗?
·薄熙来占据了“道德高地”?
·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遗忘了孩子就没有了未来
·新闻界的李庄继续坐牢
·贪官判刑后都赞成新闻自由?
·冉云飞获释与北岛还乡
·大连万人抗议,要求清算薄熙来
·我很想成为江南/姜维平声明
·中共应从善如流把大连定为政治改革特区
·证词:薄熙来的“共同富裕”
·望着林顿远去的身影
·大连又火上浇油?
·王立军造假的真实目的
·贪官爱当性奴
·薄熙来吃蛋糕与分蛋糕
·911给世界留下了什么?
·唐军处理大连PX官民双赢
·曹天问政,意义何在?
·薄熙来赶考不合格
·陈伟华痛斥薄熙来是叛徒?
·中国进入君弱臣强的时代?
·温家宝绝地反击,薄熙来另起炉灶
·邓恳救不了薄熙来
·孙中山成了一杆旗
·胡锦涛没来,胡锦星代劳?
·重庆沃尔玛事件的两面性
·薄熙来鼓吹的“大下访”是真的?
·薄熙来利用罗淙钓鱼
·赵长青说,李俊不是黑老大
·汪洋能斗过薄熙来?
·薄熙来的哀鸣
·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
·薄熙来吹捧李岚清为了啥?
·罗豪才帮助薄熙来擦皮鞋
·薄熙来拢络“网络水军”
·汪洋大胆地往前走
·北大投靠薄熙来?
·校车,警车与跑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薄熙来死党,大连西岗区法院院长张明朋被抓

薄熙来死党,大连西岗区法院院长张明鹏被抓
   姜维平
   2018年7月8日,对迷信的中国人来说,是一个吉利的好日子,“7”类似“喜”,“8”与“发”同音,而且,“2018”更是喜上加喜,故此,这一天在渤海滨城大连,有许多企业搞一些生意活动,人们纷纷乐于参加,但对薄熙来残留的党羽,原大连市西岗区法院院长张明鹏,却是一个噩梦降临的时刻,据辽宁省大连市纪委和监察委披露的信息,曾徇私枉法,贪污受贿,横行霸道多年的张明鹏,被立案审查,即将面临法律的治裁,熟悉他的大连人说,公平正义来得太迟了,但从未缺席,这是惊天大案,将撕开一个口子,让人们看到薄熙来治下的大连,司法界是多麽黑暗,真的是“伸手不见五指”。
   
   张明鹏是我的“文字狱”的审判长

   
   笔者上个世纪曾在大连新闻界工作18年,如今已移居多伦多,但对薄熙来统治大连10余年间发生的徇私枉法案件,记忆犹新,由于薄熙来夫妇连手以权谋私,贪污受贿,巨额敛财,难免留下蛛丝马迹,担心他人披露其经济问题,影响自己的仕途,故任命其秘书车克民(又名车辉),主掌大连市国家安全局,任党委书记,把其变成权斗工具,不仅将笔者打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犯罪分子拘捕,把我在港媒《前哨》发表批评薄熙来的文章诬陷为“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而且,通过另一个跟随薄熙来的“马屁精”,原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审判委员会委员,刑事一庭副庭长张明鹏,担任有关我“文字狱”的审判长,和两个助理审判员李贵德,祝思良一同,组成合议庭,不顾事实,指鹿为马,听命于时任政法委书记的成城旨意,在2001年至2002年间,编造,包装,虚构了震惊世界的21世纪中国第一起“文字狱”,虽然,此案名言公开审理,但却派出法警,驱赶和殴打我的家人,刁难和恐吓我的律师,不允许任何官媒报道,把此案列入控制知情范围的“国家机密”,匆忙走完所谓的司法程序,一方面把我判处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企图泯灭我的声音;另一方面受我牵连,以各种借口和罪名,抓捕了大连一些官员,律师和企业家,也都由张明鹏安排受审,纷纷关进大牢。
   
   薄熙来为了利用张明鹏及其部下,充当徇私枉法的打手,把对立派彻底搞垮,经过精心策划,由薄的秘书兼厨师,时任国安局书记车辉,具体操作,先在2000年11月,把他由主任科员,审判员,提拔为第一刑事审判庭的副庭长,使他感恩戴德,听命于薄,并对他说,薄书记已经下令,姜维平这个案子,事关重大,背景复杂,知名度高,你一定要办好,日后会重用你,张立即表示效忠,随后组织一些人,把我发表的五篇文章逐段逐句,上纲上线,鸡蛋里挑骨头,对接到法律条文里,确立了三个罪名,果然,2002年1月21日,炮制了(2001)大刑初字第62号判决书,一审宣判后,车辉松了一口气,同年6月,张明鹏被提升为刑事审判二庭庭长,2003年10月,又被任命为审判委员会委员。大连司法界人士说,薄熙来下令车辉从徐明的公司拿走500万,用于奖励办案人员,张明鹏一人独得200万现金。车辉对他说,未来的大连中级人民法就是你当院长,这是薄省长的希望。
   
   张明鹏爱钱如命,把法院当成“摇钱树”
   
   薄熙来当年在大连苦心经营10几年,之所以包装“北方香港”,都是为了土地升值,大搞房地产开发,对外招商引资,从中渔利,发家致富,他通过谷开来的律师所和与台商程某合办的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大肆敛财,多达数10亿,并借其儿子留学英国之机转移海外,2012年,薄熙来因权斗落马,后来在济南法庭受审涉案金额不过万分之一,总之,他最爱“8”字,他居住在大连长江路538号万达公寓的28楼,自以为逢“8”就“发”,上行下效,紧跟他的一批小兄弟,包括成城(大连市政法委书记),车辉,万国涛(国安局局长),王富选,郑义强,彭东辉,蔺刚,戚耀明,张明鹏等,人人都爱财如命,他们共认,有钱才能吃喝玩乐,才能享尽富贵荣华,才能有经济条件行贿薄熙来及上级,得到更高权势,名利双收,欺压百姓,作为薄熙来一手栽培的司法界“未来新星”,张明鹏比任何人都坚信,薄熙来是日后的辽宁省长,书记,然后是总理,接着是总书记兼军委主席,等他们的梦想实现,随之上升的车辉就是安全部长,成城是司法部长,王立军是公安部长,而他自己就有可能当最高人民法院的一,二把手。
   
   但不论哪个位置,都得花钱,用车辉的话讲,情是情,情是你和薄书记秘书的缘份;钱是钱,钱是当官的大门“锁钥”,于是,1983年至1987年,从辽大法律系毕业之后,张明鹏进入原籍新金县法院当书记员,有机会认识了当时给薄做司机兼厨师的车辉,并协助车辉处理一起刑事案,得到他的青睐,车找关系求情,帮助张明鹏先是出任助理审判员,但那时,薄熙来才调进大连市委宣传部当部长,没多少人看好他的政治前程,误以为他下来镀金,很快回京,故对车秘书也不太给面子,车对张说,本科文凭不好上,你应当攻一个研究生“大票”才行,于是,建议张明鹏进入北大法律系继续深造,据说,他曾得到“学姐”谷开来的鼎力相助,1992年9月至1995年7月在京期间,他常去薄家和谷家,成为薄熙来给中南海高官送礼的“马仔”,每年,逢重大节日,薄熙来用冷藏车给中共高官送海鲜和水果,张明鹏是最勤快跑腿的“小兄弟”,他所见所闻甚多,打开了眼界,知道了升官的捷径和秘诀,也立志要把日后的司法审判工作,当成“摇钱树”,熟悉他的同事说,他3年读研,读得不是“书”,是“钱”和“权”,1993年10月,车辉帮助他当上普兰店市人民法院的科员,他利用办案权力,疯狂索贿,有了经济基础,又花几十万给车秘书行贿,打通各方面关系,才在1995年7月进了城市,当上了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书记员。4个月后,又成了助理审判员,这下子张明鹏乐了,他对朋友讲,我终于又找到“摇钱树”,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有案子就有“油水”,他不怕举报,因为车辉和成城,都是他的“铁哥们”,前者是薄的心腹,后者是周永康推荐给薄的“红二代”,这些都是保护伞,大连官场无人敢碰,张明鹏也知道感恩,他一再说,没他们,自己就是乡下人。当时,普兰店是新金县的城区,但离大连还差得太远。大连的城市户口很值钱。随着薄熙来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仕途崛起,车辉也鸡犬升天,1995年底才是张法官的人生转折点。
   
   他给车辉办了什么事?
   
   笔者1974年至1978年曾下乡在新金县,当了四年知青,1982年从辽大历史系毕业时,还没听说有法律系,也许张明鹏是1983年入学的首届这一新学科的“学弟”吧,没想到同是辽大“校友”,却在日后笔者被其送进“文字狱”,苦度5年铁窗生涯,也是巧合的人间悲剧和奇迹。
   
   之所以他熟读中国宪法,对言论自由耳熟能详,明知记者批评官员不犯法,非要制造冤假错案,是因为中共的官僚体制,使薄熙来一言九鼎,他要阿谀奉承上级才能名利双收,不过,就他的私人经历,与车辉的确有点缘份,新金县的一个了解张明鹏的朋友说,车辉曾把一个家在西泡子大队的“村姑”干了,她不饶他,就告到公安,官司打到法院,张明鹏为了攀上车辉,就百般威胁这个无钱无势的“村姑”撤诉,替车辉摆平了,由此他们成了知己。这件丑闻发生在1988年6月至1992年9月期间,由于距今年代久远,笔者不好查证细节,不过,薄熙来曾帮助金县副县长孙某某解脱嫖娼的指控,却是上个世纪金县许多人流传的旧闻,总之,男女之间这些破事,与法院连在一起,牵扯到薄熙来及秘书车辉,不是了不得的大新闻,不仅薄的原配把诉状投到金县法院院长姜志远的案头是常态,而且,张明鹏之流的小法官均把徇私枉法,权钱交易,权色交易,当成取悦和讨好薄熙来的利器,这一点也不足为奇。
   
   张明鹏家里抄出现金过亿
   
   据大连新闻界的朋友说,张明鹏有几十套房子,大都被家人出租出去,孩子在海外读书,老婆常年陪读,他自己情妇成群,被抓时,他就在离大连中法大楼最近的一个高档公寓和情妇“床战”正酣,他做梦也没想到,大连纪委和监察委的小官敢抓他,因为近些年,虽然薄熙来和车辉在2013年都先后入狱,但他又花钱找到了一批新的靠山,2007年8月当上执行局副局长,任审判委员会委员,12月就高升为大连瓦房店市法院一把手,他又和徐才厚拉上关系,这不仅因为瓦房店是大连下属县级市,也是“徐将军”的故乡,而且薄和徐连手,取悦江泽民,早已稳操胜券,将要主掌中共最高权力,于是,他又攀上了长兴岛开发区领导徐长源,他是徐才厚的表弟,时任开发区主任,俗称“徐老三”,在上个世纪,他背靠江泽民而权倾一时,“这头一走,那头乱颤”,连大连开发区都由其掌权,而张明鹏是他家的“座上宾”,不仅逢年过节,要给徐送钱送物,而且,经其旨意,把得罪徐的官员,老板,访民等,关进监狱的人也不少。用张明鹏的话讲,和车辉秘书一样,他欠我的人情也一大堆。谁敢举报我,俺通过他找中纪委。
   
   由于张明鹏手眼通天,他无所顾忌,明目张胆地把办案当成生意,不仅与公安,国安的一些哥们合作,先编织罪名抓人,再索贿放人,敲诈勒索,巧取豪夺,而且利用标的额较高的民事案件,徇私枉法,故意硬判,从获胜方“抽头”,或与律师暗中勾结,偏向一方,伪造证据,暗渡陈仓,牺牲公平正义,大肆敛财,更有甚者,在监狱办理减刑,假释,保外就医时,弄虚作假,欺上瞒下,犯下滔天罪行,据初步查出或有利用公权力杀人灭口的嫌疑。
   
   回想2001年和2002年,在大连法庭见到的张明鹏,踌躇满志,不可一世,笔者曾拒绝在审判书上签字,并警告张明鹏别做恶,但他没有悟性,过高估计了薄熙来的权势和前程,以为“玩法”痛快可以永恒,他竟无视法律规定,打断笔者的最后陈述,霸道地令法警驱赶戴着手铐的一介书生,至近犹言在耳,笔者因有回忆录《活人墓》即将问世,不必在此赘述,只讲一句为总结概括:12年后,薄,车入狱,17年后,张明鹏倒台,是天意还是内斗,是巧和还是必然,本人想起两句流行语:人在做,天在看,三尺之外有神灵。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2018年7月9日,在加拿大多伦多喜极而涕,泪笔。香港《前哨》杂志2018年8月号首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