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胡志伟文集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新奇刺激使人歎為觀止矣
·暴雨梨花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介紹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介紹雷斯蒂夫:性歡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洪秀全演義》編註後記
·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特约研究员王锡锌研究出的数据
·中國古今稿酬考
·不要隨便指摘別人抄襲
· 偉大的文學作品都不乏參考資料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
·在人类历史中永垂不朽
· 軍統局少將軍調部主任
·坐牢二十五年 換得離休待遇
·蔣介石研究:從「險學」到「顯學
·為編輯們說一句公道話
· 編輯是作家的保姆與老師
·風雨消磨,攻苦食淡
·國史館出版物的文獻價值無窮無盡
·台灣官修傳記披露駐港特工人事
·哈公私諡郭沫若為「文厚
·日本竊佔琉球經過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外交遊說
·日本為竊取琉球作了大量滲透
·美國在日俄之間玩均衡
·蔣介石功垂竹帛
·《林彪密函蔣介石》序
·上海人製作的藏書票及藏書票上的上海
·戴雲龍傳口述自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揚清貶明是為開脱祖先投敵罪行
·歷史上引狼入室的惡果
·忽必烈屠殺漢人一千八百萬
·日寇屠殺了三千五百萬中國軍民
·蘇軍對
·蘇軍送給中共日製大炮3700門
·異族進入中國一定帶來災難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壯盛的作者陣容
·春秋曾經月銷超過十萬冊
·陳炯明死於韋德槍下
·百五萬人大廝殺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與倪嗣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張作霖推牌九輸百多萬
·蔣介石閱周佛海自首函竟然流淚
·周佛海是中共成立時的副主席
·毛森晚年曾回大陸觀光
·溥儀出宮前偷運出宋版書二百餘種
·有華人的地方就有春秋
·簽署廿一條的是陸徵祥
·從歷史看入越作戰勝必
·中國應恢復對越北的主權
·上海聖約翰大學對中國現代化的貢獻
·《香港二十八總督》展示的155年香港歷史
·羅便臣驅逐孫中山出境
·衛奕信被英資財團轟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附件1】徐伯陽致前哨總編函

   達文先生:
   五月下旬我到香港住了一星期,本有些事想找您說明白,遺憾沒有機會,前曾致函,憾無下文。事情原委是這樣的:
   去年十二月,我收到南京一位南開中學一九四六級的校友寄來一本香港富達出版社印行的《故人故事》,其作者喻舲居自稱是香港筆會會長。我離開香港短短幾年,竟連區區一個作家團體的會長也有人要冒充,一怒之下便寫了〈喻舲居係何方神聖〉一文,發表於澳洲一家新聞網站。貴刊今年三月號轉載了這篇文章,刪了些,又改了題目。在港期間,我兒子告訴我,貴刊五月號刊出喻某文章,惡毒辱駡「胡某」﹔回天津後,幾位作家朋友告訴我,摯友胡志偉已因為這篇文章而被「獨立筆會」高層提案要開除會籍,第一步是逼他退會。我感到貴刊處理喻文失之於輕率,以致被壞人恣意傷害了我的好友。
   我認識胡志偉近三十年,早年我同他一起組織過大陸旅港各界人士聯誼會,一起組織過反對日本竄改教科書大遊行;一九九八年他當選藝發局文委會主席後避嫌辭去香港筆會會長一職,由我接替此職至今。他是一個對朋友忠誠、講義氣,又嫉惡如仇的好漢,也常常因此成為壞人與小人欺淩、侮辱的對象。既然喻舲居嚴重侵犯了我的名譽權,我有責任澄清下列幾點:
   一、我回天津定居後,因為兒孫常常公出,我本人也常應邀赴外地開會,所以一切公私函件均委託胡志偉代收,我的名片也以胡公館為地址。鑒於不少通知、信件是以電郵寄來的,為免耽誤時間,我向胡索取了他的電子郵箱密碼,順便也使用他的郵箱向海外網站發稿。想不到這竟成了一小撮壞人對他施行毒手的藉口。我在此鄭重聲明:一人做事一人當,我寫的文章文責自負,喻舲居一夥有膽可以來天津興訟,我與徐悲鴻基金會都嚴陣以待。然而,有人藉此打擊胡志偉,那是懦夫的卑鄙行為!


   二、喻舲居問題的要害是侵犯他人名譽權,我現委託友人將香港筆會歷年在港府登記的官方註冊文書遞交給您過目,也希望喻舲居交出他持有「香港筆會」的官方文書,我不相信香港政府會頒發重複的證書。如果他交不出,這場鬧劇應該收場!喻某可能會詭辯說「香港中國筆會」簡稱「香港筆會」,那麽「中華人民共和國」可否簡稱「中華民國」呢?
   三、喻舲居投共案是台灣國安局立案作過處理的鐵案,人們根據已發生、已結案的事實下判語,就是評論,這類評論是無可非議的,也永遠扯不上誹謗二字。喻文通篇都在說謊,連許多眾所周知的事實都百般抵賴,且嫁禍於人,尤令人憤恨的是要同我套近乎拉交情。我與喻某從未同過學,自十七歲投筆從戎參加青年遠征軍赴緬甸同日寇搏鬥以來,我一生光明磊落,從不與蠅營狗苟之徒為伍,倘若有人所作所為悖離南開校訓「允公允能」,我會將此人劣行曝光於南開校友刊物及網站,以儆效尤。
   四、由於貴刊的疏忽,造成胡君被獨立筆會開除,我有責任向前哨讀者揭示該會的黑幕:五年前劉賓雁籌組獨立筆會是用意良好的,但劉去世後,該會被一撮來歷不明的壞人滲透、種票以致於淪為獨裁者的打手,這是多數人不明真相的。倘若劉賓雁泉下有知,見到今日獨筆的當權者恣意打擊異己人士,把一個主旨為爭民主爭寫作自由的作家聯誼團體變成腥風血雨的殺戮戰場,獨筆的聊天室降格為無理取鬧、黨同伐異的聯動紅衛兵式的批鬥會場,他一定會痛哭流涕。前不久獨筆理事會討論所謂「逐胡」提案時,嚴重違反了「程式正義」,即縱容那幾個與胡有夙仇(胡志偉馳聘新聞、文化界卅年,所撰文章觸犯一小撮壞人利益乃無可避免)的人起哄公報私仇,又不按章責令具利益衝突者避嫌離席,故其所作出的決議是非法的,也不得人心的。在自由地區,囚犯猶有權選擇法官,凡被指具利益衝突的法官一律要撤換,難道獨筆的會員不如一個囚犯?如今「獨筆」每年從美國CIA旗下一個基金會領取十幾萬美元津貼,這筆鉅款大多數都被掌權的幾個壞頭頭私分了,真正用於促進創作自由的錢,微乎其微。據國內若干會員訴說,這幾年已有著名詩人黃翔、蔣品超、高寒、莫莉花、郭慶海、任不寐、蕭雪慧、張嘉諺、周玉樵等多人因揭發賬目不清等黑幕而被開除或排擠出會。這個會,名義上設立監事會的組織,實質上早已癱瘓,監事會成員拒絕接受會員投訴,其負責人因得不到頭頭們的尊重,長期不出席理事會。所以,這個不民主又不獨立的團體早已淪為專制獨裁者的「東廠」「西廠」。
   五、香港有四十多萬個社團,各團體內部不免存在私人恩怨,大凡此類私怨,唯訴諸司法途徑才能分辨是非曲直,從來未見過社團的頭頭可以自動充當法官的角色。「獨筆」以貴刊的一封讀者來信而開除一名創會會員的會籍,可見「獨筆」這個跨國組織竟敢凌駕香港法律蹂躪香港人權,這正是善良的人們值得深思的一個動向。獨筆現任理事會能蒙蔽部份會員於一時,但絕不可能永久蒙蔽全體會員。一旦美國CIA停止資助獨筆,它立即會淪為無源之水、無本之木,淪為孤魂野鬼,而在人類歷史上留下可恥的一頁。上述倒行逆施總有一日會被推翻,即使中共也有八大推翻七大決議、十一大否決十大、九大決議的先例。搞專制獨裁的一小撮人絕不可能一貫正確、永遠正確﹔毫不講理、胡攪蠻纏的人不可能永久霸佔獨筆理事會,他們應該反躬自問:「我究竟靠什麼維生?我有什麼著作?我的作品賣了幾本?憑什麼本錢以劣幣軀良幣?」
   六、自劉賓雁去世後,獨筆墮落為一個受外國情報機構津貼的飽受爭議之組織。自2005年冬改選後,該會上層醜聞不斷,徒貽天下人恥笑。其理事會成員份屬公共人物。根據香港及歐美澳自由地區之法律,人們有權評論公共人物的行為,這是公共事務而且是可作評論的合理課題。凡對公共人物的評論,即使是錯誤的、言過其實或抱有偏見的,都不可視作誹謗。公共人物即使受錯誤觀點的言論攻擊,亦不能控告別人毀壞他的名譽,這是法治社會保障言論自由的基本準則。
   七、對公共人物的抨擊,倘若大部份與事實相符,則少許謬誤可不予追究,受抨擊者祗能自取其咎。從香港歷年案例分類統計可知,告人誹謗罪的成功率低於百份之二,告人影射罪的成功率低於百份之零點五。
   八、如果抨擊對象泛指一夥人,則該夥人的個別成員不算受到誹謗。例如在獨筆這一類制度不健全、監察機構實質癱瘓且理事會集體違章(國際筆會會章與香港社團法例〔通則〕都嚴禁社團理事會成員受薪,大凡正副會長、理事、司庫、秘書都是義務職,然今日獨筆已淪為一個坐地分贓的黑社會集團,天安門英雄劉剛一週前已在〈獨立評論〉撰文指出這一點)的個案中,該夥竊踞理事席位的不稱職男女理應集體引咎辭職,受害者也有權向當地司法機構控告此類違法犯罪行逕,進一步依法宣佈該等社團為黑社會。
   以上法律觀點(深黑體字)摘自精裝六卷本的《香港日用法律大全》中的民事法與判例章節,獨筆掌權諸公,無論有無正當職業,都應該詳細研讀自由世界的法律規章,祈勿以專制獨裁者的狹隘心態來公器私用、假公濟私、公報私仇。
   達文先生,《前哨》既然全文刊出喻舲居的蕪文,該文既損害我的名譽權,又嚴重傷害我的好友,我不能再保持沉默。按照新聞出版法的平衡報導原則,《前哨》似不能拒絕刊載我這篇撥亂反正以正視聽之函。
   書不盡懷,寤寐難安。敬請
   文安
   
   
   
    八旬叟,香港筆會現任會長
    徐伯陽2007/7/28於津門
(2018/08/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