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眼看世之二十一:坚持自己
·眼看世之二十三:狱中补读未完书
·梟眼看世之五十二:怕死者說
·梟眼看世之五十七:“嫖客”漫谈
·枭眼看世之五十八:英雄到底是痴绝
·枭眼看世之六十:宝盖下面一群猪
·枭眼看世之六十一:宁干公卿怒 勿使天良负
·枭眼看世之六十二:春雷何日起潜龙?
·枭眼看世之六十七:关于金庸及其它
·枭眼看世之六十八:愚民思想,可以休矣
·枭眼看世之七十三:说完这些泡妞去
·枭眼看世之七十七:战士与性交大师
·枭眼看世之八十:泡泡又何妨
·枭眼看世之八十五:放过苍蝇问老虎
·枭眼看世之八十四:风雨千山我独行
·枭眼看世之八十六:找呀找呀找情人
·枭眼看世之八十八:找骂
·枭眼看世之八十七:中国,腐败的乐园
·枭眼看世之九十:过年好呀过年好
·枭眼看世之九十二:千年鬼物又装神
·枭眼看世之九十七:夏老爷和米老大的故事
·枭眼看世之九十九:谁玷污了绝代佳人?
·枭眼看世之一百零三:向官场外寻真乐
·枭眼看世之一0九:拳击“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0四:反革命宣言
·枭眼看世之一一二:再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一四:家丑外扬太不该
·枭眼看世之一一三:堂堂正正惩敌顽--给我公安司法机关的一个建议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民主的拦路虎
·枭眼看世之一一五:还我言论自由!---四谈人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一:跟屁文章
·枭眼看世之一二二:说话的权力
·枭眼看世之一二四:老枭的特权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枭眼看世之一二八:三谈报复
·枭眼看世之一三0:探索泡妞工作的新途径、新办法
·枭眼看世之一三一:在泡妞俱乐部成立大会上的讲话
·枭眼看世之一三三:抛残弃旧取新经
·枭眼看世之一三六:搭起民主大框架
·枭眼看世之一四0:求名之道
·枭眼看世之一四一:杀得好!杀得少!
·枭眼看世之一四四:也析“丁氏理论”
·枭眼看世之一四八:请朱总理让位
·枭眼看世之一五0:剥去恶鬼的画皮
·枭眼看世之一五八:五联网万岁
·枭眼看世之一六一:问天下谁配夸我?
·枭眼看世之一六二:李宪源们,吃我一刀!
·枭眼看世之一六三:奇士不可辱
·枭眼看世之一五六:朱镕基吓唬得了谁!
·枭眼看世一八五:不当国王当诗王--请国家安全部门放心
·枭眼看世之一八八:天下第一骂
·枭眼看世之一五三:向尉健行同志进一言
·枭眼看世之一七三:冤枉啊,我被吕日周害惨了
·枭眼看世之一七四:字字要从笺上立
·枭眼看世之一九o:忧天骂鬼一何雄
·枭眼看世之一九一:忧天骂鬼不能休
·枭眼看世之一九二:不忘人民苦,牢记血泪仇
·枭眼看世之一七七:财政部长与下岗夫妇:谁在撒谎?
·枭眼看世之一三五:为祖国未来鼓与呼
·枭眼看世之二O一:戒网告白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二:挥手从兹去,萧萧斑马鸣
·枭眼看世之二O四:临行回首笑鸡虫--罢网之四
·枭眼看事之十八:清源正本待从头-----三谈道德建设
·枭眼看事之二十四:火中待复凤凰新
·枭眼看事之三十:关于报复
·枭眼看人之十一:彩云归处隐名家
·枭眼看人之十九:至今思项羽
·枭眼看人之二十二:文人自古好吹牛(一)
·枭眼看人之二十:吾爱章疯子
·枭眼看人之二十三:唾李寒秋一口
·枭眼看人之三十:云中聊共此君狂
·枭眼看人之一:枭眼看文人
·枭眼看人之十七:脚踢李国文
·枭眼看人之三十二:矮人堆里拔将军-----声援刘晓波
·枭眼看人之二十八:赐潘岳、金庸一耳光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功夫在诗外
·枭眼看诗之六十:传统山水诗三大类型
·枭眼看诗坛--枭眼看诗之四
·枭眼看诗之六十二:四副嵌名妙联
·枭眼看诗之三十八:名花朵朵耀青楼
·枭眼看诗之六十六:十万雄兵笔一支--谈谈赠芦笛的诗并复江小雨先生
·赠网友黎正光、王怡、时寒冰等
【破戒草】
·破戒草之一:破戒宣言
·破戒草之二:共和国心腹最大的隐患
·破戒草之三:上党中央书
·破戒草之四:好名者说
·破戒草之四:为“倒萨”运动叫好!
·破戒草之五:是谁丑化了萨达姆?
·破戒草之六:倒萨:丧钟、警钟、希望钟
·破戒草之七:中国的脊梁
·续破戒草之七:又因人祸哭神州
·破戒草之二十:立异何妨作异端
·破戒草之十一:官场称雄,挥刀自宫
·破戒草之十一:颂歌献给“党”人们---读汉书之一
·破戒草之十二:“枪毙就枪毙,芭蕉叶最大!”
·续破戒草之十三:又有人被抓了!
·破戒草之十四:有害信息?
·续破戒草之十六:南宁火车站奇闻
·破戒草之十七:谈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民意】儒家讲仁民、亲民、爱民、保民、富民,但不讲顺民从民,只讲顺天从道。《洪范》讲“谋及庶人”,只是“谋及”,并非惟民是从。《泰誓》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将民视民听等同于天视天听,那是有特定语境的,是在涉及主权问题的时候。在其它政治领域和文化道德层面,民意不能代表天意。

   【儒眼】如果百家争鸣而没有一个主体文化,或者主体文化不彰,国家精神就会分裂,陷入丛林化的混乱,如战国和民国。这种混乱极有利于邪说上升为主体,百家争鸣宣告结束,国家从丛林化变成监狱化。一个国家,如果邪说泛滥或者邪教成了主要教派,必然乱象纷起。即使制度不错,也会大受侵蚀,逐渐败坏。

   【儒眼】道能否并行而不悖,要看是些什么道。正道与邪道、邪道与邪道就无法并行,必然相悖。邪道与邪道即使为了某种利益勾结在一起,也是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的,终将相仇相敌。邪教内部也没有真正的团结可言,自相残杀是所有邪教恶势力无法摆脱的宿命。

   【仁眼】极权政治之下,一切都会败坏腐恶无止境,政治各派、文化各派、宗教各派都不例外。宗教有其信仰,最难异化,在所有宗教中,佛教又最为正派而高明,然在极权疫区,亦不能免疫。能够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者,唯我儒家。

   【出路】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结局毫无悬念。邪派不仅经济、军事不行,危机、内忧深重,而且人心丧尽。多数官民是幸灾乐祸、坐观成败甚至故意捣乱,不少民众生无可恋,欲与偕亡。要避免溃灭,唯两条出路:或者民主化,或者儒家化。吸收民主精华建设王道政治,无疑是最佳选择。

   【民意】对于西方媒体,国人或者偏听偏信,或者疑信参半,或者信与不信分为两派,吵成一团。唯独它们批评中国没有宗教自由、压迫伊教和回民的报道,无人相信。传华盛顿邮报指责中国对穆斯林搞种族清洗,网络留言冷嘲热讽,一致抗议。公道自在人心,人心自有公道,此之谓也。

   【历史眼】邪不胜正,往往不是邪恶方太强大或者太凶恶太狠毒,而是正善方仁而不义,善善有余而恶恶不足,对于邪恶势力过于心慈手软,宽容绥靖。仁而不义,正义性不足,这种仁不是真仁,更不是大仁,而是妇人之仁,圣母心态。西方圣母和东方圣人都是好人,但好的程度和表现大不一样。

   【共识】不同辈分,或有代沟。但若有一定文化共识,代沟最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没有共识,同代也有大沟,同辈同样隔阂。如果双方三观冲突严重,任何话题和问题都无法正常交流,都只能鸡同鸭讲。文化共识和政治共识是人类两种最重要的共识,其中文化共识又更具根本性和决定性。

   【共识】若有文化共识,即使政治立场冲突或敌对,也较容易沟通;即使不能化敌为友,也可相互尊重,例如羊祜与陆抗。没有文化共识,即使有相近或相同的政治追求,也很容易互生误会和矛盾。当然,这里的文化必须是正善文化。若是邪说,共识无用。邪派虽信仰同一神或同一人,照样自相残杀。

   【共识】决定一种文化体系品质的是三观。三观正确则文化优秀,三观错误则品质低劣,三观极端反常就是邪恶文化,即邪说。信奉邪说的势力就是邪派。邪派人物即使说了些好话正确的话,也改变不了本质的邪恶。而其好话正话也大多是无法落实的巧言浮词口头禅---除非其改变文化立场,从根源处改邪归正。

   【仁眼】“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这句话,前半句适合正人君子,后半句适用于那些还没出事的恶物。其中有三种人将最容易大祸临头:一是传邪播恶、毁人慧命的恶知识,二是防民之口、以儒为敌的恶吏,三是谋财害民、积恶深重的巨贪。坐等它们恶贯满盈,天诛地灭!

   【立宪】某学者提出党主立宪制。想法很好,却是空想。只有个人主义或民本主义才能开出宪政来。民主可以立宪,因为民主的指导思想自由主义以人为本;君主亦可以立宪,因为儒家外王学以民为本。党主立宪要实现,其党必须改变物本主义哲学和集体主义政治经济学,变成儒家党或自由主义党。

   【平等】马主义和自由主义都讲民主和平等,但性质截然不同。自由主义的是人本位,其民主平等有法治宪政的配套,不能违反自由人权的原则。马主义所倡导的民主,是党本位的民主,结果只能是伪民主;所追求的平等,是民粹化的平等,结果必然极不平等。自由主义无礼但有法,马主义无礼亦无法。

   【平等】平等这个理念有其适用范畴,不能扩大化和主义化。易言之,该讲平等的地方就讲平等,不该讲平等的地方就不要追求平等,不能用平等去否定、铲平各种差别。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如果贵贱毫无区别,天地完全平等,就会天翻地覆,一切乱套,造成事实上最大的不平等。

   【平等】有人说:“给天地贴上尊卑的标签,是对自己的德性有多自信,对于以德性定尊卑多渴望,才想得出来的亵渎天地的主意。”答:天尊地卑,乃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也是大中至正的易理。抹杀天地之实,否定经王之理,是何等骄狂虚妄而不自知。

   【平等】平等和差等,各有其适用范畴,不能越界。我们应知,就天性而言,同类的人,天性平等;在法律面前,同样是人,人格平等。但是,后天德性即道德人格则因人而异。我们应该追求:机会的平等,权利的平等,法律的平等;我们应该反对:结果的平等,权力的平等,地位的平等。

   【平等】机会平等,必须的,但也不可僵化理解。比如在录取考生时,对老少边穷地区考生适当照顾,略微降低分数线,何尝不可?何碍平等?关键是掌握其度,且应广泛征求意见,获得民意支持。如果多数民众反对,就有问题,就要慎重。例如对回族的各种“照顾”就太过分了,对汉族极为不公,已引起强烈民愤!

   【释仁】仁,天性也。

   【释仁】何谓仁?可以从不同角度、方向、领域、层面和境界予以解释,历代大儒、古今学者有过无数阐说。仁即天性,这是最根本的解释。天性,即天命之性,于天为天道,于人为本性。此性为生命之根、众德之本、万善之源,一切人类文化、文明由此兴起和展开。

   【释仁】仁即天性。也可以说,天性即仁,仁性即天。仁道即人道之最高,人道与天道的圆满统一。故东海曰,仁道三通。仁道三通可作两层理解:一指通天道、地道、人道,三道合一;二指通道统、政统、学统,三统合一。故儒者应为仁者,儒学即是仁学,仁本主义学说。我最重要的一本书的书名即《仁本主义》。

   【释仁】王阳明《咏良知四首示诸生》:“无声无臭独知时, 此是乾坤万有基。”这个良知,就是仁性,性即天道。道在乾坤为万有之基,仁在人类为身心之本。天地无道,就不成其为天地,就会天崩地裂乾坤毁;人类不仁,就不成其为人,就会心败身坏禽兽化。

   【释仁】君子小人,圣贤盗贼,仁性无异。小人盗贼不仁,是因为仁性受到了遮蔽。小人有两种:一种有所尊儒,一种一味反儒。有所尊儒,说明遮蔽程度较低,良知还有漏光;一味反儒,说明遮蔽程度很高,内心一团漆黑。前者不失为好人,可以导之以德;后者就是盗贼,必须制之以法。

   【释仁】仁者爱人,是以仁为本的仁爱,不能改变仁本这个原则。万物以人为本,政治以民为本,都在仁本原则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至于忠君爱国,就更不能变成以国为本、以君为本了。君不仁则尽力劝谏之,三谏不从可以去之;国不良则努力改良,改良不得亦可以去国。去不去,仁者可以自由选择。

   【仁本】可以不助善,绝对不要助恶。尤其是对极权主义、极端主义之类邪恶势力,不敢反对,无力反对,可以不反,或三缄其口,或避而远之,都可以。但千万不能支持帮助勾结之,否则必有后患必招恶果,个人和国家都一样。例如,为小金、小伊之类政权提供支持帮助,无异自侮自毁自伐也。

   【仁本】反儒崇马,反华赞夷,反善助恶,辟正倡邪,堪称知识群体百年恶习,至今没有根本性改变。这是最根本的文化逆淘和道德颠倒,导致天翻地覆、天下沦亡是逻辑的必然、因果的必然和天理的必然。知识分子几乎被群体灭绝,至今普遍不思悔改,只怕这个群体苦难尚未有穷期也。

   【真诚】或为胡氏辩护说他“说中国好惨遭围攻”云。其实胡氏的问题不是说中国好,而是胡说中国好。对中国说好说坏都没问题,但应该如理如实、实事求是。说坏不能造谣,造坏人的谣也不行;说好不能撒谎,以谎言赞美好人也不行。造谣撒谎,就是胡说。

   【游艺】吉字从士从口,但上面的士也可写成土,两种写法皆可。吉字两横的长短因时而异,先秦同样长短,唐宋上短下长,宋元上长下短。一般隶、行则“土”,楷书则“士”。焦国标曰:土口不吉士口吉;东海曰,士口土口皆吉。土者生养万物,口者滋养生命并言说真理,有土有口,吉祥莫大焉。

   【游艺】黄裳元吉,语出《易经》坤卦:“六五,黄裳元吉。”坤卦代表地道,土居五行之中。土色黄,黄是中央正色。《坤文言》说:“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支,发于事业,美之至也。”黄中二字值得深长思。故黄裳元吉的吉字上部只有写为土,才与此语配套。若写成士,意就狭了。

   【自由】有微友说:“说一只鹿好看不好看,叫言论自由;说一只鹿是一匹马,不是言论自由!”这是对言论自由的严重误解。其实,言论自由恰恰是维护“指鹿为马”的错误言论不受法律惩罚的自由。注意,是不受法律惩罚。指鹿为马者,是官应受官纪处分,为师应受师规处理,轻则警告贬职,重则削职为民。

   【自由】或说:“照你的说法,则一个化学家写错一个方程式,也叫言论自由了?把鸿鹄读成honghao,也叫言论自由了?”没错。言论自由意味着,无论怎样错误、荒唐、反常、反动的言论,都有表达的权利,都不会被以言治罪。言论问题言论解决,对于官员教师,可以诉诸于官纪师规,仅此而已。

   【自由】关于言论自由,美国的双阶规则值得参考借鉴,双阶规则即,将言论区分为高价值言论及低价值言论。高价值言论指政治性、宗教性、文化及艺术性的言论,无论对错,都受到法律保障。低价值言论,通常指商业性言论和猥亵性、诽谤性、挑衅性言论。后者一般不受法律保护,民告法究。2018-8-5余东海

(2018/08/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