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位卑言高岂是罪]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君子知几如有神
·关于《当江湖术士纷纷成为“乡贤”》微言七则
·关于君子和君子群(微言集)
·给旧雨新朋和儒学爱好者的一封公开信
·最好和唯一,不是一回事---儒家的一元化和多元化之一
·今日微言(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关于假疫苗(微言七则)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
·今日微言(不仅要一查到底,更应该一查到顶)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三)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穷理尽性无止境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批判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关于自由
·神道佛道天道人道
·关于汉唐宋元明清和民国的品质和性质
·两种极权两种暴政
·从假疫苗说起:手援和道援
·罔民之术何高明
·今日微言(不敢说,不敢说,非常不敢说)
·九条建议救吾民
·怎样对待坏人倡儒
·关于江西“殡葬改革”
·马毒
·马学的作用
·救人民也救佛道,救中国也救西方
·今日微言(真正以民为本,必须以儒立国)
·乡村重建之我见(微言集)
·关于儒家复兴
·今日微言(出极污之水而不染、居大恶之世而独善)
·儒家主张零关税
·王道仁政微论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春秋大义之一:贵信贱诈
·关于独尊和教条(微论)
·今日微言(什么叫文化自信、道德自信和道路自信)
·今日微言(除了独善其身,还是独善其身)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王道政治民为本
·慎于求助慎受恩
·儒家四大界碑
·儒家四大界碑
·天道不可空谈
·极权主义人格
·关于君子和教育(微言集)
·今日微言(恶鬼不能侵正人,邪术不能害君子)
·对姚中秋一文的认同和不认同
·关于儒家的本体论和个体性
·儒家的道德分级
·误判微论
·儒宪微论之三:不要自由主义,要自由
·儒宪微论之二:把权力尊上大礼台
·今日微言(正义惩罚和文化引导才是对恶人最好的救助)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位卑言高岂是罪

   位卑言高岂是罪---孟言“位卑而言高,罪也”正解

   孟子说:“位卑而言高,罪也。”常有人引用孟子此言来阻止或批评民众和知识分子议论政治、批判现实,也曾有名家引用此言婉劝东海不要议论朝廷、构造儒宪。都是对孟言的误解乱用。孟子此言有其特定语境和含义。原文如下:

   孟子曰:“仕非为贫也,而有时乎为贫;娶妻非为养也,而有时乎为养。为贫者,辞尊居卑,辞富居贫。辞尊居卑,辞富居贫,恶乎宜乎?抱关击柝。孔子尝为委吏矣,曰:会计当而已矣。尝为乘田矣,曰:牛羊茁壮长而已矣。位卑而言高,罪也;立乎人之本朝而道不行,耻也。”(《孟子•万章下》)

   士君子入仕,不是因为贫穷,而是为了行道。但在家贫亲老的特殊情况下,也不妨为贫而仕。为贫而仕,就不能贪图高位厚禄,应该辞尊辞富,无妨抱关击柝,做个低级官吏,像孔子为委吏乘田那样。为贫而仕,没有言责,更没有行道的责任,不必与“立乎人之本朝”那样责任自担。《正义》:“此章指言国有道则能者处卿相,国无道则圣人居乘田。量时安卑,不受言责,独善其身者也。”

   “位卑言高,罪也”,是指政治无道之时“位卑言高”容易获罪,并非指“位卑言高”本身有罪。倡导畅所欲言、言者无罪,反对以言入罪,是儒家一贯的政治态度。有位者言论非礼,可以削职为民(最重的处罚),不能入之以罪。至于无位庶民,更应享有议政自由。子产不毁乡校,博得孔子赞叹。顾炎武说:“天下有道则庶民不议。然则政教风俗,苟非尽善,即许庶民之议矣。”(《日知录》)

   至于文化人、士君子,议政治论时事,献良策建良言,放淫辞辟邪说,传真理倡正义,觉后知觉后觉,更是当行本色,哪管自己位高位卑,有位无位。陆游说:“位卑未敢忘忧国”,顾炎武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真正忧国忧民,敢负起天下兴亡之责,就不能无言,不能逃避现实不问政治。

   如果“位卑言高”本身有罪,言论罪和文字狱岂非拥有了圣经依据?如果“位卑言高”本身有罪,历代无数正人君子包括孔孟在内,无不有罪、无非罪人矣。

   位卑言高,乃古来儒门习以为常的宿习。西汉梅福,少年求学长安,《尚书》和《谷梁春秋》专家。曾为南昌县尉,后去官返家,仍常上书言政。汉成帝时,大将军王凤专势擅朝。京兆尹王章平素忠直,讥刺王凤,为其所诛,群下莫敢正言,朝政日非。梅福以一县尉之小官卑位《上书言王凤专擅》,提醒皇帝广揽贤士,虚心纳谏,并警惕权臣“势隆于君”。

   其奏章洋洋数千言,《资治通鉴》全文照转,说明了司马光对其人其言的重视。其奏章中有一句话堪称警句:“天下以言为戒,最国家之大患也。”章上,被斥为“边部小吏,妄议朝政”,险遭杀身之祸。梅福因此挂冠而去。汉成帝久不生育,无继嗣,梅福曾上书建议建三统,并请封孔子之世以为殷后。书中说:

   “臣闻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政者职也,位卑而言高者罪也。越职触罪,危言世患,虽伏质横分,臣之愿也。守职不言,没齿身全,死之日,尸未腐而名灭,虽有景公之位,伏历千驷,臣不贪也。故愿一登文石之陛,涉赤墀之涂,当户牖之法坐,尽平生之愚虑。”(《汉书-杨胡朱梅云传》)

   很显然,梅福并不以位卑言高、越职言事为罪。相反,以“越职触罪”为荣。如果自己“守职不言”,那才是可耻的。

   或谓“位卑而言高,罪也”的罪,应释为过失,位卑言高是一种过失。此解不当。位卑言高,固非罪,也非过。盖位卑言高,乃历代大儒之常态,孔门弟子、孔孟程朱都有位卑言高时。四书五经无不论及王道之高,孔子作《春秋》,以布衣而言天子之事,更是位卑言高的典型,连他自己都说,知我罪我,其惟春秋。难道这是孔子自承有罪或有过吗。

   言论有过无过,关键在其言如不如实,合不合理,合不合宜,正不正确,正不正义,不在其人位之高卑,或者有位无位。官员言论有过,也只能纪律处分,不能法律惩罚。

   如果位卑言高有罪,越职高言犯法触罪,那么毫无疑问,罪在法律,罪在政治,罪在上层建筑。就像清朝文字狱盛行,非言者之罪,更非儒家之罪。那是清朝有违儒家经典和王道原则所致,是满族主义、君本主义两种政治倾向苟合的恶果。

   还有,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君子不失人不失言,君子能群不能孤僻,和谐为贵不可好斗,入乡随俗入国问禁,无道则隐明哲保身……诸如此类经言儒理,都曾被用来消除知识分子议论政治、批判现实的冲动,无非误解滥用。尤其是儒家学者,如此乱用儒经圣言,借用文革两句名言,这叫打着儒旗反儒旗,亲者痛而仇者快。2018-8-25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8/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