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东海一枭(余樟法)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今日微言(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

   【杂家】或说:“儒家拿得起、佛家放得下、道家想得开,合起来其实就是一句话:带着佛家的出世心态,凭着道家的超世眼界,去做儒家入世的事业。”这就是典型的杂家思维。只怕拿起的时候想放下,放下的时候想拿起,想开的时候半遮半掩。这种人物学儒学佛学道都会学成半吊子。

   【杂家】子厚言:“佛家放得下,拿不起。道家想得开,拿不起,放不下。儒家拿得起、放得下、想得开。”甚是。儒家于天下国家拿得起、拿得好,于性与天道拿得稳、拿得全。其它该放下的放下,比如名闻利养;该想开的想开,比如得失荣辱,这些完全不需要佛道的帮助。

   【杂家】对于佛道两家、自由主义者和各种杂家,在批评的同时也应予以一定肯定和尊重。多少有一定的底线和正善性故。最可怕而无可救药的是拜物教徒,对儒佛道都发不起信仰,对自由主义也生不起好感,完全彻底地看不开放不下更拿不起。它们拿起来的只能是害人杀人的东西。

   【新礼制】未来的王道政治,必须落实为新礼制。在新礼制中,元首如何产生,君相权力如何划分,三公九卿、三省六部如何分工合作。现代社会,政治事物特别繁杂,分工特别细密,六部是否需要扩展为九部乃至十八部,儒宪和西宪有何不同?诸如此类问题,有兴趣者可以探讨起来,供后人参考。

   【看世界】洛杉矶华人资讯公众号一文题为《美国情侣骑车穿越ISIS领地,以证明"人类都是善良的"结果有去无回!》。这对素食主义者情侣认为:“邪恶是我们发明出来的一种虚构的概念,我们要去证明人类都是善良的。”在环球旅行的第369天,被极端组织成员杀害,用鲜血和生命证明,邪恶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成人】或谓本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词应该改为“学以成仁”。这样一改确实更有深度,但我认为“学以成人”更合乎现实。从成人到成仁,是从士君子成长为圣贤,先成人后成仁是学习的次第。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人来说,成仁成圣,太过奢侈,还是从学以成人开始比较靠谱。

   【无明】最坏的是暴君心态,恶眼看人,见谁都是坏人,谁都想害朕;其次是贱民心态,见到坏人就想逢迎,谁越坏他越巴结。或者故意装纯情,不信世上有坏人。前者恶性,后者奴性,两种心态,貌似相反,其实相成。也就是说,恶人必有奴性,遇到更恶的人就奴性大发;奴才必有恶性,奴才受欺,拔刀向更弱者。

   【自由】有三种政治性自由。一是王道的自由,有礼有法,自由与秩序品质双高;一是自由主义的自由,无礼有法,既有自由也有秩序;一是民粹主义的自由,无礼无法,没有秩序只有自由。这是丛林化的自由,最容易通往只有秩序没有自由的极权主义。也就是说,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相反相成。

   【王道】王道政治是民主、君主、儒主的统一,没有民粹的寄生之所。民权与政府权力,主权与治权教权,各有各的尊严,各有各的管辖范围。政府要尽应尽的文化政治责任,人民也要守应守的法律本分。政府失责,人民可以批评、反对乃至通过法定程序推翻之;人民违法,政府自当依法惩处。

   【三观】人与人之间最根本的差异是三观的不同。三观相同或相近,可以倾盖如故;三观差别太大,难免白头如新。盖三观悬殊,就无法相互尊重、理解、交流,必然产生种种误会隔阂矛盾冲突。君子小人之别,正邪、善恶、华夷、人禽之别,归根结底就是三观之别。

   【看世界】民主有效也有限。流行极端主义宗教的国家,民主化未必意味着文明化,反而容易添乱。而且,所建成的民主制度品质低下,容易反复。土耳其就是典型的例子。这个所谓的共和国,过去半个多世纪有两多:政变多,货币危机多。西式民主救不了土耳其。

   【看世界】在健全的民主制度下,伊教又是少数,那就没有问题。如果伊教人口居多,有民主也难以健全,容易反复。伊教国家,必然内忧外患、天灾人祸深重,无药可救。这是伊教的本质所决定的。除非它们能够进行脱胎换骨的宗教改革,从经典上去极端化。

   【看世界】伊教占据上风的国家和地区,之所以无可救药,是因为伊教具有强烈的、绝对的排他性,与所有文化体系都无法和平共处,与所有文明模式都不能和谐融入。建立政教合一的、执行沙里亚法的宗教之国,是它们勃勃不容已、坚定不可移的经典信仰和理想追求。

   【看世界】西方耶教的文化品质、民主的制度品质都有限,对于伊教,既不足以宗教同化之、道德教化之,又未能给予严格刚性的制度、法律制约,故无法应对黑与绿之强势扩张和多生战略。对于伊教,唯王道中华可以导之以德、齐之以礼并制之以法,既为之铸就不容逾越的底线,又为之提供善化儒化的动力。

   【方东美】方先生是个杂家,思想混杂,见识不高。例如,将老子放在孔子之前,将老墨与孔子并列为民族智慧的代表,对汉儒、宋儒和历代儒家评价太低。东海所著《儒门狮子吼》一书,曾收入(《哲学三慧》批判)一文,对其名文《哲学三慧》进行了批评。

   【答客】或谓艰难。答曰:若是轻易,何须吾辈。艰难困苦,正显弘儒之意义,正是玉成之机会。或谓孤独。答曰:举世滔滔,对儒家思想和三观,理解、认同者寡,误会、异议、反对者众,真儒注定孤独。在极权主义、物质主义社会,若是亲友和民众纷纷支持拥戴,那才是有问题的。

   【陈寅恪】或谓蒋庆先生对陈寅恪先生的看法,与东海大不同。蒋庆高赞陈先生,“近世儒家學人,惟陳寅恪先生泰山挺拔,眾山皆小,不特堅守儒教立場,更敢以道抗勢傲位。”答:这应是着眼点不同所致。蒋先生着眼于陈的品德,赞之为百年一人;东海着眼于陈的学术,断之为儒门杂家。虽不一致,无大矛盾。

   【会通】会通中西,唯儒能够。这个会通,只能在儒家三观的指导下进行,即在三观之外的一般思想层面和政治、制度层面进行。此之谓反本吸新:大本确立,坚持儒家立场的坚定和三观的醇正;从善如流,吸收西方文化、文明的精华和优势。这个工作,唯醇儒才能胜任。

   【会通】知识贵博而贱狭,三观贵精而贱杂。儒之醇杂,看他三观。对于仁本主义三观,解之深、悟之透、信之坚、持之定,就是醇儒。醇儒就是君子儒,就是圣贤。如果三观中杂入了异端外道的观点,就是杂儒。如果立场不再儒家,就是一般杂家;如果立足于异端外道,就是外道杂家。

   【中美】很多人认为,因为不再韬光养晦,所以招致了贸易战。不再韬养,或有一定的促战作用,但只是贸易战的表层原因。中美矛盾是深层次、多重性的,是文化性、政治性、制度性的全方位矛盾,不是韬养可以逃避的。文化矛盾造成的异质价值观冲突,又是最根本的冲突。

   【开蒙】或谓:“不承认自己是儒的不一定不是儒”云。非也,三个“不”字应该去掉中间那个。不承认自己是儒的一定不是儒。有志于儒学者,就是儒士,就是真儒,就应该承认自己是儒。无论什么原因,是不愿、不敢还是不屑,只要不承认自己是儒,就不配为儒。

   【国家】马氏认为:“国家就是暴力机器,是一个阶级用来镇压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形式的暴力。”这个定义大错特错。有儒者称:“国家是超越性的神圣存在”云,也不准确。果真如此,则国家一兴便只能永存不亡了。这个观点有违民本原则和王道精神,可归诸国家主义。

   【国家】仁者爱人。这句圣言可以引申出三层义:一,真仁者必须爱人,必然爱人;二,唯仁者才能正确地爱人,爱人须求仁,爱本之于仁;三,大爱无疆,但必须以人为本。爱人,表现在政治上就是爱民,即政治上以民为本。仁者爱人,先人后物,物为人所用;仁政爱民,先民后国,国为民而立。这是儒家两大要旨。

   【国家】真正爱民和民本,就不能将家族、种族、民族、国家、社会等各种形式的“集体”主义化偶像化神圣化,就必须有相应的文化背景、道德根基、价值支持和制度保障,不能空谈。在各种集体主义极权主义思想、政治、制度框架下谈热爱人民以民为本,纯属欺世盗名的巧言空谈。

   【吃亏论】相对于流行已久的君子吃亏之说,东海提出恶人最亏论。恶人在物质、名利、权位方面虽容易占便宜,更容易招灾祸。占的便宜越多,付出的代价越大,悖入悖出,勃兴勃灭。富不过三代、贵不过三代是古今中西绝大多数恶人难以摆脱的宿命。大恶之徒往往即身而灭,甚至家灭族灭,子孙灭绝!

   【吃亏论】儒佛道虽讲法有所不同,都讲因果。不信因果者,入不了三家之门。。因果之理,亦易理、儒理之一。儒家因果论最为实在、现实和中正。其说散见于四书五经,东海《儒家大智慧》一书有所介绍。昧于因果之理者,其实昧不了因果报应,其人同样置身于因果的天罗地网而无可逃脱。

   【游艺】一直遗憾自己的字配不上自己。遂持之以恒地认真临习两年,渐渐有了得心应手的感觉。尤其半醉挥毫,凭感觉出手,常常喜出望外,非碑帖所能约束矣。近日友人所赠的对联,纸质甚佳,写起来特别舒服。常常书斋独酌,兴致来时,就写自己创作和集句的儒联。奉上一副共赏。

   【中国化】外来宗教中国化,实质上就是儒家化。宗教儒家化的前提是儒家获得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的资格,导出新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也只有王道礼制之国,才是真正的中国。现在马家自身的中国化工作才刚刚起步。这种情况下,任何外来宗教一旦泛滥,都会成灾,也会埋下宗教冲突的隐患。

   【标准】有诗云:“一分为二地看:我们把自己当做好人,把坏人当做坏人。可是坏人也把我们当坏人。那么究竟谁是坏人。”这是昧于正邪善恶的标准,或中了马学辩证法之毒。人之好坏,必须依据正确的价值观和道德标准而定。自己好不好,不能自己说了算。道德标准不能一分为二。

   【中国化】挺立儒学的主体地位,建立相应的政治制度,是化解各种宗教隐患和冲突的最好法门。但目前儒家在马家的控制和打压之下,“没有合法的组织,没有固定的活动场所,更没有正常的社会活动”(某儒友语),连言论权都残缺不全,遑论主体地位,遑论“化”外来宗教。

   【中国化】朱子曾经感叹,上古迄宋的千五百年间,“尧舜三王周公孔子所传之道,未尝一日得行于天地之间也。”此言虽偏激,不无道理。中国历史文明与野蛮拉锯,光明与黑暗混杂,就是因为儒道有所行又不能大行。如果儒道全面、完全地大行于天地之间,有何忧患不能消除,何灾难不能化解,大同一蹴可几。

   【辩论】偷换辩论主题,是一种东方不败的辩论方法。例如,输理之后将道理争鸣转换为道德攻击。甲批评乙观点有误,乙反批甲人品不良。这个乙所表现的往往就是无理者的下流。一些学者自堕下流而不自知,还自以为高明。很多很有意义的问题讨论、思想争论,最后变成一地鸡毛,这是要因之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