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谢选骏文集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谢选骏: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 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2018年7月17日 转载RFA)报道——
   
   美中贸易战,暴露出中国内部诸多经济问题。但当局却监控网络相关经济评论,删除分析文章,甚至打压民间经济智库。遭查封的“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向本台表示,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


   
   上星期被当局查封的天则研究所,院长盛洪周一(7月16日)接受本台记者电话专访。他表示,在中、美贸易战关键时刻,中国社会需要独立的声音。
   
   盛洪:假如一个社会只有一种声音,那么我们就是第二种声音,有两种声音就比只有一种声音好。我们是否应该有多一个角度看问题?我们这些年的一些研究确实谈了一些社会上非常重要,而体制不谈的问题,譬如国有企业的问题。这次的贸易战我们也提出我们的看法:实际上,中国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自由贸易和市场经济原则,我们和美国没有什么冲突。
   
   盛洪表示,他们是不会妥协,早几日已按非法拘禁和破坏生产经营罪报警。但北京公安当局反应消极,现时研究所职员只能改在家里办公。
   
   盛洪:我们不想以我们的私利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想依靠法制,社会建立起来的这套法治体制去解决。如果我们现在去拆(门),我们完全是有权力的,但是我们现在不这样去做。实际上,我们仍然是在期待着当局来做它应该做的事情,在于当局会给这个社会一个信心。
   
   “天则”周五的“双周论坛”也一波三折。原定场所的负责人怀疑受到压力,拒绝让“天则”使用该场地,论坛一天内3度“搬家”,最后改为在街头露天举行。盛洪计划就连串事件直接致函中共高层反映。
   
   盛洪:我们会用尽所有合法的方法,包括行政上的请愿,包括司法诉讼,甚至直接跟(中介)公司去谈判。
   
   面对外界质疑资金来源,谴责“天则”实际上依赖美国的资金支持,盛洪这样回应:我们肯定获得过美国的福特基金会的资助,我们获得过2笔总共不超过20万(美元),报告都放到网上。福特基金会在(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到中国,当时获得中国国务院批准,它挂靠在中国社科院下面。这个钱相当于我们收入的不到1%。
   
   近年敢言杂志“炎黄春秋”和思想文化网站“共识网”先后受到打压,独立学者章立凡忧虑,“天则”将成为下一个失守的自由派阵地。
   
   章立凡:不一定是由于某件事触怒了谁,而是长期来讲是既定方针,就是要打压民间知识分子的言论自由。我觉得,这是长期方针。
   
   “天则研究所”上世纪90年代由茅于轼和盛洪等自由派学者共同创立。年近90的茅于轼目前仍然是“天则”的名誉理事长。茅于轼多年来一直向外讲述文革真实的历史,因此也经常受到极左派人士围攻。
   
   谢选骏指出:自由派的错误之一,不懂“中国没有社会”,只有“军阀党阀全面专政”;中国既然没有社会,只有党国体制和群众专政,何来独立声音?最多只有冒充独立声音的随声附和——不过在多数情况下,连随声附和也被禁止,一切都要像军营那样,号令分明,违令者斩!自由派的错误之二,以为中国可以和平过渡,不经过一次手术就可以结束百年革命。自由派像哈巴狗一样地鼓吹“告别革命”,但其主人并不领情。因为革命只能结束、不能告别,这就是战场经济的顽固性。连这个都不懂,还开什么研究所,难怪会遭到拳打脚踢。再不听话,大刑伺候——威武!要想活命,赶紧跪下——磕头!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
(2018/07/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