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卡扎菲学习毛泽东吃软饭]
谢选骏文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方舟子是一个印度逃来的船民
·不会说谎的人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根基
·华尔街日报是马克思主义的喉舌
·中共中央企图推卸李文亮死亡的责任
·新官病毒上任三把火
·德国人屠犹为何不能成功
·鬼城北京再现血染的风采
·共产党徒也会害怕神秘咒语
·拔除十字架的邪恶运动造成了中国的大瘟疫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卡扎菲学习毛泽东吃软饭

谢选骏:卡扎菲学习毛泽东吃软饭
   
   卡扎菲和毛泽东一样都是靠着妻子起步的,因此都是吃软饭的。毛泽东吃过两次软饭——一次是通过杨开慧的裙带关系钻入了北大图书馆混了个小职员,二次是通过贺子珍的裙带关系钻入了井冈山做了土匪。卡扎菲是有样学样。掌权后连国家主席也不设,政府机构和对外使馆都叫些不伦不类的名字,领导都叫“书记”。因为做书记的,都是吃软饭的。卡扎菲学习毛泽东吃软饭,连他的绿皮书,也学了毛泽东的红皮书。
   《软饭回锅肉 卡扎菲和八缺一的孩子们》(瞿咫2011年3月22日)报道:
   

   利比亚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勒-穆罕默德-沙勒加姆美国时间2月25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向国际社会控诉说:「利比亚国民正在死去。」他还表示:「卡扎菲和他的儿子们对利比亚国民说,要么接受卡扎菲的统治,要么死在卡扎菲的手里。」利比亚常驻联合国代表沙勒加姆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大厦发表演说,呼吁国际社会介入利比亚局势。随后他和利比亚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达巴希相拥而泣。沙勒加姆曾经是卡扎菲的好友。联合国安理会在沙勒加姆发表演说的次日(26 日),举行紧急会议讨论利比亚问题,并一致通过第1970号决议,决定将以涉嫌反人类罪将利比亚政权镇压平民的行动呈交国际刑事法院进行调查。
   
   吃软饭起家的卡扎菲,1942年出生在利比亚锡尔特沙漠地区一个游牧家庭,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在大学法律专业已学习了两年,但勃勃野心让卡扎菲更喜欢掌控权力,1963年他转入利比亚军事学院就学两年,1965年毕业后被派往英国桑特斯军事学院接受短期受训。1966年返回利比亚服役,在伊德里斯国王军队中当一名士兵。
   
   ● 卡扎菲「吃软饭」起家:龌龊恶心的卡扎菲
   
   在利比亚,60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卡扎菲是靠「吃软饭」起家的,不是吃一回,而是吃两回。
   1966年,卡扎菲返回利比亚服役,他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是哈利德将军,卡扎菲绞尽脑汁去俘获将军女儿的芳心,很快成为将军的女婿,随后以裙带关系被晋升为上尉,迈出了他掌握权力的第一步。
   卡扎菲不满足于上尉军衔,他早就想成为利比亚的独裁者,他很快联合了一批军中死党伺机发动政变,1969年9月1日,机会终于来了,27岁的年轻上尉卡扎菲趁国王外出治病的机会,宣布推翻了伊德里斯王朝。夺取政权后,他把自己晋升为上校,之后没再把自己升为将军,因为独裁了就没这个必要。
   推翻了国王,卡扎菲忌讳别人称他为「总统」,他最喜欢中共的那种称号「国家领导人」。为什么会这样,没有人敢深究,因为卡扎菲脾气非常火爆,除了二儿子赛夫敢反驳他外,没人敢跟他顶嘴。
   不过,有一次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卡扎菲自己解开了这个迷。那天当记者称呼他「总统」时,卡扎菲立马打断了对方的话,说利比亚没有总统,一切权力都归人民。但说到最后就露馅了:「如果我是总统,就不得不面对四年或五年一次的选举!」
   闹了半天,原来不当总统,是为了不面对人民的选举,没有选举的政府不就是独裁政府吗?
   1969年9月1日,掌握国家权力之后,卡扎菲很快宣布与刚生完孩子的法蒂赫离婚,他的离婚理由有两条:一是他与来自旧制度中产阶级家庭的小姐结合相当勉强;二是因为婚后夫妻感情不和。利比亚人说,他把岳父利用完了,就把其女儿抛弃,是个典型的不仁不义的小人。
   
   ● 软饭回锅肉:妻子萨菲亚是卡扎菲的聋子耳朵。
   
   卡扎菲的第二次婚姻完全是政治软饭,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
   1972年初,卡扎菲因胃溃疡住进的黎波里医院,治疗期间认识了护士萨菲亚。萨菲亚出身旺门,来自东部势力最强大的布拉阿萨部族,这个部族以前是前国王伊德里斯的同盟军,卡扎菲把国王轰下台,等于与这个部族结下梁子,如果迎娶萨菲亚,就不但化解了这种仇恨,而且还使卡扎菲得到了前国王的一支重要力量的效忠,使权力地位更加巩固。如此一盘算,卡扎菲觉得这个联姻太划算了,所以维持婚姻至今。其实这个婚姻也是名存实亡,不离婚不等于没其他女人,卡扎菲身边既有24小时不离身的护士情妇,又有随时随地献身的女子警卫队,卡扎菲整天滚在脂粉堆里,妻子要保持自己的身份和地位也只能装作看不见。
   
   ● 疯狗卡扎菲
   
   卡扎菲独裁之后,一直是恐怖阵营的支持者和代表,届时的美国总统里根愤然称他为「疯狗」。1986年4月15日凌晨,里根下令对支持和制造恐怖主义的卡扎菲发动斩首空袭,在轰炸中,卡扎菲东躲西藏,在军营中或者帐棚中过日子,他的一岁半私生女哈娜在官邸中被炸死,第六个儿子也受伤。
   1989年6月,中共的六四屠杀又鼓舞了卡扎菲,12月他派两个利比亚特工去炸毁了一架从伦敦飞往纽约的泛美航空公司103号航班,这个空难导致了 243名的乘客死亡,地面上有11个居民死亡,因为飞机坠毁在苏格兰南部洛克比,所以叫洛克比空难。1993年卡扎菲在人证物证下才承认是他亲自下令的。于是遭到国际禁运制裁。
   
   ● 卡扎菲的七儿一女
   
   除去私生女哈娜,卡扎菲的婚生子女一共有八个,大儿子穆罕默德是第一任妻子法蒂赫所生,其余的六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现任妻子萨菲亚所生。这八个孩子里,最低调的是老大和老八,最得宠的是老二和老六。
   老大因为母亲遭遗弃而被迫低调,常年在德国社交圈吃喝玩乐的老八干脆连照片都没存档。老二赛夫是卡扎菲王朝的接班人,老六是卡扎菲精锐部队的指挥官。2011年3月19日(上周六),老六刚刚在首都被爱国飞行员的自杀式攻击给呜呼了。卡扎菲的「家族统治」内外交困,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老大穆罕默德
   
   老大穆罕默德刚出生,父母就离异,他刚学说话时,就出现个后妈,而且后妈跟下猪崽一样,下了一个又一个。他在家里一直被轻视,尤其是常受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大弟弟赛夫欺负。所以穆罕默德从小就非常低调,谨言慎行,说话细声细气,甚至秘书需要把耳朵凑到他嘴边才能听清他说什么。后妈生的儿女在父母亲的宠爱下,一个个非常猖狂,不学无术、挥金如土。
   穆罕默德在家里没有特权,只能把精力多用在读书上,不显山不露水的与弟妹较量。终于当卡扎菲需要发展电信业时,其他的孩子都坐不住,他被派上了用场,今年42岁的穆罕默德在家里说二不一,但作为为卡扎菲撑起电信业一片天的大儿子,身为利比亚邮电总公司董事会主席的穆罕默德在利比亚电信领域说一不二。
   中共的《国际在线》2010年1月7日透露,卡扎菲独裁政权的电信业是在中共的帮助下建立的。报道说,「早在2006年9月,中国的中兴公司就为利比亚设计并安装、调试了先进的3G网络,当年便投入商用,成为北非地区第一个正式投入使用的3G网络,规模在非洲无出其右者。」
   维基解密网站透露,穆罕默德还掌管着利比亚奥林匹克委员会,并在利比亚一家饮料公司拥有40%的股份。
   
   老二赛义夫杀人不眨眼!
   
   现年39岁的赛义夫是卡扎菲和第二任妻子萨菲亚所生的长子,被认为是利比亚唯一敢顶撞卡扎菲的人。
   残暴的赛夫在家里十分得宠,掌握英语和德语,他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拿到的博士学位,被揭发是抄袭而来。名义上他只是慈善机构的主管,但却是利比亚仅次于其父的第二号人物,被视为独裁统治的接班人。
   卡扎菲制造了洛克比空难事件,遭到国际禁运制裁后,为了改变困境,赛义夫劝说父亲改变过去的形象,先是宣布放弃研发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放弃核计划,然后邀请英国首相布莱尔到利比亚访问,接着向洛克比空难家属作出高额赔偿。2006年赛义夫还宣布考虑对1980年代柏林夜总会爆炸案予以赔偿。
   赛义夫认为有钱能使鬼推磨,他说:「减少敌人,将敌人变成朋友,想要换取‘和平’(独裁而不被消灭)可不是免费的。」
   为接班做准备,赛义夫需要进一步美化自己,2008年,一向介入政治很深的赛义夫突然表面上退出政坛,只保留卡扎菲基金会主席的职务,专门从事「慈善活动」。甚至还放谣言说要与美国前国务卿赖斯老姐姐结婚。与美国联姻?不愧是吃二回软饭的卡扎菲的儿子。
   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赛义夫言必称「要给予利比亚人民全部的自由」。西方认为,赛义夫的政治见解与父亲卡扎菲一向的反美观点相抵触。在改善利比亚与西方的关系上,赛义夫起到了润滑剂的作用。并对他替代卡扎菲执掌利比亚政权产生了不切实际的幻觉。
   直到利比亚人民受突尼斯和埃及茉莉花鼓舞,也起来要求独裁近42年的卡扎菲下台时,这种独裁政权和民主政权的「和谐」怪梦,才被残酷的事实打破。
   2011年2月20日,面对要求其独裁父亲下台的利比亚人民,赛夫代表父亲出现在电视上,边挥舞着冲锋枪,边说要与人民「战斗到最后一滴血」。
   狼戴着花头巾,一动不动还能撑一阵子,扑上去吃人时,那头巾非掉不可,这些年赛义夫投资了太多的人力财力,但一夕间全部付之东流。
   
   老三萨阿迪是安全部队指挥官
   
   比哥哥赛夫小一岁的萨阿迪,是个不肯认输但又球技很差的「足球痴」。1996年,当他所在球队将一记有争议的球攻进对方大门时,讨好卡扎菲的裁判判为有效,对方球迷激动提出抗议,并大声辱骂萨阿迪。横行霸道惯了的萨阿迪保镖竟然掏枪向对方球迷开火,导致多人死伤。
   投胎到血腥独裁者的家真是一种悲哀,给这种家庭当保镖也是一种悲哀,欠钱不还都不行,更不要说欠命。
   利比亚的钱就是卡扎菲的钱,就是卡扎菲家族的钱。为了圆自己的「足球大国梦」,利比亚足球协会主席、「阿勒利足球俱乐部」名誉主席萨阿迪,花重金聘请大名鼎鼎的马拉多纳、阿根廷前足球教练比拉尔多、短跑名将本-约翰逊等人当顾问或教练。但自己是麻绳串豆腐──提不起来,教练再棒也没有用。
   但谁让萨阿迪是卡扎菲的儿子呢,所以这个阿拉伯利比亚国外投资公司的幕后老板,把所赚的钱都用来购买欧洲一些足球俱乐部的股份。投资听的见响、听不见响,都无所谓,钱在卡扎菲儿子的眼里,是个唾手即来的物件。
   如果有人认为萨阿迪只是个小玩儿闹的纨裤子弟,那就大错特错了,萨阿迪还是一支安全部队的指挥官,在让人民流血这方面,并不比二哥赛夫手软。
   
   老四穆塔西姆是利比亚最大官上校!
   
   现年34岁的穆塔西姆毕业于的黎波里法塔赫医学院,原本可以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职业医生,给卡扎菲家族积攒点阴德,后来在父亲的鼓动下,进埃及军事学院镀镀金,而不是就学,出来后军衔与他父亲一样是上校。自从上校卡扎菲独裁后,利比亚不允许军衔超过上校,也就是说,老四的职务顶到天儿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