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谢选骏文集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谢选骏: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青树坪战败之后,据林彪手下的四野参谋们回忆,林彪万分郁闷,竟然对小老婆叶群大打出手,弄得叶群要离家出走,一对男女真没有出息。此前林彪在长春攻城,就故意饿死几十万百姓,阴德有损,二十年后死于非命。
   
   《林彪打过的两次败仗》(李止鸢2017/9/22)报道:

   
   湘江战役
   
   红一方面军长征中历经百战,但真正对全军生死悠关的当首推湘江之战。林彪的一军团与彭德怀的三军团为中央纵队及整个红军的命运,与湘、桂军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残烈撕杀。关于湘江之战,当年林彪的红二师4团团长耿飙和政委杨成武都写过回忆录。
   
   彭德怀的红五师师长李天佑也曾撰文。在潇水与湘江之间,方圆二百里的范围,八万红军为最后的命运在死亡线上奋战。林彪的一军团从34年11月25日夺取界首到12月2日中央纵队全部渡过湘江,为中央红军整整多争取两天,而这两天将是改变中国命运的两天。
   
   湘江之战,以红军惨败告终。8万6千红军官兵牺牲和失踪约3万1千人,被俘约6千人。殿后的红八军团不复存在。湘江东岸的红三军团六师18团和红五军团34师全军覆灭。其余各部编制在湘江之战均只剩不足半数。官多兵少。红军大量缩编。自离开苏区突破历次封锁线,红军损失如下:第一道封锁线,损失3700余人;第二道封锁线,损失9700余人;第三道封锁线,损失8600余人;第四道封锁线,也就是湘江之战,共损失近38000人,而且主要是骨干作战部队。加上沿途红军征召的新兵,此时红军已不足30000人。
   
   在告别脚山铺战场时,林彪、聂荣臻、左权、朱瑞等一军团首长亲自为死亡官兵安葬。据后人回忆平生极少流泪的林彪当时望着满山遍野的灰色尸体泪如泉涌。朱德以红军总司令部给林彪和彭德怀的命令:“要动员全体指战员认识今日作战的意义。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全局。”
   
   这是为命运而战。
   
   湘江战役后,在全州旁边的湘江转弯处叫岳王塘。此处江水流速很缓,上游漂下的尸体几乎全都汇到这里。在水弯处尸体密密麻麻,一眼望去,湘江就是灰色的。几十年后,当林彪位于高级领导职务时,也曾去过一些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怀旧,但他再也没有回过界首。在军史上,湘江战役是惨败。但是林彪、彭德怀作为红军开路先锋的最高指挥官,为挽救红军的命运功不可没。同时还有五军团的董振堂。
   
   1934年11月-12月,湘江和潇水之间,红军从死亡线上走了出来。可以毫不夸张地讲,没有湘江边的这些勇士,就不会有共产党的天下。记住这些名字:彭德怀、林彪、聂荣臻、邓萍、董振堂、左权、李天佑、黄克城、陈光、杨成武、耿飙、黄劲功、李英华、易荡平、陈树湘等等。
   
   二战四平
   
   1946年春,东北民主联军在进行长达一个月的四平保卫战后,因战局突变,被迫撤出四平。此时是东北局势最为严峻的时刻。稍错一步,东北全盘皆输。林彪本来对四平保卫战就有异议,在国共谈判期间,延安和东北局的许多领导人,包括毛泽东本人都认为东北问题有望和平解决。
   
   3月13日,中央致电东北局和林彪:东北问题有和平解决之可能。3月23日,毛泽东致电东北局和林彪:立即动员在运动中及其立足未稳时坚决彻底歼灭国民党进攻部队。愈多愈好,不惜重大伤亡,求得大胜,以利谈判与将来。3月26日,东北局按中央指示电告各部队:此次作战(指保卫四平)为决定我党在东北地位之最后一战。然而林彪不这样看,他说:全国有无和平,因不了解情况,不敢说。但是,东北肯定没有和平。历史证明,此刻林彪的头脑是清醒的。
   
   四平保卫战,林彪与杜聿明棋逢对手。双方伤亡都很大。5月15日,廖耀湘的新六军22师65团进攻威远堡。除了第一次试探性的冲锋外,65团团长李定一上校指挥的所有攻击都是一次成功。客观地讲,国军65团一个团依靠优势炮火在威远堡打垮了东北民主联军第三纵队主力(当时三纵司令时为程世才)。小小的威远堡战斗在东北早期国共较量中意义非同小可。65团可以打垮三纵主力,新六军又有什么样的对手好怕呢?
   
   威远堡丢失,四平之战必败。为此林彪没有等待延安的命令,开始部署撤退。大凡在战斗遭受重大损失且在失利的情况下,指挥战略性撤退是十分危险的。稍有差错,就会造成灾难性的结果。古今中外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雪上加霜的是在撤离四平时,林彪的作战科长王继芳携带大批文件叛变投敌。杜聿明、孙立人、廖耀湘由此了解到民主联军实力大损,便放心大胆指挥国军一路猛追,直到把民主联军主力赶到松花江以北。
   
   在此艰难困苦的情况下,林彪等高级将领毅然摆脱了国军,保存了部队的精华。这是值得大书的一笔。胜仗易打,败兵难带。检验一个统帅,一个将领的军事才干,不仅仅在于看其打了多少大战,胜仗;有时更重要的是要看其在军事失利的情况下,如何最大限度地保持部队的士气和完整性。林彪不愧这个称号。在四平失利后不到20天,抓住战机,指挥梁兴初一师和罗华生二师接连打了拉法和新城两胜仗,消灭国军两个团,极大地提高了部队的士气。使官兵们在四平失败的阴影中看到了新未来。
   
   1947年夏,东北民主联军在夏季攻势的后发起了四平战役。此战的经过及结局众所周知。不管是最高指挥林、罗、刘还是前线指挥李天佑和邓华均负有责。林彪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首先自我检讨,而且多次讲反复讲。林彪这点与有些高级将领是不同的。他从不把责任推到下级身上。以李天佑为例,四平之战失利李天佑、邓华当负主要责任。但林彪并未责怪他,到48年再战四平时还是让李天佑指挥,参战部队还是以一纵(李天佑),六纵(洪学智),七纵(邓华)为主。可见林彪作为战区最高指挥官的气度。可后人往往把47年四平失利,就只放在林彪一人头上,称之为“二走麦城”。(“一走麦城”是指46年四平保卫战,“三走麦城”是指青树坪。)李天佑原于百色起义的红七军,到江西苏区后编入彭德怀的三军团,任五师师长。土城战役前因遭王家烈部队袭击,被彭德怀撤职。平心而论,彭的做法有点过火。因为当后来土城战役失利时,军委也没有撤彭德怀的职。这也可以看出彭、林二人不同的将将之法。跟着林总打胜仗,这是四野全军的共识。
   
   再回到47年四平攻坚失利上来。林彪的长处在于运动战和伏击战。因为以往的流寇历史,红军和八路军新四军时期,部队都没有打过大规模的城市攻坚战。因此几乎所以高级将领均缺乏打攻坚战的经验。林彪也不例外。而国军在抗战中后期,尤其在西南战场,与日军打的几乎都是攻坚战。日军防御战打的极为出色顽强(本人不是在为日寇宣扬。本人认为日本是中国的天敌),尤以昆仑关大战(国军第五军,军长杜聿明)、松山攻坚战(国军新38师和第八军,军长何绍周)最为惨烈。之后,国军专门研究日军的防御战术,知己知彼,为日后战场的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到中日最后一场大规模的战役——雪峰山战役时,日军一个联队(团)要想攻击国军一个营的阵地已是不可能的了。陈明仁的71军对日军的防御战术研究的十分透彻,故在四平把这一套全部用以对付林彪了。共军以其之短击国军之长,四平失利在情理之中。
   
   若以济南攻坚战和石家庄攻坚战来证明粟裕、许世友和聂荣臻之强,以四平攻坚战来说明林彪、李天佑之弱是不客观的。四平之战在47年,对手是陈明仁,而且这是我军第一次大规模攻城。济南战役在48年9月,并有吴化文起义的因素。石家庄战役则是先有清风店,后有石家庄。四平失利给东北我军上了一课,也为日后的义县战役、锦州战役、天津战役的胜利打下坚实的基础。四平之战是惨烈的,但同时又是东北民主联军走向辉煌的起点。胜仗可喜,败仗亦不可悲。从败仗到更大的胜仗,便可称为“辉煌”。
   
   网文《钢军血战青树坪 林彪共军49年遭最大惨败》:
   
   1949年8月,白崇禧指挥铁血桂军,在湖南青树坪大败林彪共军,几乎全歼林彪“虎贲师”,毛泽东发抖了。
   
   【大纪元2012年8月26日讯】中共元帅林彪,在国共内战时期率领四野共军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为毛共窃取了大半个中华江山,被吹捧为“军事天才”,“常胜将军”。然而,林彪一生曾经三次惨败于国军战神白崇禧。
   
   林彪三次惨败于白崇禧
   
   林彪第一次惨败是在1934年,蒋介石发动第5次围剿,中央红军惨败,狼狈逃窜。白崇禧率桂军围剿偷渡湘江的中央红军,林彪率领红一军军团几乎全军覆没,血染湘江。
   
   第二次是1946年国共在东北战略重镇四平的首次大决战,国防部长白崇禧督战指挥杜聿明部中央军精锐,将占领四平的十多万林彪共军打得丢盔卸甲,死伤数万,林彪本人化装成伙夫才得以逃命。如果不是蒋介石在美国高压下被迫宣布东北停战,林彪共军早就被白崇禧统帅的国军彻底剿灭,根本不会有日后的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1949年湖南青树坪战役,是国共两大“战神”之间的第三次对决,林彪再遭惨败,其49军“虎贲之师”被几乎全歼,毛泽东发抖。据传周恩来接获战败电报后,当场流泪无语。
   
   在1949年国民党风雨飘摇,一溃千里的情况下,冷静并敢于抓住机会进行果断反击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也只中华战神白崇禧一人而已。
   
   小诸葛设伏 桂军血战青树坪
   
   林彪第四野战军自辽沈、平津战役后, 迅速扩张,百万大军在林彪、第二政委邓子恢率领下,强渡长江,直扑华中南,气势汹汹。
   当林彪共军逼近,1949年8月4日,国民党湖南省政府主席程潜(一级上将)、第一兵团司令官陈明仁(中将)和唐生智(一级上将)率部近8万人叛变投共,长沙沦陷。
   华中剿匪总司令白崇禧立即于8月5日、6日两天,连续派飞机飞临长沙、株洲、湘潭、邵阳上空,轰炸扫射,散发传单,对陈明仁第一兵团叛军进行策反,在白将军的感召下,陈明仁兵团4个副司令官刘进、彭璧生、张际鹏、熊新民,第71军军长彭鄂率71军,第14军军长成刚率第10师、第62师和63师一个团,第100军军长杜鼎率19师、197师一个团, 共4万余人弃暗投明,投奔白崇禧。
   此时,为了报四平惨败之仇,林彪亲率四野中路军总共6个军19个师,由叛贼陈明仁手下带路,前来围剿白崇禧统帅的铁血桂军。
   “小诸葛”白崇禧恨林彪欺人太甚,竟敢以久战之师孤军深入。他对部下说:“极度自信,这是林彪的老毛病了。他以为有陈明仁的手下带路就万无一失,也太小看我能征惯战的八桂子弟了!”
   于是白崇禧决定在青树坪、界岭一带布下口袋阵。青树坪在距湖南湘乡西南140里的群山之中,扼守湘中通往湘南的咽喉之地。白崇禧一面命湘乡的部队做溃退状引诱林彪轻兵冒进,一面命已经退守湘桂边境的的桂军名将张淦率桂军第三兵团星夜北上,在青树坪一带设下埋伏,专等林彪共军上钩。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