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失去了“工匠精神”
·把世上的所有句号变成问号
·中文翻译中的帝王意识
·周王拒绝称帝的典范
·《金融时报》向我看齐
·《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中国如何失去了马来西亚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孔子学院为何不受欢迎?——办个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中山装是典型的汉奸服装
·有钱能使鬼推什么样的磨
·一带一路仿佛现代大运河
·保险业亵渎神灵
·联合国奄奄一息挣扎于小国时代
·恐怖分子为何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匈牙利人是伪欧洲人
·《锵锵三人行》狡兔死走狗烹
·历史虚无主义创造历史
·非法移民与废奴运动
·日本人只会模仿不会创造
·美俄关系属于远交近攻的案例
·汉奸为何避讳斯大林侵占中国国土
·中国农民的智商等同美国黑人
·族群分裂是阶级划分的结果
·人民战争的活学活用
·通缉令下的写作
·死刑是古老的“基因筛选”
·传销是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社会组织
·朱元璋是一头蠢驴
·中国能够火烧白金汉宫吗
·中国的大脑何时赶上中国的四肢
·斯大林毛泽东都是“来俊臣主义者”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福布斯为何捧杀中国
·古代中国的天子图式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的英明论断
·中国为何能够强力“维稳”
·中国有望接管英国
·新权威主义就是军事独裁
·《纽约时报》的假新闻
·中国的汽车工业原来是一个陷阱
·假新闻不仅来自《纽约时报》
·国家主权蚕食思想主权的最新案例
·谋杀之都圣路易斯是白人的城市
·第85卷《中国神汉建国史略·附录之三》
·皇帝与贪官是连体怪胎
·台湾呈现了“南朝晚期”的典型病症
·互联网大浪淘沙杨振宁
·欧洲人为何同情罗兴亚人
·爱国主义就是“爱国主——义!”
·财新网真的很蠢
·美国民权运动与中共第五纵队
·秦始皇原来也想复古
·依法治国不如依法救国
·为何“台胞就是呆胞”
·从印度狼狈逃窜,台湾回归提上议程
·中华民国得自满清的禅让
·犹太人正式出任美国总统
·西方文明终于举起了白旗
·印第安战争塑造了现代世界文明
·普世价值来自土著寄宿学校
·奥威尔主义覆盖中国
·五脏庙教徒
·假新闻后面的真相
·《古兰经》就是纳粹读物?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进展
·库尔德公投危机与哈里发的复活闹剧
·“贪欲扩张”涵盖了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
·略论驱口与共和国卫士的报应
·金庸是清宫戏的始作俑
·国民党中国禅位给民进党台湾
·伊斯兰教与性奴问题
·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影视界为何美化杀手
·破坏圣像运动与伊斯兰教的扩张
·小国时代的又一个例证
·牛津大学开始了非西方化
·孙中山是中国的始作俑
·“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老人自杀是毛泽东思想的最后胜利
·《临刑会见》的主角热爱死亡
·美国恐怖分子还是外国恐怖分子
·五朝政治不倒翁的秘传经典
·雄安新区能否变成隋炀帝的东都洛阳
·台州“1号命案”有无认真追查
·成瑞龙与恽代英、毛泽东
·马克思恩格斯都是刑事犯罪分子
·“好人法”转嫁政府责任
·毛泽东就是二十世纪的洪秀全
·佛说佛不是佛经
·吞噬就是创造
·中国国庆节美国发生最大枪击案
·现代汉语为何须从日本进口
·民主中国的共产党文化
·全球政府产生于国家黑客
·《金融时报》开始担心“第四美国”的出现
·德国人的卖国情结
·犯人的十字架与耶稣的十字架
·文明衰落于入不敷出
·日本为何能够创造现代汉语
·日本的汉字译言是中国文明的产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谢选骏: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难怪从他以后,共产党中国红区,就开始了“妄议中央”的咄咄怪事。
   
   


   《傅国涌:“中国文明”能“整合全球”吗?》(2004-04-22 大纪元)报道:
   
   沉寂已久的谢选骏在其新书《中国文明整合全球》中指出,他并不忧虑“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对全球秩序的挑战”,“这一挑战说到底还是可控的、在现有文明体系内部的”,让他忧心忡忡的“是现有的后殖民主义时期的文明系统本身已经失控,无法解决当今人类的重大问题,从而使得全球秩序因为开发过度而陷入环境污染、物种灭绝、资源破坏、道德败坏、瘟疫流行、战争恐怖的险境。”换言之就是西方主流文明“已经失控”,“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不足为虑。紧接着他开出了救世的药方,即借鉴“中国文明的经验和模式”来“解决全球化过程中日益严重的倾斜失衡问题”。“中国文明的经验和模式”到底是什么?他说是“最为讲究平衡发展和中庸之道”,因此“适宜用来解决当代世界日益突出的极端主义倾向。”也就是以“中国文明的核心”–“礼制”来“整合人类,停止战争”。
   
   如果中国文明真的像谢选骏说的那样“讲究平衡发展和中庸之道”,也许就不会有“焚书坑儒”,不会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不会有史不绝书的“杀人盈野”、“流血漂橹”,也不会陷入王朝更迭的周期性恶性循环之中。其实,说“平衡”、“中庸”都是假的,极端的专制、嗜血、暴力崇拜、强权崇拜却是真的。将“礼制”解释为“中心城市和方国自治互相平衡”机制,更不合乎历史事实,迄今为止中国文明也没有发展出城市自治,所有城市都不过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下的一个小小统治中心,最多也不过是军阀割据的局面罢了。一部中国史说白了就是一部战争史,为了皇位连兄弟、父子之间都要来一场血的较量,中国文明中最触目惊心的就是战争,以战争手段来解决一切才是根本,所谓“礼制”充其量也不过是战争的附庸和补充,是用来骗人的把戏,而且从来都没有人(尤其是历代统治者)将它当真。这样的“礼制”又怎么谈得上“整合人类,停止战争”?
   
   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中国的“礼制文明”可以解决全球面临的问题,那么在数千年历史中为什么它带给我们的只是专制、奴役和贫困,为什么如此美好的“礼制文明”下只是产生了“何不食肉”的皇帝、连绵不绝的文字狱、株连九族乃至十族,只是产生三宫六院、世袭制、等级制、小脚、辫子、姨太太之类,难道这就是“礼制文明”的优越性吗?
   
   明白了“礼制文明”是些什么货色,所谓“礼制文明”拯救全球、全人类就不过是痴人说梦,一种典型的“合群的自大”罢了。稍有点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些观点几乎都经不起历史和现实的诘问,并不需要多少高深的文化哲学、多少历史学、人类学研究。一个学者一旦丧失了最基本的良知,就会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从而作出令人笑话的荒唐结论来。谢选骏不是孤立的,无视本民族现实的苦难,奢谈、空谈本国古老文明的伟大,在我们这个不死不活的“灰色”的时代不乏其人。在他之前,早就有大师级的人发出过21世纪中国文明救世界之类的梦呓。
   
   令人不无疑惑的是——为什么像谢选骏这些功成名就的“高等华人”,有机会周游列国,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在享受人类主流文明带给他的种种好处同时,却最终自觉、不自觉地回到了“中国文明救世论”上来?作为《河殇》电视片的撰稿人之一,十六年前,谢选骏想必也曾向往过蔚蓝色文明的,在亲历了惊心动魄的“六四”事件和的“九一一事件”后,他的恐惧转化成了内在的恐惧,一方面是面对无情的杀戮所产生的对专制的无力、无助、无奈和绝望,一方面是“九一一”事件带使他丧失了对希腊文明发展过来的人类主流文明的信心,从而躲入幻想的楼阁,试图编制出一件早已没落的所谓中国“礼制文明”救世界的彩虹般的外衣,自欺也是欺人,自古以来传统中国文人在现实中受到挫折以后,常常会选择在道家的超脱中获得自我安慰,实际上只是对现实的回避,骨子里无非是对王权的恐惧。所谓“中国文明整合全球”大体上也可作如是观。鲁迅先生早就发现——中国从来不乏这样的人,比如认为“中国地大物博,开化最早,道德天下第一。”“外国物质文明虽高,中国精神文明更好。”等等……谢选骏说“东亚人是全球智商最高的”与这些高论一脉相承,“中国文明整合全球”不过是将这些“合群的爱国的自大”在21世纪发扬光大罢了。(http://www.dajiyuan.com)
   http://www.epochtimes.com/gb/4/4/22/n517044.htm
   
   
   谢选骏指出: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难怪从他以后,共产党中国红区,就开始了“妄议中央”的咄咄怪事。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