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谢选骏文集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谢选骏: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西方人诚实,只是由于害怕惩罚的缘故,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上帝的惩罚。所以真有宗教信仰的人们,作恶的程度就会降低许多——不是由于善良,而是出于恐惧。我相信,如果没有上帝的审判、基督的救赎,西方就会重新回到基督教以前的奴隶社会,因为只有恐惧才能使人变得善良,呜呼哀哉。
   
   文天祥的正气歌说:“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现在的西方社会,日常生活中没有比车祸更大的意外了,所以可说“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谁是好人?车祸果真是块“试金石”》(2018-07-06 转载温哥华港青溪)报道:
   
   加拿大人从小接受诚实做人的教育。一般情况下,他们的话都是可信的。即使怕伤害他人感情而委婉表达出来的也是实事求是的真实想法。但我发现遇到一种情况,他们的诚实是要受到重大考验的。不知为什么,在车祸面前他们就是不容易保节。
   
   最早知道车祸是块“试金石”是从朋友撞车教训得来的。我朋友在自家小区被一当地人撞车后,和对方互换信息打算报案,但对方说不想在保险公司留下记录,提出赔钱私了,朋友好心帮忙,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他的央求,根本没报案。不料,对方猪八戒倒打一耙,告我朋友撞了他。朋友一直蒙在鼓里,等来的不是肇事者赔钱的电话,而是车管所通知她出车祸的公函。她一听都懵了,怎么也没想到加拿大人还能这么捏造事实。她为自己辩护,但对方请了位假证人硬说是我朋友肇的事,害得朋友有理说不清,被判倒赔对方修车费和人身受伤医疗费。朋友无奈地说:“遇上撞车,才知道即使在加拿大也一样‘好人做不得’阿。”她老公说她太不了解加拿大人,就算花钱买个教训吧。
   
   我也被撞过,但我算是幸运,遇到一位好判官。撞我的是我孩子同学家长贞,早听说她人品不咋地,我们见面只点个头打个招呼,连句完整的话都没讲过。那天我车停在她车的右边,我退出来后发现她也要倒车,就好心让她先走。没想到她根本没看见我在她后面,加大油門把车身倒直。“嘭!”她的车尾重重撞到我的车头,震得我心脏都疼。
   
   她立刻跳下车,让我把车子移开一点,然后帮我把撞散架的挡风板用力拍回原位,高兴地说:“好了,看,你的车现在没事了。不过,我的车得送去车行。”这意思是她遇上了不幸。一看到其他家长路过,她便大声向他们解释道“哦,我们同时撞上了。”当时,我还是中国人老观念,碍于情面不好直接揭穿她,没回敬她:“No,是你撞上我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有多狡猾,她让我移车是破坏肇事现场,让她人无法为我作证;她告诉别人我们同时撞上,就逃避了肇事责任,让我们各打五十大板。最后,她还走过来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貌似安慰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这是我第一次遇上车祸,完全没有经验。但她大白天睁眼说瞎话的行为让我很不高兴,我毫不犹豫地向她索要驾照号码。她却不当回事地说“没带驾照”,我真不知道,她没带驾照怎么也敢开车?我告诉她没有驾照号码我没法报案,她这才恍然大悟,说:“你看,我的车撞得比你重的多,你报案得付我一半修车费。” 难道她以为这样就会吓唬住我不去报案吗?这下我才搞明白刚才那个拥抱根本不是友好地表示,只是说明她以为万事大吉,省了一大笔修车费而已。她以为一个拥抱就让这起车祸自动被解决了?
   
   我坚持要报案,她便耍起无赖来,貌似吓唬我说:“这么说,我也要报案。”并坚决声称:“我们是同时的。”还反复重申“同时”这个词,好像谎言说上几遍就能变成事实一样。但不管她怎么说,我还是报了案,并且在第一时间报案。当我在电话中描述了当时的场景后,审判官倾向于责任在她。
   
   我一颗悬着心稍稍放下了一点。几天后的周末,贞打来电话,语气郑重地说:“我是哈尔太太,是我撞了你,你能不能撤了诉讼状,我帮你修车,行吗?”我信不过她的人品,一边答应照她意思去修车行看看修车估价,一边提防她又要耍什么花样。
   
   等我把估价告诉她后,她说:”这些人是抢钱吗?你不应该去车关所指定的修车行问价,你知道他们报的都是天价。你应该找个处理私了案件的车行。“我心里清楚,如果不去指定地方,万一被糊弄,她才不负责呢。我可不愿跟没有信用的人打交道。再说,我可不能重蹈朋友的覆辙。我很诚恳地告诉她我的决定,此后便再也没有她的回音了。
   
   不久,车管所倒是来音信了,说另一家私人保险公司认定责任在我,要求我百分之百赔偿贞一切损失。原来,她采取另一策略。因为她除了大家必须投保的车管所,还在另一家私人的保险公司投了保。她便想尽办法捏造事实,取得那家私人公司判官的信任,和我的保险公司打起官司来。
   好在我去车管所验车时,经验丰富的技师轻易就看出我车被撞的事实,审判官给我面试时也认定我所说情况属实。后来还特地安慰我:“我一定会竭力争取免除你任何责任,这只是时间问题,你等我消息。“过了没多久,正如审判官所言,我被“昭雪”。后续步骤当然是按正常程序处理,这事算是圆满结束。或许有些后悔自己的做法,此后每次见面,贞都没话找话想跟我搭讪。诸如找机会夸讲我儿子几句,或讲一些关于我的话题,试图引起我注意并与她和好。但我根本不愿跟她多啰嗦。
   不过,我也看到过经得住车祸考验的加拿大人。有次,一位老奶奶在白石市中心狭窄的马路上开车,不小心刮蹭到停在路边的一辆车。她立刻下车来,在车旁等了一会,不见车主出现,便认真地写了张字条,贴在被撞车辆的车窗上,然后才将车开走。我看见,对面理发店店主从事发开始就拿手机录下了全过程,心想,这原本是想给被撞车作证的吧?但此举看来是多余了,人家肇事者很诚实地主动投案了。
   
   人性在车祸面前显出不同色彩,车祸果是块试金石啊。
   
   谢选骏指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西方人诚实,是由于害怕惩罚的缘故。但是等到撒谎的利益变得大了的时候,撒谎同样不会脸红的。否则,为何是西方先发明了测谎仪。上文作者还没有碰上恶劣的警察和法官,会因为各种原因歧视而公然袒护某方——“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的现实,不仅仅涉及车祸双方,还涉及了其他各方,其中更包括了保险公司的刁钻耍赖——这不过是因为,车祸的利益在和平法治的社会中相对突出。“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西方人诚实,只是由于害怕惩罚的缘故,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上帝的惩罚。所以真有宗教信仰的人们,作恶的程度就会降低许多——不是由于善良,而是出于恐惧。我相信,如果没有上帝的审判、基督的救赎,西方就会重新回到基督教以前的奴隶社会,因为只有恐惧才能使人变得善良,呜呼哀哉。
(2018/07/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