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邦流行病(外二篇)
·郷岡人民的恐惧感
·噩梦醒来是黎明
·一切才刚刚开始
·东海态度(十二)
·没有自由就没有一切
·今日微言(以儒治国,吉无不利;以儒自治,吉人天相)
·骗子与傻子---兼论唯物论的危害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路邪知马劣,日久见仁心
·危机和机会
·经字六义
·经字六义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中共亟需接受儒家再教育
·政治最大义
·像七岁小孩一样
·关于民主小贩杨恒均
·为未来中华元首准备的一副儒联
·zt江棋生: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两条底线为君设
·反对和超越
·钱逊的可怜
·关于民主制、党主制和新礼制
·所谓大同
·两种性质的天下为公
·道德自救须及时
·知我者谓我心忧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仇恨终将发芽,善恶必有报应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今日微言(既反对唯物主义,也反对唯心主义)
·关于爱民
·东海客厅小启
·东海客厅小启
·三性简论
·知识精英两大罪
·知识精英两大罪
·关于极权主义
·民主制和新礼制
·国无信不立
·马帮乱华何时已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薛烛相剑与东海论学
·让坏人改好的最好办法
·新三真运动
·马中时期之我见(二)
·四只眼看中国
·佳期容易成辜负
·华夷简论(一、二)
·关于唯物主义
· 儒门现状和中国未来(杂谈)
·中华文化历久弥新的根源
·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
·国军败退台湾的根本原因
·表一个态
·关于孙中山
·生产力、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
·儒学何以无漏
·中国最大的机会
·何为民粹主义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佛者,弗人也
·一主三辅微论
·不生不灭与生生不息
·东海判教的原则和方法
·逆淘汰和因果律
·儒门原无漏,老象自不知
·疗治奴性的两副妙药
·共济会和阴谋论
·人民和政府
·刘秀:为帝称翘楚,为儒尚欠大
·关于亲亲相隐
·儒家为政三要事
·谁堪救治当世人?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今日微言(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

   【不配】小人不仅不配为政为师,也不配从事公益事业和任何伟大正义的事业。盖小人有三缺:一缺择法之眼,不能分辨思想之是非正邪;二缺知人之明,不能分辨人物之优劣善恶;三缺自知之明,不知自己几斤几两;四缺克己制欲功夫,动辄欲望膨胀,泛滥成灾,灾人灾己,灾害事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三家】朱光潜曾评价弘一法师曰:“以出世之精神,做入世之事业”。这句话饱受赞扬,百年流行,误人非浅。精神出世,不在人世,心不在焉,又焉能真正关心人伦人事,做好人世间的事业?大学八条目,佛道于格物致知、修齐治平皆不用心,便是诚意正心,也有所不足,又焉能尽心尽性尽伦尽制呢?

   【三家】《二程集-程氏粹言》记载:“或问:庄周何如?程子曰:其学无礼、无本,然形容道理之言,则亦有善者。”庄子之学其实并非全然无本,而是其本不正,坤道不足以为本。但这个评价还是相当中肯的,也适用于老子。无礼不仁,不识性与天道之全,这是老庄的致命内伤。

   【三家】对于佛道,历代圣贤大儒如二程、朱熹、王阳明、王夫之们皆有批判。王夫之的批判或过于严厉,但佛道学术品格不高,则已是儒门共识和定评。两家自辩,外人不明而为佛道辩,都可以理解。但一些号称儒家者,亦为佛道辩护不休,或将释老与孔孟相提并论,甚至把老庄都说成真儒,太自以为是了。

   【三家】或谓“杜保瑞教授提出一个观点:老子是儒家的智者,其以批儒姿态出现,是对儒家价值被政客利用的虚伪状态的一种反驳!”这个观点不成立。“儒家价值被政客利用的虚伪状态”应该批评,但不应该将批评的矛头指向仁义、礼制、王道、圣经和圣人之言,不能从根本上否定儒学。

   【痛心】吾国地大物博,族类优秀。如果以儒治国,实行王道政治和新礼制,人民之幸福度、社会之和谐度势必唯我独高,举世无双,中国不难成为世界中心。即使退一步实行民主制,也不难追赶西方和美国。只可惜放着正道、大道不走偏要走马路,付出了无数惨重代价,至今依然执迷不悟、怙恶不悛。呜呼哀哉!

   【君子】君子一定是好人,好人未必是君子。一般好人的好,或者不真,或者不正,或者不大,或者无恒易退,靠不住。君子仁性光明,人格健美,智勇双全,君子的好,是真正的、恒久的好,大好,可靠。用曾子的话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

   【因果】反儒势力必然是恶势力,最善于欺诈暴力;反儒社会必然是恶社会,最适合极权暴政。这种社会,无论官员民众,强人弱势,精英草莽,无不灾难深重。官员、强人和精英,虽然得志一时,难免后患深重,大多无好下场。君不见,毛时代多数官员饱受迫害,知识分子几乎被群体灭绝。

   【击蒙】或说:“我們和統治者的代溝,不是一代人两代人的代溝,而是隔着幾代人的代溝。我們用二十一世紀民主思想要求他們,他們卻用中世紀皇權專制皇朝的方式來統治我們!”这是栽赃。他們的文化款式、制度模式、統治方式明明是马家的,与西方中世纪无关,与中华传统王朝更是风马牛不相及。

   【杂家】主张三教合一、统合孟荀、马儒结合的都是杂家。二程说:“荀子极偏狭,只一句性恶,大本已失。”又说:“荀卿才高学陋,以礼为伪,以性为恶,不见圣贤,虽曰尊子弓,然而时相去甚远,圣人之道至卿不传。”主张三教并尊或孟荀并尊或马儒并尊者,亦于道无得,大本有失。不论才高不高,学陋是一定的。

   【东海律】以怨报德、恩将仇报是恶人恶势力一大共同点。这也是一切灾星的特征。对它越好,帮它越多,离它越近,就越容易受到它的侵犯、伤害和迫害。貌似不公道,恰恰是天理。因为助恶近乎作恶,遭到恶人恶势力的侵犯、伤害和迫害,也属于报应之一种。助贼受贼害,拜鬼被鬼击,此之谓也。

   【击蒙】有正义之士痛斥现状曰:挂社会主义的羊头,卖资本主义的狗肉。不由得悲哀。不少人坚持认为,马主义是正经,社会主义是正道,只是被当权派念歪了走邪了。蠢到这种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古人云吃一堑长一智,这些人吃了无数堑,也没能长出一点智来。

   【后路】“化学阉割”肇始于美,流行于欧,实践于韩国等亚洲国家。曾为中国刑法学研究会会长、北师大刑法学院院长的赵秉志,承认“化学阉割”在预防犯罪方面有效,但会由此带来的人权等方面问题,所以中国不采纳这一做法。看来这个被举报性侵和强奸的学者,为自己留了后路也。

   【有感】最近一批公共名家被爆性侵性骚扰,成了江湖一大谈资和笑柄。若非诬告,罪责当然主要在男方,但也与女方不自爱、缺教养有关。慢藏诲盗,负乘致寇,此之谓也。这不奇怪,反掉儒家之后,君子之风、淑女之德罕闻罕见,男不自尊女不自重、男士轻浮女士飘荡早成常态。

   【女德】世人不闻女德、女性缺乏德养久矣。何谓女德?《女诫》第六条开宗明义:“贞静幽闲,端庄诚一,女子之德性也。”忠贞,宁静,幽娴,闲雅,端正,庄重,真诚,专一。这八个字是对女德最好的总结。这样的淑女才是君子的良配,得到尊敬的概率必高于常人,那些轻薄之徒焉敢轻易侵犯。

   【答客】或问如何看待苏轼和曾国藩,两位谁更接近孔孟之道。答:当然是曾国藩先生。苏轼只是儒门杂家,东海在《儒门三大杂家》一文中有详析,兹不赘。曾国藩先生是一代大儒,在清朝具有相当代表性,道德修养和儒学水平皆高于苏轼。

   【公仆】儒家强调为政要有父母之心,但不称公仆。服务、公仆之类说法易讨好民众,是民粹主义巧言。传孙传芳说过一句话:“那些争当人民公仆的其实都是骗子,要当就当人民父母,不当公仆!因为当仆人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不是拐骗主人的小老婆,就是偷主人钱财,而天下父母没有一个不爱自己孩子的!”然哉。

   【女德】明确两点:一,讲女德不是不讲男德。儒家道德要求本来侧重男性,对男性的要求比对女性多得多高得多,故没必要另讲男德。二,论法,“我可以骚,你不能扰”没错,女有骚的自由,男无扰的权利;论德,骚扰者固然猥琐龌龊,那些被骚扰的“自由女”也值得反思,是否自轻自贱自取其咎。

   【自由】自由有两种,一种有序,良性自由;一种无序,恶性自由,丛林化的自由。春秋战国和民国的自由就是丛林化的,政治上诸侯乱华,诈力盛行;文化上诸子乱道,邪说泛滥,最后最邪的学说获得独尊地位。社会由丛林变成监狱。也就是说,丛林化的自由是通往极权暴政的捷径。

   【杂家】一法不立,无法不容。这是杂家的观点。如果是在为人为学毋必毋固、不抱成见这个意义上说一法不立,自然没问题。但人不能没有基本原则立场,就像宇宙不能没有太极、人类不能没有良知一样。故圣人作易,“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立地之道曰柔与刚。”(《说卦传》)

   【中道】于“性与天道”,唯三家认得。其它中国诸子西方百家都不认得。三家中佛道各有所蔽,唯有儒家彻悟圆证,抓住了大象全体,是真正的中道。佛道可以超越,儒家无法超越,因为中道无法超越。只有立足儒家,才能允执厥中;只有允执厥中,个体才能成就圣德,政治才能建设王道,世界才能实现大同。

   【根本】或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民众”,或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国家”,或说“有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民众”,或说“有什么样的民众就有什么样的制度”等,都有道理都不准确。对于制度、政府、民众具有根本性决定性影响的是文化。有什么样的主体文化就有什么样的制度政府民众。

   【我见】常有落马官员被称为高级黑,意谓以极端谄媚吹捧的方式达到抹黑栽害对方的目的。不排斥这种情况,但不可一概而论。一些人虽然为当局制造了巨大的麻烦,但主观上并非故意要“黑”当局,而是它们的思维早已物化了,马脑猪心,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此之谓也。

   【天眼】在此贫富空前悬殊、道德极度缺乏、法律又严重不公的情况下,如果经济处于上行期,生活能持和有望,多数人还能恐惧政府武力,社会勉强维持稳定。一旦经济下行,生活下降,压力加大,铤而走险的人将急遽增加,各种意外事故恶性案件将恶浪滔天。老子说:“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儒联】税驾从所欲,修辞立其诚。上联出自西晋诗人陆机诗《招隐》结尾。其诗曰:“富贵苟难图,税驾从所欲。”下联出自《易经•乾文言》:“子曰:君子进德修业。忠信所以进德也;修辞立其诚,所以居业也。”发言为文不真诚,是为人为政是大忌,更是学儒之大忌。谨以此与有志之士共勉。

   【谦德】谦德固然重要,真诚更加关键。真诚没有时空边界,任何时候任何地方都不可或缺,不诚必然非君子;谦德则有其适用范围,不谦未必非君子。该谦则谦,不该谦则不谦,见义应勇为,当仁不可让。孔子说“文不在兹乎”,孟子说“舍我其谁也”。文化人就应该责任自肩,有所承担,岂能虚谦哉。

   【历史眼】由于汉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影响,百年来对于清朝的评价基本负面,一些儒生对之亦评价过低,抓住其阴暗面而不知其光明面。清朝固然有满族主义和君本主义两种倾向,然以儒立国,有道统有学统,实行礼制,学制科举,经济民有,名儒大儒辈出。康雍乾盛世,岂偶然哉;维持三百年,非侥幸也。

   【人口】或说:“每次人口大清洗后,土地作为一种主要财富相对人口就是一个从富裕到平衡再到紧缺,最后不足以支撑人口生存要求。这个过程唐宋明清都差不多。”此说很流行,全错。不能支撑人口生存要求的不是人口众多而资源不足,而是王朝晚期制度道德败坏导致的无度浪费、贫富悬殊和恶性争夺。

   【人口】或说“古代人口大清洗乃是发展到盛世的必要前提”云。此说既有违圣言儒理又有违历史事实。孔子说“庶之富之教之”,增加人口是为政三要素之一,是让人民富裕起来、文化起来的前提。而人口众多也是历代盛世的基础之一。盛世五大标准:文化昌盛,政治清明,经济繁荣,社会自由,人口富庶。

   【答客】或拟在文章中引用东海在某群的一段话,问是否可以。答:当然可以,完全可以,毫无必要征求意见。儒者事无不可对人言,言无不可让人看。我以前说过,没有经过我的审阅不要公开我的私聊,是因为私聊本来表达难以全面和严谨,听者理解又未必准确,故一般不宜公开,公开之前须审核。

   【我信】浏览了一下熊培云先生《两袖红尘碧雨,一枕青史黄粱——我的供词》,完全相信他的招供。指控者未必故意泼脏水,但未免想多了。据说指控者是个女权主义者,那就不奇怪了。熊先生的错误就是警惕性太低,忘了君子当防火防盗防女权主义者,居然接受采访并要她为自己送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