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东海一枭(余樟法)
·鲁比奥先生有误
·马党马民两相辉
·重申东海的警告
·敌友必须辨分明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修正稿)
·崛起什么(外三篇)
·真相
·临危能一死,心性不虚谈
·尧舜事业亦浮云
·关于做事的四个问题之我见
·你怎样对待天道,天道就怎样对待你
·革弊鼎新待今儒
·新改革的对象和方向
·极权国家为什么科学落后?(外三篇)
·举我仁旗第一人
·奴役他人是罪恶,甘于为奴也是罪恶
·呼吁美国(2013旧作重发)
·伊教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回儒微论
·东海随笔:我们的明天一定比苏联的今天更好(外六篇)
·特权阶级的苦
·朝鲜微论(之三)
·关于儒宪答客难
·量变质变和临界点
·本能和本事
·毛病加重,微信被封
·管宁,三国第一人
·人道伟业此为最
·何其无耻分裂乃尔(外三篇)
·纠正一个重大误会,重申一个政治铁律
·导致东海微博被新浪永久封禁的文章
·能救人心,才是救星
·澄清公私观的四大迷误
·三大话语体系微论
·人心里面出政权
·置身黑暗丛林,弱者如何自保
·五个预测
·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总统致敬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霸道的正义----微论美国发动的战争
·人民是政府的镜子,底层是高层的镜子
·关于美伊问题(微言九则)
·自我绝后和绝人之后
·伊朗人没有为苏莱曼尼复仇的权利
·最不尊重领导人的是马官群体
·宁可得罪别人,绝不得罪自己
·两极主义和美伊冲突
·两大邪恶两灾星----两极主义批判(微言集)
·祸起马家殷鉴近,精生白骨巧言多
·关于利益执法
·我惜英雄胜美人(随笔七则)
·庚子杂论(一)
·可不可以赞美人民
·关于美西对华索赔的三点意见(外二篇)
·中方精英群体和媒体的两个面相(外五篇)
·庚子杂论(二)
·爱国不能主义,爱民必须主义(外三篇)
·庚子杂论(三)
·中美之争的预测和展望
·社会原子化,江湖网笼多(外一篇)
·学富中西一代豪----悼王康君
· 万方多罪问根源
·怀念王康【蒋庆 王康 余樟法】儒家与当代中国—— “中原论儒”座谈会记录
·中华道统和普世价值(外二则)
·马保国的倒掉
·庚子杂论(四)
·大恶无后是天理(外四则)
·唯有防民手段高
·三类非正义外援
·庚子杂论(五)
·人道大义高于国家大义(外八则)
·儒家的主业
·在儒家和马家、自由和极权之间没有中立---东海微言
·两极主义没有资格主张多极化(随笔一束)
·庚子杂论(六)
·自由追求和生命信仰(外七篇)
·危害君子罪孽深(外四篇)
·东海著作目录
·关于清朝的三不能、两不要(外六篇)
·余东海:庚子杂论(七)
·良知护身(外四篇)
·怀王藏同道二首
·抒愤
·美国的邪恶势力(外二篇)
·小人之尤和盗贼之尤(外三篇)
·爱国主义都是贼
·关于复仇的四点提醒(外六篇)
·庚子杂论(八)
·杀贫济富的五重境界(外六篇)
·儒学没有所知障(外三篇)
·反常透顶的张五常(外四篇)
·习久而变必以渐(外二篇)
·疾恶如仇真君子
·东海微言:赞美历史的邪恶,就会重演邪恶的历史
·做人就做大好人
·真正的强大
·优化命运五大法(外八篇)
·马家教育批判和中国教育的希望
·庚子杂诗(二)
·京房之死最堪悲---易学宗师为什么死于非命?
·善人岂能无善报?
·一件小事误大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四)

   儒家倡导圣贤崇拜。圣贤为王就是圣王,故圣人崇拜包括圣王崇拜。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论语季氏篇》)这里的畏不是畏惧而是敬畏,特别尊崇,包涵信仰、崇拜之义。畏圣人之言就要信仰圣经圣言,畏大人就是崇拜圣王。

   道体流行,是谓天命;天命之性,是谓良知。圣人圆证天命良知,大人是在政治上实践良知。《易经》中合而言之,圣人与大人无异;分言之,作易为圣,实践易理为大人。《周易•文言传》:“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四时合其序,与鬼神合其吉凶,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大人与圣人道德同级。不同的是,大人有机会成就外王事业的辉煌,道统政统得以合一。

   孟子说:“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赵岐注:“大人谓君”。孟子说,有天爵,有人爵,大人是天爵与人爵的统一。《乾凿度》引孔子:“易有君人五号,大人者,圣明德备也。”《史记索隐》引易乾卦向秀注:“圣人在位,谓之大人。”大人就是圣王,最伟大的中华领袖。

   或谓不能把圣王等同于领袖,没错。君有明君、昏君、暴君之分,王有圣王、霸王、邪王之别,领袖有伟大、伪大、罪大之异。伟大领袖指古今中西的明君,包括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等等圣王和齐桓晋文等霸道之主。儒家对霸道之主是有所肯定,对圣王是崇拜。故不能泛泛地讲崇拜伟大领袖,更不允许搞领袖崇拜。

   圣王崇拜和君王崇拜(领袖崇拜)是两回事。君王若是圣王,得到信仰崇拜,理所当然。君王若是暴君,被诛杀被革命,亦礼所当然。孟子说:“贼仁者谓之贼,贼义者谓之残,残贼之人谓之一夫。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孟子•梁惠王下》)孟子又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孟子•离娄下》)

   因此,不是君王必然贤明,而是君王必须贤明,不贤明不配为君临华夏;不是领袖必然伟大,而是领袖必须伟大,不伟大不配领袖中国。

   领袖能伟大,必有其特征。江湖上流传着一句名言:“用师者王,用友者霸,用徒者亡。”王和霸都可以称为伟大领袖,王最伟大,霸次伟大。他们都有知人之明,能重用优秀乃至伟大的人。

   这句名言据说出自于曾子之口,其实非也,但这个观点确是儒家的。《韩诗外传•卷五》说:“上主以师为佐,中主以友为佐,下主以吏为佐,危亡之主以隶为佐。”以师为佐就是用师,以友为佐就是用友,以隶为佐就是用徒。

   孟子说:“将大有为之君,必有所不召之臣;欲有谋焉,则就之。其尊德乐道,不如是,不足与有为也。故汤之于伊尹,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王;桓公之于管仲,学焉而后臣之,故不劳而霸。”(《孟子•公孙丑上》)汤与伊尹、桓公与管仲就是伟大领袖与帝王师的典范。这里提到了伟大领袖的基本特征:尊德乐道。一个领袖人物,能够乐在道德之中,尊崇有德之士,拥有不召之臣,想不伟大都不可能也。

   流行一句话:领袖越伟大,人民越渺小;领袖越英明,人民越愚蠢。其实这里的伟大英明,都应该加个括号。人民渺小是因为领袖伪大,人民愚蠢是因为领袖无明。这句话本身就够蠢,误看盗贼为圣贤,错把毒蛇当真龙,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伟大。2018-7-26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7/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