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救中国的途径
·我对某人的看法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好心助恶最可悲
·自由派有三多
·能开出宪政的文化有二
·迎接圣贤辈出的大时代
·道援的途径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东海微言小集(逼着马帮走正道)
·头痛足痛如何治
·怎样判断一个人有没有得道
·被称国妖亦抬举
·失败主义的根源
·关于个人主义
·关于幸福
·老网友张三一言
·以人民为镜,明政治得失
·愚诈邪恶和真智正善
·两种事业
·恒产和恒心
·社会主义反社会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社会主义必然贫穷
·君子斗不过小人?---与龚鹏程先生商榷
·民族主义害民族
·中华文明长盛的根本因
·社会主义救美西
·关于五四
·政治制度和经济发展
·利己主义不利己
·民主颇有限,希望在儒家
·千古作圣妙诀
·极权主义阵营
·百年来罪孽最大的群体
·见识比知识重要
·关于张扣扣案
·反儒的善人与尊儒的恶人
·关于张扣扣案(二)
·关于张扣扣案(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二)

   为什么人民需要伟大的领袖,孟子有句话是最好的说明。孟子说:“待文王而后兴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孟子尽心上》)孟子说,要等待周文王那样的人出现才奋发的,是凡民。至于豪杰之士,即使没有周文王那样的人,也能奋发起来。

   这句话的重心在后半句,即“虽无文王犹兴”的豪杰之士。但是,在漫长的历史中,豪杰之士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终究是“待文王而后兴”的凡民,要有伟大领袖出现,才能逐渐站起来。换言之,人民的伟大,有赖于领袖的伟大。

   能兴起者都是英雄,然英雄有别。梁启超在《英雄与时势》一文中将英雄分为两种,一种是造时势的英雄,一种是为时势所造的英雄。他说:

   “英雄固能造时势,时势亦能造英雄,英雄与时势,二者如形影之相随,未尝少离。既有英雄,必有时势;既有时势,必有英雄。英雄与时势,互相为因,互相为果,造因不断,斯结果不断。”

   虽无文王犹兴者,是伟人豪杰大英雄,是造时势的英雄。历史上的圣君贤王和历代儒家王朝的开国君臣,都属于造时势的英雄。人民中的绝大多数,即使能成为英雄,也只能是待文王而后兴、为时势所创造的英雄。没有文王那样的伟大领袖,他们就英雄不起来,伟大不起来。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没有伟大的领袖,就没有伟大的人民,就没有英雄的队伍,即上文所说的圣贤君子集团。

   没有伟大的领袖,也就没有伟大的制度,好制度。好制度不是从天上掉下来,也不是暴君昏君和恶势力能够建立起来的。如果制度不良,要改良或重建,离不开领导层和领导人的主导推动。

   要建设好制度,既要有好文化,也要有好领袖。制度建设是政治大工程,如果好文化是理论图案和施工方案,好领袖就相当于总设计师和工程师。

   综上所述可见,伟大领袖可以成就三好:好文化,好制度,好队伍。文化、制度、队伍好不好,是衡量领袖好不好、伟不伟大的三大标准。其中文化又最为根本。有了良好的主体文化主导思想,才能建立良好的政治、经济制度,才能培养和建设良好的干部队伍。

   撇开好文化和好领袖,好制度就成了水月镜花,空中楼阁。这是制度决定论者无法跳出的困境。民粹派不仅撇开,而且反对伟大的文化,反对文化和领袖的伟大,为叶公好龙和南辕北辙两个成语作了最好的现实说明。百年来民主追求越追越远,根本原因在此。注意,礼制和民主制都是好制度,然制度品质有高下之别。

   即使好制度下,领袖仍有优劣之别。如美国,罗斯福、里根较好,克林顿、奥巴马较差。好制度加上好领袖,那是上上之选。所以儒家政治理想是“天下为公,选贤与能”,领袖贤能就意味着伟大。在制度不良的情况下,要改良或重建,更离不开好领袖。领袖不良,良制无望。

   有人担心暴君昏君冒充伟大领袖。只要儒家上升为社会主体文化和政治主导思想,这个问题就不存在。因为儒家明辨功夫特高,最有择法之眼和知人之明,对于是非、善恶、正邪、华夷、人禽、君子与小人、圣贤与盗贼之别,特别严辨善辨。在儒家社会和儒家文化圈,根本不用担心小人冒充君子、盗贼冒充圣贤。道统在上,明镜高悬,妖魔焉能冒充神佛哉。

   伟大领袖自有标准。儒家强调正君心,既为君王树立了圣王的伟大榜样,又对君德有崇高严格的要求和规范。儒家认为,君王德行应是世间最高,君王是必须拥有天爵,能够作民父母,天下归往。《春秋》责备贤者,这里的贤者就包括君臣。孔子说:“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王的一切言行举止,包括如何使臣临民,都要遵守礼制。

   礼制即礼乐制度,包括礼乐刑政,是王道政治的制度模式。礼制首先是用来规范约束包括天子、诸侯在内的领导阶层的。在家天下时代,君王权力特别大,对君王的约束又比较软,也就是对君王的制度制约,硬度、力度和有效性不足。古代出现昏君暴君,背天非礼,礼制往往无奈之何。臣下除了婉劝死谏、辞职而去,只能诉诸于革命或造反。

   这确实是个问题,是历史的无奈,历史的局限。我们不能苛责于古人。这个问题可以在未来新礼制中与时俱进地予以解决。新礼制应该汲取西方民主制的优点,将以民为本、主权在民的原则落到制度的实处。领袖非礼缺德,可以依礼裁决。2018-7-23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