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王八蛋代表!
·打江山坐江山──兼为彭丽媛改歌词
·怕你抓我 怕你不抓我
·向江泽民、曾庆红先生道歉
·我控诉!
·狼作羊鸣欲何为?
·撒谎成性的政权
·弱智中国
·骗子的土壤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漫谈美国及其它
·呼吁胡哥大赦天下
·讨人民日报檄
·为孙大午鼓与呼
·中国人不是猪!──兼驳陈必红(又名“数学”)
·强烈要求领导干部公开家庭财产!
·枭鸣天下之三二九:“东海一枭网站”祭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沉默中国---有感于《南方周末》再遭强奸
·直击中国系列之:冷漠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弱智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戏子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直击中国系列之:妾妇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流氓中国
·直击中国系列之:小小中国
·民主不是洋人专用品──反击芦笛系列第一招:隔山打牛
·天上地下,唯我民主──反击芦笛系列之二
·愿推枭心置芦腹──反击芦笛系列之三
·人民十亿尽幽囚
·“所有的天鹅都是白的”?——反击芦笛系列之四
·出门一笑大江横
·男儿一恸鬼神愁
·“六四”、温家宝及其它
·对国安部门的一点恳求
·维权人士李圣龙
·勒马回缰归去来-----戒网启事
·君主专制与党主专制
·请封我网站的鹰爪孙站出来!
·数千年“古董”,半小时“院长”
·腹底有牛吹不得,铁拳密网在前头!
·感谢社科院,还击宣传部
·把残剰的温情和爱心一点一点聚集起来-----兼为杨春光同道募捐
·相濡以沫度艰危
·东海有真人
·希望工程,朝阳事业,英雄集团,光荣使命---------团结起来,为弘扬传统艺术、振兴中华文化而努力
·为中国测命
·癌变社会的小小切片:透视张青帝
·透视张青帝
·国人的变脸妙术
·一言惊醒梦中人
·还我师涛,还我自由!
·向英雄致敬,请胡哥成全!
·忠告共产党-----并以此文抗议警方迫害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同道!
·【一枭网评】“多情”的黑手!
·岁暮偶成,并向震旦社区各版主、居民及海内外同道拜年
·【一枭网评】中国公安不公、司法不法的又一铁证
·抒愤。时震旦文化网被封
·向小安子借胆
·吐你们一口浓痰!
·拜年祝辞:让我们都来做鸡吧
·【一枭网评】芦笛快逃,x色恐怖又来啦
·悼紫阳
·希望在“民间”
·气发丹田扬异帜,天降圣水洗神州──向杨天水同道致敬——
·低头悼紫阳,昂首向豺狼!
·挽联二
·为中共送行——对赵公紫阳的最好祭悼
·“要将诚信服群雄”--给胡哥讲故事
·专制灭亡之日才是人民新生之时
·中共比君主专制更坏
·胡锦涛算什么东西!
·地雷阵和万丈深渊
·再谈为中共送行
·呼唤大政治
·兽化中国
·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
·平书之四十七:中华第一美男子
·将作秀进行到底!
·贼党黑窝
·非健康的批评
·好大一张画饼!--构建和谐社会漫谈
·为阿扁喝彩
·为何枭诗次品获首奖?
·东海一枭像自赞
·仁爱之光
·最好文章血写成!——驳草根兼评芦笛小安子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对中国人民的最大侮辱--驳芦笛《现阶段中国社会最合理的制度还是专制制度》
·“道学思维”批判
·鸡零狗碎(十四篇)
·平书之七十:东海一枭:我不当总统,谁当总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今日微言(建议第一条:请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

   【因果】百年浩劫都是人祸。民国军阀内战、日寇入侵、国马内战是人祸;历次运动、文革等马家内战,更是人祸;和平年代饿死数千万的“三年自然灾害”,也是人祸;计生减少四亿人,堕胎杀婴无数,还是人祸。四九之后的人祸多都是史无前例的。人祸就是天谴,是反儒崇马、仇正信邪、攻善助恶的报应!

   【因果】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主导还是被骗、主谋还是上当、甘愿还是不甘愿,作恶必有恶果,必有恶报。只不过轻重有别,前者极重而后者较轻。长君之恶其罪小,此之谓也。另复须知,逢君之恶其罪大,知识分子逢迎、引导、歌颂邪恶,为邪恶出谋划策和提供理由、理论支持,罪孽特别大。

   【因果】一个社会苦难深重,必有其恶因恶业的深重,包括社会共业和众多国人个业的深重。现代极权主义社会是最典型的恶社会,无数史无前例的罪恶,突破人类一切底线。政治群体、文化群体固然罪孽深重,广大弱民同样勇于自侮自毁自伐自作孽。上上下下烂成一团,正人善类罕见罕闻。

   【因果】反孔崇马、仇正信邪、攻善拜恶成为百年主流,国人的愚昧之程度、罪恶之深重、作恶能力之强大无不空前,所以苦难也是空前的,君臣官民、强权弱势同样苦难深重。马帮作为统治阶级,成立至今,其三界整体命运,悲惨程度古来罕见。以后如何,尚难逆料也。

   【君子】这是真正率兽食人、人相食的时代。要想不入率兽之群,不做食人之兽,又不为兽所食,唯一办法是做一个正人君子,以正义之言行,放良知之光明,与率兽者和群兽作智勇双全的斗争。斗争的目的,首先是转化之,让某些兽重新做人;其次是通过各种正当正义、力所能及的方式摧邪惩恶,替天行道。

   【真谛】大善莫隐,大恶难掩。人世间的大善大恶,无论怎样隐瞒、掩盖、埋藏,都必有曝光的时候。同时,大善必结善果,必有善报;大恶必结恶果,必有恶报。大恶之人物和势力,没有外患必有内忧,没有天灾必有人祸,防不胜防。越是阴毒邪狠,越是横祸难防。

   【真谛】君子为善,不要人知不求名,然亦不刻意逃名,而是一切顺其自然。人知之,亦嚣嚣;人不知,亦嚣嚣;人误解之毁谤之,依然嚣嚣。君子所性,虽誉满天下不加焉,虽谤满天下不损焉,分定故也。

   【呼唤】劫难也是对良知的一种呼唤。那些尚未彻底丧心的人,或许一般呼唤无效,却可能被这种惨烈而血腥的呼唤唤醒。不在劫难中觉悟、新生,就在劫难中沉沦灭亡,神魂俱灭。

   【制度】儒家如果拥有文化主体、政治主导的地位,建设起来的制度当然是礼制。而礼制具有强烈的时代性,所谓“礼,时为大”,“礼以义起”。现代礼制完全可以也应该吸收民主制精华。在获得主体地位、拥有制礼作乐的权力和机会之前,儒家承认民主制一定程度的文明性,并可以之为次优选择。

   【私有化】江朱時期所谓的私有化,其实是化“国家所有”为特权个体私有,是一种最不公正、最为恶劣的私有化,伪私有化。真正的私有化,应该是制民之產,把国有企业股份制化、私有給每个工人;在农村,则把土地私有給每家每户,让农民享有土地的所有权。

   【建议】或说最近国务院展开听取民众建议,展开两月民众心声建议,问我您有什么建议。答:东海建议很多,良策也很多,唯言之无益耳,不说也罢。这里仅提一条:取缔侵犯、剥夺民众言论权的法律条款及各级政府各有关部门各种公开私下的规定,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切实的法律保障。做到这一条再说别的吧。

   【建议】防民之口,防儒之口,以言治罪,文字成狱,古虽有之,莫烈于今。这个问题不解决,一切无从谈起;这个问题若不能从制度层面解决,终究无法解决。为民众言论自由提供法律保障,是政治文明化的第一步。注意,是民众。对党员官员有何要求和规定,自由度如何,那是当局家务事,东海外人,不予置喙。

   【建议】言论自由是最庶民基本的自由和权利。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其它自由,社会就没有自由、活力和创造力,更没有文明、和谐可言。为言论自由提供制度保障,是政治文明化的基础。注意,是制度保障,须形成法条。仅靠领导人“让人民说话,天塌不下来”之类指示讲话,无论怎么强调都靠不住,无法落实。

   【师生】师生恋是一种师不师、生不生的不伦之恋,乱伦。古人以父子关系比拟师生关系,事师类似于事父。礼制规定:“事师无犯而无隐,左右就养有方,服勤至死,致丧三年。”晋代,弟子仍要为师服丧三个月,后来师丧礼不再,但师道尊严依旧,师生关系之重要性仅次于父子君臣关系。

   【死刑】废死应不应该,合不合适,不可一概而论,要看具体社会情况。太平世,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重罪罕见稀有,废死水到渠成;升平世,大罪大恶有限,重罪不妨轻判,少数死罪亦不妨不死。但在据乱世,人类罪恶深重,重罪层出不穷,重典死刑就是必须的,是遏制罪恶、维护公正、追求文明的必须。2018-7-25余东海

(2018/07/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