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谢选骏文集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古代中医禁止男医生看到女病人真有道理
·从武汉起疫看毛猪头不懂天道之变
·世界隔离中国因为中国隔离武汉
·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就像巫师骑在扫帚上兴风作浪
·瘟疫摧毁了共产党的无神论
·自由比瘟疫更为致命
·瘟疫是新文明的起点
·中国的转折点是2019年而非2020年
·特朗普感谢共产党出卖了中国
·无神论者的恐惧颤栗
·无神论者不懂祷告的奇妙作用
·航空公司大发瘟疫难民财
·反蒙面法使得中国人全都变成了蒙面大盗
·野生动物的冤魂索命中国城市
·封城社会最适合中国国情
·封闭全中国、保卫中南海
·武汉起疫的革命党史
·武汉起疫的世界意义
·台湾人就是中国人
·民进党就是共产党
·火神山雷神山是奥斯维辛灭绝营还是高干特供病房
·“灰犀牛”和“黑天鹅”都是自我实现的预言
·钟南山也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谢选骏: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人民大学”不属于人民,而属于“人民政府”,专为共产党培养接班人的,应该改称“中国人民政府大学”。贺卫方思想新锐,但毕竟生活在新闻封锁之下的共产党中国,无法获得自由流通的信息,由上文看来并不了解2015年北京禁止“人民政府大学”展示《大宪章》,结果导致2018年英国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显然,按照英国人圆滑务实照顾虚假礼貌的行为方式,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由于“英国是《大宪章》的发源地”这一障碍的存在。因此,北京禁止展示大宪章,虽然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历史原因,结果想不到却产生了外交事务方面的新近成果。我相信,如果贺卫方知道这个情况,一定会好言规劝他的共产党,这样僵硬的教条主义,只会带来外交灾难。但是,这样的信息不是身处防火墙内的人们可以了解的。即使你能一时翻墙出来,毕竟营养不足,而且无法进行自由交流,长久下来,思想发育受到了限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顶部”,也就是一个明显的“无形天花板”。
   
   由此看来,1215年的大宪章确有现实意义。因为它以法律限制了统治者的绝对权力,包括任意抽税和任意封网的权力。

   
   看来,共产党中国的高层并不了解英国,不知道英国想在“人民政府大学”展示大宪章,并非为了颠覆这个没有人民的人民政府,而只是为了展示英国人自己祖先的光荣。如果共产党早点知道这一点,就不会引起英国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了。由此看来,中国共产党的思想发育也受到了限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顶部”,也就是一个明显的“无形天花板”——中国共产党自己也是互联网封锁的受害者。
   
   《贺卫方:为什么中国害怕803年前的英国大宪章?》(2018年6月15日 博讯首发)报道:
   
   今天,6月15日,是英国第一部宪法文件《大宪章》的生日。803年前的今天,在伦敦郊外,反抗英王约翰一世的主教和男爵向国王提出了这部旨在限制王权的文件,开启了英国宪法史上的新篇章,一份本来属于封建性质的契约吹响了近代宪政的号角。犹记三年前的这一天,英国有关部门将大宪章最早的版本之一原件送到北京展览,但是八百年前的一个历史文件却让某些人感到惊恐不安,硬是不许该展览在人民大学里公开展示,最后只好放在英国驻华大使官邸狭小的空间里展览(绕地球转了半圈,还是不许离开英国领土),是“死诸葛吓走生仲达”活脱脱的当代版本。(贺卫方)
   
   谢选骏指出:“人民大学”不属于人民,而属于“人民政府”,专为共产党培养接班人的,应该改称“中国人民政府大学”。贺卫方思想新锐,但毕竟生活在新闻封锁之下的共产党中国,无法获得自由流通的信息,由上文看来并不了解2015年北京禁止“人民政府大学”展示《大宪章》,结果导致2018年英国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显然,按照英国人圆滑务实照顾虚假礼貌的行为方式,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由于“英国是《大宪章》的发源地”这一障碍的存在。因此,北京禁止展示大宪章,虽然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历史原因,结果想不到却产生了外交事务方面的新近成果。我相信,如果贺卫方知道这个情况,一定会好言规劝他的共产党,这样僵硬的教条主义,只会带来外交灾难。但是,这样的信息不是身处防火墙内的人们可以了解的。即使你能一时翻墙出来,毕竟营养不足,而且无法进行自由交流,长久下来,思想发育受到了限制,出现了一个明显的“顶部”,也就是一个明显的“无形天花板”。
   
   由此看来,1215年的大宪章确有现实意义。因为它以法律限制了统治者的绝对权力,包括任意抽税和任意封网的权力。
   
   大宪章(拉丁语:Magna Carta,英语:The Great Charter)又称作自由大宪章(拉丁语:Magna Carta Libertatum,英语:The Great Charter of the Liberties),是英格兰国王约翰最初于1215年6月15日在温莎附近的兰尼米德订立的拉丁文政治性授权文件;但在随后的版本中将大部分对英国王室绝对权力直接挑战的条目删除;1225年首次成为法律;1297年的英文版本至今仍然是英格兰威尔士的有效法律。
   这份由坎特伯里大主教史蒂芬·朗顿起草的大宪章乃封建贵族用来对抗英国国王(主要是针对当时的约翰)权力的封建权利保障协议。订立大宪章的主因是教宗、英王约翰及封建贵族对王室权力出现意见分歧。大宪章要求王室放弃部分权力,保护教会的权力,尊重司法过程,接受王权受法律的限制。大宪章是英格兰议会接收国王行政及立法权的端点。
   约翰死后,亨利三世的摄政政府为了争取支持,在删除了一些比较极端的条款后,于1216年重新颁布了“大宪章”。到1217年第一次诸侯战争结束时,亨利三世颁布的大宪章成为了停战协议的一部分。由于资金匮乏,1225年,亨利再次颁布了“大宪章”,以此换取征收新税的权力。亨利三世的儿子爱德华一世在1297年也采取了同样的措施,爱德华一世确认了大宪章是英格兰成文法的一部分。
   
   历史
   
   诺曼人于1066年开始入侵英格兰,在征服者威廉成为英国的国王后,于十一及十二世纪逐渐强大。他们建立的集权政府,加上本地盎格鲁-撒克逊人原来的统治方法,还有盎格鲁人和诺曼人在诺曼第所拥有的土地,使英国国王在1199年成为欧洲最有权力国王。当英王约翰在十三世纪初即位之后,一连串的事件却令英格兰的封建贵族起来反抗他,并要求限制绝对的王权。
   当时英王约翰受到的压力来自三方面:首先是他夺得王位的手法遭人非议,前任英王狮心王理查在1199年死后无子,出现两名继承人,即理查的侄子亚瑟,和理查的弟弟约翰。约翰将他的对手,亦即他的侄子亚瑟一世囚禁,之后亚瑟便失去音讯。很多人认为约翰是暗杀了他的亲人以取得王位。第二,约翰与教宗就坎特伯雷大主教的任命产生争执,教廷于是破门了约翰,约翰被迫于1213年向教廷屈服,宣布自己为教皇的封臣。第三,当时法国国王占领了英国在诺曼第大部份的土地,英国的贵族要求国王夺回领土,而为了支持战争开支,约翰则向贵族们征收各种各样的税赋。1214年7月,约翰在布汶战役中失利,他被迫向法国支付赔偿金。
   1215年1月,约翰在伦敦召开会议,商讨改革的可能性。1月15日,约翰再次发布特许状,进一步确认教会的选举自由,承诺无论习惯如何,教会都享有完全的自由选举权,同时将特许状送往罗马请教皇英诺森三世加以确认。6月10日,英格兰的封建贵族在伦敦聚集,挟持英格兰国王约翰。约翰被迫赞成贵族提出的“男爵法案”(Articles of the Barons)。同年6月15日,约翰在兰尼美德(RunnyMede)为法案盖上王室的盖章,贵族在4日后(6月19日)重申效忠约翰。最后王室秘书将国王与贵族间的协议正式成立,即成为最初的大宪章,并将副本抄送至各地,由指定的王室官员及主教保存。
   1215年的大宪章中,最为重要的条文是第六十一条,即所谓“安全法”。根据该条的规定,由二十五名贵族组成的委员会有权随时召开会议,具有否决国王命令的权力;并且可以使用武力,占据国王的城堡和财产。这种权力是出自中古时期的一种法律程序,但加之于国王却是史无前例。
   英王约翰无意接受大宪章的约束,他是在武力之下才被迫在文件上签署,特别是第六十一条几乎褫夺了国王所有的权力。就在贵族离开伦敦,各自返回封地之后,约翰立即宣布废弃大宪章,教宗诺森三世亦训斥大宪章为“以武力及恐惧,强加于国王的无耻条款”,教宗否定了任何贵族对权力的要求,又称这样做破坏了国王的尊严,第一次诸侯战争因此而爆发。
   约翰在1216年10月18日内战正酣时病死,九岁的亨利三世即位,王室人员希望年幼的新王会为贵族所接受。新王即位后,战事终结。10月12日,王室大臣以亨利的名义再发出大宪章,但当中部分条款,包括第六十一条都被删去。之后于1217年和1225年,亨利三世都曾再次发布大宪章。1225年的一次由十八岁的亨利亲自发出,并删除至只有三十七条。
   亨利三世统治五十六年后,在1272年逝世。他逝世时,大宪章已成为既定的英国法律,日后的英国君主亦难以像约翰一样将它完全推翻。亨利三世的儿子,爱德华一世在1297年10月12日发布最后一次修订的大宪章,作为“肯定法案”的一部分。
   
   1215年的大宪章
   
   1215年6月10日,约翰与反叛者的首领在兰尼米德会晤。兰尼米德距温莎城堡的皇家森林和反叛者在斯坦斯的大本营都不远。反叛者向约翰出示了他们起草的改革要求草案,也就是“男爵法案”。在接下来的十天中,在斯蒂芬·朗顿将“男爵法案”的条款转换成了一份停战协定,也就是后来的“大宪章”。6月19日,反叛者重新宣誓效忠约翰国王,大宪章的抄本被分发至各地。
   1215年的大宪章确立了一些英国贵族享有的政治权利与自由,亦保障了教会不受国王的控制;同时改革了法律和司法,限制了国王及王室官员的行为。宪章内大部分的内容是从亨利一世时所颁布的自由宪章(Charter of Liberties)抄写过来。自由宪章是亨利一世1100年加冕时颁布,它限制了国王对如何对待教会及贵族,基本上给予了教会及贵族一定的权利。
   最初的大宪章有六十三条条款,当中大部分是针对十三世纪当时的状况而订,例如限制王室狩猎范围等等。而当中影响最为深远的是第三十九条,由它衍生了人身保护的概念:“除非经过由普通法官进行的法律审判,或是根据法律行事,否则任何自由的人,不应被拘留或囚禁、或被夺去财产、被放逐或被杀害”。根据这个条文的规定,国王若要审判任何一个人,只能依据法律;而不能以他的私人喜好来进行。王权因而受到了限制,但仍不能视为是日后近代国家君主立宪的雏形。
   被历史学家称为“第六十一条”或者“安全条款”的条款规定,一个由25名贵族组成的委员会将会监督、确保约翰国王遵守大宪章的规定。如果在委员会提出国王违反了大宪章之后的40天内约翰仍不遵守大宪章的规定,这25名贵族有权根据第六十一条的规定没收约翰的城堡和土地,直到国王改正自己的行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条款并不是前所未有的,其他国王也曾承认,如果国王没有遵守自己的义务,个人有权拒绝臣服国王。然而,大宪章正式确立了一种对国王施以集体强制的方式。贵族们试图强迫约翰遵守大宪章,但是由于“第六十一条”对待国王的方式过于严苛,这一版的大宪章难以持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