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谢选骏文集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谢选骏: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黑龙江15岁女生醉倒街头遭两车碾压身亡,肇事者逃逸后投案》(黑龙江新晚报微信6月10日)消息:
   
   6月7日23时许,在齐齐哈尔富裕县街头,一女学生倒在街上,被2辆车碾轧致死。


   
   据当地居民介绍,事发路段为齐齐哈尔富裕县第一中学附近的宁年街,身亡女生姓张,15岁,是富裕一中学生。
   
   新晚报记者从事发路段监控看到,女子倒地后,遭到2辆货车碾轧。
   
   10日下午,新晚报记者从齐齐哈尔市富裕县县委宣传部了解到,2018年6月7日事发当晚,富裕县第一中学八年级学生张某杰同学就寝后私自翻越栅栏离开学校,找到韩某(非住校生),短暂交流后张某杰独自离开,来到火车站一食杂店购买了一瓶白酒。
   
   23时14分,张某杰行至事发地点,并倒地不起,先后被大马力拖拉机和半挂车碾轧,经公安侦查锁定了造事车辆、逃逸方向和车牌。
   
   在强大的压力面前,半挂车驾驶员王某龙和拖拉机驾驶员梁某军相继投案自首,拖拉机车主李某厚被抓获。
   
   目前,王某龙、李某厚、梁某军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原题《富裕县一学生倒在路中央,遭2辆车碾轧身亡,揪心!肇事司机已投案》)
   
   谢选骏指出:悲哉,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十五岁的孩子竟然可以随便买酒喝,这使得中国文明退化到了西周颁布《酒诰》以前的商纣王时代——
   
   中国没有对饮酒,吸烟等做出年龄强制规定!仅在未成年人保护法第十一条空泛提及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关注未成年人的生理、心理状况和行为习惯,以健康的思想、良好的品行和适当的方法教育和影响未成年人,引导未成年人进行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吸烟、酗酒、流浪、沉迷网络以及赌博、吸毒、卖淫等行为。
   
   其他国家:
   
   1.美国
   美国的饮酒年龄为21岁。
   
   2.墨西哥
   墨西哥的饮酒年龄为18岁。不过由于墨西哥干燥和闷热的天气,产酒量较少。
   
   3.加拿大
   在加拿大南部的魁北、克马尼托巴湖地区,法定的饮酒年龄为18岁。其余加拿大地区的饮酒年龄为19岁。在加拿大,冰酒特别出名。
   
   4.英国
   英国的相关规定则比较有趣一点。当孩子五岁的时候,父母就可以买酒给孩子,在就餐时饮用;当孩子16岁时,就可以自行购买酒,在就餐时饮用;而当其年满18周岁时,就可以购买酒用于任何用途和场合。
   
   5.法国
   在这个葡萄酒的故乡,饮酒年龄为18岁。在法国,人们几乎在每一餐都会饮用葡萄酒。
   
   6.意大利
   生活在意大利无疑是最幸福的,在意大利没有任何关于饮酒年龄的限制,并且有着全球最高的葡萄酒产量。
   
   7.日本
   日本的法定饮酒年龄为20岁,但是当到18岁的时候,一般就可以饮酒了。而且在日本的大街上,到处都有自助售卖机,销售小瓶灌装的酒。
   
   由此可见,中国还不如墨西哥。
   
   当然,美国的情况也不容乐观,不仅因为酒精泛滥,而且因为大麻已经进化为烟草,成为年轻人的新宠爱好——
   
   《2018哈佛人的十件事:性、自由和刷手机》(2018年6月11日 转载BBC中文网)报道:
   
   又是一年毕业季。 世界一流学府美国的哈佛大学,一直被看作政坛领袖、商界精英的摇篮。
   
   走出这座象牙塔的“人生赢家”怎样回忆自己的校园生活?对未来又有哪些期盼呢?哈佛大学学生媒体《哈佛深红报》(Harvard Crimson)对应届毕业生作了一项调查。
   
   以下是这批精英的十大特征。
   
   1. 焦虑的一代
   
   应届毕业生中,41%曾经在某一阶段从“校医院”寻求精神健康帮助,大约15%还从校外寻求帮助。这一数字凸显出,今天“天之骄子”们承受的压力之大。
   
   2. 性害羞与性骚扰
   
   应届毕业生中,仍是处男/处女的超过五分之一。此外,还有大约同样比例的学生在校期间从来没有任何“约会”经历。曾约会过的人中,69%是通过交友软件APP安排的。不过,新毕业生中也有超过五分之一的人说,在校期间曾被“性骚扰”。
   
   3. 特朗普时代的自由派
   
   应届毕业生是在奥巴马任期内入学的,政治立场上,他们更倾向于反对特朗普。72%的人认为现在美国“朝着错误的方向走”,投了票的人当中只有3%选择支持特朗普。三分之二的人称自己政治倾向“自由”或者“非常自由”。
   
   4. 言论自由与冒犯他人
   
   有迹象表明,哈佛学生自我审查自己的观点、不公开辩论。大约三分之二的人说,“曾因担心冒犯他人、在学术环境中选择不表述观点,”这在民主党支持者中更为明显。
   
   5. 只喝酒不抽烟
   
   酒精是校园中最常青的一个选择。应届毕业生中饮酒者超过90%,大多数人还是每周都喝,但是,烟几乎“全被掐灭”,几乎没有定期抽烟的人,超过四分之三的人从来没有抽过烟。尝试过大麻的人比抽过烟的要多。
   
   6. 校园枪击案的震惊
   
   校园枪击在美国年轻人中引起大规模抗议示威。哈佛应届毕业生中90%支持更加严格的控枪措施
   
   7.智能手机的天下
   
   这是一届完全沉浸于数码科技的毕业生。智能手机几乎人手一部,成了想当然。他们更喜欢苹果,iPhone普及率87%,使用苹果其它电脑设备的占80%。
   
   8. 作弊改进不大
   
   哈佛曾引入“诚信”准则,学生承诺学术上不作弊、不欺骗。但是本项调查表明,这并没有改变校园文化,欺骗行为和从前基本相当。仍有大约五分之一的人承认曾经作假,只有极少数人说被发现。
   
   9. 招生录取有争议
   
   一流大学的招生永远是个争议性问题。60%的应届毕业生原则上支持“平权法案”、支持根据种族优先录取部分学生,持这种观点最多的是黑人、西班牙裔,最少的是亚裔和白人。
   
   10. 工作与啃老的选择
   
   应届毕业生的职场选择集中于三个地区:纽约、马萨诸塞和加利福尼亚,大约十分之一计划出国。离开校园后的“第一份工”集中在咨询、金融和技术领域。但是,60%的毕业生预计仍会继续“啃老”:依赖父母的资金支持。
   
   谢选骏指出:哈佛大学的美国精英竟有41%进行过“精神健康帮助”,也就是中国人所讳疾忌医的“治疗精神病”,而没有就诊的当然更多了。难怪中国不设饮酒年龄限制,因为这样就可以用酒精代替精神病药物了。
(2018/06/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