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谢选骏文集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谢选骏:老移民最恨新移民——以澳洲为例
   
   《揭秘澳洲“背包客连环杀手”的黑历史:慎搭顺风车!》(2017年8月31日 澳洲生活网)报道:
   
   澳大利亚,世界上最著名的背包客目的地之一,这里有广阔的大陆,丰富的自然风光,每年吸引了成千上万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们。但也就是在这块地广人稀的大陆上,发生过数起和背包旅行者有关的谋杀案。


   
   Ivan Milat,澳大利亚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连环杀人犯,1989到1993年期间,故意绑架强奸谋杀了7个在澳大利亚背包旅行的年轻人,人们也称他“背包客杀手”。
   
   1992年9月12日,新南威尔士的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内,两名慢跑者在跑步途中,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性尸体。警察奔赴现场后,第二天,又在30米外发现了第二具女性尸体。
   
   这一次发现,揭开了破获Ivan Milat多年间犯下数起命案的序幕。
   
   时间回到发现两名女性尸体前的同年4月份,英国女孩儿Caroline Clarke和Joanne Walters相约从悉尼的国王十字区出发,想通过搭车Hitch-hike的方式,游览当地。
   
   搭车是背包客们最常使用的交通方式,澳大利亚地广人稀,城镇和城镇间的距离远,搭车是最经济省钱的办法。
   
   但这一去,两人再也没能回来。警方在检查她们的尸体时发现,Joanne身中数刀,脊椎的刀伤最严重,几乎能让她彻底瘫痪。姑娘的裤子也被解开,但因为尸体腐烂太严重,警方在尸检里已经不能判断她是否遭到了性侵。
   
   而另外一位受害者Caroline,不但身中数刀,头上还有十处枪伤。凶手的手段之残暴,令警方大为震惊。但因为证据和目击者缺失,在当时没有监控和发达网络的情况下,案情一直没有突破。
   
   1993年10月,不幸再次传来,这一次,是两名1989年失踪的澳大利亚居民James Gibson和Deborah Everist。
   
   同样的,尸体被发现的地点都在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内,两位被害者的尸体高度腐烂,身中数刀并伴有枪伤。11月,警方再次接到报案,同样的地点,又出现了三具尸体。
   
   受害者来自德国,1991年1月失踪的背包客Simone Schimidl,以及1991年圣诞节失踪的德国情侣Anja Habschied和Gabor Neugebauer。
   
   令人更恐惧的是,Anja的头被凶手砍下,时至今日,警方都没有找到。
   
   两年半的时间,7条人命,手段都极其残忍且相似。刀刺、枪伤、勒伤窒息,并且抛尸的地点都在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内。
   
   焦头烂额的调查人员,从大量的车辆数据、健身房登记信息、枪支牌照数据入手,一步步地排查缩小嫌疑人的范围,最终罗列出了一份32名嫌疑人的名单,但案情始终无法突破。
   
   直到1993年11月,警方公布消息,并向公众征集信息时,远在英国的一位名叫Paul Onions的人打来的电话,才让案件得到了进展。
   
   原来,1990年1月25日,英国背包客Paul在澳大利亚背包旅行,有一次搭车,他遇到了一位自称Bill的好心司机。
   
   在他的描述里,这位留着奇怪胡子的司机最开始非常热情,力邀Paul上车,答应送他去下一站。但上车后一小时,司机露出了本性。
   
   Paul说,司机把车开进了Belanglo州立公园,停车后,拿出枪对着他,要求他不准吭声、不准逃跑,接着从驾驶座旁拿出了一捆绳子。
   
   机智的Paul抓紧时机,在司机转身拿绳子的时候向高速路口狂奔,而反应过来的司机直接在他背后朝着狂奔的Paul开枪,但Paul幸运地躲过了。他拦下了过往的货车,钻进后座逃走了。
   
   救他的司机把他送去了警察局报案,Paul告诉警察,也许这个“Bill”和之前几年失踪的背包客有关,但警察并没有重视他提供的信息。
   
   直到1993年,Paul在新闻上看到警方公布的案件信息,才明白自己当年是死里逃生。
   
   荒唐的是,直到1994年4月,Paul的报警记录才被一位查案的警官找到。也在这一年,警方终于把Paul从英国请来澳大利亚协助办案,让他看了看32个嫌疑人的照片。
   
   最后,警方锁定了那个差点让Paul丢了性命的“好心司机”,真名为Ivan Milat的连环杀人犯。
   
   Ivan的父亲是南斯拉夫的移民,妈妈是澳大利亚人,16岁时就嫁给了30多岁的父亲。两人生了14个孩子,Ivan是老五。
   
   父母相处并不融洽,两人经常暴力相对,这种暴力也在孩子的生活里蔓延。Ivan的妈妈脾气很不好,甚至拿刀捅过Ivan的哥哥。
   
   充满暴力的童年,让Ivan也变得特别暴力。从青春期开始就四处招惹是非,特别喜欢舞刀弄枪。他的暴力行为越演越烈。1971年,27岁的他被控绑架强奸了两名搭车的女性,但最后因为证据不足被放走了。
   
   1994年5月,随着英国背包客Paul Onions的指证,警方正式逮捕了Ivan Milat。警方在搜索他家的时候,发现了至少300个和7位被害人有关的物品。
   
   
   帐篷、水壶、衬衣、鞋子,Ivan就像收藏战利品一样,在家里堆放着他们的遗物,甚至还合影留念。丧心病狂的程度,令人发指。
   
   
   经过漫长的审判,1996年7月27日,Ivan Milat被判7个终身监禁并不得假释。
   他最开始被关在看守较松的监狱,但因为被狱友打的半死,又伙同人越狱,最终被转移到了Goulburn改造中心,也是澳洲看守最严格的重型男子监狱。
   
   进了监狱,他仍然毫无悔意,常年作妖,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过任何过错,多次提出上诉,说自己在监狱里的待遇不好,吃不饱穿不暖还被欺负。媒体拍到他出席上诉时,总是疯狂大笑,十分享受人们的关注。
   
   为了获得优待,他吞刀片自残,绝食抗议监狱不给他配游戏机。2009年,甚至用刀把自己的左手小指切断,就因为自己的诉求没得到满足。
   
   每日除了三餐,他仅有的活动就是和侄子通信。但在通信的十几年里,他反复跟侄子抱怨自己的“冤枉”,控诉监狱系统的落后,让自己不能“舒服地过日子”。
   
   
   也许暴力的基因会遗传,2012年,Ivan的侄孙Matthew Milat在他犯案的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里,用斧头砍死了自己只有17岁的朋友,最终被判刑43年。
   
   2015年,Ivan的哥哥上节目,承认自己在弟弟杀人前,就有过杀人未遂的情况。1962年,不满18岁的Ivan用枪打伤了出租车司机,导致对方永久瘫痪,但Ivan逃之夭夭,还回家向哥哥炫耀。
   
   但因为是自己的弟弟,Ivan的哥哥选择沉默,在电视里他懊悔地说:“如果我知道他在之后会杀那么多人,我一定会向警方检举他,我也有责任。”
   
   人们在Belanglo州立森林公园里,为命丧异国的受害者们竖起了墓碑。年轻的生命,再也不能重来。
   
   而没有死刑的澳大利亚,让恶魔活过了古稀。直到今日,73岁的Ivan Milat,已在这座监狱里,关了整整21年。
   
   谢选骏指出:澳洲人为何喜欢杀掉背包客?一是认为这些人贪图省钱而白占了便宜?二是因为澳洲白人的一切都是建立在“抢夺了原住民的一切”的基础之上的,所以澳洲老移民最恨新移民,好怕新来者会重演他们祖先的卑鄙,让澳洲白人也沦为原住民一样的弱势群体。正因为如此,澳洲警察才会有意无意地故意忽略报案信息,因为警察和凶犯一样,内心都十分警觉外来者的入侵!哪怕这些入侵的背包客不少是来自澳洲罪犯的祖国。想到这些,大家可以明白澳洲人对亚洲人的敌意了吧。应该知道,越是新来的穷鬼,越不能贪便宜,路是用钱买出来的——因为,老移民最恨拿不到新移民的便宜。
(2018/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