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谢选骏文集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一入邓门深过海
·马克思狗杂种不懂全世界机器人联合起来
·司法部长沦为骗子——国会的司法委员会沦为骗子的帮凶
·佛教的麦加遭到回教的洗劫摧毁
·共产党中国的矛盾论
·全球政府将在互联网上出现
·法国吐出中国的人血馒头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解放军屠夫正在香港磨刀霍霍
·网络主权不是国家的玩物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谢选骏: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因为西方主流社会自己贪婪,对六四镇压的人血馒头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吃得过于丰盛,结果导致依赖性。
   
   震惊世界的《天子七书》(《天子经注集》)曾经写道——「一九九一」,神奇的数字!这一年必有巨大事变临头。「一九九一」,神奇的数字!类似的年数,每百年一降,头尾两数同,中间两数亦同:如,一九九一,一八八一,一七七一,一六六一,一五五一,一四四一,一三三一,一二二一,一一一一,一〇〇一,此逆推。二〇〇二,二一一二,二三三二,二四四二,三五五二,二六六二,二七七二,二八八二,二九九二,此顺延。而我们这不满百岁的短短一生,竟然遭逢两次,「一九九一」,「二〇〇二」,且是在如此集中的十二年间!这能不引发全球规模的超级动荡?「一九九一灾变」,小试锋芒:「一九九六--一九九七急转直下」;「二〇〇二将不忍卒睹」。现在,已经掀开一九九一的第一页,全书的内容有谁预知?


   
   “德国《时代周报》的政治编辑尤金·彼特纳尔认为,回头看,当初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个巨大的错误。”——2002年,正是中国正式进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第一年!
   
   《“西方有分裂危险” 只因当初看错中国》(2018年6月21日 转载BBC中文网)报道:
    
   北约领导人警告西方有分裂的危险,全球自由秩序受到挑战。《纽约时报》评论说,世界安全和秩序受到来自中俄的挑战,西方允许中国加入世贸打错了算盘。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在《卫报》发表文章说,美国和欧洲必须一起努力,避免西方分裂。北约领导人警告说,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同欧洲盟国产生很深的分歧不会自动消失,令大西洋两岸关系以及军事联盟前途未卜。
   
   斯托尔滕贝格呼吁:“在防务上团结一致是我们的根本利益,历来是如此,现在就更是这样,因为我们面对的是最不可测的安全环境:国际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网络攻击,当然还有对邻国动武、试图干涉我们内部事务的俄罗斯,而且他们在我们的城市使用军用级别的神经毒剂丝毫没有任何犹豫。“
   
   在特朗普在移民和德国内政问题上公开揶揄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时候,延斯·斯托尔滕贝格呼吁北约所有成员国一起努力,避免西方团结发生灾难性分裂。
   
   斯托尔滕贝格在《卫报》的文章中承认“政治风暴“为北约盟国的关系增添了紧张。他在7月北约峰会前对盟国领导人发出呼吁。
   
   在北约峰会召开前,曾经担任过挪威首相的斯托尔滕贝格周三(6月20日)将会见英国外交大臣约翰逊和国防大臣威廉姆森。周四他将在唐宁街10号同英国首相特里莎·梅会面。
   
   北约29个成员国当中只有8个,包括美国和英国,他们的国防开支超过了各自GDP的2%,也就是北约盟国同意的各国应该在2024年前达到的水平。(图为英军参加北约的“黑鹰”演习)
   
   北约防务费用
   
   《卫报》在布鲁塞尔的记者丹尼尔·波菲(Daniel Boffey)说,斯托尔滕贝格发出呼吁正值西方国家领导人之间关系紧张之际。
   
   《每日电讯报》报道,在美国被批评折磨儿童的时候,特朗普说,美国不会变成像欧洲那样的移民营。
   
   美国政府对非法入境的成人与同行未成年子女分开关押的政策受到广泛批评,特朗普为其政策辩护时罕见地对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盟提出批评,他把欧洲比作“移民营“,并说德国人因为移民问题反对他们的领导人。
   
   丹尼尔·波菲认为,特朗普在巴黎气候协议以及同伊朗核问题协议上反悔,已经让美国及其传统盟友的关系产生裂痕。另外他还威胁同欧盟开展贸易战,批评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防务开支不够,搭美国的顺风车。
   
   《卫报》文章说,北约29个成员国当中只有8个,包括美国和英国,他们的国防开支超过了各自GDP的2%,也就是北约盟国同意的各国应该在2024年前达到的水平。
   
   去年德国国防开支为370亿欧元,占其GDP的1.2% 。上月面对盟国的国防预算不达标的问题,特朗普警告说,“要对付这些国家。“
   
   因此下月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北约峰会上,“分担费用“将成为会议议题之一。届时特朗普很可能要强调美国纳税人为北约防务承受沉重负担的问题。
   
   斯托尔滕贝格在文章中赞扬了特朗普时期美国对北约的贡献。他写道:美国和加拿大都加大了对欧洲安全的承诺。特朗普主政以来,美国已经把美国欧洲驻军费用增加了40%。
   
   说中欧洲要害
   
   德国《时代周报》的政治编辑尤金·彼特纳尔(Jochen Bittner)在《纽约时报》发表评论说,特朗普对欧洲的看法并没有错,他的愤怒表达,尽管不优雅,但说中了西方联盟的要害。
   
   斯托尔滕贝格在《卫报》文章中说,近70年前建立了北约军事联盟。欧洲和北美人民才能够享有前所未有的和平与繁荣。但是在政治层面,维系同盟的关系出现了紧张。
   
   《纽约时报》的评论似乎为斯托尔滕贝格的观点作了解释:西方在过去70年营造了自由主义秩序,欧洲处于该秩序的核心,美国从背后提供了安全保障。美国一直是为此秩序出钱出人最多的一方,但是现在美国感觉力不从心。
   
   因此彼特纳尔说,特朗普对美国盟国不满并非没有道理。他们对世界的危险浑然不觉,即全球秩序失衡,如果不采取纠正措施,这个秩序就会崩溃。
   
   欧洲一直在搭顺风车,在防务方面几乎没有投入,与此同时建立了大规模的社会福利制度,以及面向出口而且受到保护的工业。因此欧洲不应该责怪特朗普,而应该扪心自问西方何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然后能走出困境。
   
   特朗普并非第一个抱怨在北约中承担过多的美国总统,他只不过是第一个不仅措辞强硬,而且强硬行事的总统。尤金说,过去奥巴马总统就警告欧洲,美国不会一如既往地慷慨付出,但是当时欧洲对此充耳不闻。
   
   现在德国政客对把GDP当中的1.3%用于防务开支表示反对。在尤金看来,德国政客应该对要交学费而且没有免费医疗的美国大学生解释为何欧洲大学生能享受免费大学和免费医疗,而让别人承担西方军事基础设施的负担。
   
   德国《时代周报》的政治编辑尤金·彼特纳尔认为,回头看,当初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个巨大的错误。(2001年中国签署了加入世贸组织协议,正式成为世贸组织成员)
   
   西方对中国失算
   
   这位德国专栏作者还认为,欧洲不公平的贸易优势不仅对自由主义世界秩序构成了挑战。世贸组织可以说是自由主义经济秩序的最主要成就之一,但是回头看看,当初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个巨大的错误。
   
   2001年对中国的大门敞开,西方许多人认为,让中国融入世界经济将使中国人变得富有,中产阶级增多,最终中国中产阶级会发声而且会投票,进而为中国带来现代化。
   
   但尤金·彼特纳尔认为,中国几十年的发展同西方的初衷背道而驰,中国通过从西方盗窃知识产权而变得更加富裕,而且变成了一个互联网时代的专制独裁,同时拒绝在投资和贸易关系方面对西方作出同等回报。
   
   谢选骏指出: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因为西方主流社会自己贪婪,对六四镇压的人血馒头吃得津津有味,而且吃得过于丰盛,结果导致依赖性。
   震惊世界的《天子七书》(《天子经注集》)曾经写道——「一九九一」,神奇的数字!这一年必有巨大事变临头。「一九九一」,神奇的数字!类似的年数,每百年一降,头尾两数同,中间两数亦同:如,一九九一,一八八一,一七七一,一六六一,一五五一,一四四一,一三三一,一二二一,一一一一,一〇〇一,此逆推。二〇〇二,二一一二,二三三二,二四四二,三五五二,二六六二,二七七二,二八八二,二九九二,此顺延。而我们这不满百岁的短短一生,竟然遭逢两次,「一九九一」,「二〇〇二」,且是在如此集中的十二年间!这能不引发全球规模的超级动荡?「一九九一灾变」,小试锋芒:「一九九六--一九九七急转直下」;「二〇〇二将不忍卒睹」。现在,已经掀开一九九一的第一页,全书的内容有谁预知?
   
   “德国《时代周报》的政治编辑尤金·彼特纳尔认为,回头看,当初允许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个巨大的错误。”——2002年,正是中国正式进入世界贸易组织的第一年!
(2018/06/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