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二)]
徐水良文集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它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9.11,一个悲伤的日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二)

   

對溪谷意見的批評


   

徐水良


   

2018-6-20日


   
   
   大家都可以看到,这“@溪谷*道解天下事”的說法(見附件),有什么逻辑,幾乎纯粹是不讲道理,强词夺理。川普就是與溪谷們一樣,只讲法治,不讲道德。当然川普比反对道德的、禽兽化的中國新自由主義者們,要好一百倍。
   
   但川普做法,毕竟是只讲法治法律、不讲道德良心,侵犯家庭人权自由的行为。所以,连他的老婆,也罕见地发声明進行批評,强调道德良心,主張良心治國。其他前第一夫人都一样,有道德有人性,出来谴责川普做法违反道德。要求遵守道德,遵守美国价值。他们讲的,都是国家治理,不是民间治理。所以,即使国家治理,川普只讲法律法治,不讲道德德治,也是不对的。
   
   第一夫人们当然不会反对法治,但主张国家治理中必須遵守道德良心,法律法治也要服从道德良心,不能違背道德良心。第一夫人們的主張,也就是主张国家治理中,法治和德治相结合。所以,像@溪谷*道解天下事,以及許多新自由主義者那样禽兽化的思想,是非常可怕的道德沦丧的思想。
   
   至于私人领域,一般不搞民主。但搞不搞德治,是每个企业,每個單位,每个家庭的自由。德治总比恶治,黑治,暴虐治理好。溪谷們不分青红皂白反对德治,就是彻头彻尾的法家专制思维。
   
   在现实中,溪谷只讲法律、法治,反对道德和德治,就是要帮助权贵,用权贵们的法律,來一统天下,來否定社會道德。是彻头彻尾维护权贵及其法律,要所有人都去服从权贵及其法律,是不准老百姓以道德抵抗恶法的謬論,是剝奪老百姓用道德抵抗惡法權利的謬論。
   
   溪谷和其他新自由主义者,往往是地地道道的、权贵及其私有化掠夺吹鼓手,是权贵们反对道德,维护权贵法律搞维稳,制造腐败和道德沦丧的帮凶。
   
   至於川普問題,事實情況完全與溪谷說的完全相反。
   
   美國过去的总统,都有自己的道德和良心,执法中,尽可能不违反道德良心。但川普却完全不同。川普拆散家庭的理由,就是法律、法治,是鼓吹彻底执行法律,鼓吹執法“零容忍”,而不管这种做法如何违反道德和良心。所以,同样的法律,川普来执行就严重侵犯家庭,侵犯人权,违反道德。过去的总统執行這些法律却没有川普這種情況。所以,川普和川粉把违反道德、侵犯人权、拆散家庭的责任,推给法律,完全不合逻辑。
   
   即使法律有问题,作为总统,就应该先解决法律存在的问题。即使要执行有問題的法律,也只应该在不违反道德良心,不侵犯人权的范围内执行。而不是去侵犯人权。川普只管法律,不管道德和人权的指导思想,完全错误。当然,中国禽兽化反道德的人的指導思想和问题,比川普更加严重一百倍。
   
   另外,溪谷把德治說成人治的說法,非常可笑。與法治對立的是專制人治,不是德治。而專政、或專制人治,按列寧的定義,是不依靠任何法律,直接依靠暴力的制度。也就是說,專制人治沒有法律、沒有道德,沒有規則,只靠暴力。但法治和德治,都要講規則。法治講法律規則,德治講道德規則。他們都與沒有規則,只依靠掌權者的暴力和個人意志的專制人治相對立。
   
   有朋友問:不知道你说的新自由主义所指为何?新自由主义与掠夺有必然关系吗?
   
   自由主义的价值应该是普惠的,但必须有公平公正的环境,否则,谁的手长,谁获利,这是必然。貌似自由主义并没有错,错在法制不到位。法制不到位才是权贵可以上下其手的根源。没有自由主义,权贵照样可以上下其手,不是吗?
   
   本人回答:是,這種新自由主義與掠奪,有必然關系。
   
   对自由主义的认识,中国人从胡适开始,就错得厉害。他們望文生义,把既不激进,又不保守,採取中間派投机摇摆立場和策略上的自由主义,说成是不是策略而是基本理論,是主張自由至上的主义,從而把給予自由的一切美好贊譽,都給予自由主義。實際上,自由主義和自由概念,完全是兩回事。自由主義的本意,只是指既不激进,又不保守,採取中間派投机摇摆立場和策略上的自由主义。你上面對自由主義的贊揚,就是受中國自由主義這種誤解的誤導。
   
   更加可笑的是,中國自由主義者堅持把属于左派的自由主义说成右派。這幾年,他們一边大骂白左,一边大赞美国白左的主体自由主义,這是中国自由主义极端荒唐的可笑謬誤和誤解。
   
   我有许多文章论述和批评自由主义,如果需要,可以发给想看的朋友。
   
   
   附:溪谷*道解天下事的意見:
   
   【讲道德良心是“德治”?】这是“德治”最具迷惑性之处!才会使人误以为反对“德治”就是不讲良心,不讲道德。德治是权力者按自身意志推行所谓的“道德”,是剥夺被统治者的道德选择自由。一方面,华夏传统道德本身即强调忠于权力的等级思维,奴性思维;另一方面,尽管传统“道德”观念不可能全部被权力任意曲解,但是权力可以通过“装逼”方式表面上遵守,而事实上背后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反正权力掌握在手中别人管不着他们,所以他们鼓吹的道德一定是约束被统治者的,不管道德内容本身如何,都是权力控制民众的工具,而解释权最终总是掌握在权力之手,这类似于”三权分立“中的”司法权“不独立”带来的不公问题,因此德治的实质是人治。-----溪谷
   
   回到美国各界精英即怒怼川普政府强行分离移民子女与父母问题上,反川普者的观点是“德治”?完全相反,川普才是“德治”,他把宗教道德强行纳入政策治人!是权力有为而干预私人家庭,是无道!
(2018/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