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关于青岛市中院行政庭违法超越审限,“中止诉讼裁定”的意见与要求]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自由之路(难狱回忆录)内容提要与目录
·牟传珩:高扬「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帜
·牟传珩:今日中国的政治出路——“内圆外和”相容天下
·牟传珩:启动海峡两岸民主谈判新思路——主权共有 两岸自治
·牟传珩:后对抗社会三大思潮
·牟传珩:我们的思维方式急需转变 ———头脑是社会变革的第一战场
·牟传珩:“一加二”创造历史溯源
· 牟传珩: 走向后对抗时代(之1)
·林牧、牟传珩:新文明理论通信
·牟传珩:社会自然主义国家说
·牟传珩:经济全球化必将导致政治世界化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思想之诞生
·牟传珩:中国加工了多少“政治敌人──“对抗意识形态”与“和谐社会”有多远
·牟传珩:政治改革应“城市包围农村”——创立“政治特区”之我见
·牟传珩:对抗时代的黑色文明
·牟传珩:问题与对抗
·牟传珩:“世界是个圆的整体”
·牟传珩:新文明圆和原理
·牟传珩:新文明社会变革的策源地
·牟传珩:怎样从哲学本体論意义上理解圆和新学说—— 对法国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雅克采访的续答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引语)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民德部长会议的一个划时代决定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2)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3)
·牟传珩:柏林墙倒塌下的反思之四
·牟传珩:冷战结局的新解读
·牟传珩:问中国汕尾血案——是谁击落鸿燕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一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二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
·牟传珩:对抗是旧文明国际秩序的主题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引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一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二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三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四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五
·牟传珩:旧文明时代的对抗哲学及其实践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引言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社会透视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一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国际格局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大国政治之七
·山东“不结社之友”悼王鲁先生/牟传珩等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一
· 牟传珩:(2)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二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五
·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世界纷争之六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引言)
·牟传珩:(1)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一
·牟传珩:(3)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三
·牟传珩:(4)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四
·牟传珩:(5)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五
·牟传珩:(6)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六
·牟传珩:(7)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七
·牟传珩:建立补充和制约联合国机制的有效组织
·牟传珩:(8)后对抗时代的联合国改革之八
·牟传珩:走向21世纪中国“异端审判庭”——法庭辩论纪实
·牟传珩:人类价值观的世纪之争—— 后共产中国制度建构必将陷于自由主义与共和主义之争
·牟传珩:人权的世纪 ——写在中国汕尾血案与国际人权日
·牟传珩:人生一战——初到青岛
·牟传珩:我不会结束
·牟传珩:翅膀的归宿只能是蓝色的天空
·牟传珩:是谁撕裂了意识形态围堵——“民主墙”语话横扫中国主流媒体
·牟传珩:胡景涛何时三鞠躬? ——《中国青年报》走出胡耀邦的脚印
·牟传珩:走出大墙—我在监狱最后的日子里/
·牟传珩:坦克履带下的反思—— 秩序与变革
·牟传珩 构建“自由人社会”的必由之路──中国体制内学术研讨会新动向
·牟传珩:后对抗时代中国十大隐患
·牟传珩:寻找慧真法师
·牟传珩:中共三代外交探索
·牟传珩 :对温家宝先生“推进民主,需要时间”的异议
·牟传珩:中国是个法制国家吗——从牟传珩、燕鹏政治冤狱看大陆司法现状有多荒唐
·牟传珩: 狱中反思奴态文化
·牟传珩:长诗三歌
·牟传珩:“只有搞民主才不会乱”-- 且看60年前中共怎么说
·牟传珩:(1)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一套百万字学术著作被封杀内幕
·牟传珩:(2)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二)
·牟传珩:(3)喋血在新文明的起跑线上(三)
·牟传珩:国民党何以赢得台湾民意?──解读“泛绿”败选的原因
·牟传珩:难忘杨建利
·牟传珩:中国政治落后是所有华人的公耻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一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二
·牟传珩:中共三代统治哲学探索之三
·牟传珩:中共三代政治哲学探索之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青岛市中院行政庭违法超越审限,“中止诉讼裁定”的意见与要求

    高沛沛法官您好!
   
    因社会保险待遇行政争议一案,不服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法院(2016)鲁0202行初151号判决上诉你院,现已超过二审审限近一个月的时间。您是本案的主审法官。本案在此期间我曾多次与你电话联系,并给你本人与院长写去了两封信反映相关问题,但均未得到任何结果。在此情况下,我与上诉人姜福祯于2018年5月3日上午前去市中院上访,要求你院对超过审限不能结案给出说明。您院行政庭徐副庭长接待了我们。徐庭长答复说,你们在做被上诉人的调解工作,纠正被诉行政行为,需要更多的时间。我们对此延期理由予以理解。但我们也向徐副庭长强调了被诉行政行为没有法律授权,不遵法定程序,以规范性文件“减损公民权益”属“重大且明显违法”的性质是铁定的,希望法庭最终不要做出错误裁决。我们相信你们都是具有法律专业能力的法律人,应当十分清楚被诉行政行为的性质,但却被被上诉人的“会牵动他们的本市工作面”思维所绑架。这种思维定势为什么不能影响其他一些已经纠正了这种错误的省市,而会影响青岛这座要成为国际化开放前沿城市的审判意识,说到底还是“依法办案”的决心没有真正树立起来!
   
   


   
   
   
   
   
    5月3日下午,我接到您的电话告知,表示为了继续做被上诉人的工作,要暂时下达“中止诉讼裁定”。5月6日,我们又正式接到了裁定文本。我们这些毕生为国家工作的劳动者,晚年被剥夺了正常退休权益与所有医保待遇,并为此抗争了三年,至今未果。很显然,如此违法超越审限,搁置审理,又会使我们失去很多时间。我们对此虽不情愿,但也无奈。我们希望法庭不是为了规避审限,而当事人又无法寻求法律救济目的。但最终的判断还是要让事实做出答案。在此,基于法庭审理并未完成的这个事实,如果你们工作没有做成,我们正式提出恢复庭审请求。
   
    恢复庭审理由如下:
   
    牟传珩、姜福祯两起案件合并审理,2点开庭3点结束,平均一个案件仅为半小时时限。法庭除了开庭准备时间和诉讼参加人身份核对等,剩下的就是反复询问工龄情况与具体计算方法这些本该一审审理,且并无争议的问题。而对本案本应重点审理的上诉理由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性问题却很少涉及。为启动法庭不主动审查本案关键问题,上诉人不得不当庭要求向被上诉人发问,结果又被审判长禁止,且多次限制上诉人发言,甚至很少给合并审理的上诉人姜福祯发言的机会。由此导致本案完全回避审理被上诉人有否把上诉人排除于医保体系之外的法律授权;取消“视同缴费工龄”有否法规、法律依据;以过时规范文件“减损公民权益”是否合法;取消公民涉及终生财产权益的工龄不予告知,不给依据,不能复议的行政程序是否合法等关键问题。被上诉人在法庭上公然声称,取消行政相对人终生权益的“视同缴费工龄”不需要告知。当上诉人反驳其“减损公民权益”属具体行政行为,必须依遵循法定程序时,被上诉人又公然谎称:上诉人已经复议过了。上诉人当即要求其出示证据。这种凭空捏造的谎话,一审便知。但法庭竟对此涉及其行政行为是否合法的关键事实回避不审。本案庭审这些程序性的瑕疵,不仅严重限制了上诉人的诉权表达,注定也会影响实体问题的澄清。据此,我们特别要求如果你们工作没有做成,请能准予恢复庭审,以程序上的正义来保障实体上的公正,以便我们今后借助其他途径进一步解决问题。
   
    依据《宪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国家依照法律法规规定企业事业组织的职工和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退休制度。退休人员的生活受到国家和社会的保障。《老年人权益保护法》第二十五条规定:老年人依法享有的医疗待遇必须得到保障。在当代法制社会中,所有劳动者都一视同仁地拥有退休养老治病的最基本权利勿容置疑。公权力没有任何理由可以否定!作为必须依照国家法律、法规支付社会保险开支的市级社保部门,毫无法律依据地取消劳动者涉及终生财产权益和医保待遇的“视同缴费工龄”,不仅挑战了人类社会文明的底线和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尊严,以及政府现行医保全覆盖政策,更是严重侵犯公民基本人权的行为。这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说不过去。
   
    (请将本信收入卷中)
   
    上诉人:牟传珩、姜福祯
   
    2018年5月7日
   
    注:法庭的调解工作本应在法定期限内做,以此为由“终止诉讼”,显然不能成立,因此该裁定没有写出“终止诉讼”的任何理由。本案至今(6月22日)已超越审限近一倍的时间,却既未见到法庭调解的任何绩效,也未下终审裁判。
(2018/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