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谢选骏: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美媒:中国与荷兰将联手探索宇宙“黑暗时代”》(2018年5月18日参考消息网)报道:
   
   美媒称,5月21日,中国计划发射一颗卫星,这是一项重要但单调的任务。处在月球外一个有利位置的“鹊桥”卫星将为嫦娥四号登月探测器传输的数据提供中继。预计,嫦娥四号将在今年年底前在月球背面着陆。但“鹊桥”卫星搭载的一台由荷兰制造的无线电接收机会尝试一些更有远见的事情。在静谧的太空环境中,它将聆听低频的宇宙之声,这些宇宙之声携带着宇宙大爆炸后几亿年时间里的蛛丝马迹。当时,氢气云正在孕育宇宙的第一代恒星。


   
   据《美国科学杂志》月刊网站5月16日报道,此次任务是为后续研究做理论铺垫,以便在大气层以外展开射电天文学研究,并使其远离尘埃干扰,因为大气层可阻断重要的无线电频率。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海斯塔克天文台的迈克尔·赫克特说:“把整个研究放到太空中极为吸引人。”他的研究团队在研发可用来探测宇宙的小型无线电卫星。对欧洲的天文学家而言,这也是对与中国合作的一次试验。
   
   
   报道称,荷兰-中国低频探测器项目(NCLE)源于2015年荷方对华的一次贸易访问,其间两国同意在太空任务上进行合作。荷兰在射电天文学研究方面非常强,它的低频阵列(LOFAR)延伸到了北欧大部分地区。荷兰奈梅亨大学NCLE首席研究员海诺·法尔克一直主张在月球上搭建“LOFAR”。中国提出了一项雄心勃勃的登月任务计划,因此他抓住机会,迈出了第一步。他说:“大家在两周内一起提出方案。”该团队在获得资金后,仅用了一年半就制造出这台无线电接收机。负责领导NCLE中方团队的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平劲松说:“这对双方确实具有挑战性……不同的文化、习惯、语言、工作方式。”
   
   报道还称,为了探究第一代恒星出现前的宇宙黑暗时代,天文学家还在寻找最早的中性氢中的电子自旋时发出的信号。这些光子一开始释放的是短波,但在经过130亿多年飞向地球之旅后,宇宙的膨胀使其波长被拉长。在中性氢聚集在一起形成第一代恒星后,它们的辐射电离了中性氢,并最终衰弱成微弱的信号。
   
   报道指出,在日地拉格朗日L2点运行的“鹊桥”卫星,将提供一种更为静音的优势。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天文学家杰克·伯恩斯称,为了向地球传递月球信号,“鹊桥”卫星不能完全处于月球的阴影中,这意味着地球噪音仍会是一个问题。
   
   报道还指出,一旦“鹊桥”卫星抵达L2点,NCLE将等到嫦娥四号探测器完成主要任务之后再继续展开研究。嫦娥四号的主要任务包括探索南极-艾特肯盆地,这是一个巨大的洼地。然后,在2019年3月左右,嫦娥四号将释放3根2米长的碳纤维天线,每根天线都与其他天线成直角。
   
   报道表示,NCLE中方团队有自己的计划。它已在嫦娥四号探测器上放置了基本接收器,而且为研究太阳射电爆发,还将由“鹊桥”向月球轨道释放两颗微卫星。平劲松说,其团队还将尝试将NCLE收到的信号与地球探测器获取的信号结合起来——这种技术被称为干涉测量法,可以提高分辨率。他说:“这是一次示范。它可以证明一旦探测器足够灵敏,干涉测量法就能帮助人们绘制出新生时期的宇宙。”
   
   谢选骏指出:表面上,这是“中国与荷兰将联手探索宇宙”,其实呢,只是中国的硬件为荷兰的软件打打下手,是中国的物质为荷兰的精神做做铺垫——这就是没有思想自由与拥有思想自由的区别!
(2018/05/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