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谢选骏文集
·《中国精神形式》第六十五至第七十二章
·《中国精神形式》第七十三至第八十章以及附录
·「天子.永恒者」 全书目录及三序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时篇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上
·「天子.永恒者」:大地书.日篇.下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上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中
·「天子.永恒者」:太阳书——天子和他的四季.下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上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年名篇——天子的人格.中
·「天子.永恒者」:太岁书.岁阳篇——天子的人格.下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上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中
·「天子.永恒者」:镇星书——天子的神格.下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上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中
·「天子.永恒者」:天市书——天子崇拜.下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上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中
·「天子.永恒者」:太微书——天子的门徒.下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上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中
·「天子.永恒者」:紫微书——祈祷天子.下
·「天子.永恒者」:一跋
·与上帝一起受苦
·三经论及其十三条注释
·神话与民族精神【完整版】全书目录
·《神话与民族精神》原序
·绪论神话的奥秘
·第一章表象世界的诞生
·第二章表象世界的系列
·第三章表象世界的直观
·第四章表象世界的主宰
·第五章表象世界的凝聚
·第六章历史化的道路
·第七章民族精神的形成
·第八章民族精神的背后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谢选骏:艾滋病是“战场经济国家”的道德底线
   
   《2名中国女大学生被同一黑人感染艾滋》(2018-05-15 荆楚网)报道:
   
   一名外国留学生因为肺结核病住院,结果查出艾滋病。昨悉,这名留学生在半年前被相关部门遣送回国。


   该留学生来自非洲赞比亚,30多岁。去年上半年,他因患肺结核病入院,在检查中,意外发现他已感染了艾滋病。
   
   该学生自称,来华后并没有输血史、吸毒史,也没有不洁性生活。
   
   武汉市结核病医院副院长王卫华主任医师介绍,艾滋病有2个月-20年的潜伏期,大约5%的艾滋病感染者在感染早期初筛试验时,可为阴性。该患者可能在本国已受感染,但在通关检查时表现为阴性(查不出艾滋)。因患艾滋病后免疫功能下降,从而感染了结核病。
   
   据王卫华介绍,在随后的排查中发现,曾经与其同居过的至少两名中国女大学生,被省艾滋病防治中心也确认感染了艾滋病, 其他有关女性正在联系排查中。
   
   此前,武汉高校也曾发现有留学生感染艾滋病,并传染给他人。根据相关政策,中国对感染了艾滋病的留学生,将一律遣送回国。
   
   网友雅科夫点评:
   拜托以后不要再从黑非洲国家引进留学生了!黑非洲人性关系极其混乱,艾滋病感染率极高,以“中非友好”的名义引进这些留学生简直就是在引狼入室!
   我的言论并不带有种族主义色彩,而是描述一个客观事实,漠视事实、自欺欺人才可怕!南部非洲很多国家艾滋病大流行早已众所周知,其感染率已经超过30%,青年感染率超过50%;这些国家艾滋病流行形势是如此可怕,以至于在一些国家的政府部门,都要“一个岗位,两个官员”,以备其中一个发病不能工作时另外一个来替补。
   我并不反对中非友谊,但是我们一定要首先保护好自己的国民。在中世纪欧洲流行黑死病大流行的时候,曾经有一个小城因早已森严壁垒、不放任何外人进入而一时得以幸免。但是,一天夜里由于大雨滂沱,有两个外来的商人到城门下哀求入城避雨。守城的士兵动了恻隐之心,在得到对方没有染病的答复后就放他们进来了。谁知二者之中已经有一个感染了黑死病,入城后即传染给城内居民,造成该城尸横遍地的大惨剧。
   艾滋病虽然早已传入我国并在局部流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大开国门让带毒人群进来。我希望大家不要指责这些个不幸的大学生,她们毕竟有权决定自己的交友范围。我们能够做到的,是尽量少让感染者进来,尽量保护自己的国民。黑非洲国家并不先进,他们的留学生来中国也不是传播什么先进思想、文化和技术,如果要援助他们,可以派志愿者前去,如果要帮助他们提高教育水平,就派支教志愿者去。决不应该把这些极有可能带毒的留学生放进门,任其传播病毒!而被感染者如果隐瞒自己的情况,刻意报复社会,情况会更加可怕!
   
   谢选骏指出:艾滋病是现代道德的底线,特别是在中国这样的“战场经济国家”里。只要不得艾滋病,什么事情都可以做,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卖。难怪圣经启示说,上帝设置了死亡,作为原先不朽人类的终极惩罚。这就是原罪的起源。而反对圣经信仰的社会,就是充满原罪甚至崇拜原罪的社会主义社会。大家想想,中国的高层建筑和住宅小区,像不像一个个稠密的军营?八亿人民八亿兵,改革开放成了十三四亿的丁。
   

此文于2018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