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谢选骏文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我为什么有能力敲打毛泽东的脑袋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政府关门是通俄门检察官造成的
·欧盟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印度人——并非亚裔的亚裔
·习近平会成为隋炀帝吗
·基督教作为中国国教
·基督教中国化加速了中国基督教化
·如何防止总统叛国
·记杨恒均一事
·历史的桂冠往往都由窃国大盗说了算
·中国基督教化是下次转型的主轴
·川普又犯法了
·手太小的川普败在一个老女人手下
·毛泽东鬼迷心窍
·毛猪头复制了十亿猪脑
·索罗斯加冕习近平为全球首脑
·厕所也是可以吃的
·设伏陷害导致请君入瓮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红二代反对红二代
·共产党中国已经从内部攻破了
·总统如此剥削非法移民
·她们从“毛主席儿媳妇”变成“毛主席情妇”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就是背叛了基督教
·中国人死无葬身之地
·加拿大驻华大使拍马屁还是拍马腿
·共和党变成了共产党
·沉默的羔羊都是他的母亲
·假新闻与假总统
·教会也无法免除人类的原罪
·联英制美分化五眼——中共的不归之路
·又一个古巴正在诞生
·为什么迷恋语言
·单极注定收获多极
·狗官吆喝的羊群社会
·状元的价值在于驸马
·中国人刁没有监控就不行了
·从阿奎那到马克思
·官民二元社会
·拉斯维加斯的犯罪基因
·民国斗不过党国
·反抗公司暴政的个人主义
·马崽洞里的毛泽东
·魂不守舍的古代人
·川普成功分裂北大西洋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公民比皇帝还大
·美国擦干了他的眼泪
·美丽的风景丑陋的人
·中国人发现了经济周期
·“得民心者得天下”总结了文化战争的制胜经验
·《含泪活着》为什么感动日本
·中国官员都是妖怪
·猪头们只懂利益不懂正义
·韩国什么事情都离不开中国
·共产党怎么走回头路
·后生不可畏也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川普才是共产党中国的保护伞
·波兰女人一再破坏地球生态
·和平建设不能使用战争手段——军事共产主义的没落
·外行领导内行的又一代价
·你所不认识的NED
·中国为何产生不了名牌
·死也不要自由的中国人
·自相冲突价值观将剪断自己的命根
·皇帝与统一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能力
·希拉里救了民主党
·川普受虐狂他的克星是老祖母
·看懂中国三十年都不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谢选骏:是猎奇还是情报蒐集
   
   满清倒台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保密法”,把自己的劣势掩盖起来。优势国家对劣势国家的观察,在平时,是猎奇,到了战时,就是情报蒐集了。所以作为劣势国家,后来的党国学会了沉痛的满清教训,把一切生活细节都当做致命的情报予以保密,以防优势国家无孔不入的渗透。
   
   《西方版画见证同治大婚,仅烧制瓷器就耗资十三万两白银》(2018年4月30日 转载李弘)报道:


   
   编者按:《京华遗韵:版画中的帝都北京》讲述了西方人孜孜不倦的东方猎奇故事。年深纸黄的版画背后,中国的传统文化,社会制度,风土民情都被西方的探秘之笔浓墨重彩地定格。本文摘编自该书,解读了版画真迹中记录下的同治大婚,由澎湃新闻经中信出版集团授权发布。
   宫墙后有一项大工程,对皇朝江山永固至关重要,那就是皇帝的大婚,毕竟有后才能有接班人。
   在清朝11位皇帝当中,慈禧太后的儿子载淳,也就是同治皇帝,有几大纪录入了帝王青史:其一,他是清朝最后一位以皇室直系血统继承皇位的皇帝;其二,从他开始,清朝皇帝再也没有生出儿子来。这样一个绝后的皇帝,娶亲却搞得空前隆重,因为他是继康熙皇帝之后,二百年中第一位以帝身在紫禁城里祭拜天地神明、敬拜祖宗高堂、祥龙迎娶瑞凤的。大清正渐入“同治中兴”佳境,朝廷上下自然乐于取悦皇帝的母后,把事情办得风风光光,如同国家大典。在此我们能够以当世之眼,重观彼隆重之时,要感谢一位洋人,他用文字及绘画,第一次也是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制作了皇帝大婚的版画纪念册。
   
   为了迎娶皇后,大清门开始修缮装潢,披红挂彩
   
   同治皇帝刚刚13岁(1868),慈禧太后便开始操心皇帝的终身大事,亲自谋划大婚数年。迎娶的日子定在了三年后,即1871年农历的十月十六日,西历应当落在了11月。几天前,《伦敦新闻画报》的特派记者兼画师威廉·辛普森(William Simpson)特地从伦敦赶到了北京,报纸可不能放过这桩大新闻,它的魅力,太吸引西方的眼球。辛先生想方设法,目睹了大婚的重要过程, 并用自己的画笔,将壮观的场景展示给好奇的英伦读者。
   
   辛普森的创作,我在不同的书店一共找到了7张,有几张是我为它们找专家上的色。不知道关于这件事,是不是还有散落在各地的版画。不过7张已经很不错,足以还原出当年大婚的铺张豪华。
   
   新娘子家门口的景象
   
   新娘进宫,仪式搞得很磨人,一定要绕道大清门,还要停在门里,由宫里的嬷嬷向她讲解婚事的程序及宫中生活的规矩。然后,她要被一步步抬过千步廊,才能来到紫禁城南门,就是今天的天安门。这一路可长呢,正好从广场纪念堂的南边走到城楼子下边。现在除了天安门,其他建筑都没有了。辛普森的创作为我们画了一条声势浩大的娶亲之路,也顺便帮我们留住了天安门广场140年前的样子。
   
   同治要娶的这位姑娘,娘家阿鲁特氏,蒙古正蓝旗人,家世显贵,与皇家沾亲带故,据说她家的高门大院坐落在东四一条胡同里。辛普森跑到人家门外去追星,只看到大门上花团锦簇,门外、院里都没有什么动静。原来时候早了,抬送嫁妆的仪仗队还没有到门口呢。
   
   华盖如海的迎亲仪仗队,向新娘的家进发
   
   皇帝大婚之前,要在这条路上撒一层黄沙,有人告诉辛普森,这是皇家独享的颜色。实际上,用黄沙铺路另有隐情。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要坐轿经过这条路,无数陪嫁珍宝也要经过这条路,可它坎坷颠簸,路过就扬尘,实在让皇家丢尽了脸面。要是有钱修路,哪能用黄沙来对付事儿啊,结果流传出皇家颜色专享的说头,老百姓自己寻开心而已。
   
   新娘的家到紫禁城之间的大路
   
   据辛普森说,一连五六天的清晨,这条路上的嫁妆仪仗队,前脚接后脚,遮天蔽日,像大蚂蚁搬家一般。得感谢各省官员争先恐后的进贡,东西多得不能尽数,其中一张娶亲图中还有大批的活物,能搜罗到的天下珍宝, 统统被集中到了京城。17岁的小皇帝,收获了大把的“忠心”, 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也挣足了面子。
   
   十月十五日的下午4点,迎娶新娘的队伍浩浩荡荡,从紫禁城向新娘家进发。按照大清皇室的规定,迎娶皇后要遵循一套非常繁复严格的规矩。远远望去,迎亲队伍前面是羽锦华盖开路,这是皇家最高尊严的象征。华盖的顺序、颜色、举旗人的爵位,都有严格的讲究。带领这支队伍的,是骑着大白马的皇叔,即道光皇帝的第五个儿子端亲王,他是整个婚娶仪式的司仪。最后面是抬花轿的队伍。抬轿人的行头,据亲眼所见者说是红袍上带着白点,显然下面的几幅画都被点错了颜色。每位轿夫都经过严格筛选,在这一时刻到来之前,他们已进行过无数次训练,有时轿中要抬着一碗水,要练到一滴水都不洒才算合格。
   
   新娘子的大轿过来了
   
   仪仗队的行动有严格的时间表,事先已请风水师精心算好。新娘上轿,大约在夜里11点钟,迎亲人马要早一点到新娘家大门前吹打,营造迎亲的欢乐气氛。午夜前,大队人马必须离开新娘家,否则就不吉利。从新娘家到大清门,要走半个多时辰,午夜12点前新娘一定要进入紫禁城。在大清门听完宫中嬷嬷的点拨,新娘要在凌晨2点前到达宫中。
   
   午夜迎娶的队伍是个什么阵势?辛普森为我们清点了一下,人员计有:端亲王骑马上,48匹小白马由内侍牵着,32人举旗,48人撑着华盖,后面又跟着20顶形制相似但色彩各异的华盖,192人提带“囍”字的灯笼,然后是骑在马上的其他亲王,迎娶新娘的32抬大轿,后面还有100个骑兵,200个步兵,无数供桌与华盖。除此之外,沿途遍布清兵,骑马的禁军头领来回跟着巡视。
   
   32抬的新娘大轿,稳稳地缓慢前行。精致的轿子,庄重典雅,轿身周围是黄色的帷幔。沿街的屋檐挂着花灯,路上也摆放了无数花灯,清兵手中举着“囍”字灯。想象月光里坐在大轿中的新娘淑静端慧,容德甚茂,心里充满对宫廷生活的憧憬,是不是有点中式的浪漫?此刻谁能想到“蕙质兰心秀并如,珣瑜颜色能倾国”的皇后,不过两年多的时间,就在同治帝诡异过世后,在寂寞中香消玉殒了呢?
   
   新娘的花轿走过之后,迎亲行列还长长的呢,所以辛普森的笔不能停,继续画着。两顶如北京一般人家用的轿子,也有8人抬,里面坐的是新娘的婢女,抑或只是刚刚册立的后位牌匾。十月十六日的早上,其实是同一天的凌晨,太后为皇上选好的其他嫔妃才能坐轿入宫。她们是不能走大清门的,只能走紫禁城的北门。
   
   大轿后面还有得看。没有那么花里胡哨,中间的那些背影,说明画的是昏暗中的偷窥。
   
   普通人家的婚娶,会在白天举行,很少有像皇家这样既大张旗鼓又偷偷摸摸地进行的。听到风声的皇城居民,谁不想挤靠在迎亲经过的大道上一睹盛事。但皇帝的大婚,哪是凡夫俗子可以随便观看、妄加评论的。朝廷早早贴出了告示,迎亲数天前,城市得清理戒严,只要有仪仗通过,任何人不得上街,更不得驻足观看。从图中可以看到,每次队伍行进时,还有拿着皮鞭、棍棒的兵勇站在队列旁边,严防任何闲杂人等靠近。当不准出街观看的指令传到东交民巷那些驻华使节耳朵里时,他们都忍俊不禁:按西方的逻辑来看,如果不让人看,干吗搞那么大的排场?这逻辑西人实在难以理解。
   
   窥视婚礼与贡品进宫的场面
   
   好在临街的四合院都有倒座,幸运的一家人可以聚在窗户前,用手将窗纸捅个窟窿,向外偷看,孩子们也跟着在屋子里起哄。有这么一家子,明白了辛普森的意图,同意让这几个洋人加入他们。大家贴着窗户,一看一晚上。
   
   同治大婚瓷皇帝大婚,慈禧太后特意为儿子打造了一套喜瓷,底子亦为显示皇家特权的黄色。此为黄地喜蝶纹花觚,也应当是仪仗抬着送入宫中的。同治大婚瓷耗资十三万两白银烧制,流传至今。
   
   所有的排场过了之后,还有一个小插曲,这是辛普森听宫内的太监讲的。同治皇帝在大婚前从未见过自己的新娘,洞房花烛夜好像也没有打动他的心。十月十五日子夜过后,他实在熬不住困顿,在新娘入宫之前,早已进入梦乡。直到两宫太后不断差人催促,他才被小太监唤醒,迷迷糊糊地来到坤宁宫前,按着要求走了一个过场,然后又回到自己就寝的殿内,继续他的美梦去了。
   
   谢选骏指出:满清倒台的原因之一,就是缺乏“保密法”,把自己的劣势掩盖起来。优势国家对劣势国家的观察,在平时,是猎奇,到了战时,就是情报蒐集了。所以作为劣势国家,后来的党国学会了沉痛的满清教训,把一切生活细节都当做致命的情报予以保密,以防优势国家无孔不入的渗透。
(2018/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