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生是一种酷刑]
谢选骏文集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生是一种酷刑

   谢选骏:人生是一种酷刑
   
   《他后悔活到104岁 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2018-04-30 苹果日报)报道:
   
   “我很后悔活到104岁,因为我的生活品质正在不断恶化。”被誉为“澳洲最长寿的科学家”、高龄104岁的古达尔博士(Dr. David Goodall),下星期将搭乘商务舱飞往瑞士,进行安乐死,结束自己的生命。


   
   1914年在英国伦敦出生的古达尔博士,是一位杰出的植物学与生态学家,1948年抵达澳洲,在墨尔本大学任教。他日前接受《澳洲广播公司》(ABC)专访时表示:“我很后悔活到104岁”,即使他身体尚称硬朗、并未罹患绝症,但“我的生活品质正在不断恶化”,“我很不快乐,我想死,这没什么好难过的,如果有谁想这么做而遭到阻止,这才让人难过”,“在这样的情况下决定结束自己生命,是非常合理的,我认为其他人不该干涉”。
   
   维多利亚省是目前澳洲唯一通过“协助死亡计画”(assisted dying program)立法的地区,但此法律仅适用于罹患绝症的人,由于古达尔博士并未罹患绝症,澳洲政府将不会对他的安乐死提供任何协助,“但我觉得像我这样的老人,应该享有完全的公民权利,包括让他人协助自杀的权利”,他决定把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寻求安乐死倡议组织“Exit International”协助,下月初就将离开珀斯前往瑞士,走完自己人生的最后一程。
   
   谢选骏指出:要说“生活品质正在不断恶化”,许多人的状况要比这位老博士更为严重,但是别人为何选择忍气吞声地活着,而他却不愿意继续忍受了?大概因为别人还有一种“希望所带来的麻醉剂”,而他却没有了这种大脑机能,所以不能忍受人生这种酷刑了。人生是一种酷刑,都是通过希望的麻醉,人们才可能以苦为乐的。人生是一种酷刑,没有人是自愿出生的,生命不是自己选择的,而是被他人强迫出来的——然后从小被灌输说生命是如何美好的谎言,至少是毫无根据的假定吧,等到活了一遍才全然明白过来自己原来是上当受骗了,所以伏尔泰临死的时候叹息说——“但愿我没有出生过。”其实这也不是他的发明,而是《圣经·约伯记》里的启示。
   
   约伯记 第三章
   
   此后,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
   
   说:
   
   愿我生的那日和说怀了男胎的那夜都灭没。
   
   愿那日变为黑暗;愿神不从上面寻找他;愿亮光不照于其上。
   
   愿黑暗和死荫索取那日;愿密云停在其上;愿日蚀恐吓他。
   
   愿那夜被幽暗夺取,不在年中的日子同乐,也不入月中的数目。
   
   愿那夜没有生育,其间也没有欢乐的声音。
   
   愿那咒诅日子且能惹动鳄鱼的咒诅那夜。
   
   愿那夜黎明的星宿变为黑暗,盼亮却不亮,也不见早晨的光线(原文是眼皮);
   
   因没有把怀我胎的门关闭,也没有将患难对我的眼隐藏。
   
   我为何不出母胎而死﹖为何不出母腹绝气﹖
   
   为何有膝接收我﹖为何有奶哺养我﹖
   
   不然,我就早已躺卧安睡,
   
   和地上为自己重造荒邱的君王、谋士,
   
   或与有金子、将银子装满了房屋的王子一同安息;
   
   或像隐而未现、不到期而落的胎,归于无有,如同未见光的婴孩。
   
   在那里恶人止息搅扰,困乏人得享安息,
   
   被囚的人同得安逸,不听见督工的声音。
   
   大小都在那里;奴仆脱离主人的辖制。
   
   受患难的人为何有光赐给他呢﹖心中愁苦的人为何有生命赐给他呢﹖
   
   他们切望死,却不得死;求死,胜于求隐藏的珍宝。
   
   他们寻见坟墓就快乐,极其欢喜。
   
   人的道路既然遮隐,神又把他四面围困,为何有光赐给他呢﹖
   
   我未曾吃饭就发出叹息;我唉哼的声音涌出如水。
   
   因我所恐惧的临到我身,我所惧怕的迎我而来。
   
   我不得安逸,不得平静,也不得安息,却有患难来到。
   
   谢选骏指出:按照约伯的看法,我可以想到的就是——人还没生下来就是奴隶了,因为没有一个人可能选择自己的诞生,自己的命运都是被他人决定的!这才是奴役的起源。这种看法比日内瓦的野蛮人卢梭“人生来是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的胡说八道更合逻辑并且更加接近事实。这种毫无选择余地的强加,使得人生不得不成为一种酷刑。
(2018/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