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文集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所观察到的现象,大家都注意过了,那就是“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但是,该书对此“二律背反”现象的解释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竟然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低估了川普”才导致了“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它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说,习近平的政策是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攘外先于安内”的。但其实呢,对中国的情况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和现实都一直是“安內先于攘外”的。也就是说,中国的外交向来都是为内政服务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政府能从国内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能从国外得到的。这和德国与日本正好相反,而与俄国与苏联比较一致。“安內先于攘外”的样板之一就是毛泽东当年叫嚣的“世界革命”,其实只是为了在文革期间的动乱中,转移视线、控制国内罢了。美国人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基本上是错误的——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五十年前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中国低估了川普 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2018-05-04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最近出版新书说,习近平,不会担当起其所宣称的全球化领导地位。
   
   中国争取全球化领导力的自相矛盾
   
   易明说,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
   在这本名为《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的书中,易明说,“习近平革命最终的目标是他的‘中国梦’,也就是伟大中国的复兴。”
   易明在书中写到,习近平在充当全球化领军人的同时,中国显现出了与全球化根本原则格格不入的做法,威胁自由世界的准则。她说,中国没有展现出全球化国家的特征,更没有去接纳和倡导自由开放的政治和经济价值观。
   她例举说,习近平力求控制资本外流,限制外国公司在中国本土的竞争机会,并强迫在华外国企业向中国企业转移关键技术。
   易明在书中说,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习近平试图逆转信息自由流动的趋势,阻碍中国与外部世界的信息交流:新法规限制大学教授使用西方社会科学教科书、禁止讨论西方政府治理和经济学理念;因为政府害怕人民接受西方价值观,中国市场上的外国媒体和文化产品越来越有限,网上内容也限制重重;法律对中国公民社会与外国非政府组织的交流重重设限,给外国NGO与中国伙伴的资金往来和项目运营带来困难;中国还无视国际法原则,拒不接受南中国海领土争端问题上的国际冲裁结果。
   易明说,在习近平治下的新中国的趋势特点是,对内在政治和经济生活中再次强调主张国家的作用、对外以更有雄心的方式推广中国的作用,外界必须学习如何利用习近平正在施加的影响力和权力手段,保护和推进自身的利益。
   
   对美欧失望,一些国家投向“中国模式”
   
   易明警告,习近平的这场革命,是一个非自由国家试图在自由世界准则中寻求领导力的过程,这给美国带来了一系列挑战。她说,习近平试图在全球推广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发展模式,希望成为那些对美国和欧洲自由民主模式失去信心的国家的标杆。
   易明本星期在华盛顿的一场签书讨论会上说:“我认为中国模式正在向外输出,输出的是中国模式的专制主义,不是输出共产主义。中国认为自己更有能力应对国际社会、更有能力改变人权机制,中国得到了那些同样也是专制政权的支持,这些政权看到了中国模式的好处。”她说:“我们美国常常说,当我们找到民主国家成为伙伴时,我们会做得更好;我想中国认为,把专制国家拿来当伙伴,对他们会更有好处。”
   她举例说:“中国在埃塞俄比亚、苏丹、南苏丹、肯尼亚等等很多非洲国家培训这些国家的官员,在东南亚一些国家也有培训。中国有一个培训千名南美国家年轻领导人的项目,给他们提供政治培训,教他们如何管理人民群体、如何管理宣传、如何取得政治稳定——要的是中国方式,而不是颜色革命。”
   
   易明:中国低估了川普
   
   在美中关系方面,易明认为中国在贸易和朝鲜问题等方面低估了美国总统川普的决心。她说:“首先,他们没有理解减少双边贸易逆差这个首要议题对川普的重要意义。这是他在竞选期间做下的承诺。在中国和亚洲方面,减少美中贸易逆差和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他明确表达的两个重点外交政策。”
   易明说,美中贸易逆差在川普就任的第一年和今年第一季度不降反升,“他早晚要对这个问题受到问责,这是一个他用来嘲讽前任美国总统的议题,所以我认为川普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取得进展。”易明还认为,中国之前没有想到川普如此难以捉摸。“川普决定与金正恩会面的决定让中国吃惊,中方忙于应对,希望他们的利益仍然能得到体现,希望自己不会被排除在外或被蒙在鼓里。美国最近推动的《台湾旅行法》也是一样。”易明说,“所以中国现在开始意识到,他们并没有完全把川普研究透彻,他们不完全确定川普会做什么。”
   
   中国与全球化掌舵手的地位还有一定距离
   
   川普上台后主张“美国优先”,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巴黎气候协议、敦促欧洲和亚洲盟友分担防务开支、威胁对外国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与此同时,习近平在多个国际场合强调全球化的利益。他在今年4月举行的博鳌亚洲论坛上宣称,“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但易明在书中的结论处写到,即使在那些美国影响力被削减的领域,当中国面临国际事务“检验”的时候,并没有扛起全球化的大旗。她说,国际难民问题的工作由加拿大和德国牵头;日本和澳大利亚领导地区贸易;美国暂停向国际计划生育项目的援助后,荷兰政府追加了拨款……即使在中国的“后院”,在朝鲜核问题和缅甸难民危机问题上,中国也没能提出有效的解决法案。
   易明说:中国的全球领导力主要局限在那些可以容易地推进自身利益的领域,例如通过“一带一路”倡议执行的经济发展项目、以及上海合作组织这样的预防恐怖袭击和民主革命的安全合作。
   她最后说,在网络主权、人权、南中国海和台湾的主权主张、贸易、投资做法等等一系列问题上,美国和中国的重点要务、政策和价值观都不一致——中国对外面世界的思想、资本和影响关起国门时,不会成为全球化世界的领导者。
   
   谢选骏指出: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亚洲项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第三次革命——习近平与中国新国政》(The Third Revolution: Xi Jinping and the New Chinese State)所观察到的现象,大家都注意过了,那就是“习近平一方面把自己定位为全球化的领军人,另一方面控制资本、信息和商品在中国和外部世界之间的流动,这是当今中国最大的自相矛盾(paradox)。”但是,该书对此“二律背反”现象的解释却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它竟然认为这是由于“中国低估了川普”才导致了“习近平领导全球没戏”。它这样说的潜台词就是说,习近平的政策是德国和日本那样的“攘外先于安内”的。但其实呢,对中国的情况稍有了解就不难发现,中国的传统和现实都一直是“安內先于攘外”的。也就是说,中国的外交向来都是为内政服务的,因为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政府能从国内得到的利益,远远超过能从国外得到的。这和德国与日本正好相反,而与俄国与苏联比较一致。“安內先于攘外”的样板之一就是毛泽东当年叫嚣的“世界革命”,其实只是为了在文革期间的动乱中,转移视线、控制国内罢了。美国人真是太不了解中国了!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基本上是错误的——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从五十年前直到现在,都是如此。
(2018/05/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