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谢选骏文集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谢选骏: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土改运动是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的起点。
   
   


   《土改回忆,“斗地主”从来都不欢乐》(微思客2017年04月16日)报道:
   
   微思客,FM部&公共关系部部长,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硕士研究生。
   
   “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早在几十年前就睿智地发现,“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农民问题,农民最大的问题是土地问题”,对于土地改革,他认为“自始至终是一场激烈争夺政权的阶级斗争”,因此在这场激烈的斗争中,暴力是不可避免的。
   
   从建国前老解放区开始实行的土地改革,到建国后在新解放区开始实行的土地改革,每一个地方的土地改革都具有特殊性。笔者通过田野调查的方式发现,土改中的“暴力”行为在不同区域表现出了不同的对象、手段、原因。
   
   由于笔者所调研的地方都是在建国后开始土改的,所以本文主要描述的是建国后的土改运动。
   
   谁是斗争对象?
   
   建国初期,党中央提出了“肃清国民党残余、特务、土匪,推翻地主阶级,解放台湾、西藏,跟帝国主义斗争到底”的总方针。因此建国初期的土改,就是为了贯彻这一方针所采取的重要举措。
   
   在土改中,一般分为三个步骤:(1)减租减息,清匪反霸;(2)划成分,斗地主,分田地;(3)建设组织。在这个过程中,斗争对象分为三种,土匪、掌握大权的豪绅恶霸和地主。
   
   在采访的过程中,受访农户印象最深刻的,大部分人也都直接参与的,是斗地主。
   
   那么地主是谁? 毛泽东在《怎样分析农村阶级》中对地主做出了这样的界定:“地主占有土地,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劳动,剥削方式主要是收租地租。” 但是这个界定有些模糊,在具体的实践中,土改工作队根据当地的情况,进行了界定,所以每一个村的地主情况都是不同的。
   
   浙江省丽水市龙泉市
   
   “地主么,不仅田地多,还有房子,还有长工啊的就是地主。”
   
   “工作队来村里做调查,农会来定义成分的。50亩地以上是地主,20-50亩是中农,10亩以下就是贫农。”
   
   浙江省绍兴市嵊州市
   
   “富农的话,是有土地,多不在多,不在于多少,你哪怕 有两亩土地,你全部不劳动,全部租给像我们这样的人家,自己不生产,靠出租生活的人家都是富农。这就是富农。土地比较少的是富农,土地比较多,房产比较多,就是地主了。靠这个长工剥削的就是地主了。”
   
   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
   
   “地主是三个长工以上吧,土地的话……(回忆)几亩以上这样的,还有一个房子,这样的话算地主了。”
   
   “那时候需要评成分,一个是土地,一个是是否招长工。家里产业多,还有2个以上的长工的,并且自己不干活的是地主。家里产业比较多,但是只有一个长工的,并且自己也干活的,那就是富农了。”
   
   以上,我们不难看出关于地主的划分,生活水平的高低是一项重要的指标。即通过土地的多寡,长工的有无,生活质量的高低来确定地主的身份,由于没有根据剥削程度来进行划分,因此在具体的实际工作中也出现了混乱的局面。
   
   “地主富农每个村都是有的,10个人里面就必须有一个地主的,就是要找出一个最有钱的,如果是三个人中,这三个人中,有的人口是一,有的人口是五,我的是一亩,我就种了五亩,那么我就成了地主了,也就是说每个村里都是有地主的。我就嘚挨批斗了,每个村都有的。”
   
   在土改进程的后期,特别是在土改复查的时候,有些地方更是出现了扩大斗争面的情况,即富农,部分中农也都成为了斗争对象。
   
   以什么样的方式斗?
   
   由于小农经济的特点,在斗争运动之初,并没有马上得到回应,为了动员贫苦农民参与斗争,在这之前,土改工作队会进行访贫问苦,并且在开批斗大会前,会进行诉苦大会,进行情绪渲染。
   
   农民的情绪调动起来了,批斗地主也就能顺利进行。至于斗地主的手段,分为血腥斗地主和和平斗地主。血腥斗地主的手段包括,放蚂蚁窝,跪石子,冬天让地主赤身跪在在风口,让地主一边跪着一边用手高举砖头,如果胳膊弯曲了就要被旁边监管的人打。或者还有一些侮辱性的手段,例如在地主屁股后面绑上扫帚,让他们说自己是狗——手段往往兼具了血腥和侮辱性。
   
    “有些地主是比较坏一点的,就会去拉台上去,让他们跪在戏台上,然后下面的人就斗斗这样子的,斗完后这几个比较坏的地主是被枪毙的,有几个地主还是比较好的,一般斗完之后就算了。”
   
   “有的,甩巴掌,那时候台上不是还有工作队么,他们就在身后,给你们撑腰。也不会做劝客的,阿斗(注:当地的地主)也不敢反抗。那时候他的衣服都是被扒下的,就跪在风最大,最冷的地方(语气带有同情)有些人就算同情,也不敢说。”
   
   和平斗地主则最多是一种象征性的, 没有采取过激的斗争手段,就是让地主跪着,按按头,表示地主已经被打倒,贫农们取得了胜利。
   
   “那时候我们有开会去斗他的,但是没有怎么斗的,那时候就是意思意思的,稍微批评下,头按按的。”
   
   “那时候就是把地主绑起来,让他们跪在台上,后面就是工作队撑腰,大家也都不敢做啥的嘞。工作队就是把地主的头按按,让地主老实一点。”
   
   但不管暴力斗地主还是和平斗地主,挨打则是必经的环节,动手的一般是情绪被渲染起来的农民,面对过于木讷怕事的农民,工作队有时只好亲自动手。
   
   为什么会暴力斗争?
   
   土改的条件是发动群众,但是在当时发动群众首先就遇到了困难。
   
   发动“斗地主”的第一个困难是农民的天命观。农民们普遍认为,穷是因为命运决定的,而非来自地主剥削。他们对地主的认识归咎于命好,对于自己的穷归结于命不好,从而并不会想起来反抗地主。
   
   第二个困难,是农民的后怕心理。由于贫穷的人在旧社会无处伸冤,反而会带来更残酷的欺压和报复,因此,即使有农民想反抗地主的欺压但是由于怕地主报复而不敢反抗。
   
   “目标不是财产平等,认识联合穷人反对其他人”,所以在这场运动中为了更好的联合穷人,土改工作队就必须找出一个“引子”,这个引子就是阶级敌人,但是农民不懂何谓阶级,于是工作队就在村里找那些富裕的,欺压村民的人。意图通过让群众诉冤,让地主坦白反省的说理教育方式来提高农民的阶级意识。激发农民的仇恨
   
   土改中出现的大量暴力行为,和土改工作队这种激发群众仇恨的行为是分不开的。在积极分子的带动下,群众们被情绪渲染,受过“教育洗礼”的群众阶级意识获得觉醒,开始认为自己的贫穷是因为地主的存在。实现了“地主养农民”到“农民养地主”的思想转变。
   
   到了后期,对群众的阶级教育演变成了一场由土改工作队精心导演的向旧制度开火的大会。“在共同的激情下,我们在集会上变的易于激动,情绪高昂”,正如涂尔干所说的,在这样被仇恨的情绪渲染的大会上,每一个人都会变得异常的激动,暴力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由于这样的暴力是在土改工作队的默许和支持下的,群众更没有了后顾之忧。
   
   造成暴力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正确执行政策和放手发动群众这两个方面无法协调。 在土改复查期间,针对有些地方出现的政府包办斗争情况,中央提出了放手发动群众的号召,进一步释放了“人类的天性”
   
   在山东莒南县当时就提出了“七七指示”指出:“各地在土改复查时,必须放手发动群众,大权必须交给百分之九十的农民,一切事情,依靠他们自己去办,依靠他们自己动手,而不是少数人包办强波命令的干部路线”
   
   然而,在解放初期,农民的条件尚不足以开展有序的革命斗争,翻身的“农奴”获得了权力,他们就以最简单直观的方式——以牙还牙来对待地主,以前受了地主多大的压迫,就以多大的仇恨报复回去。
   
   笔者通过口述访谈的形式,回顾了土改的那段历史,过去粗暴式的土地改革已经结束,然而当下土地财政又带来了财富、文化多方面的矛盾,我们难免会问,当下一轮土地改革来临,翻身的人是否会再举起拳头?
   
   谢选骏指出:对于良民来说,“斗地主”从来都不欢乐;但是对于土匪来说,“斗地主”才是欢乐的。因为,“斗地主”可以使得土匪成为超级地主。土改运动是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的起点,所以说,“与人斗其乐无穷。”
(2018/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