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孙丰文集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判断能不能改革须先弄请共产党是什么
·凡构成独立理念的政党都必是异教邪说!
·从来就没有“党的领导”这回事!
·“两个不能否定”所针对的是“水能覆舟,舟之将覆”
·达不到摧毁现有政治制度的境界,发动不了改革
·鸡生蛋还是蛋变鸡?知识管人还是人管知识?
·为什么说共产党绝不能发生改革?
·挂羊头卖狗肉至少以羊肉为价值,
·内政也必须服从人政,因为只有人才有政!
·苏共解体“教训说所证明的不过就是“心已死”
·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是:见共必铲!
·“人权”就是冲着阶级才成为必须
·三权分立必造成“灾难”,但只限于狼们。
·在赵简子把狼砍死前,狼总是理由满满!
·俞正声:社会主义就好在“黄敬自杀,强声外逃”
·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好”就“好在……”
·对习近平的“五大优势”的批判(一)
·理论优势“优”在哪里?就优在只恃“力”而决不讲“理”上!
·“政治优势”就是用暴力对付理性的供认不讳!
·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炸死、烧死!这李群真牛啊!
·所谓“文化自信”就是以攻击为观念的文化
·科学发展观证明胡锦涛整个一个二百五!
·三个代表的要害是:只有被代表才有做人的资格
·先进文化即侵略文化!
·中国的问题归根结蒂是个政权不法问题
·从客观上看,人是先成为人,而后做人
·“共产主义”之做为主张,是对着什么的?
·先进文化就是侵略文化或驾驭文化!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
·如不认定“自己灭亡在即”又何来吸取教训?
·人类的历史永远是从特殊向普遍的过渡
·吃人的是罪恶的政治,并非政治都吃人
·需要民主与法治的不是“中国梦”,而是中国,
·改革,革什么?就是革掉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信念?
·改革就是革掉共产党!
·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理,这个理天然反改革!
·答王淮伟《如果没有祖国,你什么都不是》
·这样的国还是不爱的好!
·潘汉年爱国爱出24年大牢
·这国该不该受?请去查中共早期文件、史料----看
·也谈真、善、忍
·怎么打虎也救不了党,因为党的不合理法才是危机的正根!
·“宇宙真理”所说就是真理都是普世的!
·其实普世性就是合法性!且绝对合法性!
·是国家在地球上,不是地球依附在国家!
·人能说话,故可有敌对势力;可环境大气无言呀
·周永康行为又一次证明:互作用是一切政党的生命之源
·薄熙来,周永康都坚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呀!
·共产主义伟大理想与信念即基督教的来世天堂说
·谁来对周、薄进入最高层负责?
·共产党何曾有过让人兴风作浪的雅量?
·周永康是西方敌对势力在党政军中培养“魅力领袖”?
·老虎吃了、伤了的的人呢?昭雪冤案更紧迫!
·原来“分配不公”是西方敌对势力捣的乱!
·“分配不公”造成了人民拥护、社会融洽、国家安全!超牛!
·三个“总”都讲亡党亡国,但心理状态各异
·这“十面霾伏”是西方还是东方……敌对势力?
·党若亡了,习近平还能不再是习近平了吗?
·“以法治贪”治不了贪!因为“法”并不=自身合法
·人立的法并不是第一原则,未必合法
·朝鲜与周、薄事件证明----一党不是党!
·革命合法性即抢劫合法性!
·“杀张成泽乃朝鲜内政”,实是恶狼惜恶狼!
·不包含平反冤、假、错案的打虎不具有人民性!
·“形式、官僚、享乐、著靡”都只是风气而不是主义!
·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这个句子通不通?
·“三代表、科学观、中国梦”就是四凤!
·改造大学新闻,是对人类伦理根系的摧残!
·改造大学新闻系,是对人类伦理根脉的摧残!(2)
·邓、江、胡的不同行为,却是同一个呼唤----
·邓、江、胡间的斗争就是对多党制的呼唤!
·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不了改革!
·章立凡把话说倒了,应为“共产主义是毛泽东的负责产”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1)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16位省部官员落马证明“马主义教育”是扯淡!(2)
·周、薄也喊“巩固党和人民团结奋斗的共同基础”
·是共产主义犯法还是“异见人士”犯法?
·“革命”与“正能量”都是本己性自涵
·雾霾攻陷中国,证明“科学发展观”就是“形式主义”!
·“科学发展观”是最典型的煞有介事!
·科学在心外可操作,是器,谓之形而下;“观”呢?
·“不做李自成”不过就是张决心书
·做了李自成又有何妨?只要人人过得好。
·共党当世英雄者,就应沦自已为李自成!
·这份文件是“历史顺势还是逆势”下的?
·既是官场丑闻,为什么还要对“敌对势力”亮剑?
·政治局会议承认自已是恶覇坏蛋
·胡德平注意:理论只有有效性,没有先进性。
·习近平的只有人话没有党话的新年贺词!
·吴稼祥“习李一年远超胡温十年”之说不怎么严谨
·共党的当世英雄者,就应甘愿把自已沦为李自成!
·到底是“势力”敌对,还是党性本恶?
·得道多助,失道当然寡助!--对火烧领馆的评说
·不在于習是否想做事,而在于他懂不懂事
·“黄牛的品格千里马的气势”是要有就能有的吗?
·在王军涛论点上来比较国民党与共产党
·是政法委挑衅国民,还是国民挑畔政法委?
·拍蝇打虎所指全是果,时过境迁复又生,何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打铁是需自身硬,国治却靠讲诚信
   
   为什么?因党只是一纸合同,合同是当事者履行的凭据,凭据只是纸一张,何来的情真?所以共党的党性从头至尾全是欺与诈!因它拿凭据超越了人性。


   
   
   但“党外有党”的党,尔虞我诈被党与党的对抗所吸收。因党对党的对抗是公开的,明显而急迫。需党内的一致才能对付外党,一党的尔虞我诈性就让位给党与党的公开对抗。但党与党之间的对抗并不能把人也给吸收了,所以党外有党条件下便剩下了人的真情。可证——
   
   
   政权并不赖于党,是赖于人心。政治只系于人心,故应该灭党性!
   
   
   现代政治是政党政治,这个“政党”只指党外有党的党。尔虞我诈的可能已被党与党的公开对抗所消耗,所以民主的可能就赖于多党的对抗与竞争。多党政治并不是建立党性上,而是建立在人性上。因党性已被多党的互间性所耗尽,剩下的只有人性。党外有党在事实上就=没有党,所以多党政治就是无法把尔虞我诈进行下去的政治。互牵互制消耗了党性,余下的只是为政权吸纳社会才智的功能。多党政治是政权在履行社会管理,政权不是也不能超越社会,更不能驾驭社会。可一党政治的权力不是履行管理,而是凌驾社会,是对整个社会的强制。
   
   无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还是邓氏四原则,或是中国共产党代表最广大劳动人民群众的利益,或是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以及党的政治规矩,不准妄议中央……等等,都不是知性证明的课题,而是强人的硬件规定或刚性命令,是对普遍与必然性的超越。别忘了:普遍性与必然性是永恒真理,因而一党专制必是对国家的凌驾与对国民的奴役。一党政治是把国民理解为“被征服的俘虏”,是胜者的一种征服心理。
   
   
   上节的立论是——“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本节又说“党性永远就是尔虞我诈”,好像又承认了“党性”。这是不是立论上的矛盾?如果你注意到:我们的上节立论跟上就完成了对人性与党性异同的界分——人与党人是同种,可能的都是人性。只是人性说的是种性的无差别性,党性是能以党的名义对利害作出分野的八对特殊人群的利益捍卫,因而是特殊人的人性。特殊以普遍为相对,是对普遍与必然的割裂与凌驾,是对人性普遍性的任意歪曲。
   
   
   习近平就是任意歪曲普遍性的一条恶棍、疯狗!
   
   
   关于“法”?我们已说:普遍性与必然性就是法,凡合于普遍性与必然性的就合法。特殊性与差别性是针对普遍性与必然性的,是对普遍性与必然性的割裂与歪曲,因而不合法。共产党以特殊性为成立,所以共产党不是合法的党,是对人类理性的践踏,应毫不足惜地予以歼灭!凡不出自人类理性普遍与必然的东西,都不合法,应予以消灭。谁让它成立在特殊性上呢?消灭共产党是天理!
   
   
   无论多么杰出多么伟大的个人,无论以多么崇高的名义,建的是什么名堂的党,其目的多么高远,只要党就是由人所建,因而加入了党的人与没加入党的人依然还是原来的人,既没多二斤肉也没少二斤肉,还是原有的欲望,其欲还是趋福避祸。其意识还在生命内,是生命的构成部分,但生命却不是意识的构成成分。所以——
   
   意识是生命的机能,生命却不是意识的机能!又所以——
   
   是机能就服从并服务于生命,生命却决不服从机能。
   
   共产主义却是命令人用生命来服从由机能所创建的“共产主义”这个特殊意识——鞋子是用来保护脚的,脚却不是保护鞋子的!共产主义是鞋子呀!它的义务是服从并服务于人,共产党却要我们牺牲性命去保护这只烂鞋子。可见共产党不知——
   
   是人在建党,不是党来建人!
   
   只要是人在建党,建了党的那些人就依然还是原来的人,他们不会因建了党就摇身一变而成了党。所以一切用党的名义、党性的名义所发布的那些理想、信念、纪律、规矩……全是骗人的,是为欺压百姓的,如果共产党不是为骗人欺压人,他们本与我们是一样的人,是人干么不说人话而非制造出些党话来呢?
   
   
   人话什么样?人话就是吃、喝、阿、尿、睡,柴、米、油、盐、醋,是庭院洒掃和担水砍柴,是父母子女,昆弟、朋友,是推己及人。是不攻击不侵犯,是助人……
   
   党话什么样?党话就是伟大理想、崇高信念,就是宁可三天不吃饭,也不能一日不学习思想,就是雷锋的那些胡扯八道,就是薄熙来、司马南、孔庆东,就是三块婊、就是习思想是当代的马克思主义……
   党话就是双手拥护枪斃林昭、遇罗克、张志新、孙志刚、聂树斌、呼格……党话就是烧大烟是为人民服务,身中七枪腿都断了的黄继光竞能跳起来扑上去以身堵枪眼……党话就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党话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是帝国主义……
   
   
   从“人在建党,不是党来建人”这个公理里,能推出的是“党是人的工具”,党在任何条件下都不能超趉社会。党出于人,不是人出于党。得出的结论只应是党来服从并服务于人,不是人来服从党。人可以愤怒地暴操共产党它娘,党却不可来伤害人的娘。人把党操死不犯法,党伤人一根耗毛也犯法。
   
   
   只要是人,不管他在不在党,都是人。只要是人,就能通过格物以致良知,致知能使人意诚,意诚能保正心正。心正的人的身必修,有较高的境界,身修就是明德、新民、至善,除此人生不再有别的目的。人一生就是对道德的明确:对社会气象的刷新,对至善人品的追求:此可以贯彻于人生的任何领或方面。无论是父母与子女、领导与被领导,元首还是凡夫俗妇,是医还是相,是教人还是被人所教,是为农还是为商,是打工还是顾主……只要事关人生存的角角落落,只有一个如何才能做仁人,做至善之人的境界问题。一个有道德的人那怕是乞丐,他宁可守贫而不会去偷去抢,他若经商则必老幼无欺而不见利忘义,处险境中他会舍己去救人,路见不平他会除强以助弱,这样的乞丐若做了元首,他一定体恤下属,关心普众,决不会鸡狗升天,耀武杨威,飞扬拔扈。所以说道德,在任何条件下任何环境中都是人类公德。是人类品质的唯一。
   
   先进的、积极或模范的共产党员只是对上级的追随,只知跟屁,不是对人类生存领域的普遍关怀。
   
   有德的人处处都讲德,
   
   讲党性的人只在有事关利害方面才搬出党来。
   
   故老孙惊世曰:道德是普遍的完满,是至善。
   
   党性则是在有势力者的眼皮底下的屈膝。
   
   道德是真善,
   
   党性是伪善。
   
   世界是人的世界不是党的世界,所以我们只立讲人德,弃拒绝党性!
(2018/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