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提醒贾庆林先生》
·致冒名者:请不要冒充东海说话!
·东海老人:关于鲁迅略答胡胜华先生
·《一枭已死,木鸟新生》
·儒家文化是最大的软实力(东海老人随笔六篇)
·东海老人:把孔子像挂到天安门城楼上
·知识分子的良知,剖肝输胆的呼吁
·《无论东海第几流,鲁迅终究不入流》
·《更名启事》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反华】反对中华文化、中华文明、中华民族,都属于反华。儒家是中华文化的主统,中华文明和中华民族的缔造者,故反儒是最根本的反华。反对中道道德、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抹黑中国历史,都属于反儒。反儒反华是最大的道德反叛、思想反常、文明反向和政治反动。

   【概括】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周新城这句话没错,然复须知,共产党人的理论要消灭的不仅仅是私有制。在学术上,要消灭唯心主义(唯物主义之外的所有学说都被定义为唯心主义);在信仰上,要消灭宗教和一切非马家信仰;在政治上,要消灭资产阶级,消灭国家……

   【恶人】或问小人与恶人之别。答:恶人是小人中的小人,小人之尤。小人是欲望之奴,但四端尚存,有善有恶,可善可恶;恶人是邪欲恶习之奴,四端泯灭,易恶难善,恶多善寡。小人可能与人为善,恶人对邪恶有着强烈的路径依赖,只能与人为恶,助恶为乐。对于小人,应该宽容;对于恶行,必须严惩。

   【态度】君子在政治上比较随缘自由,既不一味进取,也不刻意隐退,而是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如果得君得民,得到人民的推重或君上的重用,就努力行道于世,兼善天下;如果不被信用,就藏道于身,独善其身。同时,通过各种方式传道解惑,把真理的火种传播开来,流传下去。

   【政教】政教分离是必须的,这是现代西方的正确选择。任何宗教,一旦凌驾于政治,用来指导政治,都会制造人道灾难。所有宗教都是立足于彼岸世界的,即使正教,也缺乏必要的政治正义和制度关怀,遑论邪教。在政治性领域,宗教必须靠边,这是国家之福,也是宗教之幸。

   【宗教】论礼,姑且承认孔子曾学于老子;论道,则老子远逊于孔子。但老庄及其徒子徒孙都原则缺乏自知之明,妄自尊大地充当老师。佛教徒也一样,自以为比儒家高明,即使尊孔尊儒,也是居高临下的,比如说孔子是儒童菩萨。与其说是尊重,不如说是贬低。

   【宗教】宗教有信仰言论自由,包括批评儒家的自由。但论文化道德,宗教没有批评儒家的资格,就像庶民对圣贤君子有批评的自由但没有批评的资格一样。而政府管理宗教和儒者谈论宗教,则是天经地义的。宗教本身固然是出世法,但宗教事务却是世间大事,直涉政治。

   【三家】违反常情、常识、常理和人道人伦者,纵有得于天,所得不全;有证于道,所证不圆。唯儒家全得圆证,道器不二,圣王不二,天人合一。天道与人道相辅相成,高明与中庸亦相辅相成,中庸之道作为高明。可以定论:那些自以为比中道高明的道,比孔子高明的人,即使高明,也很有限。

   【三通】学术有正邪,正学有高低。儒佛道自由主义都是正学,但自由主义知人道而蔽于人道,不知天道;道家知地道而蔽于地道,不知人道亦不知天道,佛教类似。唯儒家三通:上通天道,下通地道,中通人道。故王道政治,上能敬天顺天,下能保民亲民。若有机会辅助儒家共建王道,佛道自由主义当引以为荣。

   【三家】儒佛道有同有异,异处不能苟同强通。例如,儒家择善固执允执厥中,佛教主张去尽我执法执;儒家以直报怨大复仇,道家主张以德报怨;儒家守仁执义崇礼重法,道家以仁义礼法为赘疣和桎梏……或谓对三家一视同仁,不知其人如何调和此类冲突。面对君父大仇,是设法复仇还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三家】佛道过于兴盛的国家和时代,政治品质会严重下降,如南北朝、武则天朝、元朝等。至于佛国,政治教育经济军事科技统统不行,乱象丛生,面对外寇更是一筹莫展。从公元十世纪开始,印度北南陆续被伊斯兰入侵,无数佛徒被屠杀,无数寺院被毁灭。佛教在印度本土一蹶之后,一直不振。

   【三家】佛道无力导良政治,但毕竟于道有得,若能安守本分,安守地道,也可助儒家教化,为盛世增光。奈何佛道中人往往虚骄狂妄,喜欢凌驾儒家。尤其是道家,对儒家的误会轻蔑,自老庄始。依五常道标准,老庄修辞不能立其诚,皆妄人也,《老子》《庄子》皆充塞着游言浮辞妄语戏论。

   【三家】佛教鼓励超越佛魔分别和对佛的执著,儒家则不许超越正邪善恶的分别和对正善中道的执著。禅宗可以诃佛骂祖,可以杀佛杀祖,甚至欺师灭祖如提婆达多,都被辩称是为了从反面助佛成就道业。这些言行在儒家是绝不允许的。反孔反儒,便是自绝于儒门,自绝了圣贤君子之道。

   【南怀瑾】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大度看世界。三千年读史,不外功名利禄;九万里悟道,终归诗酒田园。这两句话很流行,据说是南怀瑾的开示。前一句大而不中,是杂家的自我写照。后一句有点不知所谓。三千年历史,功名利禄之外,还有此伏彼起的道德光明,有无数铁肩担道义的仁人义士。南老何以不见?

   【南怀瑾】佛为心,道为骨,儒为表。这样的人,心表各异,内外不一,似佛非佛,似道非道,似儒非儒,貌似贯通,实为强通,有自以为是、自欺欺人之嫌。佛心无心,涅槃空寂;道骨非骨,逍遥虚静,装上一副儒表,意欲何为?圣贤君子,至诚无息,自强不息,儒心儒骨儒表,表里完全一致。

   【击蒙】或赞美蔡元培曰:“君子能有容忍异己的雅量”。殊不知,君子仅有雅量是不够的,更要有认识异己、明辨异议、批判异端、善善恶恶的能力。异于自己之人物是否正人,异于自己之议论是否正确,异于君子之道者是否正道,君子要有明辨功夫。该赞成的赞成,改容忍的容忍,该批判的批判,该驱逐的驱逐!

   【答客】或问:有人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又有人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两种观点针锋相对,到底那一种对?答:都不错。不过,政治对人民的影响显性而直接,人民对政治的影响潜在而间接。归根结底文化才是决定性的,主体文化从根本上决定着民德民智和政治制度品质。

   【辟马】马学马制,相辅相成。要改革马政马制,就必须对马学进行深入批判和清算,取消其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地位。这是改革唯一正确而有效的办法。马学不去,马政马制都得不到根本性改良,官德民智也得不到根本性提升;马学不去,各种政治罪恶、社会乱象将此伏彼起。无论怎样努力,都是治标之举。

   【对联】以利沙群友赠联曰:“以赤热心,作冷静语,道义铁肩,莫厌雄文多讽剌;含慈母泪,写沉痛书,文章辣手,共知东海有深期!”很喜欢。唯东海在批评错误、抨击邪恶的时候,大多正言直说,真言直发,不用什么艺术手法。讽剌不如改为正刺,意谓正面直接、针锋相对的刺。

   【孙蒋】孙蒋都信仰耶教,同时颇能尊重现代文明和儒家文化,可称为耶教杂家,三民主义本身也是一种中西杂交苟合而成的杂学。人是杂人,学是杂学,党是杂党,焉能把国家建设好?所谓民国,上不能敬天,下不能保民,政治昏庸,社会混乱,号称中华,实非中华,根本原因就在于孙蒋思想文化太杂乱。

   【一多】思想市场必须多元,指导思想必须一元,而且一元化的必须是正善的思想。只有正善的思想获得主体性、指导性的一元地位,才能建设良制良法,保障思想市场的自由多元。例如,只有自由主义一元化,才能建设民主制度;只有儒家一元化,才能建设礼乐制度。礼制和民主都能尊重维护庶民的自由。

   【垃圾人】美大卫•波莱《垃圾车法则》中,位列第一的是:“与垃圾车擦身而过,是幸福和成功的钥匙。”东海也有一个垃圾人定律:垃圾人最容易被垃圾人所毁。这里的垃圾人指所有劣质人,包括充满负面情绪者、品质败坏者和奸恶凶暴之徒。这里的毁,包括诋毁、毁害、毁容、毁灭。

   【垃圾人】这个东海定律,符合儒家义理。孔子说:“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同样,珍宝被珍惜,垃圾被毁弃,自取之也。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也是这个道理。引而申之,恶社会必有恶势力乃至恶政权磨,反孔反儒的社会,只有反中华反人道的政权才能成功和稳定。

   【垃圾人】马邦垃圾人特别多,是因为文化、政治、教育三界垃圾化严重。窃据意识形态地位半个多世纪的马列主义,就是文化垃圾,而且饱含极权主义、民粹主义和物质主义三大剧毒。洗出来的马脑,既拜权拜力,又拜物拜金,既逢君之恶,又逢民之恶,或者本身就是恶民暴民,社会上的垃圾人。

   【勇德】勇而不仁则暴,勇而不义则盗,勇而无礼则乱,勇而无智则蛮。勇敢必须立足于五常道,否则就非士君子之勇,就会沦为荀子所说的狗彘之勇、贾盗之勇和小人之勇。宗教恐怖主义分子既无廉耻、不知是非、不辟死伤、不畏众强,又轻死而暴,集狗彘之勇和小人之勇为一体,罪大恶极,最不可恕!

   【儒语】常有人讥笑王道政治理想是异想天开。葛兆光有一篇批判新儒家的长文,标题就是《异想天开:近年来大陆新儒学的政治诉求》。其实改为“义想天开”才好。王道思想和理想就是义想,高度正义,合乎儒家文化和中华文明之宜。随着儒家复兴势头的加速,义想者越来越多,天是会重开的。

   【答客】洪哲勝先生认为真理不具備“道德性”。他说:“‘真’是‘偽’的反面。‘真’可以和‘善’‘美’並列而沒有包含‘善’‘美’的必然性。”答:一、真善不能割裂,可以相辅相成相通甚至相等,比如真话与善言,就可以划等号;二、儒家内圣学讲道德真理,固然仁义为本;外王学讲政治真理,同样本乎仁义。

   【电视剧】《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值得一看。何谓君子,何谓君王和天子,剧中扮演汉帝的刘平差堪仿佛。当然,戏说而已。历史上的东汉最后一任皇帝汉献帝,虽然不坏,资质有限。如果汉献帝果真仁厚英明如剧中汉帝,汉朝命运未尝不可改变,未尝不能再续三百年。

   【金朝】我不相信金三会有去核和改良的诚意。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但金三恶海无边,未必还有回头的能力。诈力已久,恶习太深,就会产生越来越深重的邪径依赖,就像鱼儿离不开水、树木离不开土一样,就会彻底丧失改邪归正、改恶归善的能力。

   【金朝】金三的善意和承诺极端不可靠,完全靠不住。恶习深重,改善无力;恶贯满盈,回头无路。其实,所有极权主义人物和势力的善意和承诺都靠不住。大恶无信。极权主义是最大的政治邪恶,人世间最大的恶,择恶固执、见利思异、见异思迁、反复无常是其本性和共性。

   【取名】为一经营盼盼进户门和木地板的公司取名仁居。仁居,仁者之居也,仁宅也;反过来为居仁。孟子曰:“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孟子•离娄上》)居仁,就是居于安宅、居于仁宅。此名很儒家,也很吉祥,响亮,又可囊括公司业务。建设安宅美居,离不开好的门窗和木地板。其公司负责人姓童。童者,赤子也。赤子之心,仁之基也。童字上立下里,君子立仁,智者里仁,都有居仁之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