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东海一枭(余樟法)
·自由从哪里来
·儒者的天职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马帮特色的特大暴政
·达摩的半吊子安心法
·财产权和士君子
·好人吃亏在不够好
·魔纸
·做人就做大好人
·为底层一哭
·没有你党最重要
·高层内斗
·儒本位与汉本位
·今日微言(世界三大劣族:马红、伊绿、非洲黑)
·关于山大“学伴事件”
·光武的务实和隋炀的虚荣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学达性天方为贵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关于“言必信,行必果”
·极权主义的自大和自卑
·民粹与极权
·关于张扣扣案
·防火墙(外一篇)
·恶政府不如无政府
·严禁杀无辜就是最大的大局
·做一个懂事的人
·竭中华之物力,结劣族之欢心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马官是马帮最大的受害者
·为民为国为自己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没有中华,美国最佳
·关于香港,明确三点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黑格尔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原意任何姑不论,从因果的角度看,任何事物、事情和想象的存在,包括邪恶的存在、恶人的得势,都有其合理性---合乎因果之理。因果之理也是一种天理、天意、天命。

   《孟子》记载,鲁平公要来见孟子,却被其宠臣臧仓谗言阻止。孟子说:“行,或使之;止,或尼之。行止,非人之所能也。吾不遇于鲁侯,天也。臧氏之子焉能使予不遇哉!”(《孟子•梁惠王下》)

   孟子认为,自己不能与鲁侯相遇合,是天意。臧仓只不过充当了天意的工具而已。朱注:“人之行,必有人使之者;其止,必有人尼之者。然其所以行所以止,则固有天命,而非此人所能使,亦非此人所能尼也。然则我之不遇,岂臧仓之所能为哉?”“此章言圣贤之出处,关时运之盛衰,乃天命之所为,非人力之可及。”

   圣贤出处关天命。借用孟子自己的话说,上天如欲平治天下,儒家想逃都不掉;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圣贤周游列国也无能为力,而恶人恶势力想不得势都不行。

   恶人得势当然是人民和国家的不幸,孟子说:“不仁而在高位,是播其恶于众也。”(《孟子离娄上》)恶人居了高位,必然罪恶泛滥。但是,恶人得势,也有其相应的政治基础、社会土壤和文化道德气候。王夫之说:

   “做经生读书时,见古今之暴君污吏,怒之怨之,长言而诋诽之。即此一念,已知其出而居人上,毁廉耻、肆戕虐者,殆有甚焉。何也?其与流俗诋诽者,非果有恶恶之心,特以其不利于己而怒怨之耳。有志者,其量亦远。伊尹当夏桀之世而乐,何屑与之争得失乎!且彼之为暴为污者,惟其以利于己为心也。彼以利于己而为民贼,吾亦以不利于己而怒怨之,易地皆然,故曰出而居人上,殆有甚焉。恶人之得居人上而害及人,天也。晦蒙否塞,气数之常也,安之而已。退而自思,吾虽贫贱,亦有居吾下者,亦有取于人者,亦有宜与人者,勿见可为而即为,见可欲而即欲,以求异于彼而不为风气所移,则孤月之明,炳于长夜,充之可以任天下。”(《俟解》)

   对于暴君污吏的批判,如果并非出自君子恶恶的义愤,而是因为暴君污吏不利于己而激动怨怒,那就与流俗无异。这种人一旦得志,将更加不堪,所谓易地皆然。王夫之此言洞察人情世态,仍有现实意义。

   百年来无数人,失意时在野时批判暴君污吏慷慨激昂,一旦出居人上,更加无畏无耻贪婪暴虐。东海早就指出,在民粹主义文化和极权主义政治之下,官民德性趋同,强弱本质无异,很多弱者也有一颗强人的心。

   所以,对于暴君污吏乃至恶制恶法进行泛泛的批判,意义不大,文化重建才是关键。只有良好的文化,才能改良社会土壤和道德气候,进而改革政治和制度。

   接着王夫之指出,恶人高居人上害人害民,也是天意、天命。从个人的角度讲,不妨安之而已,顺其自然,自求多福。君子不怨天不尤人,此之谓也。2018-5-12余东海 首发于儒家网

(2018/05/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