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文集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一十五至一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一至一百二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二十 七至一百三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三至一百三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三十九至一百四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七十五至一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零五至二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一至二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一十七至二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三至二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二十九至二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三十五至二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四十一至二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鼠辈之二百四十七至二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三至二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五十九至二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六十五至二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七十一至二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至二百七十七至二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三至二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八十九至二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百九十五至三百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一至三百零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零七至三百一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三至三百一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一十九至三百二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二十五至三百三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一至三百三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三十七至三百四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三至三百四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四十九至三百五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五十五至三百六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一至三百六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六十七至三百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三至三百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七十九至三百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八十五至三百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一至三百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百九十七至四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三至四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零九至四百一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一十五至四百二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二十一至 四百二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 四百二十七至四百三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三至四百三十八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三十九至四百四十四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四十五至四百五十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天生胆小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一至四百五十六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五十七至四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三至四百六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六十九至四百七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七十五至四百八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一至四百八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八十七至四百九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夫妻扳手腕,中国必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三至四百九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百九十九至五百零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零五至五百一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一至五百一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一十七至五百二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三至五百二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二十九至五百三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三十五至五百四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有点嫩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一 至五百四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四十七至五百五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当年,我对王炳章博士酒后吐真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三至五百五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致函某要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五十九至五百六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六十五至五百七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俄靠拢 断难长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腐败的解放军能不能打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是不可救药的流氓无产者!
·漫议香港的历史及未来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感言 毕汝谐(纽约作家)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一至五百七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七十七至五百八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三至五百八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百八十九至五百九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杆之五百九十五至六百(终)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二暨回击黄花岗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三至之八暨回击黄花岗之二之三 毕汝谐(纽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九至之十四暨回击黄花岗之四之五 毕汝谐(
·毕太岁回击求掴犬(即邱国权)之十五至二十暨回击黄花岗之六之七 毕汝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按;这是一篇三年前的旧作;最近,承马悲鸣君提携,转载于其主编的“周末文摘”,幸甚。
   
   笔者重新发表旧文以供网众参考。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近来,民运江湖盛传两个性罪错事件。
   
   一、 柴玲指控1990年在普林斯顿被远志明强奸;
   
   二、六四学生领袖杨海的妻子王菁,指控吴弘达欺辱、性侵大陆民运人士妻子、猥亵已故民运人士的幼女。
   
   所谓强奸(又叫性暴力、性侵犯或强制性交),是一种违背当事妇女主观意志进行的性交行为。所谓猥亵,是一种违背当事妇女主观意志进行的非礼行为。
   
   柴玲叙事的来龙去脉清楚,逻辑关系合理;完全符合约会强奸案这种发生于熟人之间的罪案模式。柴玲为此通过了测谎仪的测试。科学仪器虽然不是万无一失,却也是有力的旁证。柴玲固然缺点多多,却非人尽可夫的荡妇,其指控可信。
   
   1992年,笔者与柴玲一同参加联合国广场的群众集会(有照片为证),抗议李鹏出席联合国大会;柴玲控诉其祖母、父母受到的政治株连,声泪俱下;闻者无不动容。谁能想到,柴玲心底还有另外一笔辛酸账呢。
   
   远志明则一口咬定与柴玲是在两情相悦的情况下发生性行为。
   
   吴宏达则一口咬定自己关怀女童,清白无辜。
   
   由于性犯罪具有习惯性、重复性、不可自我抑制等特点,当事人的人品、历史颇关紧要;而远志明、吴宏达恰恰是劣迹累累。
   
   早在1989年,舞蹈演员朱女士在巴黎指控远志明对其性侵;香港开放杂志曾经披露过这件事情,虽然没有公开点名,但民运江湖人人皆知这是远志明;万润南、苏晓康证明确有此事。
   
   此外,远志明被指控,2013年5月在德国基督教营会中,作为讲员,对一80後年轻姊妹有不当行为;
   
   远志明还被指控,2013年9月在巴黎,诱奸一位90後姊妹未遂。
   
   面对上述指控,远志明牧师老练地宣称,经过迫切祷告後“神还是不让我公开响应”,从而顺应神的意志保持缄默。
   
   对照远志明牧师不法行为的时间表,其发生时间,恰与远志明牧师传经布道活动呈呼应关系。远志明早年曾是北京卫戍部队的党员政工干部,後进入大学学习、研究马列主义,成绩出色;远志明牧师对共产主义信仰和基督教信仰均抱持实用主义的态度。
   
   很显然,远志明牧师虽有为神祝福的堂皇婚姻(其妻是师母!),却心无所系、情无所钟;他先後对多名女性进行已遂及未遂的性侵害,是追求婚姻内不可得的生命体验,是对婚内合理合情的性生活的反抗;数十年一贯制的婚内性生活,不能满足远志明牧师心理、生理、社交诸方面的深层需求,其特殊性情绪需要以不法方式进行发泄,在性别审美、性行为偏爱、性的心理刺激诸方面,其合法配偶不能使他得到满足。
   
   有一回,远志明牧师活动于传经布道结束後,立即进行不当行为,首尾衔接,迫不及待!可以想知,远志明牧师在神坛上保持道貌岸然的庄严面孔迎送信徒,其内心是何等纠结、失落!他需要缓解精神压力,哪怕是采用不法手段使身心获得片刻欢娱!这是一种复杂的自我意念,受害女性于远志明牧师,是临时保姆、是心理医生、甚至是麻醉剂!在特定时刻,远志明牧师不是牧师,不是人夫人父,甚至不是远志明本人,而是卸去全部社会符号的赤身裸体的亚当!说穿了,远志明牧师是把性器官当作最好的、简便耐用的寻乐工具!弗洛依德认为,里比多(性欲)的释放,必然造成对自身和外在事物的冲击。远志明牧师为此提供了一个显例。
   
   吴弘达的底细更为可观:
   
   1961年5月至1964年5月,吴宏达曾因盗窃、猥亵幼女等丑恶行为,在北京清河农场、团河农场劳动教养三年。
   
   上世纪八十年代,吴弘达在武汉地质大学任教,因猥亵幼女劳教三年,发至沙洋农场;沙洋农场素有“湖北奥斯威辛”之称,创建于1952年8月13日,是一座关押、管教各类犯人、监督其参加生产劳动、改过自新的特殊农场。地跨多县市,总面积2100平方公里。其总部设在沙洋城区。1995年8月改称为沙洋监狱,是全国第二大监狱,下辖13个监狱。吴弘达如入阿鼻地狱,饱受摧残;按照监狱内部犯人的等级划分,猥亵幼女属于最低一等,连扒手都可以任意欺凌他!两年时间,吴弘达被搞成肝腹水,肚大如孕妇,有性命之虞;吴弘达有个亲戚是陈丕显(时任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的秘书,有心救他一命,联系军队人脉,使吴弘达住进传染病医院,长达半年,逃离鬼门关。
   
   几十年来,吴弘达通过猥亵女童来满足、兴奋自己的畸形、变态的性欲已成习性,其在较长时间内反复实施同一种犯罪行为,犯罪构成具有常习性,故称为常习犯;在美国,这种罪犯是要戴电子脚镣,受到司法机构长期追踪的。
   
   吴弘达幼时在教会学校上学,英文甚好,童子功扎实;且深知西方人的心态与思维方式。出国以後,他竟然剑走偏锋,把自己乔装打扮成所谓中国持不同政见者,四处吹嘘自己“因为反对中共而被判刑和关押”;他出席的听证会,常常带有很大的表演成分。当被问及他在劳教所的遭遇时,吴弘达常常停顿片刻,故做惊人之语,引来大家惊愕的呼声。
   
   笔者披露所谓中国劳改基金会主席、“首席中国人权活动家”吴宏达现今生活状况:他在华盛顿拥有豪宅,娶了一个比他小50岁的粤籍女子(任中国劳改基金会的会计,名副其实的夫妻店!);生了个先天残疾儿,3岁尚不会走路,知情人说这是恶有恶报。新岳父比吴宏达小十几岁,是个正经厨师,做得一手好菜;吴宏达不惧外人笑骂,荷包满满,艳福、口福兼得,乐陶陶也。无耻者最无畏。吴宏达年事已高,身体每况愈下,甚至难于正常行走,却依然猥亵幼女,这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远志明、吴宏达这两位都是性罪错的惯犯,即使已至高龄,也不知改悔!用北京土话说,他们不是好鸟,用东北土话说,他们不是好饼!用江湖话说,他们底子太潮!而今而後,在公众舆论的监督之下,远志明、吴宏达这两位欲重施故技,打着牧师、人权活动家的幌子继续行恶行,却也不易!有头脑的女士、女童,都会远离他们,以策安全!
   
   走笔至此,笔者唯一质疑柴玲的蹊跷是:这是一件没有造成伤害、染病、怀孕後果的陈年强奸案,柴玲已然隐忍了十几年,保持沉默,羞于告诉;此事早已过了法律追究时效,无法提出相关的人证或物证;如今柴玲事业成功、家庭美满,却突如其来地不肯继续隐忍,原因何在?不早不晚,恰在此时,不顾华人社会的观感、自身的公众形象,毅然决然地挑起轩然大波,其心理动因是什么?我们知道,柴玲信奉上帝之後,在网上发表一封题为“我原谅他们”的公开信,宣布她原谅了六四刽子手;不久,又发表第二封公开信“再谈宽恕',说原谅刽子手是其个人行为;难道远志明牧师之罪比六四刽子手之罪更不可饶恕?这个道理说不通!笔者百思不得其解!
   
   为探求真相,笔者贸然给出两个答案——
   
   一,更年期;众所周知,更年期多发生于45~55岁(柴玲生于1966年,符合这一年龄段);女性往往有忧虑、抑郁、易激动、失眠、好哭、记忆力减退、思想不集中等等表现,有时喜怒无常,类似精神病发作。
   
   果如此,委实值得同情。
   
   二,金钱;远牧师敛财有方,一向都很富有;最近又发了一注大财,其制作"十字架与中国人",因袭著名论政电视片《河殇》的煽情手法,赚足洋善男洋信女的眼泪和钞票,外传获得近千万美元,引起包括华裔黑社会在内的各路人马觊觎(正所谓恶人必有恶人磨),企图分享一杯羹!莫非连一心慕神、老神在在的柴玲女士也坐不住了,抖出陈年旧事,要求远志明登报道歉及赔偿?
   
   果如此,我等只能扼腕痛惜!
   
   2015/3/15于纽约
(2018/05/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