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文集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谢选骏: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2018年4月27日 综合)报道:


   
   2018年2月23日,美国宾州州立大学Penn State University 的中国学生联合CSSA(中国学联)举办了一场元宵晚会。
   
   晚会上,CSSA邀请了学生音乐人王伊凡表演了其原创歌曲《We Are Penn State》。节目结束之后,主持人邀请王伊凡即兴表演一段说唱。
   
   问题随即出现在了这段Free Style的说唱中。
   
   演唱中,王伊凡唱了这么一句歌词:
   
   “中国学生的晚会办的这么强这么大,迟早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
   
   当天晚会的参与者90%是中国人,剩下的一些是外国人。晚会结束后,有一些美国学生向两名美籍华裔老师反映了这个情况,随后,两名华裔老师向节目主办方发了两封控诉邮件。
   
   其中1封邮件,是一位叫Gong Chen的教授发给同校另一位华裔教授Jenny和相关工作人员Charlotte的,内容如下:
   
   Hi,Jenny,
   
   我听到有人跟我说,他参加的学联晚会上,有一个说唱歌手在台上唱道“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对此我很震惊。
   
   这太糟糕了。有些学生愚蠢无知,思维病态。
   
   你好Charlotte,
   
   虽然我已经不当CSSA辅导员了,但对舞台出现的侮辱用语,我还是想要表达我的想法和担忧。有很多的美国学生都懂中文,我自己的实验室里就有两个!他们一定会觉得受到了侮辱,就像我一样。
   
   我希望CSSA学生会的官员能严肃处理这名学生,并且制定规范防止如此恶性的表演在舞台上再次发生。
   
   而接下来这封邮件,是Jenny Li教授给Gong的回复。
   
   Hi Gong,
   
   我参加了上周五的晚会,但因为表演者说得太快,我没能听清楚歌词。然而,后来有些教职员工和朋友确实来对我表达了他们的顾虑和不舒。
   
   我不清楚他是怎么通过组织者的彩排的,也可能他是即兴加了那些侮辱的字眼?我同意你说的,学生会现在应该做的是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并且需要理解什么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
   宾州州立大学中国爸爸事件王伊凡早辍学非法滞留
   
   Hi Charlotte,
   
   你可以把学生会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给我吗?这样我们可以先找他谈一下这件事。
   
   接到邮件后,学生会很快与王伊凡取得了联系。
   
   在王伊凡看来,美国人来找麻烦就算了,没想到投诉自己的竟是两名华裔老师,当即感到既惊愕又愤怒。
   
   他表示,将为自己表演中的用词全权负责,但拒绝任何形式的道歉。随后,他创作了这首《中国爸爸》对此事作出回应。
   
   这样一首用词激烈的歌曲曝光后,瞬间在PSU校友间和网友间都引发了很大的争执。
   
   部分网友表示:美国不是一直人权人权的喊吗?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就是他们所标榜的?
   
   还有网友说,这种长着黄皮肤的香蕉人就该好好骂骂!身体里流淌着炎黄子孙的血液,却一天到晚跪舔美国爸爸。
   
   不过大部分网友都表达了自己看到新闻后的一种不适感。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一个外国留学生,在中国大学的舞台上唱出类似的歌词,估计得横着下台了。
   
   知乎网友:
   
   @Claude Cui
   
   我希望大家不要用狭隘的民族主义来看待这个问题。爱国不是喊口号。我们爱国,可以说,中国国力昌盛,中国人品德高尚,中国人聪明,都可以。但是如果你说我是你爸爸,这就是一种挑衅了。美国人听不懂这个梗就算了。但我们都知道,爸爸这个梗用在朋友之间没有问题,说出去就是挑衅了。
   
   @匿名用户
   
   教授接到美国学生举报,是没有权利决定这是言论自由还是歧视的,他们必须上报给学校,这只是一个教授在履行他的教职工职责。
   
   @你猜
   
   (节选)不用说freestyle就是这风格,我懂,那么大家也该懂为什么freestyle一直是地下在玩了美国rappers上晚会敏感歌词也会修改或消音。这种情况下freedom of speech是底线, 拿出来作为骂人的理由很low,更何况所谓言论自由也是有限制例外的。
   
   退一步说,他的歌没有违背言论自由不等于做得好,关于提到的奥斯卡和YouTube抢劫华人歌曲事件,大家也觉得那样不对,法律无法制裁不代表民众不会声讨,那为什么别人作恶我们就也得“作恶”呢。冤冤相报何时了,挑个占理的事理性发声,更漂亮更有品。
   
    (以上评论来自知乎,如有侵权请联系留学帝)
   
   就在今天,这件事情又有了新一步进展,宾州州立大学学联突然发了一份声明,声称这位王伊凡同学,并不是PSU的学生——
   
   声明里提到,王伊凡并非宾州州立大学的注册学生,其言行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的华人学生,更无法代表宾州州立大学学联CSSA。
   
   其在说唱歌曲中以歌词对两位教授进行了攻击,造成了名誉上的损害,在此 CSSA呼吁大家理性看待此事:
   
   CSSA的目标一直是帮助学校建立一个多元化校园,更好的服务当地华人学生和学者。
   
   我们坚持,无论哪个国家哪种文化,相互交流都要以相互尊重为前提。
   
   有网友指出这份声明中有一个点很有意思:
   
   王伊凡同学既然不是宾州州立大学的学生,那么要么他拿到了后续工作签证,要么应该签证到期,早该回国了。
   
   假设他是拿着工签留在美国,那这就是啪啪啪打脸其高唱的“学成回国建设祖国”。
   
   如果他没有合法的停留工签,那很有可能他就是滞留美国的“黑户”了。一个留在美国不肯离去的人,却对捐助过国内教育事业的华人教授大骂“龟儿子”“狗汉奸”。
   
   君君觉得,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受人尊重,这都没有错。
   
   但从来没有人依靠谩骂他人来赢得尊重,也不用非得让其他国家俯首称臣,才能说明一个国家的强大。
   
   如果内心真的心系祖国,那就踏踏实实用行动为祖国争光、长脸,而不是通过这种方式,一边叫嚣一边给中国人抹黑。
   
   日前,王伊凡接受大陆媒体采访时说:我是受到PSU学生会的邀请去表演的,以前有带着自己的乐队跟他们表演过。这次因为我开始做嘻哈了,他们就要请我去唱嘻哈方面的歌曲。第一首歌唱了We Are Penn State,唱完之后根据前面沟通好的,主持人问我能不能来段freestyle。其实之前我有构思过一下我的freestyle唱什么,但后来到了这个场合我并没有按照之前设想的去唱。《中国爸爸》里也交代了:“我换了个草稿”,freestyle的时候我觉得很开心,挺有自豪感的,因为他们的晚会确实做得很好。所以一时兴起,说了“中国人的晚会做得这么强这么大,总有一天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这句话。
   
   其实当时说这个话也没太经过脑子,freestyle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也是为了押韵。但是我承认,这样的想法我并不是从来没有过,我就是希望有一天,中国能在各个方面赶超美国,让我们中国人在外面更加有地位,这个想法是在我的脑海里面根深蒂固的。
   
   说起就学经历,他说:当时我先是在川大读书,读着读着我觉得没意思。其实从小我其实就是歌特别叛逆的人,初中开始就老是换学校,跟老师总是处不好关系,我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的教育我那样,特别讨厌,这是我从小的一个毛病,或者说个性吧。于是就辗转了很多个学校,在川大又觉得没意思,很迷茫,跟爸妈商量,决定出国读书。当时刚来美国的时候,我还蛮想洗心革面做个好学生,大一的时候GPA也蛮高的。但是越学越觉得我是在干什么,每天都在应付一样,真的不是我心里面想要去做的事情,跟当初的想象确实差很多。
   
   谢选骏指出:记得1994年的时候,我在华盛顿特区碰到一个中国土豪,他吹嘘说自己用两万美元在得克萨斯州买了一个农场,还带着一片森林和湖泊。同时他当着我的面花了两个美元请一个黑人地摊帮他擦皮鞋,大笑着说,“叫美国人替我擦鞋。”我回应他说,“这只是一个擦鞋的,你有本事叫国会议员或总统帮你擦鞋,他们才能代表美国人。”现在我想对王伊凡同学说,“美国有这么多人,如果一堆黑人病童或少年犯人都来管你叫爸爸,你还笑得出来吗?”显然,“叫美国人替我擦鞋”和“让美国人叫我们爸爸”——都没有学过两千多年前的“白马非马”这一课。由此可见中国文明的退化程度。
(2018/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