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谢选骏: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川普认为,“中国长期贸易侵权的一种模式,其中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及强制技术转移,这给我们国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专门针对美国的技术。”然后它把这个“经济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这说明川普还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从圣经的角度看,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而不仅仅涉及到经济安全与国家安全。例如中国宗教只讲成败与利害,不讲是非与正邪,而基督教却不计成败与利害,注重是非与正邪——这在《易经》与《圣经》的对比中,就一目了然了。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可以把马列主义改得面目全非还坚持共产党领导,这从《圣经》的角度讲,简直毫无逻辑可言;但从《易经》的角度讲却是一种变通,一种龙蛇般的智慧,是生命力的体现——可是这种智慧在《圣经》看来,却是根本错误的,甚至是极为邪恶的。所以我说了,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
   
   


   《窃取知识产权问题 中美观点碰撞》(2018年4月21日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最近进行的301调查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有人认为,这是美国方面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反应,是对中国崛起的遏制;也有学者说,美中两国企业界在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上仍有达成共识的空间。
   
   美国指控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结果,本月宣布计划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美国总统川普本月早些时候说: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最近领导的一项调查指出了中国长期贸易侵权的一种模式,其中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及强制技术转移,这给我们国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专门针对美国的技术。”
   
   美国商务部官员本月12日在纽约出席美中企业主管峰会时再次抨击中国的侵犯知识产权问题。
   
   商务部国际贸易事务次长吉尔伯特·卡普兰(Gilbert Kaplan)说:“中国在生产和出口上着重使用重商主义模式,在这一战略上不断加码。这要求美国正视中国强制转让技术的问题、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做法以及对美国的商业网络和研发企业的持续入侵。”
   
   在这次美中企业主管峰会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黄亚生认为,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移是两个问题,应该区分对待。他说:“美国对这两种知识产权问题的政策制定没有做出足够的区分,我认为这很有问题。”
   
   黄亚生说,知识产权盗窃的受害者不只是外国公司,中国国内企业也深受其苦,它们可以成为美国可以团结的对象。他说:“为了让中国处理知识产权盗窃问题,这里说的不是强制技术转移问题,你其实希望中国企业家在国内也有知识产权保护的能力,你要帮助中国人提高这方面,然后把他们转化为你的政治盟友,要求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如果你和中国的企业家、大学教授、科学家交谈,你会发现他们跟我们在美国一样,也很关心知识产权问题。为什么不采取一种政策、让他们变成你的朋友、而不是让他们反对你呢?”
   
   TKK资本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兟认为,美国如果在技术上封锁中国,可能迫使中国制定自己的标准,这样的结局对两国都不利。
   王兟说:“在不远的将来,中国的14亿人将有很多很多的设备、机器、无人机、机器人,都通过信息网络相互连接,电信、手机、电视都连在了一起。这个市场将变得足够大、可以支撑自己的一套标准。我希望美国能在这个市场占据很大的部分,而不是相互排斥。”
   
   王兟暗示,美国是在遏制中国的科技崛起。他说:“我想,对错很难一概而论。我能感觉到美国的愤慨,美国认为,你怎么能盗窃我们的技术、对我们咄咄逼人呢?但是,你又怎么感受中国的愤慨呢?我们自从鸦片战争就被压迫了一百年,你凭什么对我们说,我们的国家不能崛起呢?”王兟认为,美国不应该把经济上的竞争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他说:“中美双方都需要把军事和国防的定义缩小。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如果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都算威胁国家安全的话,那我们还谈什么呢?这是个笑话。”
   
   美国总统川普此前表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美国商务部本周宣布,因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而且没有诚意悔改而对中国中兴通讯实施为期七年的出口禁令。分析认为,美中贸易摩擦持续升温,中国科技企业受到的压力将继续增加。
   
   谢选骏指出:川普认为,“中国长期贸易侵权的一种模式,其中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及强制技术转移,这给我们国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专门针对美国的技术。”然后它把这个“经济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这说明川普还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从圣经的角度看,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而不仅仅涉及到经济安全与国家安全。例如中国宗教只讲成败与利害,不讲是非与正邪,而基督教却不计成败与利害,注重是非与正邪——这在《易经》与《圣经》的对比中,就一目了然了。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可以把马列主义改得面目全非还坚持共产党领导,这从《圣经》的角度讲,简直毫无逻辑可言;但从《易经》的角度讲却是一种变通,一种龙蛇般的智慧,是生命力的体现——可是这种智慧在《圣经》看来,却是根本错误的,甚至是极为邪恶的。所以我说了,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
(2018/04/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