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东海一枭(余樟法)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巨灾中亮起心灯
·地震震毁房屋按揭怎么办?
·茅于轼:纳粹都不如(附一枭荐语)
·为陈光标而作
·又上当了?又上当了!
·是反东海,还是反政府、保腐败?
·绵阳出了个大傻官
·救官德之灾,抢人心之“险”
·小启李泽厚一蒙:上面无主无客,下面重主尊客
·爱因斯坦与东海老人站在一起
·两条腿方针
·更正启事:收回对《纳粹都不如》一文的推荐
·寻找“十八个”
·李泽厚与口头禅
·谭笑风生
·严防救灾款被侵贪
·三启李泽厚师徒:文字失准,境界欠高
·儒者的教主
·人生三不幸
·地震反思之五:该去职的去职,该枭首的枭首!
·《蜀殇》(组诗)
·以理会友、论道招贤
·致亚明:我在,你何敢死!
·人生最高境界
·九狮山民: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尘色依旧:题东海《无相大光明论》四绝
·学者不“坐而论道”才是可耻的!
·亚明:老枭,你让我无地自容(东海附言)
·来自儒门的冷箭
·“转业”工作
·此事不严究,天怒终难解!
·z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二首)
·《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和诗二首
·《地球越来越不稳定了》
·信奉良知主义,坚持中庸原则---东海答客难(507---510)
·无相大光明论(上篇:道论)
·给东海老人的一封通信
·《大关》
·无相大光明论(下篇:德论)
·也帮江青改诗
·范先跑,你往哪里跑?
·三申东海客约,谢绝俗士打扰
·《拒客令》
·《警告》
·儒者待人的冷与热
·范跑跑缺什么,刘大生余杰们又缺什么?
·极端自私的“袖珍动物”
·《运命》
·儒家的资格
·范跑跑的跑与民运领袖的“跑”
·李敖三流,鲁迅不入流
·利己切勿唯己,利他当心“主义”
·日式范跑跑遭到的“道德追杀”
·刘大生:就范跑跑事件谈谈余樟法(东海附言)
·含笑劝告余秋雨
·民运不是小人运动!
·枭文更正
·小“启”刘大生教授
·题《一篇小学生作文》
·东海警告:不要挡我的道!
·余秋雨笔下的“一位佛学大师”是谁?
·此心尽处,豁地知性与天侔
·范跑跑的“道德骄傲”
·盖棺论定范跑跑
·知识分子与“知道分子”
·大良知学纲要(修正稿)
· “所有人都是罪人”
·《天考》
·“所有人都是罪人”?
·马克思的无知
·地震中孔子会先跑吗?
·别拿自己当凡人
·任人赞骂褒贬,谁辨是非高低?
·和王兆山《江城子-废墟下的自述》
·(好诗共赏)九狮山民:敬步枭兄原玉
·道德原则是绝对的---小启“上校”
·东海答客难(511---517):未必上山皆好汉,何曾下笔不精华
·别拿自己当外人
·《岁暮邕城闲居偶成》唱和及点评
·东海为何如此好斗?
·《冷笑而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今日微言(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

   【东海曰】儒家认同度与道德文明度、政治正义度、社会和谐度、人民幸福度正相关,一高俱高,一损俱损。儒家文化和圣贤的高度,就是人类的文明度。良知的光明度。当举世认同、归往儒家的时候,就是天下归仁、同仁的时候,也就迎来了天下大同---王道政治和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

   【民国】对于反儒反孔反政府的三无牌分子,政府可以尊重其言论自由,但必须予以文化批判和思想清算,并剥夺他们为政为师的资格,削职为民。胡说八道是民众的自由,不是官员和教师的自由。民国政府却纵容甚至鼓励他们窃取政治和教育的神圣权力沽名钓誉,简直愚不可及。民国不败,是无天理。

   【德艺】孔子说志道据德依仁游艺,指出了一条最好最幸福的人生路。无德可据则心灵空虚,无艺可游则生活枯糙。若只能择一,第一须有德。德主艺为辅,德本艺为末。无艺犹自可,无德最可悲。如果德艺双无,必然沦为唯权主义或唯物主义者,无论贫富贵贱,同样虚度甚至恶度人生。

   【历史眼】不少学者将秦灭六国、元灭宋、清灭明视为“文化落后的国家民族打败文化先进的国家民族”,其实不对。战国时六国与秦国一样抛弃礼乐制度,背离了王道原则,只不过诈力化、豺狼化的程度不如秦国。宋元明清都是儒家王朝。但论政治道德,晚宋远低于元之初,晚明又远低于清之始,灭亡是必然的。

   【历史眼】不同民族、国家和不同文明之间的竞争,归根结底是文化的竞争。文化优秀则族优国强、文明度高,在竞争中大占优势,优极必胜;文化低劣则族劣国弱、文明度低,在竞争中处于劣势,劣极则汰。古代暴秦、洪杨和各种邪教政权,现代的纳粹、苏俄们,之所以迅速被淘汰,就是因为依据的文化太低劣。

   【历史眼】论整体文明度,元不如宋,宋朝是中华正统,元朝只是偏统;清不如明,明朝有君本主义倾向,清朝在君本主义倾向之上又增添了民族主义(满族主义)特色。但是,就晚宋与初立之时的元朝、晚明与入关之时的清朝相比,前者反而更野蛮缺德,更加违仁背义、悖天逆理。

   【东海曰】汉族主义者强烈否定元清两朝,斥之为夷狄。殊不知,这样一来,也就无意中否定了儒家。不仅否定了元清两朝的儒家群体,而且否定了儒家文化本身。元清尤其是清朝高度尊儒,政治、制度高度儒化,仍是夷狄,儒家岂非毫无作用哉,尊之用之何为?

   【东海曰】为各种反正义、反文明、反人道、反人类的恶行,为各种伤害、危害、杀害无辜的罪行,提供思想资源、理论支持和道德理由,这是所有邪说邪教一大功能。因此,辟邪说的意义和功德特别重大。在邪说泛滥成灾的时代,不能辟邪说,就不配为正人君子,不配为圣人之徒。

   【民族】反对汉族主义并非不爱汉族。相反,这是为了爱得更好,更加深刻中正。爱家族不能搞家族主义,爱种族不能搞种族主义,同样道理,爱民族不能搞民族主义。蒙古主义害了蒙古帝国,雅利安主义害了纳粹,大日本主义害了日本,同样,满族主义倾向害了清朝,而汉族主义也成了太平天国灭亡的一大内因。

   【民族】借用孟子的话说:天下之本在中国,中国之本在汉族,汉族之本在儒家。所以,天下、国家、汉族都不能本位化主义化。唯有儒家才有主义的资格。儒家主义,就是独尊儒术、以儒立国和以儒治国,就是以儒家为主体文化、主导思想和第一学科。

   【中国化】今天中国各民族没有夏更没有华,都是夷狄。不过,朝野间、民族中尊孔尊儒的人士组成的群体,可以代表华夏。在这个群体的推动下和习先生的支持下,中国化的历史性工程已经启动。尊儒就是中国化,对五四及其新文化运动、对民主主义平等主义三民主义和马学毛思进行反思批判,则是去夷狄化。

   【中国化】说现中国非中国,各族皆夷狄,其实已经客气了。程颐说:“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民国是礼一失,夷狄化;四九之后是礼再失,禽兽化。君不见,文化政治两大群体中,三无牌占了大多数。这些无知无畏无耻的三无牌,嗜血吃人,属于禽兽中的豺狼老虎一类。

   【中国化】相对于汉唐宋,元明清是倒退,从中华正统退为偏统;相对于清朝,民国又是倒退,从偏统退为夷狄;相对于民国,共和国更是倒退,从夷狄退为禽兽。清朝是夷狄中国化,不够成功,所以被汉族主义革了命。民国是中国夷狄化,非常成功,所以接着到来的就是禽兽化、豺狼化时代。

   【中国化】禽兽化有两种状态:一种是豺狼化,极端残暴凶恶,崇拜诈力;一种是猪狗化,特别怯懦卑贱,拜金拜物。中国人前三十年是豺狼化,后三十年是猪狗化。虽然仍是禽兽,比起红色恐怖主义的豺狼来,不失为一种进化。把猪狗变成人,把人提升为善人正人君子人,儒家责有攸归,当仁不让。

   【答客】小人都喜欢赞扬反感批评,恶人更厌恶真话。民国知识分子善于逢民之恶,逢小人女子之恶,纷纷大师化。共和国知识群体更厉害,上逢暴君之恶,下逢暴民之恶,中逢恶吏之恶,纷纷名利双收,位高金多。东海好说真话和真理,言被堵截,人被边缘,原是咎由自取。不予彻底封杀,已是党恩浩荡。

   【祭典】祭天、祭孔、祭黄应立为未来中华政府三大祭礼,皆为国家大典,由国家元首主持。天下一统之后,为全球大典,由天子主持。天道者,生命之本也;儒家者,文明之本也;黄帝者,人文初祖、君统初始也。祭天表敬天,祭孔表尊儒,祭黄表尊祖。

   【民族】宋儒忠于宋朝而反元,理所应当:明儒忠于明朝而反清,理所应当。现代人反元反清,完全否定元清一定程度的尊儒努力和儒化功效,则非实事求是的态度,非君子所宜。现代儒生学习王船山朱舜水李二曲顾炎武诸儒的精神,就应把批判的矛头指向现实中的夷狄---祸国殃民的极权主义学说和势力。

   【民国】《公羊传•昭公二十二年》:“戊辰,吴败顿、胡、沈、蔡、陈、许之师于鸡父。胡子髡、沈子楹灭,获陈夏啮。此偏战也,曷为以诈战之辞言之?不与夷狄之主中国也。然则曷为不使中国主之?中国亦新夷狄也。”东海为什么不承认所谓的中华民国为中华,理由与公羊传一样,民国亦新夷狄也。

   【章太炎】章太炎连正人和小人儒都谈不上,遑论君子,遑论大儒。此君只是学术驳杂、思想浅薄、头脑混乱的小杂家和不中不西、不伦不类、妄言妄语的大妄人。袁氏、孙氏不学无术,固然该骂,但章太炎学而无术,学问无头,更逊于袁孙,根本不配骂他们。

   【天眼】封杀圣贤君子的思想言论,危害特别大,罪孽也特别大,比起批判和诬蔑来,罪孽更大。真理正义不怕批判和诬蔑,只要能够自由发声,就自有光明的力量。批判也可能不以批判者意志为转移地异化为宣传,就像黑暗反而将孤灯和星火衬托得更加引人瞩目一样。而封杀无异于在一段时间里割断了真理的喉咙。

   【五四】五四运动是一次彻底的反儒反华的民粹主义祸国运动,五四新文化运动其实是邪文化运动,导致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科学主义及马列主义泛滥成灾,开启了百年无道黑暗、百年人道灾难的序幕。五四诬孔毁儒,宣扬邪说,从根本上混淆了是非黑白,颠倒了正邪善恶,彻底捣乱了中国人民的脑袋。

   【人生】二十多年来不断有人预言我要“出事”。预言者包括体制内外、海内外人士乃至世外高人,有友好关心、善意提醒者,也有不少幸灾乐祸者。很抱歉,东海总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至今毫发无伤,让后者失望了。世人只见到我敢言敢怒,却忽略了文化背景的深远和道德后台的高强,不知我命在我,不由天也。

   【人生】出不出事,我自己倒不太在乎。因为我深知,为真理而受罪受难,功德极大,历史回报也极大。而让我受罪受难的人物和势力,罪孽极重,恶果恶报也极重。只要言行不偏不倚,允执厥中,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敢于和能够让我“出事”的人。别说付诸于行动,有此发心就有罪孽,半夜会哭醒呢,嘿嘿。

   【人生】依据儒家道德原则和政治原则,展开世界观、生命观、价值观的精细阐发,设想未来中华宪政和新礼制的制度架构,成就仁本主义体系。这是东海此生最大的善业和对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我丝毫不担心“没世而名不称焉”,仅凭《仁本主义》(待出版)一书,自信就足以走向历史殿堂的高处。2018-4-7余东海于南宁

(2018/04/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