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郑恩宠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简直是个非常荒唐之事。中国政法大学是中国最高法律类的高等学府。曾经培养了许许多多中国律师、检察官、法官、法律顾问的精英,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讲师是兼职、专职律师。中国大学中有许多性侵、犬儒,但是缺乏律师、法律顾问。一个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还隐瞒十年之久,可见人心向背已经到了何种地步?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方流芳:中国政法大学购军产被骗6500万,竟沉默十年
   
    (博讯2018年04月17日发表)
   
    【编者按】 2008年10月20日,中国政法大学与北京市世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签订“购房合同”,并分两次支付了6500万价款,以购买一处军产。然而,世涛公司与该处军产没有任何法律关系,中国政法大学没能根据合同获得一寸土地、一处房屋。签订“购房合同”一事通过了中国政法大学校长办公会和校党委常委会的集体讨论,参与决策者据说多是享誉全国的法学专家。然而面对这场显而易见的骗局,这些法学精英犯下了一个连文盲都不会犯的错误,并在事后十年默不作声。
   
    2008、2009两年,中政大先后两次支付向世涛基业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支付6500万“合作建房”资金,购买府学路10号院的军产,如今连本带息近两亿,师生多次要求公开信息,校方一面保持沉默,一面打压。事发之后,校方找到了分管军队后勤的谷俊山,求他摆平这件事,而媒体披露谷俊山的见面费通常是100万元。买房的钱从哪里来?要不要教育部批准?如何记账?6500万付款有没有收据?从哪笔预算开支?校方为什么故意错过诉讼时效而不敢“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如果是渎职,谁应当负责?教育部有没有责任?
   
    问题是盖不住的,只会越积越多,牵扯出更多需要追问的事情。如果中政大是一个上市公司,拒绝披露此类信息,可能导致严重的法律后果,而一个部属大学为什么能就数千万资金的去向保持沉默长达十年之久,背后管理体制的弊端是值得剖析的。
   
    在中政大沉默十年的情况下,2017年,世涛基业打破沉默,在北京市某中院起诉了中政大,要求中政大承担违约责任!世事竟然如此滑稽!
   
    2008年春,中政大工作人员找到一家在北京昌平十三陵镇注册的公司——北京世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涛”)——该公司基本信息有明显的不一致,如:在有些网页,公司地址为“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政府南侧”、公司注册资本为“未填写”;在有些网页,公司地址为“北京市昌平区昌平镇昌盛园三区16号楼2层”、公司注册资金为2320万元。据中政大工作人员转述,“世涛”声称“总后有人”,承接了府学路10号院军干所经济适用房的建筑工程,并且有权处置军干所的房产,还有门路将军队经济适用房变性为商品房。
   
    这样的故事,很难在两千多万人的北京城找到十个信众,而他们碰巧都聚集在中政大!
   
    中政大工作人员向“世涛”表达了购买商品房的意向,表示愿意尽快签订合同。与中政大接洽的是世涛基业的“副总”李某某、杜某某,两人以“世涛”的名义起草了一份“购房合同”,交中政大。事后,“世涛”法定代表人称:李某某、杜某某以“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等手段”用“世涛”的名义签订合同,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不知情,而中政大没有和法定代表人接触,就签订合同,实在过于轻率。
   
    在收到李某某、杜某某提交的合同文本之后,中政大法律办工作人员先后组织了4次论证,四次论证意见如下:
   
    第一次论证(2008年4月22日)意见:“世涛”提交的合同文本不能用,整个项目的合法性、可行性存在重大问题,建议重新谈判。
   
    第二次论证(2008年5月28日)意见:“世涛”声称的房地产开发尚未立项,根本不具备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的条件。
   
    第三次论证(2008年6月2日)意见:现阶段不能签约,可在“世涛”获得“立项文件”之后签约和支付第一笔费用。但是,法律办同时又同意签订一个没有生效时间的合同,待“立项”之后签订补充协议,并在补充协议中约定生效时间。
   
    第四次论证(2008年6月16日)意见:在前三次意见的基础上,先调查卖方资信,然后再作决定。
   
    尽管第三、第四次论证中,法律办有所妥协,但总的倾向是反对签订该合同。
   
    2008年10月,根据校长办公会意见,党委常委会集体讨论,同意签订“购房合同”。党委常委会讨论时,每个常委面前都应有一份“购房合同”,也应有法律办工作人员的书面保留意见,尽管每个人都有购买商品房的经历,却没有人提出要看一看土地证(如果是划拨土地、军地,那就不可能有商品房开发)、规划许可、商品房开发许可、预售许可,全体同意了。当然,如果是自己买房,没有一个人会同意!
   
   
    即使交易双方没学过法律、也不请律师,都能知道:(1)将房屋所有者排除在外的房屋买卖合同根本不可履行(无权处分);(2)军产绝对没有可能作为商品房转让;(3)没有一点事实足以让人相信,10号院曾经存在、现在存在或将来会出现哪怕是一平米的商品房。大山里的文盲都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号称“经国纬政,法泽天下”的精英能签这样的合同,不完全是智商问题!
   
    2008年10月20日,根据“党委集体讨论意见”,张某某代表中政大与世涛公司签订了“购房合同”,同时支付了首期款4,500万。
    (1)合同名称:购房合同(2008年10月20日)、购房合同补充协议(2009年10月20日)
    (2)合同当事人: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市世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
    (3)买卖房屋:
    名称: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10号院
    面积:40,700平米
    每平米单价:6,700元
    总金额:2.7亿元
    签约时房屋的性质和现状:军队干休所
   
    合同约定的房屋性质:商品房
    首期付款:4,000万元(2008年10月付款)
    房屋交付时间:2010年10月31日
    第二期付款:2,500万元(2009年10月付款)
    (4)购房目的:
    校方拟自筹资金,拆迁家属院(东关路5号院),用昌平区府学路10号院房屋作为置换。校方和一些号称资金雄厚的校董接触,准备招商引资,尽快落实家属院拆迁方案。
    (5)购房资金来源:
   
    不详。因该项目没有经过教育部批准,没有从教育部获得任何资金支持,可能来自办班分成资金(各学院办班收入,校方按招生人头提成50%左右)。
   
    2009年9月,“世涛”通知中政大,要想按期交房,须追加付款2500万,否则,已支付的4500万将作为违约金罚没。一方面,校方已经放出风声,东关路5号院将整体搬迁,住户用“经济适用房”交换“商品房”,早搬迁,早受益;另一方面,离开交房时间(2010年10月31日)只有一年了,而“世涛”连一份表明开发项目合法存在的文件都没有,再弱智的人也不会相信“世涛”能按时交房,而稍微有一点常识的人决不会相信“世涛”会有履约能力。可是,中政大校方还是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断然做出决定,再付2,000万元。
   
    就这样,中政大先后两次共计支付6,500万,买到了几页文句不通、错误百出的合同,如果草拟合同可按字数付酬,每个字(包括名称、序号)的酬金恰巧是一万两千元!
   
    按照合同约定,世涛基业应当在2010年10月31日向中政大交付40,700平米商品房,可是,世涛基业连一寸可以开发商品房的土地都没有。中政大本应立即解除合同,并要求返还不当得利,但中政大什么也没有做。
   
    即使主管机关再漫不经心,查查资金来源、查查购置国有资产购置报批程序、查查基本建设申报程序、查查“收支两条线“的合规操作,也可以发现问题、减少损失。损失可避免而发生、可减少而成为全损,主管机关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2011年,中政大资产处(拆迁办)与世涛基业工作人员电话交涉,得到的答复是:“钱都花了,用来盖房了,军干所没有付钱,我们在讨要,要到就还给你们。”世涛还给中政大普法,说这是“无因管理”,让中政大和他们一起向军干所要钱!问题是,即使按照合同约定,中政大6500万付款也应当进入一个“共管账户”,“共管账户”的每笔资金支出都是要经过双方代表同意。中政大如何开设、监督“共管账户”?无论按照什么标准,玩忽职守都已经到了极端放任的地步。
   
    2011年,中政大通过关系找到谷俊山,求他摆平此事,谷俊山给军干所施加了压力,但军干所认为自己与中政大、世涛基业的合同无关,没有任何理由介入。中政大如何通过非组织途径找到谷俊山、如何说服谷俊山插手,无论按照组织规矩还是信息公开要求,这都是需要讲清楚的。
   
    根据不愿意披露身份的信息来源,军队房地产大王的谷俊山确实插手了府学路10号院交易,施压军队干休所接受一个置换方案。如果谷俊山没有在2012年被抓,中政大购买军产落空的交易很可能被掩盖。至于,中政大与谷俊山之间的交易,据说早在军队纪检监察部门掌握之中。
   
    2013年3月,中政大员工上网公布了该合同的一些内情。如今,这些信息在线公开至少五年多了。尽管无从知道主管部门是否采取任何调查措施,但是,包括本人在内的学校教师在获悉该信息之后,多次要求校方公开信息。
   
    2014年夏季,中政大和世涛基业公司购房合同全面落空、学校损失惨重的信息在校内传开。我至少三次向校领导面陈己见:将该合同刻录成碑,矗立校园内,以示不忘校耻,告诫法律人勿忘谨慎、勤勉。然后,我在微博公布了此事,校领导告诉我“很快会处理,不超过3个月就会有结果”,让我“照顾影响”,把微博撤下,我非常配合,将微博改成“自己可见”。
   
    2014-15年,本人至少三次向书记面陈意见,要求向全校师生公布购房过程;一次通过教代会提出议案,要求公布信息;同时,又向教育部书面报告此事,要求教育部履行主管部门的职责,进行调查。可是,一切无果!2015年,书记在一次全校处级干部会议上宣布,将尽快处理此事,并公布结果,事后杳无音讯。
   
    2017年12月,杨帆教授根据“高等学校信息公开办法”,要求校方就此事公开信息,校方拒绝,杨帆教授向教育部申请行政复议,再遭拒绝,杨帆教授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此案正在审理中。
   
    2017年,中政大和世涛基业购房合同纠纷进入司法程序,而公布这一信息的竟然是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关注中政大和世涛基业的“购房合同”已经有六年多了。除了对真相感兴趣之外,法律与中国现实之间的紧张也是刺激思考的“信息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