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曾节明文集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警惕:中共已把“狼性文化”树作隐性意识形态
·中共推播“狼性文化”,既是维稳的需要,也是榨取的需要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习正恩学朝鲜再上台阶:毒死张健,中止开放
·张健暴死疑云密布:扑朔迷离的泰国之行
· 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成型
·“励志文化”是榨干血汗的迷幻剂
·中共为什么要毒死“没有威胁”的张健?
·川太阳粉将再次幻灭:特疯子对华加税为骗选票
·特疯子加税为交易,反对派人士切勿重蹈“顶锅”覆辙
·中美贸易战前瞻:习得独裁机遇,川保连任票仓
·特朗普就是美国的掘墓人
·借助川痞贸易战,习二世掀起新义和团狂潮
·单纯的贸易战决不可能推翻中共 ——驳经济决定论者
·台湾走出反制中共“武统”转折性的一步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中国异议群体为什么充斥着对特朗普的意淫?
· “八九”不再有,希望在台湾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要逼退港奸政府,就必须二次“占中”
· 香港人已无路可退
·港人宜成热打铁,反“送中”兼争普选
·林郑月娥比李鹏还厉害
·为什么港人的反占中运动不可能感染大陆人?
·香港“反送中”运动,胡平再显维稳面目
· 胡平希望中国反对派永远失败
·习近平将步赵紫阳的后尘
·香港民主派的胜机:中共决不敢在香港制造“六四”式的屠杀
·反对派人士必须正视中国大陆民众道德大滑坡的残酷现实
·港奸特首与中南海寡头对应图
·后邓时代造成的道德败坏,对中国民主化的阻碍,甚于毛泽东的“文革”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中共对中国道德的影响:从“共产主义道德”到无所谓道德
·“八九”与香港“反送中”似曾相识:三十年前后大陆民众的天渊之别
· 一件前所未见的怪事
· 习近平访朝归来后,倒行逆施必大幅升级
·特疯子的G20戏剧性裸奔,是其赞美六四屠杀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特疯子别动律
· 特疯子与郭吻鬼的惊人相似性
·离奇往事一览
· 中共不敢动武,港人胜利可期 ——香港同胞请大胆地往前走!
·形势危急!蔡英文政府必须急行“对等法”
·比起女童强奸犯川痞及其犹太同伙,王振华是小巫见大巫
·胡平“见好就收”的本质是共产党恩赐民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习近平学朝鲜的力度远超胡锦涛
   
   
   
   


    国人曾经对“胡温新政”寄予厚望,希望团派出身的胡锦涛,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但是胡锦涛屁股坐热后流露出来的,居然是比“四人帮”还要僵硬狰狞的面目:
   
    在2004年9月中共16届4中全会上,胡锦涛咋呼:“苏联解体、苏共垮台绝不是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失败,说到底,是其逐渐脱离、背离乃至背叛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和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最终恶果。戈尔巴乔夫是苏东剧变的罪魁,是社会主义的叛徒。”
    四中全会后,中宣部于2004年9月29日召开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下达关于加强管理意识形态、打击自由化思潮的中央文件。胡锦涛在文件上批示:“管理意识形态,我们要学习古巴和朝鲜。朝鲜经济虽然遇到暂时困难,但政治上是一贯正确的。”
   
    从此,“学朝鲜”成为胡锦涛的硬伤,沦为为数不多的胡锦涛的狰狞嘴脸自爆;公开号召向朝鲜、古巴学习,实属中共窃国以来前所未有,其颟顸倒退的嘴脸,不仅远超江泽民,足令邓力群瞠目结舌。
   
    胡锦涛并不只是光说不练,他偷偷摸摸地把太子胡海峰培养成了市长,打定了以年龄熬垮江老贼,团派控股传位于子的算盘。哪里知道老贼寿命超长,命硬三分,军队迟迟拿不到手,胡正日同志本想萧规曹随赖着军委主席不退,谁知令计划自我爆炸,胡面瘫的朝鲜梦彻底破产!
   
   
   
    由于新上台的习近平与江老贼有几丝挂像,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学朝鲜的危险结束了,谁知道习近平的学朝鲜,远远超过了胡锦涛,就象朝鲜的核武器一样取得了长足进展、突破性进展,比起胡锦涛,习近平的倒退程度,就象金正恩比金正日的倒行逆施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样。
    有道是:“咬人的狗不叫”,习近平虽然不象胡锦涛一样瞪着三角眼、扯着破锣嗓子叫嚷向朝鲜学习,但动作的力度却比胡锦涛大得多:
   
    其一,社会管制大幅的朝鲜化,而且技术独步全球:网络言论空间空前缩水、社会活动空前空前压缩——“公知”团体被扫光、以言治罪深入微信角落、监控技术突飞猛进,其“大数据”和“人脸识别”系统领先全球;
   
    其二,独裁向朝鲜看齐,党内增加“妄议中央罪”、、.
   
    其三,主席终身制死灰复燃,“两会”上成功修宪,成就了习近平的终身主席梦;
   
    其四,习氏“主体思想”显露雏形,它就是:
   
    一,睁着眼睛说瞎话,瞎话重复一万遍,也就成了真理,如“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计划生育增进了中国人民生育率”、、.更雷人的屁话:
    “社会主义的最根本特征,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哪怕这个党的领导团伙,全部变成了亿万富翁盗国贼);
   
    二,灌输传统文化糟粕,煽动伪民族主义,伪装民族利益代表。如象朝鲜金家崇尚韩服一样,装腔作势地推动汉服运动,控制汉服运动,利用汉民族主义思潮为自己维稳,同时却拼命兜售满清特权专制和奴才观念,竭力宣扬愚忠、愚孝、“武德”等儒家糟粕,却对孟子的“君视臣如草芥,则臣视君如寇仇”思想讳莫如深;习近平搅动传统文化糟粕沉渣泛起,一个镜像就是伪类们竞相献媚吹拍,争做“国师”大梦,如伪儒东海一枭憋足了马屁歌功、颂德、上表、劝进,就是典型之一。
   这些人,为之甚至对当朝国师王沪宁嫉恨入骨,把习近平的倒行逆施罪责,归到王沪宁的头上,这就和把毛泽东的罪恶归咎于张春桥一样荒谬。
   
    三,大搞个人崇拜远超邓江胡,直追毛泽东,鼓吹新时代血统论思想,甚至搞新时代的造神运动。就象朝鲜金家鼓吹“白头山血统”一样,习近平上台以来,大力鼓吹“红色基因代代传”,就是中国版的“主体思想”。
    胡锦涛大骂达赖喇嘛是“披着羊皮的狼”,习近平则在少数民族地区大搞造神运动,对牧区藏人大行洗脑,宣扬习近平是活佛,是菩萨转世,因为上天拣选了习近平取代了达赖喇嘛。
    综上可以看出,习近平的“主体思想”,就是朝鲜主体思想的世袭制、血统论+满清特权奴才观念+儒家糟粕+佛教糟粕,这么一锅糟粕大杂烩,外面包着马克思主义枯死的树皮。
   
   
   
   
    由习近平对朝鲜的深度学习来看,朝鲜金家党就是中共的老师,习近平就是中国的金正恩,中朝两极权的关系还铁得很,根本没有习共抛弃朝鲜的可能,也没有朝鲜弃共投美的可能。
   
   
   
   
   曾节明 2018.3.12戊戌乙卯癸卯晚于春寒微雪纽约州
(2018/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