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谢选骏文集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时代革命的动力
·波兰人是要饭的
·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蒋介石不如项羽
·特赦是一桩很好的买卖
·选不上总统就盖一座王宫及其他
·英国也想做一个中国梦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毛泽东24岁还在上中学
·台湾认同证明南北朝格局确实存在
·加拿大力求成为全球中心
·豆腐渣工程应该改名为“瓷器工程”
·希拉里替身出场意欲何为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美国记者真是少见多怪
·为什么废垃国需要独裁者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谢选骏: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人民”不是普通人,不是芸芸众生;普通人和芸芸众生叫做“群众”,而不是“人民”;“人民”是抽象的东西,类似上帝。所以毛泽东后来上了天安门,高呼“银民晚睡”(他的湖南口音说“人民万岁”)的时候,并不是说下面大街上的群众万岁,而是说他心中的人民万岁——在这种意义上,毛泽东领导的“拜人民教”类似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尽管前者不尊重人民,后者不尊重上帝。所以前者发动的大饥荒饿死了许多人民,后者发动的大破坏诋毁了永生的上帝。从洪秀全的金田起义到毛泽东的神汉建国,整整用了一百年——1851——1949。
   
   《愚公移山》(一九四五年六月十一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闭幕词)说:


   
     我们开了一个很好的大会。我们做了三件事:第一,决定了党的路线,这就是放手发动群众,壮大人民力量,在我党的领导下,打败日本侵略者,解放全国人民,建立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第二,通过了新的党章。第三,选举了党的领导机关——中央委员会。今后的任务就是领导全党实现党的路线。我们开了一个胜利的大会,一个团结的大会。代表们对三个报告[1]发表了很好的意见。许多同志作了自我批评,从团结的目标出发,经过自我批评,达到了团结。这次大会是团结的模范,是自我批评的模范,又是党内民主的模范。
     大会闭幕以后,很多同志将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将要分赴各个战场。同志们到各地去,要宣传大会的路线,并经过全党同志向人民作广泛的解释。
     我们宣传大会的路线,就是要使全党和全国人民建立起一个信心,即革命一定要胜利。首先要使先锋队觉悟,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但这还不够,还必须使全国广大人民群众觉悟,甘心情愿和我们一起奋斗,去争取胜利。要使全国人民有这样的信心:中国是中国人民的,不是反动派的。中国古代有个寓言,叫做“愚公移山”。说的是古代有一位老人,住在华北,名叫北山愚公。他的家门南面有两座大山挡住他家的出路,一座叫做太行山,一座叫做王屋山。愚公下决心率领他的儿子们要用锄头挖去这两座大山。有个老头子名叫智叟的看了发笑,说是你们这样干未免太愚蠢了,你们父子数人要挖掉这样两座大山是完全不可能的。愚公回答说:我死了以后有我的儿子,儿子死了,又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这两座山虽然很高,却是不会再增高了,挖一点就会少一点,为什么挖不平呢?愚公批驳了智叟的错误思想,毫不动摇,每天挖山不止。这件事感动了上帝,他就派了两个神仙下凡,把两座山背走了[2]。现在也有两座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大山,一座叫做帝国主义,一座叫做封建主义。中国共产党早就下了决心,要挖掉这两座山。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一定要不断地工作,我们也会感动上帝的。这个上帝不是别人,就是全中国的人民大众。全国人民大众一齐起来和我们一道挖这两座山,有什么挖不平呢?
     昨天有两个美国人要回美国去,我对他们讲了,美国政府要破坏我们,这是不允许的。我们反对美国政府扶蒋反共的政策。但是我们第一要把美国人民和他们的政府相区别,第二要把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和下面的普通工作人员相区别。我对这两个美国人说:告诉你们美国政府中决定政策的人们,我们解放区禁止你们到那里去,因为你们的政策是扶蒋反共,我们不放心。假如你们是为了打日本,要到解放区是可以去的,但要订一个条约。倘若你们偷偷摸摸到处乱跑,那是不许可的。赫尔利已经公开宣言不同中国共产党合作[3],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到我们解放区去乱跑呢?
     美国政府的扶蒋反共政策,说明了美国反动派的猖狂。但是一切中外反动派的阻止中国人民胜利的企图,都是注定要失败的。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目前反动的逆流企图压倒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的主流,但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现在依然如斯大林很早就说过的一样,旧世界有三个大矛盾:第一个是帝国主义国家中的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第二个是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第三个是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和帝国主义宗主国之间的矛盾[4]。这三种矛盾不但依然存在,而且发展得更尖锐了,更扩大了。由于这些矛盾的存在和发展,所以虽有反苏反共反民主的逆流存在,但是这种反动逆流总有一天会要被克服下去。
     现在中国正在开着两个大会,一个是国民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一个是共产党的第七次代表大会。两个大会有完全不同的目的:一个要消灭共产党和中国民主势力,把中国引向黑暗;一个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和它的走狗中国封建势力,建设一个新民主主义的中国,把中国引向光明。这两条路线在互相斗争着。我们坚决相信,中国人民将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大会的路线的领导之下,得到完全的胜利,而国民党的反革命路线必然要失败。
   
   注释
   
   [1] 指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毛泽东所作的政治报告、朱德所作的军事报告和刘少奇所作的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
   
   [2] 愚公移山的故事,见《列子?汤问》。原文是:“太行、王屋二山,方七百里,高万仞。本在冀州之南,河阳之北。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山北之塞,出入之迂也,聚室而谋曰:吾与汝毕力平险,指通豫南,达于汉阴,可乎?杂然相许。其妻献疑曰:以君之力,曾不能损魁父之丘,如太行王屋何?且焉置土石?杂曰: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遂率子孙荷担者三夫,叩石垦壤,箕畚运于渤海之尾。邻人京城氏之孀妻,有遗男,始龀,跳往助之。寒暑易节,始一反焉。河曲智叟,笑而止之,曰:甚矣,汝之不惠。以残年余力,曾不能毁山之一毛,其如土石何?北山愚公长息曰:汝心之固,固不可彻,曾不若孀妻弱子。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河曲智叟亡以应。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告之于帝。帝感其诚,命夸蛾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3] 赫尔利(一八八三——一九六三),美国共和党人。他在一九四四年十一月底被任命为美国驻中国大使,因支持蒋介石的反共政策而受到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被迫宣布离职。一九四五年四月二日他在华盛顿国务院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中,公开宣言不同中国共产党合作。参见本卷《赫尔利和蒋介石的双簧已经破产》和《评赫尔利政策的危险》。
   
   [4] 参见斯大林《论列宁主义基础》第一部分《列宁主义的历史根源》(《斯大林选集》上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86—187页)。
   
   谢选骏指出:由上文可知,“人民”不是普通人,不是芸芸众生;普通人和芸芸众生叫做“群众”,而不是“人民”;“人民”是抽象的东西,类似上帝。所以毛泽东后来上了天安门,高呼“银民晚睡”(他的湖南口音说“人民万岁”)的时候,并不是说下面大街上的群众万岁,而是说他心中的人民万岁——在这种意义上,毛泽东领导的“拜人民教”类似洪秀全领导的“拜上帝会”,尽管前者不尊重人民,后者不尊重上帝。所以前者发动的大饥荒饿死了许多人民,后者发动的大破坏诋毁了永生的上帝。从洪秀全的金田起义到毛泽东的神汉建国,整整用了一百年——1851——1949。

此文于2018年03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