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谢选骏文集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香港人能够逃避福建人的下场吗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发表十五年之后
·香港政府为何害怕清真寺
·丘吉尔首相是中国偷渡者的先行者
·日本人到了巴黎为何丑态百出
·中国需要连坐法
·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娘炮党
·眼睛不是灵魂的窗户
·笑里藏刀的人类
·国民党为什么败给共产党
·红二代方队将军方队就是吃饭的嘴
·蝴蝶效应就是一个鸡蛋的家当
·令人痛苦的不是强暴而是社会对于强暴的歧视
·老母鸡压不住小公鸡
·小日本强过大日本
·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判终身监禁
·教育不是投资而是消费
·国籍就是现代人的卖身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谢选骏: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美国狂人渐成暴君!不效忠者难留》(2018年3月15日 转载世界视线)报道:
   
   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怒炒国务卿蒂勒森,是狂人上任一年多以来被撤换的最高级别官员。一如既往,特朗普率先在Twitter发布消息,蒂勒森是在传媒查询时才知悉被炒。


   
   蒂勒森“命不久矣”早在外界预期之内,首先是政策上的分歧。特朗普最近答应与北韩领袖金正恩会面,事前却未有谘询蒂勒森。另一方面,出身石油公司CEO的蒂勒森拥抱自由贸易,对特朗普悍然开展贸易战大不以为然。
   
   蒂勒森胆敢“批逆鳞”亦是其“死因”之一。据报他去年在国防部会议上直呼特朗普“白痴”,特朗普反唇相讥挑战蒂勒森,要跟他一起做智力测验。同样重要的是,蒂勒森为人低调,未能好好适应华盛顿政圈的权力斗争,他在特朗普团队的“盟友”本来就寥寥可数,白宫幕僚长凯利差不多是唯一的例外,但“白痴风波”过后,凯利也认为蒂勒森“朽木不可雕”,拒绝施以援手。
   
   政治从来都是跟红顶白,既然蒂勒森失宠有迹可寻,国务院官员以至驻外使节自然不会对这位弱势领导有多尊重。早前特朗普公布预算,国务院沦为削资重灾区,对蒂勒森来说更是雪上加霜。
   
   对于特朗普内阁再现人事变动,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批评,这显示特朗普管治不稳,担心削弱美国的对外威信。但不管外人如何评价,类似人事更迭,恐怕终特朗普一朝还将陆续有来。在他心目中,官员就跟公司员工差不多,要求看不顺眼者卷铺盖走人自然不过。特朗普曾表示,他喜欢白宫内有“冲突”,喜欢两派不同意见激烈辩论,然后由他作最后“圣裁”。当然,所谓“冲突”,所谓“不同意见激烈辩论”,很可能只是“引蛇出洞”的代名词,让那些异议者自我暴露,谁对特朗普个人效忠,谁就有得留低。
   
   可以说,人事更迭频繁本来就是特朗普管治的最大特色,现在人们关心的是,继任的原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同样是军人出身,特朗普内阁里的军方势力更盛,美国的对外政策会否进一步向鹰派靠拢,值得各方关注。
   
   谢选骏指出:上文无知,因为美国成不了暴君。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因为他只能拿手下的官迷出气,而奈何不了升斗小民。但真正的暴君,则是官民通杀,甚至可以欺男霸女。如果没有了官迷,总统只好辞职了事。呜呼哀哉。最要命的是四年一次的选举,到了后半总统就成了跛脚鸭,他哪里还有余力施暴于人呢。呜呼哀哉。美国总统怎么成为暴君呢。除非,美国总统也成为终生执政,甚至成为世袭职务——那就是美国向帝国体制的转化,变成一个新的罗马帝国。
(2018/03/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