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谢选骏文集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谢选骏: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日本”起源于中国考》序言)
   
   小日本有何底气并吞大中华?因为小日本自视为大中华的代表,就像中共自视大中华的代表那样,而且,日本虽小,人口毕竟还多过中共几千万人,历史也比中共悠久十几倍。
   但是,英国人并不懂得这一点,所以在《历史研究》中,汤因比创造了一个“日本文明”,把它变作“远东文明”的“子文明”——这说明汤因比对日本的基本无知。因为日本人都不把自己当做一个英国那样的化外之国(例如亨利八十脱离基督教化),而是而日本自己当做中华文明的重头戏,甚至争当中华文明的领头羊。早在隋代,日本就模仿秦国和齐国自称“西帝东帝”,自称“东皇帝”而称隋朝领袖为“西皇帝”。其辞曰:“东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鸿胪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忆方解。季秋薄冷,尊候如何。想清念,此即如常。今遣大礼苏因高、大礼乎那利等往,谨白不具。”(《日本书纪》推古天皇十六年九月条)大业三年,刚刚学会中文不就得日本国王多利思北孤遣使朝贡,使者曰:“闻海西菩萨天子重兴佛法,故遣朝拜,兼沙门数十人来学佛法。”其国书曰“日出处天子至书日没处天子无恙”云云,隋炀帝览之不悦,谓鸿胪卿曰:“蛮夷书有无礼者,勿复以闻。”(《隋书》卷八十一列传第四十六)


   
   汤因比混淆概念,把第一期中国文明叫做“远东文明”,把第二期中国文明下降一级,和日本、越南、朝鲜等子文明相提并论,是完全说不同的。其体现出来的无知程度,确实令人震惊。因为这位英国人连这个都不知道:在“中华”的或曰“汉化”的程度上,日本是比越南和朝鲜等熟番更加生番的生番,所以才可能保留了比较强烈的侵略性格。
   
   而汤因比所说的“中华文明”,恰恰不是中华文明,而是中华文明和印度西域文明的混合体,我称之为“第二期中国文明”。
   
   我所说的,在所谓的“中日关系”的历史中是一目了然的,可以得到充分的证明。而汤因比所说的,却是方枘圆凿,完全对不上号。
   
   《“日本”起源于中国考──兼谈琉球、朝鲜、越南起源于中国》
   A Research On Japan's Origin with China , and On the Origins of Ryukyu Islands, Korea and Vietnam,Too
   
   2005年电子版
   2016年印刷版
   
   谢选骏编著
   
   内容简介
   “日本”、“天皇”、“神社”、“武士”、“八纮一宇”,这些概念和词汇及其意义和内涵,无一不是起源于中国。琉球、朝鲜、越南的情况也大致如此。简单回顾一下天皇制的兴衰,可以发现这一进程也与中国的影响息息相关。
   
   Synopsis
   “Riben (Japan)”, “Tian Huang (Mikado)”, “Wu Shi (Palace Guards)”-- these concepts and terms and their definitions as well as connotations-- all originate in China without exception . And this is roughly true of the cases of Ryukyu Islands, Korea and Vietnam. A brief review of the history of rise and fall of the Tian Huang system would reveal a close Chinese influence.
   
   目录
   
   引言1
   
   第一章
   “八纮一宇”中的“八纮”3
   第二章
   “八纮一宇”中的“一宇”14
   第三章
   “日本”一词起源于唐倭战争18
   第四章
   “天皇”起源于中国意识35
   第五章
   “神社”起源于中国宗教47
   第六章
   倭国进化为“日本”的历程51
   第七章
   从中国得到“日本”意识之前的倭国56
   第八章
   “日本”是王朝的名字而非国名66
   第九章
   日本〔Nippon〕和尼泊尔〔Nepal〕73
   第十章
   日本诞生于“岛屿对大陆的向心行动”81
   第十一章
   关于“日本向心行动”的四个事例
   〔一〕日本陶瓷文化的历史轨迹94
   〔二〕作为明治维新之前身的“大化改新”94
   〔三〕“东亚世界”──“东亚文化圈”98
   〔四〕外夷与中华104
   第十二章
   天皇制的兴衰与中国影响的兴衰108
   第十三章
   从琉球、朝鲜、越南来思考日本
   〔一〕考察琉球国137
   〔二〕考察朝鲜国154
   〔三〕考察越南国178
   〔四〕思考日本国198
   第十四章
   从园林建造看中国如何影响日本
   〔一〕古代园林207
   〔二〕中古园林211
   〔三〕近世园林215
   〔四〕樱花与和魂218
   第十五章
   海洋世纪与东亚世界
   〔一〕二十一世纪是争夺海洋的世纪227
   〔二〕从海神天后看中国文明向海洋的渗透233
   〔三〕“黑潮”与东亚社会236
   〔四〕日本—台湾—朝鲜的错综关系239
   第十六章
   对日本的一些深刻误解246
   
   结论251
   
   引言
   
   “日本”、“天皇”、“神社”、“武士”、“八纮一宇”,这些概念和词汇及其意义和内涵,无一不是起源于中国。琉球、朝鲜、越南的情况也大致如此。简单回顾一下天皇制的兴衰,可以发现这一进程也与中国的影响息息相关。
   天皇本身也是中国影响的产物,中国影响衰退了,天皇影响就衰退;中国影响增强了,天皇影响就增强。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似乎是上述现象的例外,其实也不尽然。我们知道,正是清朝在西方列强面前亡国灭种的危机,激起了日本“尊王攘夷”的运动。在日本人看来,既然“西皇帝”已经不复存在,那么“东天皇”就是独一无二的天下共主了。
   学界一般认为,距今六千多前至公元三世纪前后,日本新石器“绳文时代”使用陶器,金属器的使用和水田耕作,则是“弥生时代”的标志。弥生时代约在公元前三世纪到公元三世纪之间的六百年,相当于中国战国和秦汉,那时正好是中国文明大兼并、大扩张之后,进入周边国家的时代。日本列岛的弥生文化,因此依靠中国人为主的海外人员不断进入,得以发生和发展。由此看来,创造出弥生文化的主体是那些征服了日本列岛绳文居民的日本海外民族,他们跨海进入日本列岛。事实上八世纪以后,仍有大批大陆包括半岛移民跨海,携带佛教、儒教、道教甚至基督教等文化以及形形色色的科学技术产品,东渡日本。在这种意义上,有别于“倭人”的“日本民族”的形成,应该在八世纪前后开始。
   中国文明对日本的塑造,世所公认。日本人木宫泰彦在《中日交通史》中说:“日本中古之制度,人皆以为多系日本自创,然一检唐史,则知多模仿唐制也。”在日本人的生活中,中国文化的影响痕迹处处可见。从汉字、围棋到饮茶,自传入日本,长期发展已成常人习惯。日本平安朝时书界有名的“三笔”,即空海、桔逸势、嵯峨天皇三人,其中两名都曾到中国留学。李白的挚友阿倍仲麻吕,回国后利用汉字创立片假名的下道真备和为日本完善律法的大和长冈等人。出身法律世家的大和长冈,入唐后潜心学习唐律,回国后曾与下道真备共同删定律令二十四条。膳大丘在唐长安国子监学经史,归国后被任命为日本大学寮助教,他向天皇奏请尊孔获准,推动了日本儒学的发展。营原娓成入唐学医,回国后被任命为针博士,对日本的医学发展极有贡献。日本史家伊势专一郎说:“日本一切文化皆从中国舶来,其绘画也由中国分支而成长,有如支流小川对本流江河。”日本汉学家内藤湖南说:“日本民族未与中国文化接触以前是一锅豆浆,中国文化就像卤水一样,日本民族和中国文化一接触就成了豆腐。”
   这一情况甚至到十六世纪仍然延续。耶稣会士利玛窦〔MatteoRicci,1552-1610年〕的先行者沙勿略〔FranciscoXavier,1506-1552年〕传教士,1542年到达印度的果阿,致力于建立亚洲传教基地。1547年他在马六甲遇见一位日本人,并在两年后通过他的帮助到达日本。后来他向一位日本学者传福音,那学者问他:“如果你信仰的是真实的,为什么中国人却不知道呢?”〔谢选骏:《服从·贞洁·神贫──读《爱的使者:基督圣徒传》〕可见当时的日本依然是把中国当作真理的标准。
   本书试图通过几个众所周知的“日本名词”如“八纮一宇”、“日本”、“天皇”、“神社”等,来考察上述概念的中国背景,并思考作为中国文明的边缘,日本是如何起源于中国的。
   
   2016年2月第二版
   February 2016 Second Edition
   
   谢选骏全集第二十二卷
   Complete Works of Xie,Xuanjun
   Volume XXII

此文于2018年03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