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谢选骏文集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中国精神病人为何世界第一
·共产党是不是慕洋犬
·经济学是伪科学
·三期中国文明的天子
·钱镠的后代开创卖国传统
·中西时间观念的差异——中国为何不能实行时区制、夏时制
·美中曾经苟合,现在羞耻分开
·彭斯碰死,美国给共产党中国的最后通牒
·基督教使得华人不再自私自利了
·中国需要一场结束革命的革命
·谢选骏:放纵权力不是人的自由
·“复活泰坦尼克号”是超级烂尾楼
·牛二战略能否占领南海
·美国亲华派的哀鸣——把放出瓶子的巨人重新装回瓶子里面去吗
·允许中国社会自己生长吗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美国用中共的办法整治中共
·鸦片战争源于满清的邪恶
·台湾“唐奖”只是赌徒的押宝吗
·南人没有见过冰天雪地
·十字架千万不能拔
·大外宣终于砸了共产党的锅
·沙特阿拉伯比伊斯兰教还长久吗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一带一路侮辱了美国
·主权国家的黄昏
·公安机关就是法院吗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白邦瑞的悔改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壮大之谜——“社会主义大家庭”是罗斯福总统创建的
·中共和北韩的压力促成了台湾和南韩的升级
·地广人稀的澳洲再也受不了移民的压力了
·英国人的母狗变成缅甸人的国母
·由更高的权力把权力关进笼子里
·美国前国务卿怎样帮助中国崛起
·只有美国爱中国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谢选骏: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西方非常害怕习近平模式出现在欧洲》(?2018-03-12 德国之声)报道:
   
   中国宪法中有关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条款被取消,引起了德语媒体的广泛关注。一些作者担心,中国政治将会重蹈个人专权的覆辙;也有声音认为,只要经济发展,谁执政并不重要;而更多人认为,这一举措将对全世界的经济和政治造成深远影响。


   
   慕尼黑《日报》的评论问道:“谁是习近平?”文章指出,德国媒体每天关心特朗普、普京,大多数德国人都搞不清谁在执掌中国,而习近平其实已经在2012年上任后获取了毛泽东时代之后最大的政治权力。“习近平已经完善了压制体系。昨天,中国的橡皮图章国会取消了毛泽东死后设立的领导人任期限制,这是悄然通往极权统治道路上的一个巅峰。个人崇拜、(通过反腐这一受欢迎的手段)打压批评者、管制互联网:在中国,持续的经济进步,伴随的却是政治上的倒退,退向黑暗的毛时代。”
   
   德国北部小城吕讷堡出版的《乡村报》刊发评论指出,对于西方而言,所谓中国道路即是一记耳光,也是一种威胁。“说它是耳光,是因为它推翻了对于市场力量的迷信,后者认为,市场会带来更多自由、开放和民主。凭借资本主义,中国的经济实力正在超越欧洲,但是中国同时却在越发疏远源自欧洲的人权理念。因此,中国正在争取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先地位,从而能够实现对其民众的奥威尔式完美掌控。同样傲慢而谬误的还有西方人的另外一个假设:只有在自由社会中才能实现真正的创新。中国现在的对外姿态更加好斗,其对内姿态也十分危险地越发强硬。就像古罗马帝国一样,当今的中国似乎在打造一个神一样的统治者,其目的是走上一条霸权主义、甚至是帝国主义的道路。”
   
   《斯图加特报》以“大权天授”为题,刊发评论指出,中国国家主席的权力,今后依然取决于政府的经济成就。
   “全国人大删除了宪法中限制国家主席任期的条款,这让人产生了一种印象,即国家主席这一职位并不像外人想像得那般诱人。的确,中国的国家主席此前并没有太大的自由度。在第一个任期内,国家主席要与上届领导留下来的人物共事;而在第二个任期内,他则会处在接班人的巨大阴影之下。因此,考虑改革这一制度,是正确的做法。”
   
   “领导任期有限这一模式,引领着中国走过了一段剧烈变革的时期。期间,这个国家变得更加强大。对于习近平,也将会适用同样的标准。只要中国民众能够抱有'今后生活会更好'的希望,他们就会让他们的领导人继续执政。”
   明斯特出版的《威斯特法伦新闻报》以“永远的红色帝王”为题,刊发评论指出,尽管习近平通过修宪突破任期限制丝毫不令人意外,但是这一举措依然有着深远的全球政治影响。
   
   “中国共产党由此离弃了邓小平的政策,后者想要通过宪法条款来避免重蹈毛泽东时代的一人专权之覆辙。然而,习近平却不再顾及这一规则,而是大幅巩固其在国内的权力。至少在今后十年,他能够主宰这个巨大国度的政治走向。习近平将继续维持中国的扩张路线,尤其是在当前西方各国经济衰弱、美国政治无法预测的时期,中国的扩张更为容易。只有依靠持续的经济增长,习近平才能克服中国国内的政治以及经济问题。”
   
   《纽伦堡新闻报》的评论则写道:“国际形势让看似不可阻挡的中国崛起变得更加容易。特朗普治下癫狂的美国正在放弃自己的世界大国雄心,并且正重拾贸易战、削弱自身经济。而欧洲则必须先搞清自己的目标。在这种局面下,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可怕的、结果不明的试验:一个专制政权,正在一位帝王或者长期独裁者的带领下,力争比衰落西方国家的自由民主政体取得更大的成就。这般的体制竞赛,世界还从来没有经历过。”
   
   德国东南部小城霍夫出版的《弗兰肯邮报》以“一个新时代”为题,刊发社论指出,中国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将对西方国家的政治以及经济造成深远的影响。
   
   “北京正在凭借数字化技术打造社会信用体系,完全控制每一个中国人。习近平的对外政策也越发具有攻击性,想要把美国势力排挤出亚洲;而在欧洲,北京也依靠'一带一路'来获取影响力。这是不是预示着一个由中国主导的国际新秩序?也许是的。不论如何,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民主国家正深陷信任危机,这形成了对中国有利的局面。在一个理想世界里,西方国家应能团结一致地抵制中国的扩张。然而,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威胁开启贸易战,从而埋葬他本应捍卫的自由主义世界秩序。西方国家必须更加仔细的审查来自中国的投资,从而防止其滥用经济实力。习近平攥取权力,对中国而言是一个新时代,而对于世界而言,则意味着更加不稳定。”
   
   《法兰克福汇报》以“欧洲向中国磕头”为题,刊发社论认为,对于欧洲而言,最大的问题是习近平的中国有一个长期计划,而欧洲却没有。作者抨击道:“长期以来,欧洲国家的对华政策就是竞相争夺进入中国市场的许可。而德国则是从中国崛起中受益最大的欧洲国家,因此柏林并无太大的动力去寻求与欧洲伙伴的共同立场。这一错误将会导致严重后果。中长期来看,德国将是最大的输家。北京的计划是成为‘工业超级强国’,在那些德国经济的支柱产业领域成为市场领军者。这正是通过战略性收购欧洲高科技企业来实现的。”文章接着指出,固然,欧盟已经引入一些反制手段,但是北京早已通过“一带一路”在希腊等欧洲小国打入楔子,阻止欧盟在反制中国时采取一致立场。众多孔子学院以及中国资助的智库机构,也在让欧洲的政界、商界越发顾忌北京的敏感话题。
   
   “为习近平叫好的人,早已不只是那些坐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里的人。一些过气的欧洲政客很乐意被北京拉拢。而对强人领袖的狂热情绪,则让看似成功的中国发展模式获得了更多拥趸。”
   
   “最夸张的机会主义者则是欧洲的企业经理人。戴姆勒总裁蔡澈(Dieter Zetsche)因为公司的一条达赖喇嘛哲言广告而向北京磕头,西门子总裁凯飒(Joe Kaeser)则在中国官方电视台的节目中为'一带一路'大唱赞歌。自由民主国家的公信力因此正在丧失,而中国模式则在将自己打造为与其竞争的体制。”
   
   “如果欧洲还想要赢回其吸引力,就必须牢记欧洲的根本。这包括言论自由,也包括对独裁体制的抨击。北京当然有权在欧洲为其理念争取支持者,况且中国也确实为解决一些全球性问题贡献了自己的经验和理念。所以,欧洲的对外发展援助领域必须扪心自问,为什么在过去几十年没有为非洲援建急需的基础设施,反而总是在搞各种研讨会。我们热烈欢迎北京参与一场公开的理念竞赛,但是不欢迎秘密夺取影响力以及威吓手段。”
   
   “欧洲不能再接受北京的双重标准。中国一方面在利用西方社会的开放来传播其威权意识形态,另一方面又在越发强烈地限制西方学者、记者、文化从业者的工作。向北京磕头并不能保障欧洲在华利益;欧洲应该用更加自信的姿态和更加清晰的战略来抵制中国的干涉。”
   
   谢选骏指出:西方非常害怕习近平模式,因为这是毛泽东王朝的产物。但也正因为如此,西方不必害怕,因为斯大林模式毕竟无法主宰欧洲。值得德国担心的,倒是是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因为德国只能在其中扮演一个不大的角色,不过那是下一个历史阶段才会出现的事情。至于现在,欧洲还可以享受周末度假的闲暇一百年时间。
(2018/03/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