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谢选骏文集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2020年的新春贺辞如此恐怖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苏轼的汉奸哲学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武汉的公安警察不说人话
·马斯克精神分裂了
·拔除十字架,瘟疫就到家
·司法审判就是恃强凌弱的走过场
·2020年这个庚子年也是国难年
·中国依然停留在家长制时代
·大家都在等候最高领导亲自来扑灭瘟疫
·武汉为何是一个足以致命的地点
·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乱说英文算不算种族歧视
·海德格尔为何肤浅而且渺小——不能骑在希特勒头上作威作福
·人类能否关闭自己的老化程序
·中国加拿大互相影射武汉病毒是对方的细菌战所致
·查封教会降低了基督徒的感染瘟疫的机会
·武汉起疫——各省独立
·救灾导致满清灭亡
·恐怖电影来自生活的真实
·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售卖病毒实验动物的尸体
·废垃人喜食野生动物的尸体
·中国的机会多还是美国的机会多
·现代人落入印第安陷阱
·西方人为何可以不戴口罩
·魏征是一位高级黑的狗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谢选骏: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脸书为了赚钱,可谓不择手段,但这样一来,也就使得自身涉及到了多重阴谋。为了继续,就得制造新的阴谋来弥补旧的,如此循环,越陷越深。可悲。可能之一就是带领现代文明继续沉沦……
   
   (一)

   
   《扎克伯格“失踪”脸书已到生死关头?》(2018-03-20 国搜家居-家居)报道:
   
   近日一则“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sis)”丑闻,引发全球数据泄露风波。身处“原爆点”的Facebook(脸书),不仅要吞下“百亿市值蒸发”的苦水,还要面对用户逐年流失的事实。再加上外界需其重新审核的数据管理机制,恰恰与Facebook的盈利模式息息相关。
   
   风暴之中,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却又玩起“失踪”,不但至今未公开回复此事,甚至也不会主持即将就此事举办的全体员工大会。
   
   尽管目前脸书的反应可谓淡定,依然坚称“除了涉事人最后将数据转手给第三方(剑桥分析公司)的行为,其他都合理合法。” 但在早就对其不满的部分媒体眼中,脸书已处于“生死存亡之秋”了。
   
   四年来最大跌幅:市值蒸发360亿
   
   受丑闻影响,华尔街日报19日称,一夜间,Twitter、谷歌母公司Alphabet以及Snapchat等社交媒体公司,股票大跌。但跌相最惨的是Facebook,其股票深跌近7%,市值蒸发360亿美元。
   
   此前,在声讨社交媒体巨头涉嫌雇用“假账户”、“俄罗斯水军”,投放“竞选广告”等问题时,Facebook的市值就多次用“跳水”来回应。唯独这一次,被“实锤打脸”的Facebook遭遇四年内最大单日跌幅。
   
   事情起因于17日的媒体曝光——Facebook上5000万名用户个人信息数据遭一家名为剑桥分析公司的泄露,背后还牵扯到更为吊诡的政治密谋,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英国“退欧“事件。
   
   这个消息让年初还宣誓要改善Facebook的扎克伯格无地自容。1月4日,扎克伯格在个人页面上给2018年许下新年愿望,称“现在执行的政策与防止滥用的手段有太多错误”,并表示今年就对此进行改善。
   
   纽约时报当时分析,这是扎克伯格在解决“俄罗斯网络渗透”一事上给自己下挑战书,争取在今年彻底与“通俄门”一事撇清关系。不料才第三个月,扎克伯格就被自己打脸。但显然,Facebook的管理团队中,是有人对先前的用户信息数据管理存疑的。
   
   这个人就是Facebook首席安全官斯塔莫斯(Alex Stamos),他提倡“数据隐私保护事宜透明公开化”,但Facebook的其他高管似乎并不同意。
   
   在管理层成为一匹“孤狼”,纽约时报透露,斯塔莫斯早在去年12月就从公司的各项事务中“隐退”。借助这次“剑桥分析”风波,斯塔莫斯本人在社交媒体上承认“工作重心的确已经转移”,但并没有像外界所述那般“无心工作”。
   
   然而,他并没有公开否认,自己将在今年8月份离职的消息。
   
   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压力纷至沓来
   
   Facebook内部似乎乱作一团,美国国会向其从外部施压。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内部正商讨是否要请扎克伯格来“坐一坐”;参议院商务委员会已经确认,要向扎克伯格发送听证令;而参议员怀登(Ron Wyden)已经等不及,直接写亲笔信质问Facebook“数据泄露”的严重性。
   
   美国以外,欧洲议会议长塔亚尼(Antonio Tajani)在推特上点名Facebook,称欧洲议会将对此事彻底调查;更有甚者,欧洲司法委员会主席乔洛瓦(Věra Jourová)表示会将此事放在下周访美的行程之中,并计划和美国同行商讨。
   
   办公桌上需要回的信越来越多,关键时刻,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却玩起“失踪”——事件发酵后,他至今没有对此做出任何回应。
   
   “对用户数据的收割转卖,早已写入Facebook的DNA”
   
   扎克伯格的确有更多需要顾虑的事。比起“到底有没有被俄罗斯占便宜”,Facebook首席执行官更要在乎的,是在这场声讨后,“公司还能不能继续靠卖用户数据来赚钱”。毕竟,这是Facebook立足之本。
   
   美国有线卫视新闻网CNN称,对用户的数据“挖掘”,已经写入Facebook 的DNA。换句话说,其目前的盈利模式,就是“收割”用户的数据,再向软件开发商、广告商转卖获利。
   
   更要命的是,这看似“与法律、道德违背”的操作,在Facebook眼中,是符合规范的。
   
   就拿这次“剑桥分析”的主谋来说。剑桥大学心理学系高级研究员科根(Aleksandr Kogan)设计的那款“学术研究”APP,虽只有27万Facebook用户下载,却套得5000万个人信息数据(包括下载用户的好友)。此外,媒体调查甚至又指向了几年来的西方的头号大敌俄罗斯。卫报调查显示,科根与俄罗斯有很深的关系,甚至他的研究经费都是俄罗斯出的。
   
   面对如此多的槽点,Facebook的回答却令人意外:“除了科根最后将数据转手给第三方(剑桥分析公司)的行为,其他都合理合法,符合规范。”
   
   这种被卫报和纽约时报形容为“高度不负责”的态度,在另一件事上尽显无疑:据CNN透露,2015年就得知有“千万级数据外泄”的Facebook,刚开始的回应是“逃避”——删数据;直到今年危机爆发,Facebook才坦言,“是当时没删干净”。
   
   虽然近年来Facebook对用户信息保护政策进行了完善,但到底离不开“利益驱使”的经营逻辑——根据广告数据追踪公司Borrell Associates的数据显示,从宏观角度来看,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时,数字广告仅占政治选举广告投入的不到1%,到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这一比例已经上升到22%,总额高达19亿美元。
   
   CNN援引分析人士称,就这点来看,要让Facebook停止将用户数据转让,这几乎不可能。
   
   摇钱树正在枯萎,Facebook是下一个MySpace?
   
   扎克伯格若要继续安心收割,必须维持好一定体量的用户。但恐怕在这个点上,Facebook也遇到了危机。
   
   在Facebook于今年1月底公布的财务报表上,其2017年第4季度在北美地区的活跃用户数,首次下降——从上一季度的1.85亿将至1.84亿。
   
   不要小看这1百万的用户流失。彭博社分析指出,每个活跃用户对Facebook来说就是26.76美元的收入;而且随着上述电子广告投入的力度增加,每位用户的“价格”总的来说都在逐年上涨。这26.76美元,就比2016年同比增长了35%之多。
   
   不巧的是,北美市场还占了占Facebook第四季度收入75%。
   
   还有一些数据印证了摇钱树正在逐渐枯萎。比如,Facebook去年失去了280万25岁以下的用户,有分析称今年还要再丢200万;上个季度,用户每天上线Facebook的总时间同比减少了5000万小时。
   
   这些都是不好的征兆,路透社甚至用MySpace来对比Facebook,称曾经的如日中天已经不复存在。在用户量减少、广告市场饱和的前提下,即便是Facebook的“立足之本”,也会给其带来更少的收入。另外,这场数据外泄风波,很可能提前给Facebook宣判死刑。
   
   个人信息如何不再“裸奔”?
   
   同样的问题在国内也不乏讨论。相信很多读者都遇到过,消费者在登录一些网站时,经常会被问道,是否同意将个人信息用于第三方,但并未告知具体将消费者信息给了哪个第三方。
   
   对此,天津大学法学院卓越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霸王条款,算是侵权。因为《互联网交易管理办法》不仅规定了经营者应采用显着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条款,还规定了,对于信息收集,要求经营者需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否则,这就是侵权行为。也就是说,经营者到底将收集到的信息给了哪个第三方,适用什么范围、要去做什么,这都需要跟消费者讲明白。而且,消费者理当有充分的选择权。”
   
   同时,网络上也存在某些“对个人信息的多度获取”,比如一个手电筒App,需要读取通讯录、定位地址等内容。
   
   对此,杨立新表示:“无权获取而获取他人个人信息,是侵权行为;有权获取他人个人信息,但是超出合法的范围而收集与交易不相关的个人信息,同样也是侵权行为,都要承担侵权责任。对此的防范方法,就是只要你不同意,你就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要轻易点击。”
   
   另一方面,黑客攻击窃取个人信息呈增长趋势。
   
   从事网络安全保护业务的一位技术人员曾向新华社表示,“从对政府机构、大型国企、高校、电商、交通等重点客户遭遇互联网黑客攻击的实时监测数据看,网络黑客入侵重点网站窃取信息有增无减,攻击手段日益多样化,而大量掌握公民个人信息的一些机构网络安全防护意识不强,投入不足,特别是没有对不断出现的网络安全漏洞及时采取修复措施,很容易被黑客攻陷,造成大规模信息泄露。”
   
   (二)
   
   《丑闻曝光前2周扎克伯格抛114万股股票》(2018-03-20 凤凰网)报道:
   
   据CNBC 3月21日报道,作为一项股票出售计划的一部分,在Facebook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前两周内,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抛售了114万股股票。
   
   据市场研究公司Argus Research称,这创下了过去3个月上市公司高管抛售股票的记录。
   
   扎克伯格和Facebook另外一名高管的股票卖出价格比当地时间周二交易价格高出了约20美元。
   分析师并非认为扎克伯格股票出售行为存在黑幕,但是,抛售如此大量的股票,无异于在公司股票需要支持时反而推了它一把。
   星期一——数据泄露丑闻曝光后的第一个交易日,Facebook股价大跌6.77%。星期二下午,Facebook股价一度跌至近163美元,跌幅达到5.3%。星期二Facebook股价报收于168.15美元,跌幅为2.56%,盘后交易中一度跌至166.46美元。
   
   过去3个月内部人士出售股票最多的10家公司
   
   市场研究公司InsiderScore研究总监本·西沃尔曼(Ben Silverman)表示,“企业内部人士利用Rule 10b5-1定期出售股票,他们按计划出售股票。我不认为扎克伯格等出售股票与过去数天的丑闻存在关联。”
   尽管如此,根据公司高管买卖股票活动作出投资决策的投资者和分析师,仍然相当重视企业高管出售股票的计划。
   西沃尔曼说,“他们随时可以中止出售股票的计划,很显然,我们会根据高管的行为推测企业的情况,了解高管近期出售的股票数量是否减少。”
   企业通常会向高管提供股票薪酬,高管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出售这些股票,或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Rule 10b5-1制定的计划出售股票。除Facebook外,过去3个月高管抛售股票数量最多的是RealPage、Oritani Financial和Vonage,高管抛售的股票数量都超过50万股。
   扎克伯格抛售的股票是最多的,远超过其他公司高管。去年9月,扎克伯格公布了将在未来18个月出售3500万至7500万股股票,资助慈善事业的计划。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