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谢选骏: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是秃头大叔还是蓝眼美男,莎士比亚长啥样?》(栗月静2017年9月27日)报道:
   每一幅莎士比亚肖像画都曾经被认为是真的,然后又被另一代否定,也许这是因为每个时代人们都要想象或创造出一个自己的莎士比亚。真实的莎士比亚真的存在吗?
   2009年,权威的莎士比亚研究专家斯坦利•威尔斯宣布:莎士比亚去世400多年之后,他的—幅真人肖像首次现身人间。这幅肖像以拥有者的姓氏命名,称为科布画像,画中人中等年纪,面色红润,赤褐色胡须精心修饰过,鼻梁挺直。剪着时髦的蓬松发式。他身穿具有精致白色花边的环状领和他那个年代属于富有和成功的男人们的金线镶嵌的蓝色束腰上衣。


   这副画的拥有者——科布家族的人曾经与南安普敦伯爵三世亨利•罗赛斯雷的外孙女联姻,从而继承了亨利•罗赛斯雷的收藏。而这位先生曾经是莎士比亚唯一赞助人和传说中的同性恋情侣,莎翁的十四行诗据说就是写给他的。科布家族继承的收藏中就有这张科布肖像,自18世纪中期以来一直为科布家族所拥有,250多年来都挂在都柏林北部多纳贝特附近的纽布里奇庄园里,但画中人物曾一度被认为是著名探险家和诗人沃尔特•罗利,罗利爵士的名字也被写在油画背面。20世纪80年代,阿莱克•科布继承了家族财产。他是一个艺术品修复专家,2006年的时候他在伦敦参观英国国家肖像画廊举办的“寻找莎士比亚”的展览,看到其中的一幅詹森画像,他立刻意识到他家里墙壁上那幅画像可能就是莎士比亚的画像,于是安排对肖像进行了红外线和碳14测试。剑桥大学科学家证实科布肖像所用橡木嵌板是取自16世纪末的树木,所用的油漆也具有那个时代的特性,画中的男人所戴的花边环状领款式,也是当时的时尚。
   莎翁的“猪肉屠夫”形象
   这张肖像中的莎士比亚比原来的版画和半身雕像中那个秃顶市民更英俊迷人。威尔斯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就是莎士比亚研究专家几个世纪以来都在寻找的“圣杯”——莎士比亚的真容。这张脸彻底颠覆了以前那个八字须加络腮胡的呆板形象,“他的脸开阔而有生气,肤色红润,有几分甜蜜的表情,或许这正暗示着他的谦逊”。威尔斯说,与科布肖像相较,其他肖像上的莎士比亚“无精打采”,可能是“原始画像枯燥无味的副本”。已经见过以前莎士比亚肖像画的人,没有人会怀疑科布肖像是原始文本。这幅画展现了“更鲜活、更机警、更敏感的脸庞”。到目前为止,只有两个形象是公认可信的能够说明莎士比亚面貌的画像,一个是由马丁•德罗肖特制作的铜板雕像,最早出现在“第一对折本”(First Folio)的扉页上。
   “第一对折本”是莎士比亚戏剧最重要的版本,历来被学界视为珍宝,当时售价约为每本1英镑,一共印刷了大约750本。由于售价高昂,百年内几乎无人问津。2006年,索斯比拍卖了一本,售价280万英镑。这套书在1622年印刷,1623年出版,有戏剧家、诗人和演员本•琼生写的介绍性诗歌,对于书中莎士比亚肖像上那个秃顶、围着皱领、不讨人喜欢的家伙,琼生说:“读者看的不是他的画像,而是他的书。”另一个公认可信的形象是斯特拉特福德圣三一教堂上的半胸像,这处纪念像在“第一对折本”里有所提及,因此1623年之前就一定在那里了。据说是莎士比亚的继子定做的,莎士比亚的遗孀也亲自看过。
   这个纪念碑上显示的与德洛肖特肖像是同一个人,但是也有些肥胖、还有些损于诗人身份的俗气,被人戏称为“猪肉屠夫”的形象。
   疑点密布的生前画像
   这两个形象都是在莎士比亚死后才出现的,没有确切证据说明莎士比亚生前曾让人画过像,而且关于他的外貌也没有留下切实描写。但是在当时,他的肖像一定广为流传,在当时一出佚名戏剧《帕纳萨斯归来》中,其中一个角色说,哦,莎士比亚先生,我一定要在我的书房里挂他的画像。在科布肖像之前还有几幅画像被认为是莎士比亚生前所绘:最有说服力的是查杜斯画像(Chandos portrait)。2006年,英国国家肖像画廊断定查杜斯画像是最有可能是莎士比亚真容。这幅1600-1610年左右的画像之前属于英国著名戏剧家威廉•达文南特。1856年为国家肖像画廊收藏,据说是莎士比亚的朋友理查德•伯比奇所绘。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约翰•雷兰德图书馆藏有一幅格拉夫通画像(Grafton Portrait),以前认为是1588年由画家格拉夫通绘制。画中人是一个年轻的美男子,长有一双锐利的蓝眼睛,酷似德罗肖特画像。
   但是2005年,英国国家肖像画廊16世纪分部的负责人塔尼亚•库珀说,画中人穿着华丽的斜纹束腰外衣,里衬猩红色的丝绸。当时猩红色和丝绸非常昂贵,1588年24岁的莎士比亚不可能穿得起这么贵族化的服装。画作的背面虽然有名字的缩写“ws”,但那是19世纪加上去的。桑德斯画像(The Sanders portrait),2001年发现于加拿大,画像后面标签说画中人是莎士比亚,并说这幅画作于1603年。这幅画有可能属于莎士比亚熟悉的剧院背景画家约翰•桑德斯或者他的兄弟托马斯,但是这幅画也有疑问,对于39岁的莎士比亚来说,画中人显得太年轻了。于标签上的莎士比亚的生卒年份也有问题。
   科布画像到底是谁?
   当年莎士比亚几乎一夜成名:他于16世纪80年代晚期在伦敦开始工作,而到了90年代初期,他已经跻身于全国最著名的作家之列。他最大的荣誉则在他去世后得到,画像和纪念雕像越来越多,开始只是英国人追捧,后来遍及全世界。在他死后艺术家们绘制关于他的肖像,一般都是根据前面提到的德罗肖特画像,也有一些完全是凭空想象。所以真、假肖像鱼龙混杂,而已知最早的作伪发生在1770年。无法否认科布肖像是一幅杰作,如今它依旧色彩绚丽,这当然得益于精湛的修复工作。虽然威尔斯等认为是莎士比亚肖像确定无疑,但也有很多不同声音。画像顶部的斜体书法拉丁语“语言之王”,整体看去太大了,惊叹号的摆放也不自然。画中人身穿华丽服饰,对莎士比亚来说也有僭越之嫌。当时的莎士比亚被称为绅士都很勉强,根据历史记录,莎士比亚很希望能够得到詹姆士一世的加封,但没能如愿。在当时,演员穿上超出自身阶层的戏服,都会惹麻烦,很难相信莎士比亚会让自己如此盛装华服。威尔斯确定画中人的年龄是46岁,但画中人显得太年轻了,几乎还有点孩子气。
   国家肖像画廊16世纪分部的塔尼亚•库珀博士说她非常怀疑威尔斯的结论,她认为科布画像更像廷臣和诗人托马斯•奥弗伯里。1740年奥弗伯里爵士的画像被捐赠给了牛津大学图书馆。这幅画像与科布画像非常像,比如浓密的头发,稍微有些畸形的左耳朵,这可能是某种珠宝耳坠留下的痕迹,这两幅画中的男人都穿着美丽而繁复的蕾丝领巾,虽然在样式上不一样,但总体设计上相似。诗人托马斯•奥弗伯里是一个傲慢自大而又顽冥不化的人,但作为国王詹姆士的宠臣,托马斯•奥弗伯里的地位比他意识到的要脆弱的多。1613年他告诉别人他的宫廷生涯有多顺利,几小时之后他就被逮入狱,几个月后神秘地死在了监狱里。
   奥弗伯里之死轰动一时,他的传奇故事满足了宫廷谣言和民间小报的胃口。他那庞大的家族也为他的不幸而哀悼,尤其是深爱他的父亲尼古拉斯爵士,也许就是他的父亲定做了他的肖像画。因此塔尼亚•库珀认为我们还没有找到莎士比亚。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时代易变艺术也是如此,每一幅莎士比亚肖像画都曾经被认为是真的,然后又被另一代人否定,也许这是因为每时代人们都要想象或创造初一个自己的莎士比亚,莎士比亚真的存在吗?
   
   谢选骏指出:其实,要论真实,肯定是莎士比亚墓碑上的、其继子定做的、其遗孀亲自把关的“猪肉屠夫”最为可靠的了。但是力图造假的英国人并不满足,还想继续美化莎士比亚这头“埃文河畔的野猪”,所以造出各种烟幕画像以假乱真。可是他们也不想想,莎士比亚的妻子儿女全是文盲,莎士比亚本人死时留下的大量财富里没有一本书和一页手稿,莎士比亚他那猪肉屠夫的脸上,可能有一点点书卷气吗?

此文于2018年02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