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东海一枭(余樟法)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中国猪》
·士心一立胜金刚!
· 尽心尽性尽人事,知命知天知古今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侯文豹:读老枭《我们应该怎样反共?》有感兼谈民运现状
·人人潜具大神通
·我开了春天还会远吗
·《三个代表》
·我来了,儒家春天还会远吗?
·垃圾论
·槟郎:雪季念枭(一枭附言)
·任雨荷:由《还我汪精卫》一文所想到的(自由圣火首发稿)
·《雪灾》
·我非高标不可,你们及格就行
·《最后的苦谏》
·道德论
·《仁王经》
·奇文共赏:东海之道与撒旦教信仰之雷同
·《实相经》
·自他偈
·一枭拜年三祝愿
·自由是儒家最高信仰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
·《迟早都一样》
·《大良知学纲要》欢迎批评
·大良知学纲要
·东海答客难(416--421)
·台湾心学网主席陈复关于《大良知学纲要》的质难
·先讲道理,再讲别的
·自题《大良知学纲要》联二
·为中华文化报喜-----隆重推荐董子竹
·赠董子竹君
·天下无难事,难寻十个人
·《不易经》
·陈复先生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复
·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
·九曲澄:读东海老人“自题《大良知学纲要》”五绝句,集句贺一枭
·《国家离我家越来越远》
·傅小松:东海一枭诗词评点
·雪峰:为东海一枭惋惜(一枭附言)
·敬告少数基督徒
·共产主义与大同理想
·雪峰:东海一枭该升级了(东海老人附言)
·祝贺《网络公民》创刊
·自题《新礼学初论》七律二首
·发展阳明之学,把握良知之圆-----关于《大良知学纲要》二复陈复先生
·心學網葉震对枭文《宁可对不起同道,不敢对不起吾道!》的回覆
·《斗战胜经》
·艳照门之我见:道德不打野鸳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最怕蒙启派谈文化,最怕资中筠、易中天这些名家谈儒家,盲心瞎眼,糊涂混乱。更可悲的是,他们的妄言妄语居然受到广泛推捧。友人转来资中筠《程朱理学如何成为“杀人”道学》,一看标题就是昧于儒家文化和文明的浑人。文中提到:

   “盛唐出了那么多才华横溢的文人,为什么不出思想家,而理学偏偏诞生于宋朝?询诸一些历史专家,都未得到解答。易君书中给出的理由是,历代君主提出“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唯有宋朝,这使士人兴奋不已。但是拿什么与君王共治?读书人两手空空,既无财,又无兵,唯一的资本是思想,所以努力提出一套思想,才有“共治”的条件。这是理学产生的动力。此说对我有说服力。”

   短短一段话,大错有二:其一、昧于历史,不知“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是汉唐宋明清等儒家王朝的共同点,大多数官员都是儒家教育、培养出来的。其二、理学的产生与“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无关,而是儒学自身与时俱进的发展的逻辑使然。而当时“儒门淡泊收拾不住”的现状和佛道两家的强烈刺激,成了理学产生的重要动力。

   注意,说理学受到佛道的刺激则可,说理学吸收、融合乃至抄袭了佛道则不可。理学的一切思想义理,无不根源于孔孟之道,只是在内圣学和形而上学方面更加深化、细化、精致化和加以强调。所以,理学既与儒学一致,又别具特色。

   资中筠对朱熹不乏肯定和赞扬,但又认为朱熹受到官方推崇、理学成为官学是“流毒千古”。她说:

   “思想家一旦成为官学,被公权力神话,传到民间,其负面影响就加倍放大,完全失去提出者原来的理想,流毒千古,真的成为“杀人”的精神武器。这是很多思想家的悲剧,又岂独朱子然?”

   大谬不然。思想家受到官方推崇,其思想成为官学,影响和作用是正面还是负面,取决于思想品质及思想家道德品质,不可一概而论。例如,商鞅、韩非子、马克思之流受到推崇,秦法家、马学成为官学,确实负面作用极大,是人民和国家的大不幸。说法家杀人,马学杀人,如理如实。

   但是,说理学杀人,就是无知诬蔑。理学成为官学,正面作用极大,是中华民族的幸运。戴震批判理学“以理杀人”,其实是概念误会,无的放矢。

   戴震主张人的正常欲望的合理性,认为人欲的正确处理就是天理。这个观点与程朱理学基本一致,不同在于对“人欲”概念的理解。理学的“人欲”有其特定的内涵,指的是非良性、非正常、不道德的欲望,而戴震误以为理学“灭人欲”是消灭、禁绝一切感性欲望,把程朱理学所说的“灭人欲”看作禁欲主义或道家无欲的翻版,纯属误解。

   戴震误会理学、反理学但不反儒学。他自己就是乾嘉学派的名儒。他对理学的批判虽然严厉,仍属儒家内部之争。拾戴震余唾的蒙启派则是既误会理学也误会儒学。资中筠说:“我本人一向倾向于认为理学对中华民族的负面影响更大于孔孟的儒学。”殊不知,程朱与孔孟、理学与孔孟之道一脉相承,否定理学儒学,就是否定中华民族的主体文化、主导思想、核心价值和民族精神。

   所以,我多次指出,反孔反儒就是欺师灭祖,就是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根本一错,其它方面最优秀,其它言论最正确,不足道矣。2018-2-26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