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谢选骏文集
·刘晓波愿意归入上帝怀抱
·《金融时报》的骗术
·习近平真被架空了吗
·“习近平思想”不如“习近平主义”
·中国缺乏以色列研究
·“三百年殖民地”的血淋淋样板
·每个国家都需要自己的偶像
·理解力与创造力
·人权与种族
·中国准备建立全球政府
·论习近平主义之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九
·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五
·邓小平终于失败了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六
·解放军会死于背后一刀
·明星从嘉宝那时变成了妓女
·善心汇与太平军
·中美两国资产者已成战略伙伴
·一带一路面临腰斩
·22年前的预言和42年前的预言
·遗产真的是遗祸无穷
·北京已是空城计
·萨哈罗夫原来是个魔鬼的孩子
·后纳粹主义的文明自杀
·《纽约时报》希望新疆变成中东的乱局
·民主政治不如廉洁政治
·华人社会为何流行以黑治黑
·现代南北朝即将结束、中国即将统一
·指望外国夷狄不如指望天子自己
·为什么福建人容易出事
·郭文贵是中国领袖的私生父亲
·全世界基督徒夺回君士坦丁堡
·美国的敌基督力量十分猖獗
·“现实站在暴君一边”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烈士与逃兵
·俄国真会支持中国对付印度吗
·贱民的中文与贵族的中文
·专制未必胜——民主未必败
·以色列为何支持伊斯兰国
·白色蒙古俄罗斯
·联合国总部可以搬到北韩
·大脑的宫刑
·穆斯林可以变成基督徒
·马克思与虚无主义
·网络主权是对思想主权的误解
·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拿下台湾、建立新的隋唐
·台湾人投靠“百年马拉松”
·妈妈的浮肿
·毛泽东就是现代儿皇帝石敬瑭
·“瓷房子”隐喻中国社会政治的脆弱
·华人为什么喜欢拥戴恐怖统治
·中国是全球民主革命的策源地
·三民主义与神汉建国
·1980年代的出版圈子不是文化思想派别
·美国缺乏“神化的标本”
·60多岁中国公民建军节对60多岁国家连开18枪自杀
·中国基督教化的重要步骤
·军备优势是否毁掉了中国军队
·统一中国的是隋朝而不是唐朝
·刘晓波与“左联五烈士”
·缅甸和平有待于中国领导
·大国小国平起平坐
·余杰为刘晓波树了一个死敌
·网络军管是南北朝时代的特征
·德国终于变成了新母系社会
·富士康配合台独准备逃离大陆
·军事管制、边疆危机、改土归流
·军事管制与剩女现象
·盲人学校与军事管制
·铁达尼号的精神随着铁达尼号的沉没一去不返
·用纳粹的方法反对纳粹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中国走向机器人统治是祸是福
·中国文明整合全球的关键一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谢选骏: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
   
   
   《当德国实力遇上波兰民族主义》(2017年12月27日转载《金融时报》)说:
   


   德国的角色是什么?就在几年前,时任波兰外长的拉多斯拉夫·西科尔斯基(RadoslawSikorski)恳请德国果断地领导欧盟(EU)。前些天,现任华沙政府又要求德国支付二战赔款。
   
   这一转折反映了欧盟当前面临的两个挑战:如果前共产主义成员国从自由民主转向欧洲一体化本应消灭的威权民族主义,欧盟该如何应对;以及如何找到政治上的解决之道,确保德国必然的支配地位不会滑向不可接受的霸权地位。
   
   看看东欧和中欧现在的情况——俄罗斯的复仇主义和匈牙利、波兰和其他地方重新抬头的民族主义——你们看到历史回来报仇了。它还带来了一个老问题:是欧洲的德国还是德国的欧洲?
   
   西科尔斯基在柏林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Gate)阴影下发出的呼吁,反映出存在于2011年的一种担忧,即欧元危机不仅会拖垮欧元,而且还会拖垮欧盟本身:“我可能是历史上第一个这么说的波兰外长,但事实如此:我担心德国毫不作为胜过担心德国的实力。”他补充说,波兰希望看到的是领导力,而不是霸主。
   
   西科尔斯基是在一个不同的年代说这番话的。2015年,唐纳德·图斯克(DonaldTusk)的公民纲领党(CivicPlatform)领导的波兰政府,被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Kaczynski)领导的理直气壮奉行民族主义的法律与公正党(LawandJusticeParty)取而代之。表面上,卡钦斯基现在不担任公职,实际上他领导着这个一门心思要拆毁取代了共产主义统治的开放社会的政府。波兰从未来退回到了过去。
   
   令人敬畏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Commission)副主席弗兰斯·蒂默曼斯(FransTimmermans)的努力,没能阻止卡钦斯基为了收紧对权力的掌控而损害波兰法院的独立性并侵蚀出版自由。民族主义总是四处寻找敌人。当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Putin)领导的俄罗斯不在其视线之内时,波兰便把德国描绘为历史上的恶棍。波兰于1952年放弃了一切赔偿要求。如今它说赔偿事关国家“尊严”。
   
   民族主义容易转化为仇外主义。波兰政府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这意味着它接受了偏袒“白人”所谓特殊利益的本土主义。结果如何,看看不久前法西斯主义暴徒如何大闹波兰独立纪念日集会就知道了。
   
   法律与公正党(LawandJusticeParty)并非孤例。在匈牙利,欧尔班·维克托(ViktorOrban)称得上是后共产主义时代首个谴责西欧对自由民主制度的信奉并通过削弱民主制衡机制来巩固自己权力的总理。两位领导人都试图利用2015年的难民危机来把捷克和斯洛伐克拉入威权轨道。他们意见相左的地方在于俄罗斯:欧尔班难掩自己对普京的迷恋。
   
   西方国家的政界人士已经开始公开质疑欧盟东扩是不是一个历史性的错误。波兰是接受欧盟援助最多的国家,约占布鲁塞尔预算的10%。匈牙利几乎所有道路、发电站和公共建筑项目都得到欧盟的部分资助。然而,卡钦斯基和奥尔班一边兑付支票,一边还在嘲笑欧盟对民主和法治具有约束力的承诺。
   
   在布鲁塞尔、巴黎以及柏林,人们正在讨论的一种对策是关掉财政支持的水龙头。压制国内异见、藐视欧洲法院(EuropeanCourtofJustice)裁决、拒绝共同承担移民危机重担的政府,不应该享受欧盟的资金援助。为什么不看看他们是否愿意为自己的反自由主义付出代价呢?这个方案要求的是公平。我怀疑它是否会奏效。
   
   有人说,如果东边的那些国家没有加入欧盟,秉持自由民主主义的老欧洲如今境况会更好——只要设想一下如果这些国家真的没有加入欧盟会发生什么,我们就知道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如果无法融入西方,这些前共产主义国家更有可能陷入混乱并再次倒向俄罗斯。如今在欧盟中边缘化这些国家,将造成同样的风险。我的猜测是,欧盟将不得不学着与民族主义者共处一段时间——尽管欧盟知道,还有一个不认同卡钦斯基做法的波兰,以及一个仍然重视欧尔班希望消灭的那些基本自由的匈牙利。
   
   就德国而言,波兰总理描绘的德国“铁蹄”更像在说他自己的历史牢笼,而不是指现代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你经常听到的呼吁德国增加国防支出的声音都来自其盟友,而不是来自德国政客。德国已经厌倦了霸权主义。
   
   然而,有关规模、经济实力和地理位置的事实不会改变。当英国脱离欧盟时(或者说如果英国脱离欧盟),德国看起来可能还会更具支配性。正因如此,柏林和巴黎建立真正的伙伴关系对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Merkel)和对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Macron)同样重要。
   
   本文作者目前是柏林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BoschAcademy)理查德·冯·魏茨泽克(RichardvonWeizscker)研究员
   
   谢选骏指出:波兰民族主义善于自杀,因为他一贯想吃免费的午餐——“波兰希望看到的是领导力,而不是霸主。”这是什么话?世界上哪有一个领导力而不是霸主的东西存在?除非,那个领导力向波兰一样,走向自杀。不是霸主,领导力如何获得必要的能量?上文作者没有看到的是,德国之所以不搞霸权,完全是因为“核武和平”造就了小国时代,也因为如此,波兰等劣质国家想任意吃奶,还可以不畏强权。
(2018/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