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谢选骏文集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卧薪尝胆的恶毒邪
·文明,就是“教育所有的人”
·三位一体的神秘引领现代科学的精神
·自由和安全不可兼得
·南斯拉夫的原罪
·中国还停留在卡夫卡的时间隧道里
·两大阵营殊途同归
·楼市与亡国奴
·拒绝缠足的真实背景
·谷歌再次证明“理想主义者”的卑劣可怕
·中国人不知道“中国”的含义
·医治中国社会癌症的新方法
·缺乏大脑的大型对撞机
·大型强子对撞机并非救世主
·劳力者断腿,劳心者断头
·加拿大会不会成为下一个目标
·从三星堆遗址看“中国文明”的特质
·亚洲政治中的种族特性
·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财富搜刮已经开始
·为什么电影骗子在现代社会大行其道
·土八路的精神
·毛泽东一人能让中国倒退30年?
·在美国发现中国文明并创造中国文明
·印度常用泰姬陵作为自己的象征物,这很不祥
·蚁族的遗嘱
·中日一体化是最后解决方案
·九一一恐怖袭击是官僚资本的狂欢
·没有时间哪里来的时间简史
·美国陷入鸦片战争
·再花四十年 结束伊斯兰
·中国社会的亡国经历与囚徒困境
·统一世界的唯一秘诀——千古一帝的真实含义
·阿拉伯国家类似英语国家
·1984还是2034
·文革是“红区文化”的顶峰
·另类的游击战争
·赵本山的尔虞我诈
·现代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Ian Buruma)
·一窍不通的伊恩·布鲁玛 Ian-Buruma
·埋葬广义相对论
·科学真理及其谬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宇宙黑洞与佛家哲学
·进化论无法解释人类为何毛发稀少
·朝鲜和日本都应“改名”
·极端主义的对决
·再论中国的基督教化——答《中国不可能全面基督教化——兼论中国“拯救”西
·倾城倾国与颠覆国家罪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从首富到一无所有全靠政府
·中国是韩国的宗主国
·官商勾结与楼市忌讳
·运气的概率
·小文革与大文革
·白人美国的最后挣扎
·哈佛大学里印度人的伪证
·川普教女无方
·当西方放弃了普世价值的时候
·多极化就是废垃化
·房产税可以减少中国经济的泡沫
·佛教害人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教育产业的严重过剩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韩非子的吏治理论缺乏狗官标准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美国越来越中国化
·普列汉诺夫的政治遗嘱说明了什么
·马克思主义是集体恐怖主义的“纵火犯战略”
·美日瓜分中国、苏联独占中国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新里根总统帮助失败者走向成功
·马列主义也应该作为垃圾禁止输入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抗元英雄的废垃国民
·川普真像崇祯皇帝说所有人都蠢得像狗
·清真寺就是纳粹党部
·联合国是一个废物
·美国的权贵资本主义
·卡车公司是一个恐怖集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谢选骏: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我们都是星尘——来自卡尔萨根女儿的回忆》说:
   
   ——卡尔萨根(Carl Sagan,1934—1996)的女儿撰文回忆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如何向自己的孩子解释死亡。卡尔·萨根出生在一个俄罗斯裔的犹太移民家庭,曾任美国康奈尔大学行星研究中心主任,被称为“大众天文学家”和“公众科学家”。他对人类将无人航天器发送到太空起过重要的作用,在行星科学、生命的起源、外星智能的探索方面也有诸多成就。他主持过电视科学节目,出版了大量科普文章和书籍,其《伊甸园的飞龙》曾获得普利策奖,电视系列节目《宇宙》在全世界取得热烈反响。主要作品还有《宇宙联结》《宇宙》《布卢卡的脑》《被遗忘前辈的阴影》《暗淡蓝点》《数以十亿计的星球》等。


   
   “假如你的父亲是卡尔·萨根,你的第一堂关于死亡的课,不会包着甜蜜的糖衣,但却亲切而富于同情心。”卡尔的女儿——萨沙·萨根(Sasha Sagan),在她最近为《纽约》杂志所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卡尔是一名科普作家和天文学教授,他始终忠于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不管在什么时候——哪怕在他年幼的小女儿提出“他是否还能再见到死去的父母”这样的问题时。
   
   “……他慎重仔细的考虑了良久。最后,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再见到爸爸妈妈更想要的事情了。但是,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能证明“人死后还能继续活着”,所以他不能臣服于这个诱惑。
   “为什么呢?”
   接下来,他非常温和地告诉我,仅仅是因为你想要一件东西,而去选择相信它的存在,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你不对自己和他人发出质疑——尤其是对权威,那么你将会受到欺骗。他告诉我,真相必须经得起推敲。”
   这堂关于死亡的课程,并不完全充满了失望和黯淡的色彩。文章中,萨沙描述了她父亲试图让她明白,活着就是奇迹。她写道:“我父亲曾说过一句有名的话:我们都是星尘。他确实让我这么觉得。”听起来,卡尔萨根真的是一个伟大的老师,工作中和生活中都不例外。
   “‘这一刻,你活着。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他说。当想到人的出生需要经历近乎无限多种分岔的可能性,你就会对此刻,你能成为你自己,而心生感激。想一想,假如你的曾祖父母没有相遇,你就不可能出生。你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呼吸着空气,喝着水,享受着最近的那颗恒星的温暖。你的DNA世代相传——回溯到更久远的时空,从宇宙的尺度来说,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组成你的细胞的所有元素,都诞生于一颗恒星的熔炉中。”
   悲伤的是,不久之后,萨沙不得不真正的直面这个死亡课题——卡尔在她14岁的时候去世。
   
   《卡尔·萨根去世后,他的遗孀安·德鲁彦回忆萨根时的一段文字》说:
   
   “我丈夫去世的时候,由于他并非信徒,并以此而闻名,许多人跑过来——现在仍有人偶然会跑过来——问我,卡尔最终有没有改变信仰,相信死后的世界。他们还常常问我,相不相信自己还能再见到他。
   卡尔以不屈不挠地勇气来面对死亡,从未在虚幻中寻求过慰藉。悲剧的是,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再相见了。我从未期盼过与卡尔重新团聚。但是,美好的是,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在近20年的时间里,我们对生命的短暂和宝贵一直满怀感激。我们从未轻视过死亡的分量,假装这并非永诀。我们活着并且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奇迹——不是无法解释或者超自然意义上的奇迹。我们知道我们是巧合的受惠者……那种纯粹的巧合是如此慷慨和如此仁慈……你知道,就像卡尔在《宇宙》中如此美妙地写道,我们能够在广袤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中遇到彼此……正是这些事情支撑着我,它的意义要大得多……
   他对待我的方式和我对待他的方式,我们照顾彼此和我们家庭的方式,在他还活着的时候。这要比有一天我还会再见到他的想法重要得多得多。我不相信我还会再见到卡尔。但我见到过他。我们见到过彼此。我们在宇宙中找到过彼此,这美妙极了。”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萨根是一位“科学的诺斯替主义”,一个科学的真知学者。但是如何能肯定没有死后的生命呢?仅仅因为活人没有见过?我觉得,对此存疑是可以的理解;但对此否认就未免坐井观天了。看来,无神论也是一种信仰,所以需要另类的“奇迹”和另类的“感恩”。如果说,科学家不该是有神论者,那么他也不该是无神论者,而应该持有中立的不可知论才对呀!因为,死后,那不是经验中的世界啊。
(2018/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