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谢选骏文集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马克思是一个顶级毒贩
·缓期执行就是不执行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美联储终于跪地求饶了
·川普自命为当代的赫鲁晓夫
·朱元璋承认自己是一只猪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现代企业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汉字的谐音语义的陷阱社会的真实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中国最腐败的时候就是发展最快的时候
·文明人应该学会吃塑料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川普开出的是紧箍咒还是最后通牒
·美国走向君主政治
·共产党中国铁嘴豆腐心“破财消灾”就可以了
·毛主席的好孩子一把菜刀家庭革命
·中国式自杀蔓延美国吗
·美中关系就是争霸轴心吗
·五眼联盟与中华世界
·种族主义的依据是种族差异吗
·美国工业辉煌时期的废墟,就像美国的大肠
·希特勒进攻苏联的合法性何在?在于列宁!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中国式自杀又现美国
·比香港还大的香港
·贸易战有利生态环境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接线生和打字员是最好的情报员
·二十一世纪的共产国际
·香港没有睾丸
·改革派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华为只是冷战的一个棋子
·《环球日爆》以为加拿大人都是白求恩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和魔鬼做生意
·孟晚舟肯定不是中国人,变色龙革命了
·杨振宁害死了张首晟
·勿忘美国近在中国咫尺
·解放军为何纵容日本军
·日本不是日本,中国不是中国
·公海将成为中国的公共墓地
·川普为何支持中国恢复终身制度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谢选骏: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2018-01-04 转载 金融时报)说:
   
   我们已经来到了西方主导的全球化经济时代和冷战后“单极时刻”地缘政治时代的终点。这正是我一年前说过的。问题在于,这个世界将经历美国打造的二战后自由秩序的瓦解,从而进入去全球化和冲突时代,还是走向一个合作复兴的时代。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一年后,我们应该回顾这一问题。简单地说,瓦解的可能性甚至更大。


   
   
   过去一年的经历突显了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特性。他每天的所作所为都与世界对美国总统行为和态度的预期格格不入。但是,为个人利益利用职权、漠视真相以及攻击一个法治国家的制度,都是人们早该预料到的。只有参与者认可其他参与者的合法性时,自由民主制度才会存续。一位号召手下官员起诉昔日反对者的领导人是一名准独裁者,而非民主主义者。
   
   特性是一回事;行动又是另一回事。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主政方式主要还是一名传统的共和党“富豪民粹主义者”——一边向富豪输送政策,一边向愤怒的基础选民发表迎合言论。然而,在他对美国的联盟体系一贯唯利是图的态度以及狭隘的重商主义贸易论中,他的特性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担任总统削弱了自由民主(建立在中立法治之上的民主)大业。在东欧的前共产主义国家,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治下俄罗斯“全民公决式独裁”(被委婉地称为“非自由民主”)风格吸引了崇拜者,鼓励着效仿者。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围绕总统权力的公投中以微弱优势获胜,使土耳其朝着这一方向更进一步。
   
   然而,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迄今并未在欧盟内部吸引效仿者。在法国,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遏制了民粹主义和排外浪潮。但德国大选削弱了该国呼应马克龙的能力,而即将到来的意大利大选可能会证明不仅对意大利、而且对整个欧圜区都具有破坏性。
   可以说,2017年最重要的政治发展发生在中国。在那里,习近平显然已确立了其对共产党至高无上的地位,并巩固了党对国家、国家对人民的最高权威。他已成为全世界政治强人中最强的那一个——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的领导人。
   2017年,独裁政权还在崛起。“民主衰退”仍在继续。
   与此同时,全球合作又发生了什么?在这方面,我们也目睹了意义重大的变化。其中之一,是特朗普决定退出美国盟友们(尤其是日本)投入了大量精力打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另一变化是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另一面我们看到了习近平为扛起全球化大旗频频发声。总体而言,反对合作的势力和反对民主的势力去年都得到了加强。当世界的领导国家出现一位将冲突视为常态的总统时,出现这种局面不足为奇。
   这些形势发展必须放在更长期的趋势下审视。最重要的是,如今高收入国家虽然仍非常强大,但地位正处于相对衰落之中。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军费开支正急剧攀升,尽管仍仅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自本世纪开端以来,高收入国家在世界产出中的份额按市场价格算下降了约20个百分点,在世界商品贸易中所占份额下降了17个百分点(见图表)。
   
   如下是上述形势发展的影响:
   首先,这些政治发展造成了西方作为一个意识形态一致实体的分裂。高收入国家之间的紧密合作过去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意志和权力的产物。这一权力的中心如今却在抛弃支撑这一理念的价值观和利益观念。这几乎会改变一切。
   其次,现代西方民主和自由全球市场的理想已经丧失了威望和吸引力——不仅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高收入国家自身也是如此。虽然目前还没有其他替代性经济体系占据上风,但仇外的民粹主义者和威权主义者(往往是同一类人)的吸引力已经上升。
   第三,管理世界经济、全球公域(特别是气候)和安全问题需要高收入国家与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之间的合作。领先的高收入国家作主导的旧时代已经结束。但在如此迥异的国家之间寻求合作极为困难。
   
   最后,正如哈佛大学(Harvard)的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在《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所言,美中之间的的确确存在爆发冲突的风险。乐观主义者会(合理地)辩称,经济相互依赖与核武器使战争行为变得十分愚蠢。悲观主义者将回应说,人类拥有在犯错中走向灾难的巨大能力。或许,特朗普身边的将军们将无法控制他不乱作为。或许,他们甚至会对朝鲜发动毁灭性战争。
   
   谢选骏指出:阿利森不能明白的是,不论“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的结果如何,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因为,即使西方胜利了,那也是一种新的凯撒主义抬头并出而收拾残局,是一个新的中国也就是新的中央国家出面整合全球。而这个意思,是我在2004年发表的《全球政府论》里就阐明了的。
(2018/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